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三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三章

  二三

  高辛夷来接的许半夏,告诉她陈家正热热闹闹地发丧,阿骑在那儿陪着,问许半夏要不要也过去。许半夏摇头,打开关了半天的手机,道:“回家吧,回去洗个澡,正好吃中饭。你也回家吧,最近太累,别的没有,身体要养好。有什么都不能有病。”

  高辛夷点点头,道:“知道了,可是我很久没逛街了,今天心情不好,不逛街我会难受。胖子,一起去吧,我请你吃酸菜鱼。”

  许半夏闭上眼睛,叹气道:“这两天全放到小陈的事情上了,我得恶补功课,回去起码有二十个电话要打。你自己去逛吧,有时间也陪陪你老爹。”

  高辛夷“哼”了一声,道:“他才不要我陪呢,陪他的人岁数比陪我的人平均年龄都要小。好吧,我把你送回家,你的车子给我玩一天。”

  许半夏还是闭着眼睛,道:“没天理的,你老爹那么多好车,干什么要看中我的车子?我今天还要跑出去,你去把你的2000开来跟我换。”

  高辛夷道:“那容易,我叫我老爹开辆车给你,我就是不要他的臭车。”说完就给高跃进打电话,要他开辆车到许半夏住的地方,态度之强硬,没一点商量余地。

  许半夏听了假模假样地大叹一口气:“唉,生什么孩子啊,比生个讨债鬼还头痛。”

   高辛夷吃吃笑道:“那也是我老爹花心害的,否则我多好一个人。”

  许半夏当场就喝倒彩:“嘘,不如我们换一把,你老爹给我,我老爹换给你,我还欠着我老爹一百万没还呢,你这就代我还了他吧。”

  高辛夷道:“还什么还,换我是你,你老爹敢问我换钱,我叫阿骑揍他一顿再说,天下哪有这么变态的老子?比起你的老子来,我家那个还算是好的。胖子,我老爹送给你吧。只是我老爹好色,喜欢年轻美妞,否则你做我后娘满好。”

  许半夏知道高辛夷是在打趣她,便道:“别的没什么,只有一个技术性问题没法解决。我做你后娘后,你叫我娘我不会觉得怎么样,阿骑叫我岳母大人我就要吐了。”

  才说完,许半夏的手机响,是冯遇。“胖子,一起中饭。不许说赖,我十万火急。”

  许半夏连忙答应,商量了吃饭地方,这才挂线,“野猫,一起去吗?”

  高辛夷忙道:“你那种吃饭不好玩,全是喝酒,我才不要去。”

  许半夏想说“今天不是喝酒”,但一想冯遇叫她去一定商量的是裘毕正与郭启东的事,高辛夷去了也没劲,便作罢。到了家,高辛夷还真开了她的车飞一样就溜,奇怪了,她老爹钱那么多,她什么车不好买,为什么非要总是蹭她许半夏的便宜?

  洗澡时候高跃进来电话,保姆接的。所以洗澡不能尽兴,头发也没有吹,就带着漂染下楼取车钥匙。高跃进一见面就笑道:“胖子,你得买新衣服去了。”

  许半夏一拍早就长得矫健结实的漂染,道:“上,亲亲这个胖帅哥。”漂染非常懂事,立刻冲上去趴上高跃进,两只前爪正好搭在他的胖肚子上,鼻子凑在高跃进下巴嗅来嗅去。许半夏眼看着高跃进非常尴尬地一动不敢动,脸部肌肉发僵,这才道:“漂染,人家胖帅哥不喜欢你,咱不理了。”漂染依言退下,在高跃进雪白的衬衫上留下两个梅花爪印。

  高跃进这才敢大大喘一口气,道:“胖子,有点女人样好不好?别把我女儿也带坏了。”

  许半夏道:“你女儿已经废了,连我的车都敢抢,不用我带都已经不是女人了。高总,你怎么回去?”

  高跃进一扬眉,道:“什么?我亲自把车给你送来,你连顿中饭也不请,连口水都不给喝?”

