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二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二章

  二二

  四月天,艳阳天,放眼看去,处处都是花。许半夏难得穿了一件含灰淡粉薄绒衫,下面是灰色的裤子,从来没有过的妩媚。老苏看见的时候愣了很久,这几天许半夏一直因为小陈的事天天来找他商量,没想到换件衣服,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可以变化那么多。可是老苏觉得不是很习惯,总觉得这个不像是许胖子。虽然许半夏穿着这种衣服,看上去身材不错,不过大圆领外露出的脖子还是肥肥白白,可见还是丰·满。不过说她是胖子,还真是冤了她。但不叫她胖子,又该叫她什么呢?

  按照约定,高辛夷也穿了套娇嫩的淡黄色长袖衫,下面是白色的仔裤,婷婷玉立,青春洋溢。与她一起的童骁骑还是那件贝壳粉的衬衫。三个人站一起的时候,一团活力扑面而来。周茜也被通知穿好看一点,但周茜怎么也不会想到小陈的这三个朋友会穿得这么娇艳。尤其是怎么也想不到许半夏与高辛夷都会穿作淑女状。

  小陈在大家关注的目光中苏醒,清醒,看见那么多人,他很虚弱地笑了,不过也就是从眼光中看得出来。小陈的爸妈当然是伤心地拉住他的手泣不成声。小陈的眼光转向周茜,许半夏本就站在周茜的身边,见此一把拽过周茜的手放到小陈余下的一只手上,把两只手紧紧捏在一起。童骁骑见此,就把手也覆上去。

  本来说好由小陈妈妈说话的,可是她一上场就哭,没办法,许半夏只有自己出马,对着小陈瘦得不成形的苍白得覆盖上一层灰气的脸挤出一个笑容,道:“小陈,我们跟医生商量了一下,今天天气很好,气候很温暖,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吹吹风,和亲人团聚。等下阿骑抱你出去,这回你们不要再比手劲,等你好了,阿骑也让你抱一回好了,我作主。小陈,你觉得舒服一点吗?可以让阿骑抱了的话,你眨一下眼睛。”

  没想到小陈迅速眨了下眼睛。想来他虽然时时昏迷,可心里还是清楚得很,不知多想出去。童骁骑连忙俯身,轻轻地抱起小陈,许半夏在旁边强笑道:“小陈你记着时间,回头好了的时候,我们把阿骑抱回来,气死野猫。”

  小陈只是笑。许半夏一眼关六,见周茜也是眼泪汪汪,可是因为童骁骑抱起小陈,就放开了小陈的手,便又一把抓住周茜的手,两眼如寒星似的盯住她,耳语道:“你一直抓着小陈的手,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周茜闻言心下一寒,既为许半夏话中的寒意,又为小陈没有暖意的手。实在不敢握这只只有骨头和皮,没有力气温暖和肉的手,可是更怕的还是许半夏刀子似的冷眼,跟小陈久了,早知道这个女煞星什么都做得出来,怕鬼都不如怕她厉害。只有快走几步,颤抖着握住小陈垂下来的一只手。看一眼许半夏,见她阴沉沉地在后面跟着,忙转回头不敢看,好歹小陈在,她还不至于怎么样。

  老苏看着这队怪不可言的人离去,心里沉甸甸的不知说什么好,在医院里生老病死看得多,本来是麻木了的,没想到今天这一幕会让他震撼如斯。转弯的身后,一个护士推着小车过来,童骁骑连忙闪避。动作稍微快了一点,搁在童骁骑手臂上的小陈的头略微一晃,几大缕头发立刻如飘絮一般飞了出来,散舞在天空。许半夏不自觉地跑了上去,伸出手臂去接。跑动时带动的气流把头发吹远,许半夏接了一个空,她不死心,快速一翻手,终于抓住几根。头发很长,进医院后就没剪过,但一点不柔软,干如稻草。许半夏在心中叹了口气,细心把头发理顺了,握在手心里,紧紧抓着。

  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出,前面是许半夏开,她的车宽敞,后面坐着童骁骑和小陈,周茜也乖乖地坐在后面。小陈的妈妈坐副驾。一上车,许半夏的嘴就没停过。曾少年小说

   🐼 子 # 午 # 书 # 屋 w ww - ziwushu wu - c oM-

  “小陈,我们这回俄罗斯的废钢做得很好,春天到来后,价格一直随着温度升,我们在差不多最高价位的时候把那些赔钱货卖了。”

  “小陈,你春节过出后收的那些废钢价格那么低,等价格升上去的时候拿去钢厂串材,都跟白拿人家刚才好钢似的,这都是你的功劳。”

  “我们外面的海塘都已经造起来了,一下子围出去好多,从我们堆场走到海塘要走很久。小陈啊,我们这回不是赚了钱了吗?所以我就把堆场周围一直到海塘的地都买了下来,算起来足有两百多亩呢。可是我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总算朋友帮忙,同意三年内付清。我第一次就交进去五百万,怎么样?”

