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尾声

阿耐 不得往生

尾声

  尾声

  许半夏在上海下机准备转飞回家,本来打开手机准备给赵垒报个平安,却见上面有条阿骑的短信。便干脆给赵垒发了条短信后,给阿骑电话,“阿骑,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

  阿骑笑道:“不是我找你,你这个时候谁敢找你。是野猫她爸找你。”

  许半夏黯然道:“我已经回来了,现在上海转机。野猫她爸不会自己找我吗?干吗叫你转达?他什么事?”

  阿骑道:“秘书不在身边,他就不会发短信了。不知道什么事,叫你立刻给他电话。对了,修老太给送走了,你猜送去哪里?”

  许半夏见阿骑问得古怪,奇道:“难道不是什么养老院之类的地方?或者是野猫爸在其他市的产业?”

  阿骑道:“野猫跟我打赌说你猜得到,看来还是我赢,我说你猜不到。送去修老太老家了。”

   🍱 子`午+书`屋+ w w w ~ ziwu shu wu ~ co m-

  许半夏一惊,“真的?”心中不由想,这不是陷害修老太吗?她这么一个心思纤细的人,又已经在高跃进这儿过了那么多年的好日子,如今回到那个她曾经逃离的老家,不知会遇到什么问题,又能受得了那个粗暴的丈夫吗?但又不得不说,高跃进这招在不知情的旁人眼里应该算是很对得起修老太的,也是很上路的。到底姜是老的辣,高跃进只一个举动,就嫁祸于人了。这一下,不止修老太头痛,连修老太丈夫也得头痛了。“每月是不是给一笔钱?”

  阿骑道:“那当然是要给的,大概是两千左右吧。”

  许半夏放下电话后思量,两千,不是太多,还不能引得修老太丈夫拿她当菩萨供着,但对于山村来说,也不算少,所以修老太丈夫一定会得把这摇钱树盯得紧紧的,不让跑掉。高跃进真是心思缜密。

  拨打高跃进电话,一拨就通,“新年好,高胖子,这么急着找我干什么?”

  高跃进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胖子,你终于回家了是不是?既然和你的赵帅哥玩得那么高兴,就帮我一个忙。来上海接我一下行不行?我买不到直接回家的机票,只好先从北京飞上海,再从上海转机了。我大概是八点钟到浦东机场,你看看手表,你要是现在就开车去上海,一定来得及。”

  许半夏咂咂味道,觉得这里面怎么有鬼呢?“高胖,你在上海不是有办事处的吗?叫他们来接一下不就得了。我没那力气。”

  高跃进笑嘻嘻地道:“胖子,好说好说啦,就当是帮我的忙,行不行?我有点小麻烦,你要不帮我就找不到合适人选了。”

  许半夏想到太监死的那一天,高跃进对自己的帮助,说起来也是够朋友的,便笑道:“我正好在浦东机场等回家的飞机,要不我把机票退了,接到你了一起走吧。你叫你在上海公司的人送车子过来。”

  高跃进犹豫了一下,道:“胖子,预先警告你啊,你要处变不惊,遇到什么你得以不变应万变。”

  许半夏被吓了一跳,再想问,高跃进已经挂机。心中好生疑惑,出什么事了,这是?不过许半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既然说帮朋友,那就绝不退缩,看时间还早,只得找地方去吃饭休息。只是从镜子里看出,两眼红肿,很不雅观。

  想到一件事,刚想再打电话,赵垒的电话进来,“妞,你的手机好忙碌。现在还好吗?”

  许半夏自然知道这个还好问的是什么,本来已经在飞机上面一觉睡来,情绪已经调节好了的,被这低徊一问,心中又是酸酸的,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趴在桌上轻轻地道:“你还是别问了。”

  赵垒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立刻就要登机了,你也快了吧?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许半夏不由自主地点头,就好像赵垒在面前似的,“我已经在餐厅里了。高跃进等一下八点钟也到上海,他约我帮他一件事,也不知是什么,我不能上飞机了。”

  赵垒这边松了口气。他看着许半夏毅然决然地头也不回地进了安检后,心里一直忐忑不安,非常担心她的状况。又见她下了飞机也不说打个电话,而只是发短信,心里更是不安,现在见她那里原来有事追着上身,知道她做事的时候精力一向非常集中,相信定能分散一点她的注意力,这是好事。“你不如到附近的宾馆稍微休息一下吧,还有很长时间呢。是不是飞机上面又睡觉了?”