  许半夏很是无辜地道:“正准备出去和朋友吃饭,可是朋友们不让我带漂染,我也不方便带你了。”

  高跃进怎么会听不出许半夏又再揶揄他,只得笑道:“带家属一名应该没有关系的,我正好还没吃饭。”

  许半夏笑道:“他们说他们怕漂染,不认识,不好打交道。”

  高跃进也不是个好打发的,只是道:“没关系,别怕害臊,我懒得爬上去喝茶了,就在下面等着你。”

  许半夏看看手表,道:“有句老话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打地洞,你们父女俩这点共性是不能否定的。这样吧,我保姆烧的菜不错,高总你在我这儿吃一下,然后要喝多少茶就喝多少茶,看电视也不会问你收电费,我两个小时以后保证回来。”

  高跃进见许半夏是真有事,便也不歪缠,取出名片,在后面写了个地址给许半夏,道:“今天太阳很好,我在这个地方晒太阳,等下你吃完饭过去。”说完也不管许半夏什么反应,车子一扔,自己走出去小区打出租。

  许半夏一看地址,是个被称为本市后花园的天然湖旁边的别墅区。那地方据说每一幢房子都按业主的要求设计,当年推出的时候,许半夏只有摸摸鼻子叹没钱。不知高跃进有什么事情,好像今天就赖定她了的样子,这个人精太精明,本来以为他把女儿扔过来,多少也会自觉提出给点什么好处,可至今没有表态。或许也可以理解成为他等着许半夏表态吧?

  临出门前照一下镜子,眼皮还有一点红,不过打死别人都不会相信她许半夏会哭。上一刻还悲天哭地,下一刻又要周旋欢笑去,不得不佩服自己一下,水平还是有一点的。

  自己已经早到,没想到冯遇和冯太太带着儿子还要早到一步,可见他很是心急。想到高跃进说的带家属一名,不由好笑,冯遇算是带家属两名。

  冯遇一见许半夏就道:“看来混个政协每天去开会还是有好处的。我把那份文件拿去给我一个在税务局的朋友,你知道他昨天来找我怎么说?他说他们副局长亲自插手这事,叫他别管。所以他昨天就把东西交还给我,他都不想留一份底。他奶奶的,黑得跟什么似的。”

  许半夏道:“自从上回被关系那么好的税务抓进去住一晚后,我跟那帮龟孙子没来往了,我本来以为大哥你是找公安去的,其实你别管裘毕正,单是把郭启东放倒的话,裘毕正这傻冒可能还会幸灾乐祸地袖手不管,郭启东一倒,裘毕正还混什么混,你看着他迟早关门。他那公司的资金运作,要没有郭启东的话,谁都接不下来。你告到税务去的话,查起来罚的是他裘毕正的钱,他还能不拼着老命上下活动?他既然混进政协,总归还是有点能量的。”

  冯遇一拍桌子,叫了声“对”,又随即笑道:“死胖子,早不说,害我走了弯路。本来昨天晚上就想叫你,可是你一直关机,干什么去了?”

   🌵 子午+书屋 ziwu shuwu - c o m +

  许半夏做个鬼脸,道:“这儿现在只有一个胖子,死胖子反正不是我。”

  冯太太道:“胖子你哭过?”话音才落,冯遇的眼睛就好奇地盯上来。

  许半夏道:“不好意思,本来想不说的,小陈今早刚去世。”

  冯遇惊道:“怪不得你这么反常,连手机都不开。这就是我的不对了,不应该把你拖过来。胖子,你还是回去照应吧。兄弟一场,不容易。”

   许半夏笑道:“出都出来了,你总得让我吃了饭再走吧。别事情才谈完就想找借口扔我出去。”

  冯遇笑道:“你肯不走当然最好,我还有事情跟你商量。是你的事。”

  许半夏一见冯太太一脸笑意,不知什么事,笑道:“我有什么事?伍建设的事还早着呢。”

  冯遇笑道:“你不要总是想着赚钱,这么大了也得考虑考虑终生大事。我有个亲戚,在商检做个处长,三十三岁,离异,儿子归他老婆。我看着他不错,怎么样,你有没有想法?有的话,我叫他过来?”

  许半夏吃了一惊,有点自言自语地道:“你们不说,我还真忘了自己该考虑这件事了。不过大哥,公务员绝对不考虑,就跟中医一样,再好的人也不要。”

  冯太太好奇地道:“胖子,这是为什么?公务员现在也挺好的,收入稳定,工作也不累,家里可以照顾得到,不像冯胖子三天两头都在外面应酬。你要是找个生意人的话,你们两个都不着家,那家还成什么家?”

