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十一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十一章

  十一

  赵垒看见许半夏的第一句话就是“到底还是担心的,不怎么笑得起来。”

  许半夏仔细看赵垒,一样青郁郁的胡茬子,好不到哪儿去。只是在父亲家呈了威风回来,心里却并不觉得太好过,想笑也使不出劲,只咧了咧嘴算是笑了,道:“赵总也一脸憔悴啊。”

  赵垒笑道:“元旦到春节这一段时候,我们这种人哪一天不得泡在酒缸里?这个时候出差本就是还酒债。小许,还得请教你,喝什么对胃比较好。”

  许半夏勉强微笑道:“每天早上老老实实喝碗羊肉粥,加点生姜,比什么药都好。赵总该不会是刚下飞机吧?”

  赵垒道:“也不算是刚下,下午到的,跟朋友们吃个晚饭,他们要去唱歌,我没力气跟了。”

  没力气唱歌,却有力气谈话,这明显是因为心里想着许半夏的这单生意。想到这个,也不管赵垒是不是心里有其他私心,这个时候他还把自己与她绑在一起,自觉找她,说明他是个有良心的。联想到下午的裘毕正和伍建设,晚上自己的亲爹,冯遇和赵垒对许半夏来说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了。许半夏心里略为宽慰,脸上的笑容也自然起来,道:“这个时候一直到春节,都是最忙的,没日场夜场一起赶已经算是好的了,谢谢赵总拨时间给我。我也一直等着赵总回来,准备好好把自己的想法与你谈一下。”

  赵垒一笑,道:“好,谈谈你的想法,看是不是与我的相同。你没有后悔当初狮子大开口,向老宋一要就是一万吨吧?”

  许半夏不由一笑,道:“后悔也没用,所以我就不去想它。我准备还是照着原定程序走,不过准备不勉强赵总在这个时候从我这儿进货,我自己筹钱把老宋那儿的钱全解决了。老宋帮了我这么大忙,不能让他受我连累,连年都过不好。我自己有不小的堆场,货从钢厂拉来就放我堆场里,我就不信明年开春的价格不会上去。”

  赵垒赞许地微笑着点头,道:“好,很好,我就是这个意思,本来还觉得为难,怕说出来你误会我没肩膀,说好解决你一半销路的,临时又变卦,你也有这个意思那就最好。我这回出差走一圈看了一下,一些私营或合资的钢厂早就停产,大国营钢厂也都没有满负荷生产,都在观望。经销商手中的存活基本已经出清,不过大家都预估明春价格一定会上,所以有一些厂商把钱打进钢厂,准备明春提货,可以这么说,目前市场上足以流通的材料已经很少,如果春节过后北方化冻,南方建筑市场恢复,市场很快会出现供不应求局面,价格这个东西包含很多的心理因素,只要上去了,而市场上又正好缺货,只会造成恐慌性的抢购和哄抬。你不同于那些买空卖空的公司,你有自己的堆场,有自己的吊装设备,你只要存着这些料,耐心等着,应该不出一个月就可以见效果。我本来的意思是,如果你资金不足,我可以帮你消化一部分货物,你自己最好筹一部分钱解决一部分,那只有对你有好处。”

  许半夏听着只觉得这些话无不打中心窝,心里非常清楚,赵垒说的话是发自心底,都是实打实的真心话。还能要求赵垒怎么样?他说出这些,真是已经非常出乎许半夏的意料了。不由从心底深处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也不再假模假样地笑了,道:“我真正做钢材的日子还不长,但以前做废钢,多少也了解一些行情。今年废钢的价格都已经跌到没道理的地步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低的价位,按说国家又没有亮出宏观调控什么的杀手锏,不过是西北风刮得紧了些,路上查超载查得严了些,其他应该没什么利空消息啊,应该不会出现这么恐慌性的低价,比我预计要低得多。但相对废钢而言,成品钢的价格更是跌得离谱,我都怀疑照这种价格卖,钢厂还有没有利润,成品钢减废钢的价格,根本就不够它加工费。所以我觉得这是很不正常的,我甚至怀疑,大跌应该已经见底,很快就应该大涨,原因就是赵总你刚才说的那些。所以我只有赌一把了,我也不得不赌,赢的话,我大赚,亏的话,也是大亏,不过即使是照目前的价格,也不会把我所有资金亏光,我还是有机会东山再起的。”

  赵垒沉吟了一下,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感觉你做事还是稳妥一点,你下的赌注太大,你看你是不是能担所有的风险。我还是建议由我公司替你分担一点,我可以决定公司以稍微高出目前市场价的价位从你这儿进一些货,同时也可以缓解你的一部分资金缺口,你看怎么样?”

