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八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八章

  八

  从北方回来的三个人没一个脸色好的,热情的酒肉把这三个人搞得面无人色。许半夏当然是从飞机还没起飞就开始睡觉的,直到飞机降落,赵垒推她才醒。赵垒心里在想,胖有胖的好处,要是寻常稍微有点姿色的年轻女孩,睡得那么熟还不给人提供骚扰机会?

  一起搭乘来接赵垒的车子回市区,许半夏心想,赵垒这方面的享受还是不错的,不过与这等高档车相配套的服装得自己花老价钱买,这个赵垒看上去又是个讲究的,还有流水一般的女朋友要伺候,不知他每月手头还剩下多少节余?所以说到底这些还是虚的,钱只有揣在自己手里才是真金白银。

   老宋在许半夏的陪同下到宾馆登记入住休息,赵垒去公司打个转后也回家休息,只有许半夏没有休息,一下午全搭在开发区,找朋友找熟人,四点多的时候就把老宋公司在开发区注册的手续全部办完。厚厚一叠的硬皮小本和三个镜框,还有一袋各色图章,换成别人,不知要花上几天。老宋的手机关机,可能还在睡觉,上了一定年纪的人这么折腾,估计睡一晚是睡不回来的。连许半夏自己也都感觉有点神思恍惚,开车不能专心。

  不过许半夏没有回家休息,知道她回来的冯遇打了两个电话叫她过去。冯太太看见她的脸色,第一句话就是“小许,减肥要适可而止,不能连小命都不要”。冯遇到底是走江湖的,了然地问:“跟着赵总出门,受的接待很上规格?”

  许半夏笑道:“是啊,做赵总的跟班也比自己找上门风光。我带去的一盒名片全部用光,收回来近两盒名片,有几个要紧的我还不得不在名片后面注上几句,否则以后看见准对不上号。冯总你该不会只问我这些吧?”

  冯遇看看他太太,笑嘻嘻地道:“你倒是猜猜,我叫你来是为什么?”

  冯太太也是好笑地道:“八卦,绝对的八卦。小许你只怕怎么也猜不出来天下还有这么大白天…”冯太太嘴快,冯遇早知道,所以一听不对,都差不多要露馅了,忙冲他太太摆手阻止。

  许半夏好奇地看看这两夫妻,笑道:“什么好事情?我这几天被北方的白酒搞得晕头转向的,你们别再搞我脑子。”

  冯遇道:“又装可怜了,我不说了吗,这个机会,你即使是扒层皮也是值得的。你答应我周日一起去一家很简陋的福利院,我就立刻告诉你。”

  许半夏笑道:“大哥你就直说叫我放点血不就得了?不过大哥你出多少,我总得打个折扣才衬得出大哥的高风亮节。”

  冯遇挥了挥拳头,笑道:“去,我又不是裘总,做什么大哥。说定啦?”见许半夏点头,这才又道:“说到裘总,前两天他来找我,说要拉我出去逛逛,嘿嘿。”

   冯太太抢着接上:“裘总这人兜起风来弄不好就兜到什么洗浴中心去了,我好奇跟去看,没想到这回他倒是正经得很,带着我们去了火车站那边的物资市场。”许半夏心想,不是好奇,而是不放心。“他带我们去的是个小公司,占了一间办公室…”

  冯遇打断道:“小许,我记得你刚开始做的时候也在那儿租过一间办公室。”

  许半夏笑道:“以前不知道,还以为就跟蔬菜市场一样的,只要有个门面在,人家生意就会找上门来,我租了半年就不干了。租金贵得很,一般都是一个公司占一个办公室,除非公司做得很大,才会几间一起租。你们看见什么了?是不是出纳和办事员都很美女?”

  冯遇与他太太相视一笑,道:“里面真有两个人,不过其中一个我认识,是阿郭的老婆,另一个女人经裘总介绍,才知道是阿郭的小姨子。两个女人管着一家贸易公司,胖子,不比你差啊。”

  许半夏转了转今天略为迟钝的脑子,道:“难道说郭启东不止有一家专门为裘总做平头的工场,还有一家贸易公司专门挖裘总的墙角?怎么挖的?”