  许半夏不便说出她见过的有点权的公务员有多坏,吃喝嫖赌样样都来,最无耻的是花的还是别人的钱,一转身穿上公装,又是一幅正经人的模样。只是笑道:“那次给税务的关进去一夜,我对公务员彻底恨透了,现在看见他们就讨厌,说不出为什么。”

  冯遇笑嘻嘻地道:“胖子你这是借口,我看你前一阵批地的时候,与那些公务员还好得恨不得粘在一起,掰都掰不开。”

  许半夏道:“那不一样,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要我回家还对着这种人,我宁可夜不归宿,露宿街头。”

  冯遇笑道:“那没办法了,你们没缘分。胖子,你看那边热带鱼缸旁边,三个人的那一桌,穿粉蓝衬衫的那个就是。”

   许半夏微笑道:“我不敢看,我最抵挡不住美色,如果是个帅哥的话,我得违背原则了。”但一边说话,一边还是扭头去看一眼,见那个商检的处长也正好看过来,便冲他笑一笑回头。“还真是帅哥啊。不过还不如赵总气质好,所以我还不会违背原则。”遮天小说

  冯太太笑道:“那么说,赵总要是…嘻嘻,我不说了。”

  许半夏笑道:“阿嫂说就说嘛,赵总要是肯要我,我就不讲原则了。可惜人家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不上我。”

  许半夏越是这么坦率,冯遇夫妇越是不把这话当真,一致笑嘻嘻地说不信,不过冯太太道:“小许啊,我看你还是要花点时间在个人大事上面,否则像你一样今天飞这儿,明天飞那儿,连坐下来与男朋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这样下去你总有老的时候,那时候再找就难了。”

  许半夏笑笑,心想这事哪有这么容易的,看的男人太多,知道他们肚子里都是什么货色,更知道他们外面会玩出什么花样来,这样的人在家里放一个还有什么味道?冯太太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起码不会难过。“看缘分吧,缘分到了的时候,弄不好出差在外,电梯里‘叮’地一声就遇见个对先生。”

  冯遇其实也对今天的相亲没抱什么希望,都是冯太太在积极。他觉得像胖子这样的人精,除非她自己鬼迷心窍迷上什么人,否则靠相亲对上一个人简直是不可能,三言两语就把对方肚肠有几个转弯都搞清楚了,对方还怎么混。

  家宴,大家吃得随便,所以很快就结束,许半夏也不回家,直接去高跃进给的地址。地方很容易找,只是门禁森严,大概是高跃进早就打过招呼,或者是她开的就是高跃进的车,所以得以放行。这个别墅区地方很大,许半夏心想,凭高跃进的财力,还能不把房子造到临水的地方去?一定不会是路边的这几幢。所以车子径直往里开,一边开,一边对各色各样华美的房子艳羡不已。

  高跃进的房子果然在临湖的地方,房子不大,两层,外墙看上去只是灰色的花岗岩。沿墙密密种了一圈竹子,几乎遮住房子的轮廓不被人看见,只有一条用简单的鹅卵石铺就的竹径通向里面,可能房子已经有了点年纪,竹径两侧布满青苔。倒是非常风雅。更风雅的是,里面不知谁在吹笛子,配着幽篁森森,流水潺潺,端的是天上人间。只可惜连许半夏这样的门外汉都听得出笛子声很不成调,晦涩断续,足以杀人。

  进去,有个上了年纪的保姆来开门。保姆眉清目秀的,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黑色纺绸裤子,外面套件灰色的开襟毛线背心,脑后梳着个圆髻,看上去非常雅致利落。倒让许半夏收起了匪气,说话落脚也轻声轻气起来。只是奇怪,高跃进这么个俗人怎么也有这等眼光。

  房间里一水的藤制家具,因为天气还未太热,上面还铺着鹅黄的软薄垫子,不似家具店常见的那种花花绿绿兼且滚着花边的垫子,看得出布置的人花过不少心思。真不知野猫来了这儿会不会文气一点。