  许半夏这时几乎又有了下午恨不得给冯遇跪下山呼感激的念头,这时候任何人实实在在的关心都是及时的,温暖的,虽然赵垒是拿他老板的钱做人情,可决定由他做出,许半夏还是非常感激他。不过这回的回答与在冯遇那边的不同,这回是拒绝。“谢谢赵总,我看还是不给你添麻烦了。亏五十万与亏一百万,对我而言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关系,没什么原则性区别,对心理上的打击更不会区别太多。说实话,我这回既然赌,就得把宝全押上,我相信自己的判断,现在再有赵总你的肯定,我更是信心十足。”

  赵垒心里想了想,也是,现在许半夏出货给他,已经是亏,不如就咬咬牙狠狠压着货,等明年春暖花开,翻本的时候只有赚得更多。“那看来资金缺口不是很难解决了吧?我看你信心很足。”

  许半夏笑道:“这个从中医上来说,叫虚火旺盛,从文艺角度来说,叫亢奋,与信心无关。我今天下午才打定主意,前阵子一直在做鸵鸟。资金缺口已经解决一半,还剩三百万,我明天再想办法,船到码头应该还有三四天。”

  赵垒心想,能解决三百万,这个胖子的功力已经算很足了,一般来说,筹个三十万或者还算轻易,可是上百万的借款,除非是找那些高息的地下钱庄,否则要单靠人情的话,不知许半夏还得跑多少个朋友家才可以借足剩下的三百万。别人不同他赵垒,不知道许半夏这笔生意的来龙去脉,也就只有靠她以往给人的人情与面子了。现在社会,谁都会讲一句“亲兄弟明算帐”,这么朗朗顺口的话一出来,足以堵死所有借钱的口子。可见,许半夏在社会上的口碑应该是不错的,既然如此,他赵垒不妨也锦上添花。“我这几天与朋友见面多,也帮你看看有没有办法筹点钱。”

  许半夏惊愕,“赵总,你这是揽事上身。”

  赵垒笑道:“不这么做,我心里会内疚,你现在的局面,一半是我怂恿造成,做人总得有点担当。别说了,我想想办法,借得到借不到还不知道,年底的时候谁的手头都不活络。”

  许半夏很久没说话,只是看着玻璃壶发呆,奶奶的,这世道,又没有什么利益约束着赵垒,他原可甩开她许半夏不理的,除了少许的道义和良心,赵垒实在没理由要和她绑在一起,也只有这样没理由的关照才真正让人感动。可见,赵垒这人虽然精明,本性还是良善的,起码比她许半夏良善,扪心自问,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她是一准退避三舍,以免晦气上身的。“赵总,非常感谢你。不过有一点,伍建设那里就不用去了。”

  赵垒轩眉诧异,“为什么?伍建设虽然说话粗俗,动作粗野,做人行事还是比较上道的。他虽然话很难听,不过实际对我还是不错的,用我自己的名义去问他借点钱,应该不会拒绝我。”

  许半夏很不原看见赵垒为她受辱,只得把自己受的委屈说出来:“今天已经有位大哥因为我的事,平白在伍建设那里受了口怨气,我自觉很对不起他,不希望赵总也去撞一鼻子灰。只要涉及到钱,伍建设对谁都翻脸不认人的。”

  赵垒只是微笑着不以为然地道:“借钱时候总得脸皮厚一点,人家的什么话就当没听见,只要目的达到就好。这些你别管。”

