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九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九章

  二九

  冯遇这个胖子还是名副其实的胖子,对于他来说,这个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熬。尤其是艰难地考虑严肃问题的时候,他尤其需要充足的空调。所以面对着许半夏,他感觉办公室里两匹空调制冷不足,非要转移进特意为消夏布置的用玻璃隔出来的十平房拖一匹半空调的小会议室。许半夏现在已经不算胖子,所以走进这个冷房,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大哥,这儿就跟是麦德龙里面放肉的玻璃房似的,忒冷。”

  冯遇呵呵地笑道:“没办法,否则我脑袋发昏。”

  许半夏呆了一小会儿就跑了出去,找冯太太要了件长袖。进来小房间,果然见冯遇原本红亮的胖脸恢复正常。许半夏笑道:“大哥,夏天高血压难受吧?我这么胖照样低血压,功能特殊吧?”

  冯遇笑道:“别跟我嘻嘻哈哈,快帮我想想现在该怎么办?伍建设对裘毕正已经越逼越紧,再说有郭启东帮着,裘毕正的心思本来就被郭启东摸得清清楚楚,我看裘毕正快抵挡不住。”

  许半夏笑道:“不是跟你说你把它买下来吗?卖给伍建设也是卖,卖给你也是卖。一样的价钱,裘毕正肯定是愿意卖给你的。”

   冯遇道:“你别跟我瞎扯,这个厂要是买下来,我就没安乐日子过了。他们的产品太杂,不像我这儿单一,买了他的厂,我得投进去多少心思?我以后想摸摸麻将桌的边都没办法了。”

  许半夏道:“那只有这么几条路了,一条,摒弃前嫌,帮裘毕正找个合适的管理人员。这种人我手头倒是有,只是不舍得给裘毕正,我还想着以后自己用;第二条,卖给伍建设,然后你就倒霉了,这是废话,我们只要不插手的话,就是这种结局;第三条路,围魏救赵。伍建设现在眼睛光顾着盯住裘毕正,所以我们想办法怎么打击他的后院,搞得他后院起火,再没有能力搞裘毕正。大哥你看哪一条?”

  冯遇皱着眉,手里的圆珠笔被他按得嗒嗒响,半天才道:“胖子,不瞒你说,第一条我已经在做了,等下我自己去机场接这个管理人员,裘毕正说他也要亲自去接。我看第三条也做起来。这样吧,我这就把裘毕正去叫过来,反正他闲着也就是在家转圈,干脆我与他商量一下怎么联手挖伍建设后院墙角。胖子,你也参与一下。”

  许半夏摇头,这是她早就想好的,“大哥,裘毕正这个人,我一见他就想揍一顿,再没见过比他更…”许半夏说到这儿没说下去,因为看见裘毕正夹着个小包进门。冯太太没怎么搭理他,眼睛一瞟,然后下巴一指,意思是他们都在里面,你进去说话。

  裘毕正连忙笑着进小会议室,态度前所未有的好,连一直挺得笔直、犹如京剧亮相的背脊都似乎有稍稍的弯。见了他,许半夏还是起身迎候的,他既然来了,许半夏也不便立刻就走。

   💑 子午+书屋~w w w = ziwu shuwu = C om

  裘毕正坐下,冯遇就把许半夏刚出的几个主意说了一下,没想到裘毕正道:“刚刚有人来找我承包这个厂,价格也算合理,我想包出去算了。然后那堆新买的设备我准备拖去找个地方放着,等以后缓过气来再用上吧。”

  许半夏与冯遇面面相觑,即便是在这么冷的环境下,冯遇的脸还是又红了,可见火气上头。许半夏踢他一脚,冲裘毕正笑道:“那倒是好事啊,以后裘总可以做寓公了。可是你成了寓公,政协还会找你开会吗?”

   裘毕正愣了一下,尴尬地笑道:“政协换届选举还早着呢。嗯,冯总,等下那个本来准备管我公司的人还是我去接吧,我管吃管住管送。”

  冯遇再忍不住,拍桌道:“他妈的,这些钱我不是拿不出,朋友是我请来的,不要你管。”

  许半夏笑道:“冯总,你就把这个机会给裘总吧,他把工厂承包出去后,以后就没做大哥坐主位的机会了,今天就给他在做一次,难得的呢,做一次少一次了。”

  这下换成裘毕正一张刀条子脸涨得通红,恨恨看了许半夏一眼,又一下说不出话来反驳,知道跟许半夏打架没好处,愣了半天,一蹬脚,咳了一声,掉头就走。

  许半夏又追出去道:“裘总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了解清楚承包人的背景,别是伍建设指派过来的人,你的工厂最后落到伍建设手中,这下你下辈子都得被伍建设骑着做人了。”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裘毕正一声不响,不过上车后,把他的车门关得山响,很有气势。