  高跃进大概是没有听到人来,还是坐在伸到水面的露台上皱着眉头摆弄他的笛子,一管尺来长的竹笛子被他的胖手衬得跟筷子一般不起眼。许半夏走过去也不说话,自管自坐到露台另一张宽大的藤椅上,午后的太阳正好暖暖地斜照过来,非常舒服。

  高跃进见许半夏来了,却非要把一个曲子吭吭哧哧地吹完,这才道:“我下乡的时候,笛子一吹,小姑娘都倾倒,这么多年没碰它,手感都没有了。”

  许半夏笑道:“我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很优秀的武生,上场一亮嗓子,准会赢得满堂喝彩。后来不知怎么毁了嗓子,不能再靠嗓子吃饭,好在一身武艺,做了海盗。有次抢了一艘船,上去一看,见老是老弱是弱,动了恻隐之心,便说你们只要听我唱段戏,我就放你们走。众人都想这下太阳从西边出,小命有救了,一致同意。武生很是高兴,拉开架势就唱了起来,没想到才唱了几句,众人一齐跪倒,大呼‘大王开刀’。武生不解,问为什么,其中一个老儿说,大王唱得实在难听,听的人生不如死,还不如大王高抬贵手一刀杀了痛快。呵呵,高总,我不是在说你。”

  高跃进听了只会抱着胖肚子笑,“我这几天憋闷得要命,我就想着看见你不知能不能笑出来,看来还是没有找错人。”

   许半夏没想到高跃进找她是为这个,心里有点不爽,不过也没露出来,只是微笑道:“古代有点门庭的人家都养着清客相公,高总不妨也养他几个,等你像曹操一样奸笑的时候他会很见机地问你一声‘大人缘何发笑’,这下你就可以发表长篇高论,想憋闷也憋闷不起来了。”

  高跃进也没把她这损话放心里去,只是斜睨了她一眼,道:“你好像也心情不是很好?为什么?我是因为被朋友怂恿着上市,上当了,这下想停手都不行,前期工作多得叫人头痛,他们什么古怪要求都会提出来,搞得我想揪住他们揍一顿。本来一直想找你谈谈野猫的事,这下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光是听人讲课就听了好几天。你呢?”

  许半夏没有想到高跃进这么直接,看来他还是真的郁闷,以前遇见过一个上市公司的副总,也说上市跟脱皮一样累。所以也便直截了当道:“我有两个过命的兄弟,因为我妈死得早,爹又不是东西,所以这两个兄弟比亲人还亲。今早一个兄弟死了,另一个兄弟在那里帮忙料理后事。”

  高跃进吃惊,原本半躺在椅子上的人直了起来,面带歉意道:“呃,这是我不对,你还是回去吧,帮我也拜一拜。”

  许半夏打个哈欠,腿一伸,搁到前面的栏杆上,道:“不用,我本来就回家了,死前尽心就好,再说阿骑在那里帮忙,有什么事他会立刻通知我的。对了,阿骑是我另一个兄弟。”心想,怎么叫高跃进接受阿骑,还真是个大麻烦,不如现在就慢慢在言语中打起埋伏来。

  高跃进闻言也就不再就此说什么,只是忍不住笑道:“你这人无论从性格还是行为,没一点女孩子样,有点坐相好不好?好歹我这儿也被人称作雅舍。”

  许半夏搁着脚正舒服着,怎么肯放下来?闭着眼无比惬意地享受着太阳,笑嘻嘻地道:“高总省省吧,野猫只有比我还没样子的。再说本来我还没进门的时候还挺敬畏的,被你一曲‘大王开刀’的笛子一搅,现在只会从鼻孔里喷冷气了。”

  高跃进又笑:“胖子,你怎么说话也跟那些帮我搞上市的所谓精英一样酸?不过跟你说话好玩,跟他们说话得端着架子,否则他们更无法无天。”顿了顿,又道:“胖子,我一直想跟你说一句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我能帮就帮。又怕你误以为我跟你谈条件。”许半夏没想到高跃进就这么说出来,好像还很诚恳的样子,不由睁开眼看了他一下,道:“我早就等你这句话了,只是这几天手头不紧张,等我紧张了就问你借钱。我一点不会误会什么。”