  “小陈,我们以前一直说要造码头,造码头,现在终于给批下来了,等下你去看看,正进场在施工呢。都说这个位置好,水深风小,前面有山挡着,可以停泊大货船呢。可是我们的堆场已经看不见了,都给塘渣填满了。你养的狼狗找不到家,很生气了几天。”

  童骁骑插嘴道:“小陈,我把野猫彻底搞到手了,现在她乖乖听我的,我说她现在是家猫。”

  “我的车队已经有五辆车了,等我有了身份,就独立出来自己建个运输公司,这样就不用挂靠到别人公司,还得交一笔不小的费用。我还在攒钱准备买车,胖子说我的车还不够多。还真不够多,所以我用了两批司机,一批开白天,一批开晚上。车子都没一天停着。”

   许半夏忽然想起,忙道:“对了,小陈,你老婆周茜真是不错,每天除了回家睡觉,眼睛一睁开就到医院去陪着你,希望你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可惜你住的是无菌室,我们都进不去,否则周茜一定就整日整夜陪着你了。”

  没想到小陈一听竟然笑出声来,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就是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而周茜却听着许半夏温柔地赞美她,心里只觉得寒,寒彻心底。

  小陈的妈妈这时擦了眼泪哽咽着转身看着儿子道:“你是在说周茜好是不是?周茜对你可好了,每天中饭晚饭都是在医院里吃的,换了别人,一天坐下来都得累死,她一点话都没有。”周茜听着大愧,又不敢说话,怕说错了就死定了,只是拽着小陈的手抽泣。不过这时候她握着小陈的手是主动的,温柔的。两人终究是好了那么多年,虽然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心思也产生过,可此刻内疚之外,还有空落落的难受,虽然许半夏没与她说明,但她还是看得出猜得到,今天,小陈怕是走到头了。

  小陈妈妈一说上话,眼泪也就少了点,只是拉着小陈另一只手絮絮叨叨的念旧。童骁骑随时看着小陈,感觉小陈的脸色还比出院那会儿好一点,眼睛也有了点亮光。伴随着他妈妈的念叨,他喉咙里一直呼噜呼噜地想说话,然后他妈妈帮他说出来,他就笑,笑得像个孩子。眼光单纯如水。童骁骑饶是铁打的汉子,此刻也鼻子酸酸的,不得不时时仰起脸,看向窗外,长长地吸一口气,不让眼泪掉下来,今天一定要让小陈开心,怎么可以哭哭啼啼?

  不用挖空心思说话的时候,许半夏就把车子开得飞快,希望能尽快到达海边,让小陈看见换了模样的堆场,看见大家创造的美好现在,让他即使走也带着憧憬。

  慢慢的,有咸腥的味道穿过微微打开的车窗,传入大家的鼻子,忽然小陈清楚地说了句“到了”,许半夏看去,见远处有白烟袅袅升空,正是她昨天布置的篝火。“小陈鼻子真灵啊,我还没看见你,你先闻到了。小陈,有没有闻到烤鱼和烤羊肉串的味道了?我叫人加了多多的孜然在上面,那你最爱吃的,以前我和你还有周茜看完电影就找烤羊肉串吃,我们手里抓一把,摊开来就像一把蒲扇。只有周茜要减肥,每次只吃一根。可是吃起冰淇淋的时候,周茜可就一点不知道还有减肥两个字了。”

  小陈听了笑,还是笑出声来。童骁骑知道,这一定是他在里面时候的事情。

  车子很快就到白烟升起的地方,一眼望去,果然一片灰白,都是新填的塘渣。许半夏一停车,就飞快地跳下来,这会儿她瘦了不少,跳上跳下灵便许多。先给小陈的妈妈打开车门,没想到小陈的妈妈扭着腰对后面儿子说话的时间太长,竟一下子直不起腰来。许半夏也不能管她了,开了童骁骑一边的门,帮阿骑扛一把。太阳很亮,海风徐徐,温暖而舒服。许半夏见出了车门的小陈眼睛很难受的样子,忙举起手掌替他挡住眼睛上方的阳光。