  冯遇笑嘻嘻地从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份包装精美的文件夹,交给许半夏,道:“你自己看看。阿郭为老婆小姨也是仁至义尽了,整个办公室布置得几乎就在误导人家这家店是裘总的一杈分支。”

  许半夏翻开文件夹,见里面是一份审计报告,说明的是裘总公司财务中出现的不正常现象,比如废品率的问题。许半夏粗粗看了一下,便翻过去,后面的附件是一张一张的问题发票复印件。这些增值税发票都只开给一家公司,地址栏上面写的是刚刚说起的物资市场。几乎每张发票的产品名称前面都有一个“废”字,废带,废接头,废扣等。许半夏一看就明白,郭启东以好充次,低价把公司的正品以废品的价格卖给老婆小姨的公司,然后她们再拿正品价格卖出去,这一进一出,可谓暴利。合上文件夹,许半夏道:“太明目张胆了点,郭启东应该知道裘总迟早会查出来,裘总又不是二世子。”

   冯遇狡黠地一笑:“阿郭这叫有恃无恐,裘总即使气得吐血也拿他没办法,因为公司新的厂房在造,新设备在安装,公司几乎所有重要人手都是阿郭的人,不错,裘总不是笨人,知道他万一对阿郭发难,将面临公司生产停顿,基建停顿,以至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反而血本无归的局面。所以昨天他还不得不答应阿郭的要求,给了阿郭老婆的公司名正言顺的身份,对外就打裘总公司的牌子。你说,小许,这世道就是谁狠谁出头,狠不起来的只有回家吐血抱孩子。”

  正说着,出外接一个手机的冯太太跑进来,急急地道:“出事情了,儿子跟小朋友打架咬了人家耳朵,给老师关起来了。”

  冯遇几乎是跳一样地竖起他的庞大身材,简短地对许半夏道:“本来还要问你去北方的收获,改天吧。我去搭救儿子。这臭小子,总给我惹祸。”

  许半夏也起身笑道:“你儿子要才有才,要财有财,这会儿开始混大哥,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好孩子!比我还出道早几年,我初中才开始混大姐。冯总,要不要跟学校耍狠?”

  冯遇一边匆匆关门,一边笑道:“我儿子被老师捏着,我怎么敢狠?裘总以前狠过,带了一帮人冲老师办公室,最后还是不得不给儿子换学校了事。小许,我们改天聊,你脸色不好,早点休息。”

  许半夏笑嘻嘻地上前搂住冯太太的肩膀,道:“阿嫂,你别难过,儿子打架打赢了是好事,你们也就不过是过去赔点小钱,道个错。要是儿子每天捂着血淋淋的耳朵回家,那才是糟糕透顶的大事。放心,我小时候打架出了名的,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冯太太将信将疑,上了车还问冯遇:“胖子那么和气的人会打架?她还是女的啊,吹牛吧。”

  冯遇边开车边道:“伍建设都怵胖子。她刚出道时候有人欺她是个女的,拖着货款不付,胖子火了,一个电话过去,说十天内不付的话,这笔钱她也不要了,专款专用,给对方去医院治疗跌打损伤花费。那人不相信胖子一个女孩子做得出来,没搭理,结果真被人揍了一顿。那人报警都不敢,医药费自己出了,第二天就乖乖把银子捧上,这事情传开后,谁也不敢再恶意拖欠胖子的钱。不过胖子做人还是很讲道理的,人家不欺负她,她一般也不会对不起人家,商业信用比伍建设好得多。”

  冯太太目瞪口呆,“胖子真做得出来?怎么听着像是黑道大姐大啊。”

  冯遇说得起劲,说漏了嘴:“胖子最狠的还不是这件事,这件事还有点杀鸡敬猴的意思。她很早时候还叫人出手阉了她出轨的男朋友,本事好就好在她又不用去坐牢。”说完,冯遇才后悔,自己也有出轨行为,所以一直捂着不敢把这条八卦说给老婆听,怕她学坏了也如法炮制。

  冯太太听了好久合不上嘴,快到学校的时候才道:“胖子干得好,痛快,都要这样的话,没人敢出轨了。”边说边拿眼睛斜着丈夫。

  冯遇强笑着道:“我是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我还能不知道你一定是天天问胖子打听我的行踪?有胖子这个男人婆煞神在,你也不用太担心。”至此,冯遇也就只有花言巧语花不利为有利了。

  冯太太确实常常向许半夏打听丈夫的行踪,不过问不出什么,她的城府哪里是许半夏的对手。今天听了许半夏的“事迹”后又放心几分,这等疾恶如仇的人,怎么可能看着朋友们与女人胡混?“是啊,你自己收敛着点,胖子会帮我盯着你。”

  冯遇假惺惺地抗议:“老婆,你找谁盯着我不好?偏找胖子这么凶的。”