  许半夏想笑,可眼泪先于笑容流出眼眶。无奈地抓住头发狠狠扯了几下,这才叹息道:“你关机吧。再见。”

  赵垒仿佛又看到许半夏泪盈于睫的样子,也只有叹息,对着手机飞吻了一下,这才道声“再见”,关机。

  许半夏手臂一伸,手机拍在桌上,埋首于另一只手臂暗恸。不提还好,提起来,满心都是绝望。两眼望出去,全无半点希望。

  这种样子哪里还有心情吃饭,许半夏只有听赵垒的,去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睡觉,然后给高跃进一个房号,让他到了的时候通知一下。这一觉非常及时,许半夏又是最爱睡觉的,饭都不用吃,睡个昏天黑地。大不了明天一早早班飞机回去。

  不知什么时候,门被瞧得山响,许半夏在梦中抗拒了半天,忽然想到应该是高跃进到了,连忙跳起来,走去一看,果然是。忙隔着门道:“高胖,你到大堂去等着,我立刻就来。”

  高跃进在外面大声道:“胖子你别急,我餐厅等着你,我还没吃饭。”

  许半夏想起自己也没有吃饭,中午又没怎么吃饱,但也不觉得饿。打开手机一看,上面已经有一条赵垒的留言,原来他已经到了又一地。估计他以后得做空中飞人了。

  退房去了餐厅,高跃进老远就招手。许半夏走过去道:“看上去挺完整的嘛,又没却胳膊少腿的,究竟有什么事那么麻烦?”

  高跃进左右看看,无奈地道:“我惹了个不能惹的女人。现在到处都在宣扬我怎么怎么向她求婚,十三点兮兮的,真吃不消。你看周围,起码有三桌是记者。”

  许半夏左右看了看,不由笑道:“我还在跟赵垒说你去地中海玩异国情调去了,原来还是没走向世界。要不要我拎着你耳朵出门给他们提供一点猛料?”

  高跃进不得不白了她一眼,也一点不客气地道:“你看看你的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真是恶心。还以为你性格爽快,拿得起放得下,原来也就是外强中干。”

  这话正好打中许半夏的伤疤,忍不住一拍桌子,气道:“要你多管闲事。”说完才想到周围虎视眈眈,不知道这一拍在他们记者眼里成了什么了。不得不忍声吞气,盯着满脸狡黠的高跃进,忽然想到,这家伙会不会是故意惹她生气?偏不上当了,便捺下性子,转了一个话题。“你把修姨扔回老家去,不是要她性命吗?”

  高跃进的脸上一下就不自然了,原来这也是他的痛处,“怎么可能要她性命。送她回家,那里青山绿水,有利修身养性。而且她丈夫看见每月有那么好的收入,还能不看紧了她。”

  许半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道:“你这是自欺欺人呢,还是欺世盗名?”

  高跃进尴尬地笑道:“别以为你书读得比我多,能说那么几个成语,有什么了不起的。”正好他点的菜陆续上来,两人都止住口舌。直到小姐离开,高跃进才又道:“胖子,这上下估计你的名字已经被记者查去了。万一被报纸登出来,你尽管找我吵架,但还是要帮我,帮忙必须帮到底。”

  许半夏吃惊,可又忍不住想笑,“惹到明星了?否则你即使钱再多,也不至于被记者追着查吧。也难怪人家,你虽然难看,可好歹也是身家清白的钻石王老五。那么说,你这回去度假其实是跟明星一起去的?”