  高跃进听了只会摇头,道:“小娘皮,比野猫野得多,你是骨子里野。跟我说说你的兄弟,我以前也有几个要好的兄弟,但是到现在为止,要么变成上下级,要么就淡了,最多春节时候见个面,见面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混到这个年纪,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不对,朋友应该是满天下都是。”

  许半夏的腿这么搁了一会儿,有点酸,正要放下来,保姆笑吟吟搬了一只脚凳过来,给她搁脚。许半夏总觉得这个保姆不简单,不由自主就站起来道谢。那个保姆也没有受宠若惊,只是浅浅笑着退下。有了搁脚的,坐着不知舒服多少,又有碧绿的新茶,用的只是很简单的薄胎骨瓷白杯子,精致而内敛,许半夏是最讲究吃穿住行的,此时也自愧不如。端起杯子想了想,问:“高总,这个杯子和靠垫都是这位阿姨添置的吧?”

  高跃进道:“你眼光也是不错。本来我想用红木装修这儿的,被修姐一口拒绝。所以我干脆叫人陪着修姐自己去上海买了来。外面竹子和青苔也是修姐弄出来的,来过的人都以为这个房子有年头了,其实才只有两年。正好春天,等下晚饭请你吃竹笋烧肉。”

  许半夏心里好奇,不过觉得自己刚才起身道谢还是做对了,这个修姐是个人物。不过当着修姐的面不便问什么,她很想知道这个修姐究竟何许人也。“高总,竹笋烧肉可不能随便吃的,我又没得罪你。”

  高跃进愣了一愣,才笑道:“小胖子你狡猾得不得了,跟你说话我脑筋得比平时还要转快几倍,否则被你欺负了还不知道。快说说你们兄弟的事。”

  许半夏又闭目养神似的半躺着,觉得这儿比自己的阳台舒服多了,“今天刚刚去世的兄弟叫小陈,他是我们三个中间脾气最好的,他家里不富,初中出来就考了初中中专,我们那个时候初中中专并不容易进,小陈一直是很聪明的人。另一个兄弟叫阿骑,初中到高中都是我们一起合着打架的,可惜我害了他,害得他高中光顾着做大哥,没时间读书了,他毕业后参军,复员后,我还在读大学,阿骑与小陈就先把废钢收购站开了起来。”

   高跃进插嘴道:“等一等,你们一开始就在那块海边的堆场地?第一笔钱哪里来?”

  许半夏被太阳晒得舒服,真是懒得说,偏高跃进还要问,不情不愿地道:“阿骑有笔退伍金,小陈工作两年了有点积蓄,我17岁跟着舅舅做服装也有点小钱,三下凑一起,就干上了。那时候胆大,没什么考虑,说干就干,要换现在,还先得考虑注册啊什么的事,那时都是遇到罚款了才知道还没做什么。那时工商狠啊,现在没花头了。”

  高跃进想起自己刚开创事业的时候,不由脸上浮起笑容,他要比许半夏早得多,但那时候也是一样的血气方刚,一样的什么都不知道,只见罚款单雪花般地飘进门。“看起来你应该是出资的大头了,那么以后的经营是谁在拿主意呢?”

  许半夏皱皱眉头,道:“都是商量着办的,都没经验。我又不能总是逃课,所以主要还是阿骑在管,小陈性格好,管里面。我们就是这么靠收废钢一点点做大的。”

  高跃进这会儿也是闭目养神似的,不过问出来的问题一点不简单,“收废钢这门生意比较三教九流,你们几个小年青是怎么出头的?”

  许半夏避实就虚:“他们两个男的不用说,我这个女的都不是个好打发的。否则你以为你这个女儿肯那么老实听我的?现在野猫想补小陈的缺,其实我们都没把她当外人看了,但她没有我们以前相处那么久的一段历史,要真正补缺,可能还要时间。”

  高跃进道:“辛夷跟我说,你们为了小陈的病,投入很多精力财力,现在的朋友能投入财力已经算不错,投入精力简直是妄想。你们的兄弟关系应该是很不错了。”

  许半夏眼睛不开,笑嘻嘻地道:“原来野猫还是与你讲话的,我原来以为她一进家门就竖着毛一声不响。”

  高跃进也笑,道:“野猫跟你们在一起后,阴险许多,原来是一生气就大吵大闹,现在知道下暗绊子了,也好也好,明师出高徒。”

   许半夏笑道:“不敢当,这可全是因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打地洞,明显是遗传基因好。”

  高跃进咧嘴笑笑,道:“辛夷现在总算肯叫我一声老爹,你们做她工作了?”