  冯太太得意地笑,一点没觉得中了丈夫的计。

   子zi午wu书shu屋wu shuo = w w w * zi wu shu wu * co m

  许半夏难得晚上回家吃饭,把保姆惊得手忙脚乱,因为阿骑与小陈也要来。最后来的是四个,小陈与周茜,居然阿骑还带了个小野猫风格的女友回来,叫高辛夷,许半夏听着感觉与自己的名字倒是很配的。

  饭桌上许半夏只是和蔼可亲地笑眯眯地看着两对人打情骂俏,冷峻的阿骑在高辛夷面前非常温柔,反而被高辛夷张牙舞爪地欺负,真看不出他也有这么一招。许半夏心里其实非常不爽,怎么也看不惯别人欺负自己的兄弟,即使是阿骑愿意的,小陈的周茜就不错,连虾壳都会替小陈剥好。不过许半夏不会说出来,“缘分”这两个字她还是很知道的。不过还是替童骁骑开心,依他现在保释的身份,很少有女孩敢与他接近的,这个小野猫也算是难得。

  吃了饭后各自散去,高辛夷悄悄对男友道:“虽然胖子一直笑眯眯的,可是我一直不敢正视她,她好像看得透我的五脏六腑,她对我有敌意。”

  童骁骑不以为然地道:“胖子是最够朋友的,以前就有钱大家花,打架一起上,怎么会那看你呢?”

  高辛夷扭过脸撇着小嘴道:“你们原来是青梅竹马,那你为什么不去追她?她一定是恨我抢了你,只是面皮薄说不出来罢了。”

  童骁骑脖子一梗,道:“你说什么,胖子是我兄弟,你不要见着风就是雨。”

  高辛夷生气,尖叫道:“你为什么总护着胖子?是不是你心里想着她,拿我当幌子?”说完一甩手扭头就快步走开。

  童骁骑急了,忙三两步地追上,拉住高辛夷,可是才要开口,就被高辛夷一脚踩到脚背上。童骁骑是个硬气的人,踩了就踩了,才不叫痛,只是拉住高辛夷道:“跟你说清楚,兄弟是兄弟,老婆是老婆,我跟胖子多年兄弟,小陈也是,你看周茜这么说过没有?”见高辛夷一个劲地挣着要走,急了,干脆一把抱起她,往肩上一扔,扛着走。

  高辛夷举起拳头敲了几下发现不过是花拳绣腿,对童骁骑没用,只有哭笑不得地道:“公牛,放我下来,头朝下要脑溢血的你知不知道。你想害死我再找别人吗?”

  童骁骑忙一顿忙活,改扛为背,被高辛夷死死咬住耳朵,虽然有点痛,可心里甜,不辞劳苦地背她回家。当然,不是高辛夷的家,是童骁骑现在一个人租住的房子。从此野猫居然变成家猫,童骁骑的形象叫人耳目一新。而许半夏虽然对温暖宽大柔软的床留恋不已,可考虑到体重,早上还是挣扎着起身,有什么办法,北方走一趟,体重已有反弹。漂染看上去不再像小狗,目光中开始带上狠劲,许半夏喜欢它的这种变化。一条大狗如果目光温柔如水,还长那么大个儿干什么。

  路上没见老苏,许半夏有点沮丧,背上还背着一袋给老苏带的东西呢,而漂染一直耸着鼻子对那袋东西垂涎欲滴。不来就不来,许半夏开始想今天一天的安排。

  好不容易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许半夏一垂眼见漂染冲着身后摇尾巴,不用说是老苏来了,也转身看,果然老苏快步跑上来。老远就大声打招呼:“胖子,好久没见你啊,这回出差出得够长的。”

  许半夏倒退着跑,一边道:“老苏,怎么不勤快了?今天出来得晚了点。”

  老苏跑到许半夏身边,笑道:“早知道你回来,我把几卷年历给你带来,人家送了我一些挂历,我想你会不会需要。”

  许半夏虽然想到桌上的电子万年历,不过还是笑呵呵地道:“好啊,明天我还来,你明天给我拿来吧。我也给你带了一些东西,这个包这下你接手了吧。”便把肩头的包卸给老苏。

  老苏拿起来一掂,道:“谢谢你,什么东西,这么重?”