  许半夏只有无话,忽然发觉赵垒可能还是因为一直有这么个大公司做背景,所以人性的某些丑陋面他可能连见识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利益驱使,最丑陋的人到他面前时也会严严实实地伪装起来。戏演上一次或许还不会相信,但多次上演,几年如一日,赵垒不可能不信,比如她许半夏在赵垒的眼里可能就是只有点聪明的热情爽快的小羊羔,因为她一直把这一面展示给赵垒看。如果赵垒知道了她曾经做过的所有事,他还不惊掉下颚?赵垒要做就随他去做吧,或许伍建设还真卖他的面子也难说,毕竟赵垒的面子要比冯遇大了一些。

  筹钱不易,这一点许半夏早有心理准备,不过朋友们的帮忙还是让她感受到冬日里的温暖。小陈把他准备买新房和装修新房的钱都拿了出来,与钱一起来的是小陈脖子上的几道血痕,问他他不说,不过许半夏估计那是周茜不答应把钱全拿出去,小两口吵架抓出来的。童骁骑居然拿来了二十万,据他说,是问姐姐借的。许半夏做服装的舅舅深知这个外甥女冒险的性格,想借又怕,被许半夏磨到凌晨一点,才答应拿出一百五十万,不过条件极其苛刻,利息也要得不低,许半夏当然只有硬着头皮接受。剩下的一些,这个二十万,那个十万,许半夏接近的毕竟都还是些有钱的,不是太大的数目,借起来还是不难的。

  难得的是,赵垒拿了五十万给她,说是他自己的积蓄,不多,或者有帮助。许半夏估计他在伍建设那里撞了头,不过依他的傲气,定是打落牙往嘴里吞。

  经此一役,许半夏看清很多人的嘴脸,但也认识了很多值得为之拼命的朋友,比如冯遇、冯太太、赵垒,而小陈与童骁骑本就是过命的朋友,自不必多说。只是许半夏很不能解决的问题是,既然冯太太对她这么不错,以后还要不要为冯遇的外遇打掩护?这好像有点问心有愧了。

  这几天真的像打仗一般,借钱,去银行入帐,联络短驳船,联络钢厂,准备赎单。幸好有高辛夷给她做司机,她离开车去办事,小野猫就在车里晒着太阳睡觉,她上车睡觉,小野猫就精神抖擞地给她开车,最后直把许半夏送到上海上飞机。没想到这么个小太妹似的人还那么有用,不过许半夏心想,自己以前不也是那种架势的吗?看来刘邦朱元璋的故事生生不息。古董局中局

  既然钱已经筹齐,那也没必要再拖到钢厂交货,许半夏准备与老宋讨论废钢卸装后,不直接进钢厂,而是由许半夏直接接手。

  老宋原本一直在犯愁,一天一个电话地打听许半夏会不会看市场低迷,而不接那批废钢,到时给你玩个平地消失,任谁也找不到,那他老宋就有得受了。虽然在电话中许半夏总是乐呵呵地向他保证没问题,绝不会失信,但老宋还是不很放心,这是上百万的亏损啊,又不是小事,如果许半夏溜之乎也,老宋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所以每天只要接通许半夏的手机,老宋都要长喘一口气,把一晚上积郁的担心放点下来。随着船期的渐渐临近,老宋的一颗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许半夏会不会平地消失,就看最近几天。老宋的领导也很英明地觉察到事情的微妙,把老宋叫去好好了解了一下情况,老宋知无不言,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道人心叵测,谁知道最后关头,会不会有什么变数呢?

  所以,当许半夏电话通知老宋,她筹足货款中午携汇票飞过来的时候,老宋心里真是乐开了花,第一时间先跑到他们老总办公室去知会一声,还被老总取笑了一下,不过老总答应晚上请客,答谢许半夏。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年轻这种时候还这么重信用,非常难得。如许半夏所料,她或许这一笔生意会亏,也或许这一笔生意会亏得不小,但她与老宋公司的天线是牢牢搭上了,即使亏了,以后也大有还本的机会。她在老宋公司做实了信誉,而且是属于烈火试真金大难见真情得来的那一种。