  许半夏笑道:“我才没那时间,都是阿骑教育她的,阿骑把我的无良老爹跟你一对比,野猫立刻发现你的闪光点。做工作有什么用,活生生的实例才是最要紧的。阿骑话不多,却总是一句是一句,最能说明问题。”

  高跃进沉默了一下,忽然道:“辛夷与阿骑在谈恋爱吧?”

  许半夏心里一惊,这个他是怎么知道的?但高跃进这种人既然问出来,就不会言之无据,还是老实与他说明的好。“不错。你怎么知道的?”

  高跃进只是很平稳地道:“我想听听你怎么评述阿骑这个人。”

  许半夏更加吃惊,差点就坐不住,听高跃进的口吻,他肯定已经了解过阿骑这个人,但想听她许半夏自己亲口说出来,这人厉害,难为他前面一直不动声色,只是貌似随意地对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感兴趣,原来只是在搜集情报。许半夏心里不爽,看似自己老是在取笑高跃进,其实尾巴一直被高跃进牢牢捏在手里。可是她又不便发作,因为事关阿骑的幸福,想想,自己现在的立场不是不像高跃进的亲家姆的。“阿骑有个污点,但知道真相的人都不会这么说。当年我带眼不识人,前男友拿着我的钱泡女人,被我揍了顿,还不服,嘴巴臭得很,阿骑一气之下阉了他。阿骑是因故意伤害罪进去的,与耍流氓打群架截然不同。他现在还在保释期,所以他经营得很好的车队还不能独立出来,等夏天过出他就可以有自己经营得很好的运输公司了。请高总看阿骑的时候不要戴有色眼镜。”

  高跃进只知道童骁骑是因为故意伤人罪入狱,不知道竟然是这个原因,听得他心里寒寒的。他也不是个纯洁小白兔,否则高辛夷也不会出走离家的,要是有这么个煞星以后跟着女儿,什么时候女儿不高兴起来,不知会不会也对他喀嚓一下。悻悻地脱口而出:“你们兄弟之间感情还真是好得很呐。” 许半夏也是脱口而出:“要吃醋也轮不到你高总,那是野猫的事。”

  高跃进愣了一下,许半夏怎么会这么说?再一回想,还真是有那味道,只得笑道:“小胖子,当心我真的给你吃竹笋烧肉。”

  许半夏第一次听见“小胖子”这三个字也就忍了,见高跃进又再说一遍,忍无可忍,道:“高总,拜托你把胖子面前的‘小’字去掉,你不嫌肉麻,我一身鸡皮疙瘩直往地下掉。还有,你到底怎么处理阿骑与野猫的事?”

  高跃进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胖子面前要加个“小”字,只感觉这个许半夏好玩得很,被她一抗议,也觉得还真是肉麻,笑道:“你现在又不是很胖,不叫你小胖子难道还是大胖子?你先别问我怎么处理,我先问你,为什么你早就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你却一直不告诉我?”

  许半夏淡淡地道:“他们两人的事他们两人自己最早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他们早就住在一起了。既然木已成舟,我还跟你说什么?你女儿不差,我兄弟阿骑很好,两人自己看对眼,我们旁人多什么嘴。”

  高跃进其实心里不满意童骁骑做他的女婿,但听前面讲了半天,知道许半夏与童骁骑关系匪浅,只有隐忍不说,自己没有措施之前,还是不要惹他们警惕。不过还是问了一句:“阿骑现在脾气还那么冲吗?”