  高跃进想顾左右而言它,可是又不便惹毛了许半夏,免得她翻脸不帮忙,只得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道:“还真敬业,我一下飞机记者就围上来,感情是早埋伏好的。可能我给当枪把子使了。我不知道这个女的要做什么,还故意在机场上说些有的没的。胖子,我很不喜欢被人这么利用,你得帮我,怎么帮都可以。我们商量个办法。这种事我只能向朋友求助,跟手下没好意思说。”

  许半夏本来心里在想这是他自作自受,可是听得高跃进拿出朋友两个字,倒是不好意思说他了,只得老老实实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问高跃进:“那你以为你女朋友想做什么?你们钱人两清了没有?”

  高跃进也是老老实实地答:“我怎么可能赖女人的钱。胖子,我本来以为她想借着与我怎样怎样地来博出位,但是再一想,我又不是什么名人,最多只是个大款,她那么吵出来不是坏她自己的名声吗?我不清楚了,你说是什么原因?”

  许半夏也是不解,道:“那个圈子的事情说不准得很,你也别太在意,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这回认栽,啥都不说,随他们折腾去,你就当是花钱买那明星为你的企业做一次广告吧。我想她未必一个人还能折腾出什么来。”

  高跃进不由看看许半夏,有点不置信地道:“胖子,怎么这么温和了?还以为你会帮我想出一个火爆主意呢。算了,既然你也这么说,我就放过她吧。本来我还想叫我专管宣传的手下帮我想个主意反击过去,叫她丢脸。说实话,知道她是在利用我后,我很咽不下这口气。”

  许半夏眼珠子转了一转,笑道:“你是不是最初想拿我来误导那些记者,让那个明星没脸?这下我也可以扬名了。还好我没有娘,否则我不是没法回家了吗?高胖你好过分啊,你想让我做野猫女儿的奶奶吗?”

  高跃进见许半夏只是当笑话说,心里松口气,他还真如许半夏所说,想如此误导记者。不过还是小心地道:“我后来在飞机上面一想,误导也没用,她手头不会没有几个帮她呐喊的文人,到时候反而显得我手忙脚乱地像个小丑,还是你说的吧,以不变应万变。”

  许半夏“哼”了一声,也就不再说,可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一些就罢手,只是拿手支着头有气没力地坐着,心里一直压抑着不让与赵垒分别时候的那一幕回放。高跃进胃口倒是好,可看着许半夏这样子,他吃饭也没劲,快快吃了几口,就把筷子一扔,道:“我们连夜赶回去,车子就在外面放着。这些菜打包吧,路上饿了再吃。胖子,你何苦这么放不下。”

  许半夏没回答,看着高跃进结帐,先一步起身晃悠晃悠地懒懒出去。高跃进结完帐在走廊上追上,忍不住又道:“不行就把厂子卖了跟过去嘛,哪里有那么为难的。”

  许半夏这才回了一句:“去,换你肯吗?”

  高跃进道:“那不就结了?既然不肯,那就死心吧。不上不下挂着算什么,害人害己。”

  许半夏指指自己胸口,淡淡地道:“我也恨不得捅这儿一刀,好快点死心呢。哪那么容易。”

  高跃进只得又拍拍许半夏的头,笑道:“你这小家伙总是春节不顺,以后注意着点,什么大事都避开春节去做。”

  许半夏点头,叹息道:“春天来了就好了。难道我这回春天来的时候会遇见第N春吗?”

  高跃进不由一笑,帮许半夏把行李放进后厢,还有点绅士风度的样子。可关于谁开车的问题上,他就不妥协了,说许半夏已经睡了半天,应该由她开。

  要不是想到还有记者埋伏在周围,还得给高跃进一点面子,许半夏早就把他摔向驾驶座了。此刻也就只能指指自己的眼睛,道:“今天饶了我吧,我睁眼睛都费力,要不你叫个手下来给你开?”