  “小陈,不认识了吧?以后等你好了,我们这儿的围墙也围起来了,以后你要锻炼,不用别的,绕着围墙跑一圈就好了。等你回来,这么多的地方都归你管,我还是跑外面,阿骑给你跑运输,小陈你老大,坐镇家里。”

  小陈嗬嗬地笑,居然说了个“好”。

  高辛夷开着后面一辆车赶到,一到就张罗出烤肉串,拿到火边去烤。这边许半夏指点着江山,引着躺在童骁骑怀里的小陈看码头,看海堤,看码头后面新竖起的桥吊。小陈的头一直歪在童骁骑的臂弯里,可是他的眼睛一直很精神,随着指点东看西看。已经有了点劲的手则是紧紧的一边拽着周茜,一边拽着他妈妈。

  指点完了,许半夏才问:“小陈,你现在想要什么?只管说出来,别怕我们麻烦。”

  才说完,高辛夷飞快地跳跃着从乱石地上过来,把香喷喷的烤肉串送到小陈嘴边。小陈连连叫好,可是没力气把嘴巴张得太大。他妈妈立刻拉出一块肉,细细地撕成丝,塞进小陈的嘴里。 许半夏看着难受,转头过去不看。这是只听头顶“呱呱”的叫声,往上看去,见一只硕大的大嘴海鸟从头顶飞过。童骁骑道:“小陈,还记得不记得,我们拿气枪打海鸟,有次打到一个大的,吃了出鼻血。”

  小陈笑着看那只鸟,看着那鸟飞高飞远,渐渐在大家的视线中消失。忽然只听周茜说了句,“小陈走了。”许半夏他们收回眼光,只见小陈还是笑着,眼睛还是亮亮的,可是已经没有焦点。小陈的妈妈咕噜了一句,“总算走得开心。”一边说,一边伸手去合上小陈的眼睛。这个时候,许半夏只觉得撑着自己演了一早上戏的浑身精气全部离开身体,人站不住,缓缓坐到地上,什么都不要说,只低着头垂泪。童骁骑这时也再不用克制,眼泪该流就流。高辛夷本来还满心想着今天要看胖子和阿骑的眼泪,看这两个牛人哭起来什么样子,可真看到了,却一点都不想取笑,自己眼睛也涩涩的,便扭头对着烟火哭泣。竟然忘记还要开车送大家回去小陈家。

  有小陈家亲戚上来接过童骁骑手中的小陈,大家准备离开。可是没有人开车,这个地方又偏,不得已只有推推童骁骑。野猫也有怕的时候,不敢开放了小陈的车,当然只有童骁骑出马。见许半夏垂着头还坐在地上,不由过去道:“胖子,我们都准备走了,你呢?”

  许半夏摆摆手,哑着嗓子道:“你们先走,回头来接我。”头却是不回。

  很快,一行都走了,只留下许半夏一个人,远处是正在施工的码头,声音很遥远。许半夏慢慢地搬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徒手挖出一个大洞,这才从口袋中掏出用餐巾纸包着的小陈的头发,慢慢地一根一根地放入石洞,这才又一块一块地把石头搬回去。

  孽已经作成,自己心里清楚,也就只有拿奉养小陈的父母来还债了。否则还能如何?

  这块海滩得以到手,或许正是小陈拿命换来的。后悔吗?毋庸置疑,肯定有。如果当初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还会不会作这样的决定?许半夏心里茫然。想着小陈失焦的眼睛,看着远近正待开发的土地,许半夏不能肯定,如果昨天可以再来,还会不会做那倾倒废油的事。小陈是过命的交情,事业也是胜过性命的东西,没有孰轻孰重。抉择的时候,可能只有看那时什么比较吃紧了。可是,当初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引发小陈体内的病毒。

   擦干眼泪,许半夏走去正在施工的码头,远远看着。心里暗暗想,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只有把这儿物尽其用,也算对得起当初的一番苦心,更算是实现小陈心中的理想吧。想到这儿,她的背又挺了起来,没有再走近去,不想给工人看见一个眼睛哭红披红挂绿的小女人,她是强者,必须用强者的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能在别人面前软弱哪怕一次。

  至于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