  许半夏听着逆耳,但只得耐心道:“阿骑是聪明人,那次教训还能不够?他要是还很冲的话,他现在怎么可能管得好一个车队?奇怪,现在这气氛怎么就像是我替阿骑上门求亲似的。”

  高跃进听着不由一笑,道:“还真有点像。胖子,两个人的事叫他们再拖拖,等阿骑有发展了再说。”

  许半夏不想跟高跃进再绕圈子,怕他钻牛角尖,对阿骑有什么行动,淡淡地道:“说实话,我知道高总你不满意阿骑,你要插手也不是不可以,凭你的本事和关系,你只要摁住我威胁阿骑就可以达到目的了。但是何必呢?阿骑不是坏人,不会误你的野猫,野猫与我们在一起只有变好,没有变坏,这你也看得见的。小儿女在一起快快乐乐,多好,做人一辈子,能有多少这样的日子?非要讲究门当户对的话,你不妨介绍你的那些精英证券界人士给野猫,看她要不要,对不对胃口。强扭的瓜不甜,当家长的何必呢。”

  高跃进没想到许半夏会挑明了说,胆子也真够大的,一点不怕他当场翻脸,或许仗的就是高辛夷一颗心都扑在他们一伙儿身上。不过他是个见识很广的人,本来钻在牛角尖里有点出不来,实在是不满意女儿有这么个有污点的男友,但被许半夏一说,又觉得是实话。可是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很觉得这个童骁骑拿不出手。但是又知道,女儿一身倔脾气,要是非要阻止两人关系的话,好不容易才肯回家的高辛夷又得冲出家门做野猫了。而自己还真想过如何曲线救国,目前许半夏盘子做得最大,也最容易打击,本来还真有利用许半夏胁迫童骁骑的打算,现在没想到被许半夏直接说了出来,他以后要再这么做的话,就很低级了。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胖子你小小年纪,说话这么老三老四,换野猫是你女儿,你会怎么做?”

  许半夏一笑,指着远处斜斜的落日,道:“最美不过夕阳红啊。”

  高跃进见许半夏只是说笑着回答前一句,却不肯回答下一句,他也不是好打发的人,盯着道:“你自己有女儿的话,会不会让她嫁童骁骑?”

  许半夏很想拍案而起,这话是什么意思,阿骑很差吗?但还是忍了忍,道:“我的女儿除了不许嫁公务员,否则乱棍打死外,没其他要求。我的女儿我会从小引导从小拎着耳朵教诲,否则到这个年纪才临时抱佛脚,只会搞得鸡飞蛋打,只有顺其自然了。”

  高跃进还能听不出许半夏在讽刺他自己没教育好女儿?被她气得哭笑不得。侧脸看那张长着不饶人坏嘴的胖脸,沐浴在夕阳红下也是挺可爱的,可怎么就那么难弄。半天才说了句:“好吧,我看他们怎么发展。”

  许半夏笑道:“别这么咬牙切齿的,他们两个那么好,我看着都喜欢呢。以后高总抛开成见好好看看他们两个,也会为他们由衷高兴的。好了,不说这个。晚饭不会是鸿门宴了吧?否则我现在就得逃回家了。”

  高跃进想,怎么又是这种老三老四的口吻,明明还只是个小孩子。真的是拿许半夏没办法,只有笑道:“晚上给你吃竹笋烧肉。许半夏一笑,反正事情该谈的已经都挑明,后面高跃进要再怎么做的话,已不是她能控制,凭高跃进的人力财力,她许半夏不敢妄想自己能险中求胜。不如委曲求全一点,起码让高跃进万一真下手,也可有点内疚之心。也就给他留个面子,岔开话题道:“以前在报纸上看到过高总的事迹,不知道是不是真?我总有点不相信,一个从小化工做起来的人会这么高大全。我讲了我的发家史,高总是不是也讲一讲?”其实许半夏早就从高辛夷口中得知。

  没想到高跃进笑道:“野猫还能不告诉你?她即使想不说也都被你套出来了。你坐着,我再给你吹笛子听。”

  许半夏听了只会翻白眼,但碍于野猫与阿骑的面子,只有吞下“大王开刀”之呐喊。

  高跃进存心搞许半夏的脑子,因为觉得她被搞火了肯定又会说出叫人意外的笑话来,所以特意吹难度极大的《百鸟朝凤》。没想到磕磕碰碰吹到一半,只听身边传来轻轻的呼噜声,转头一看,许半夏已经睡着。原来许半夏本来就极累,又加对《百鸟朝凤》这个曲子极不熟悉,随高跃进怎么吹都不影响她,当它是机器鸣叫。反而高跃进要是吹个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的话,许半夏才会觉得耳朵受折磨了。高跃进看着只会笑。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