  高跃进瞥一眼许半夏,嘀咕道:“好吧,可是我给时差搞得颠三倒四的,头晕得很,路上反正便走便休息吧。”

  许半夏一听,吓得立刻推开驾驶座门口的高跃进,这还不如自己开呢。上了车一想,刚才推开高胖的动作,看在埋伏的记者眼里,是不是意味着家庭暴力,高胖红杏出墙回家受罚呢?管他呢,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后面还是有一辆车子追了上来,是捷达,看来这年头追新闻也学人家英国小报记者了。许半夏看得清楚,这辆车从宾馆出发始就跟在后面了,这一下激发了她此刻有点蔫蔫的精神,两眼闪光地对高跃进道:“后面有狗仔队跟着你呢,高名人。”

  高跃进习惯性地往后看看,道:“胖子,我的车子那么好,你不会连捷达都甩不掉吧?”

  许半夏笑道:“捷达是标准的高速小流氓,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你等着,我怎么能光是甩了他们那么简单。”

  高跃进一听,郁闷地检视了一边安全带,这才道:“甩了不就得了,你们女人怎么都喜欢玩命呢?受不了,胖子你好自为之吧,要捡到罚单,我才不会给你付。”

  许半夏听了顿时觉得没劲,眼中的闪光顷刻消失,轻轻一踩油门,车速飞上200,很快就把捷达甩到不知哪里。然后悠悠然下到嘉兴休息站,买了几个肉粽与高跃进分享了,又很没激情地往家里开。

  这一个春节过得激情洋溢,往后的日子里,还有什么事能与之匹敌?只有深夜回到厂里,漂染率领两个兄弟蹦跳前来迎接,才让许半夏感受到那种单纯的亲情。这以后,只要许半夏没有出差,漂染它们的喂养不再假手他人,全由许半夏自己一手料理。于是,许半夏不会做菜,倒是煮得一手好狗食。

  似乎很少有东西再能让许半夏重燃激情。

  小苏在许半夏那里上班上得食髓知味,死活不肯再回学校拿那张对他前途无比宝贵的文凭。老苏急得失控,天天找许半夏要求帮忙,许半夏也就与小苏谈了几句,要他想清楚了再说,没人能为他的未来打保票。结果小苏居然说出惊天动地的话,他说他要在许半夏面前干出个模样来,让许半夏眼中有他心中有他。许半夏闻言只是云淡风清地笑笑,男人,真的能为女人放弃江山吗?小苏那不过是借口而已,不过年轻的他可能自己也被这个借口骗了,沉浸在所谓崇高的爱情里。

  实诚的老苏终于因为弟弟而队许半夏心生不满,依老苏的话,他是终于看出许半夏的本质,于是开始保持距离,不再有求必应。

  收购鑫盛出乎意料地顺利。因为在这个社会办事,有关系好于没关系,有老关系胜于才结交的新关系,有深厚背景之下可以互换利益的关系更是所向无敌,苏总正是其中好手。鑫盛在伍建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转手到了省钢与许半夏的手中。冯遇拍手称快,非要摆宴庆祝,许半夏人是到场了,可心里没觉得有意思到哪里去。

  伍建设是土匪,但不是蛮牛。他已经明知玩明的不是许半夏对手,玩黑的更不是许半夏对手,所以偃旗息鼓,专心打理他剩下的事业。冯太太还劝说许半夏乘胜追击,灭了伍建设,为过往的遭遇出口恶气。但许半夏觉得没劲,灭了伍建设自己也不会要他的事业,何必费那么大精力财力进去那里?得不偿失。所以两下里相安无事。伍建设岂能不知许半夏放了他一马,这以后偶然见面虽然尴尬,但也不再剑拔弩张。

  闲来无事,许半夏喜欢逗弄阿骑与野猫家的小野猫,小野猫软软的胖胖的,小手象藕一样嫩,眼睛象水一样纯。可是小野猫不喜欢这个硬气的姑妈,抱都不让抱,除非是她睡着的时候许半夏才能碰她。无缘,强求不来,换谁头上都一样。