  老宋激动得亲自开车去机场接人。

  许半夏又是一觉睡到底,这几天忙得四脚朝天,好不容易安稳睡一觉,所以下了飞机后都还没全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瞪着眼出来,没见老宋,还是老宋上去一把拉住她。这才眨巴眨巴眼睛,笑道:“哇,老宋啊,你不会是来接我的吧?我又不是拿着现金,没事的,害你这么远跑一趟了。”

  老宋见许半夏一点没有居功的意思,对他还是那么体贴尊重,心里感到非常舒服,又见许半夏似乎睁不开眼的样子,不由替她觉得累:“小许,这几天跑钱的事,跑得很辛苦吧?也难为你。”

  许半夏当然就要他们知道这一点,便道:“是啊,要不是因为春节临近,这些钱应该不是最大问题,只是春节前夕大家都要关帐,钱都有了用途,所以最后借得出的都是个人手上的闲钱。还好,总算没有耽误你的大事,我真怕要是最后没凑足那些个数,让你在公司为难。”一边翻包把新开的汇票交给老宋。

  老宋感激,如果许半夏只是嘴皮子说说,没有那张汇票跟着,老宋这种久经沙场的人当然只会当耳边风,而现在不同,现在许半夏的出现等于是救了老宋的命。老宋道:“小许,苦了你了,不过我们会记着。我们老总说今天晚上他请客,一定要与你一醉方休。”

  许半夏听了心酸地开心,这顿晚饭可是拿可能亏损的血本换来,说什么也要吃足了。不过嘴上还是很谦逊地道:“老宋,一定又都是你帮我在你们老总面前说话,否则你们那么大的公司,你们老总能知道我许半夏是谁啊。谢谢你,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叫你帮了我大忙的同时,还帮我担风险呢?这点道理我还是懂得的,老宋你尽管放心。”

   老宋贴心地道:“我放心,我放一百个心。本来我公司里说什么闲话的人都有,这下好了,他们最近因为价格跌,没一个不翻船的,只有你小许为我长了脸。这不,这会儿大家又顺风倒,说这种资金操作策略不错,值得推广了。小许,你这回吃亏,我们都知道,你放心,我们公司不会亏待你,开春再这么操作几票,你很快就会赚回来。”

  许半夏忙连连点头,道:“谢谢,谢谢老宋,有你这句话,我春节就可以过得放心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知道,我们做废钢的里面小手脚很多的,什么重废里面掺轻废,车里面加水等等,一吨下来,价格可以差不少。不怕你笑话,我想本来约定是在钢厂交货的,不如就在码头你们把货交给了我如何?让我做些手脚,也好稍微捞回一点本钱,亏也亏少一点。老宋,这是我一点小私心,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只管说,我在想,这样其实你们也方便,省得大过年的还要飞去钢厂去看着交货。”

  老宋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你早说,这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何况你的钱都打过来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放货?等下和我们老总吃饭时候说一声,不会有问题。”

  许半夏当然知道没问题,但她一向认为,做人姿态要放底,世人都追逐名利,她只要一个利就好,把名做成一顶顶的高帽子奉送给别人。所以把这种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也怯生生地以征求意见的方式提出来,对方听了当然被尊重的感觉有了,权威感来了,只要不是个太过轻狂的人,体恤下人的心也自然会有。这以后,他们就不会视许半夏为威胁,只会觉得这个孩子还挺实诚,做事又明理又利落,是个可以扶持的人。有这一层微妙的情感因素衬着,许半夏就可以暗暗地快·活地赚她的大利了。

  老总的晚宴乏善可陈,这种省公司的老总当然不会放下架子与许半夏一醉方休,推心置腹。其场面类似中央领导接见某五百强企业总裁,那只是一个仪式,微笑着说的都是场面上的客套话,真正的交易都是在接待前或接待后,由具体分管人员去做。但你又不能不要这个仪式,它很重要,其中透露的意思是,许半夏被总公司认可,此人可以继续合作,扩大合作,继往开来。此后只要许半夏不要自己自毁长城,相信会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所以晚宴结束后,老宋与许半夏都很开心,又找了个地方喝酒,这才是推心置腹的哥俩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