  许半夏笑道:“不知道你以前在北京读书时候吃不吃这些,两个酱肘子,一块五香驴肉。都不是没味道的真空包装货,你回去得放冰箱里。”

  老苏一听,就忙不迭打开包,头钻进去深深闻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钻出来,道:“以前有吃过,但没常吃,胖子,谢谢你,太棒了。”

  许半夏看着他笑道:“看着你喜欢我送你的东西,我看着你也顺眼多了。哈哈。可是漂染看着你不顺眼了。”

  从夏天至今,老苏基本已经习惯许半夏的讽刺打击,闻言只是笑对漂染道:“我赶明儿把吃下的酱肘子骨头给你带来,你等着。”

   许半夏笑笑,问:“老苏,我周日去福利院,你有没有空一起去?”

  老苏歉然道:“最近我们主任去上海学习,我一天都走不出来。胖子,你很有爱心啊。”

  许半夏想了想,也好,老苏与冯遇他们都不是一路人,还是别走到一起的好。“那就算了,本来我还想请你帮那里的孩子看看病,估计那里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比较多。”曾少年小说

  老苏这个人居然听得满脸愧疚,好像不去就是做错事似的,“胖子,要不等我们主任回来,我过去一趟看看。”

  许半夏看着好笑,怎么天下还有这么实诚的人,忙笑道:“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哎,老苏,你穿得那么少,会不会着凉?今天出来我都觉得没比北方热多少了。”

  老苏被人精许半夏成功调开话题,抓抓头皮道:“我没觉得冷啊,跑几下就热了。胖子你比以前瘦了点。”

  许半夏佯怒道:“什么,才瘦一点?整整三十斤呢,大大一只猪后腿的分量。以后不要叫我胖子了,叫我瘦子。”

  老苏咧着嘴笑,五官更是皱在一起,“好好,叫你瘦子,你要我叫你排骨都可以。”

  许半夏自己也觉得要求得很不合理,老苏答得很好,不由笑道:“还是叫胖子吧,我都习惯大家这么叫我了。老苏,都说医生红包很多,你怎么工作一年了还一身寒酸啊?”

  老苏顿时认真起来,严肃地道:“人家生我这一科的病本来已经够倒霉,再收人红包不是很缺德吗?我这样很好啊,吃过用过,还有钱给我弟弟寄学费。”

  “怪不得,你弟弟还在读书吗?”许半夏本就是个见风使舵的高手,因为父亲的关系,接触过不少医生,知道他们私底下都不讳谈红包,没想到老苏这人这么认真,便立刻转了话题。

  说到弟弟,老苏立刻笑道:“是啊,他才大三,我们家被我一个读书掏穷了,所以我工作后弟弟就归我养。弟弟成绩很好,总是拿奖学金,我鼓励他出国。他学的是统计学,他希望做个精算师。”

  许半夏疑惑地问:“他出国的钱你准备了吗?需要很多的。”

  老苏信心十足地道:“放心,我弟弟一定拿全额奖学金,他也说过,只要我供他念完大学,以后全靠他自己。”

  许半夏道:“厉害,我最怕读书。”想了想又补充道:“有志气,好样的。”

  老苏听了眉开眼笑,道:“都这么说我弟弟。”

  许半夏一本正经地道:“你也好样的,书一读就是九年。换我早投降了。当年幸亏你弟弟没被计划生育掉,否则国家少一个人才。”

  老苏都不知道许半夏说的是真是假,似乎满是讽刺,但看上去胖胖的脸上又一脸真诚,只有认为这是许半夏的怪癖,说话时候不冷嘲热讽难受。忽然想起前几天一个人跑步时候一直在心里说的话,忙急着道:“胖子,你这几天不在,我还挺想你的。”一边说,一边感觉不对,怎么想的时候不觉得,说出来听着这么肉麻,因此越说声音越低,最后两个字几不可闻。

  许半夏闻言大惊,忍不住止步叉腰拦在老苏面前,盯着老苏看了半天,见老苏满脸通红,全身像扭面条似的手足无措,心里顿时冒出一大堆取笑讽刺的话语,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良心发现,不欲打击这个实诚人,便一笑开步跑开,一边道:“嗯,我也挺想你的,到北京转机的时候去看了下你的学校,很威风的感觉。不过在里面关上九年我还是觉得是奇迹。”

  老苏大喘气,刚才差点被许半夏吓了一跳,他印象中女孩子好像都没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不过不知为什么,许半夏一点没有给他泼妇的感觉,只觉得她可爱可亲。后来老苏再不敢说什么,只是慢慢跑在许半夏的后面,晨风把她身上的香味阵阵传入他的鼻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