  小野猫的娘一样的硬气,而且出了名的泼辣,但小野猫就是依恋她。野猫生完孩子三个月后就迫不及待地出山,坐镇运输公司帐台。秉她胖父遗传,钱到了她手便是有进无出,阿骑乐得轻闲。许半夏原来也曾担心过阿骑财务独立后,依他疏爽的个性,不知会不会业务费用猛增。如今有野猫掌柜,许半夏一颗担心全放回肚里。许半夏送上门去给小野猫,小野猫并不领情。而野猫急着摆脱小野猫走向沙场,小野猫反而巴得紧。可见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修姨自杀成功了,还是跳进以前为救高跃进而没有跳进去的河。消息传来,许半夏一点没觉得惊讶,她早料到是这个结果。高跃进如此安排,不就是把修姨往河边推吗?高跃进这才亲自露面,回去以前插队落户的山村,出钱替修姨办了个热闹无比的葬礼,敲锣打鼓整七日,河鳗甲鱼流水席。以致多年以后村人回忆起那次葬礼的情景,依然津津乐道。

  不过高跃进回来后心情还是低落了很多日子,这一点连女儿都不能理解。所以他只有找上现在最谈得来的朋友许半夏,让许半夏陪着他在湖边别墅听了好几个周末杀鸡杀鸭的笛子曲。好在春光明媚,阳光和煦,大王开刀般的笛子曲正好成了催眠小曲,于是这几个周末成了许半夏最好的放松。

  只要有时间,赵垒又在北京的话,许半夏还是会飞蛾扑火一般地赶去京城会面。可是赵垒一般都很忙,周末也忙。往往去了两天,见面的时间也就深夜睡前一个小时与清晨醒来的一个小时。但再忙,赵垒还是亲自接送。许半夏都觉得两个人的举动类似那个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悲壮而无奈,旁观者看着或许会觉得很傻。可一到时间,许半夏又有空,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飞去北京。绝望地去,绝望地回,机械得似乎是完成任务一般。

  夏天到了,许半夏的事业如酷暑一般热火朝天地发展壮大。海边新厂正式交付,投入试运营。产品不愁销路,可爱的小苏愣是铆着一股狠劲,为新产品打开国际市场。有龚飞鹏那边的技术支撑,即便只是在图纸上敲上他们系研究所的章,还是为新工厂顺利谋得高科技企业的头衔。再加出口比率极大,税收方面极其优惠。古董局中局

  而鑫盛也在完善环保设备和改造主要生产线后重新投入运行。苏总自从拿下鑫盛后,就把经营权全部交给了许半夏,这反而让许半夏钦佩他的魄力,一点没有去糊弄他。技术人员当然可以随便与省钢互通有无,不用互挖墙角。接手一个成熟的企业实在是比开始一摊新事业要方便许多。重新开业那天,许半夏邀请了所在村落的农民现场参观监督,以示透明。而她自己没有出席,这等出头露面的事,还是苏总负责吧。不过苏总也是好样的,做得不俗。当着前来采访的领导和记者,当场宣布把庆祝费用用作资助该村贫困孩子上大学的学杂费,于是皆大欢喜。

  海边新厂正式开工也没举行典礼,只是由胡工组织了村里一帮受惠的老头老太前来参观。许半夏亲自接待,又仔细观察一阵后,没找到当年海边念叨“不得往生”的老太。一问之下才知,原来这位老太虔诚信佛,去年已然一笑往生了。这下许半夏彻底失去兴致,应召去了现在已经很要好的镇委书记处。

  又是周末,但只得一天的空闲,许半夏不知该庆幸不用去北京还是该失落。早晨起床茫然了一会儿,与高跃进打了招呼后,带着漂染三兄弟呼啸占领了湖边别墅。一人三狗在湖水中泡了一整天,看上去很快乐,也很热闹。

  快乐热闹的同时,许半夏的财产又惯性的增加了一个不小的数字,这似乎也可以成为快乐的理由。

  晚上高跃进会过来别墅,带来保姆和美食。他们将商谈共同开发一片近千亩的近郊地块。高跃进有提携的成分在,但许半夏的资金实力,或者说是融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至少目前看来,许半夏的事业将是滚滚向前的,财产呈几何级数增加。

  人生到此,似乎唯一的遗憾只有小野猫不爱搭理她这么一件小事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