  冯遇只会摇头,道:“呸,扶不起的阿斗,以后再不帮他的忙。胖子啊,可别还真被你给说中了,这个承包人是伍建设给派来的。”

  许半夏道:“不是伍建设,也离伍建设不远了。你想想,才多少天?即使是行内人,人家想承包也得好好考虑,详细了解一下裘毕正这个公司才能下手,郭启东出事到现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有人上来主动要求承包,而且看裘毕正的样子,这事极其有门,你说,不是伍建设,还能有谁?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郭启东胆大包天,连伍建设都敢惹,自己偷偷叫个代理人出来承包那个厂。如果那样的话,除非郭启东一直藏着不出面,否则他还能不给伍建设又送回去坐牢?大哥,我们得另想办法了。” 冯遇眉头皱得越发深起来,想了半天,才道:“我一时想不出好的,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胖子,你也辛苦一下,帮我再想着。不过也算是个好消息,那台闯祸的设备暂时不会上。”

  许半夏很直接地指出:“大哥,如果真是伍建设的话,等他承包到手,裘毕正就随他搓扁捏圆了,他只要看到市场,就会很快要了裘毕正那台设备出来上马。裘毕正不可能捂着不放,多多少少,能换点钱回来也是好事。否则难道当废品卖给我?”

  冯遇又是“嗒嗒”地揿着圆珠笔,板着脸考虑了很久,忽然双手一使劲,“啪”地一声把笔拗断,往桌上一扔,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开始就把销售业务调头,重点转向市外。即使不跟伍建设做又怎么样。”

  许半夏见冯遇很不愉快,就坐着陪他说会儿话,说说北方的市场。等冯遇稍微火气小一点,才起身离开。路上,许半夏一直在想,把设备门槛拔高真的非常要紧。像冯遇这种,市场一好,谁都一哄而上,没多少时间出成品,而后互相压价销售,永远不可能培养出稳定的下家。不像伍建设,起点高,投资大,与他竞争的人就是少,所以他才可以真正的高枕无忧。只怕是冯遇每天搓搓麻将睡睡觉的好日子犹如昙花一现,以后再不会有了。口子已经撕开,接下来将没完没了。

  所以许半夏几乎更加确定,自己既然已经拥有了码头的优势,所以下一步一定不能草草上马什么技术含量低,前期资金投入少的设备,方向应该是可以辐射沿海周边的粗大笨的产品,务必把便宜船运优势发挥到极致。许半夏凭着她对行业生产的了解,很快,就在脑子里列出一个清单,上面是一系列的符合预想的产品。于是,又一次因为开车时间精力不集中,把车开上绿化带。

  中午与银行的几个朋友小聚的时候,一个电话进来,许半夏一看显示,“沙包”?许半夏需要转一下脑筋才想出来,原来是在北京挨她一顿胖揍的玉面肌肉男屠虹,当下忍不住就大笑了出来,忍了又忍才按下接听。原来屠虹真的要过来出差,晚上的飞机,请许半夏帮他定好房间,并要许半夏充实钱包准备请客。放下电话,许半夏笑着把在北京的经历与大家说了一遍,众人大笑。

   谁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许半夏就是每天泡在饭店里吃了中饭吃晚饭,家里的保姆几乎天天不用等她回家吃。不过因为要上机场接人,许半夏只有晚上几乎不喝酒,早早退场回家,也不下车,叫保姆开门放漂染下来,载着漂染去机场。高跃进跟她电话里曾经说起有雇佣保镖的意思,不知他用了保镖没有,许半夏自己有点身手,而且身家也差高跃进很多,所以觉得晚上出门时候带着漂染已经足够。漂染最喜欢兜风,害得许半夏大夏天的没法开冷气,两边车窗都得降下来,方便漂染观赏夜景。

  在北京的宾馆遇见屠虹时候,只觉得他狼狈,今天见他拉着行李从里面出来,左右人等与他一比,皆成歪瓜裂枣,许半夏觉得很有必要离他三尺远,免得平白做了帅哥的陪衬,让一众小女孩为帅哥惋惜至吐血。看来北京一架打得好,为天下面目模糊的劳苦大众出了一口恶气。

  屠虹一出门就两眼一转找人,不过风度挺好,只是转转眼珠子,没像有的人脖子转得跟风向标似的。许半夏看见了只是大步走过去,知道自己如果挥手或者大喝一声,肯定都会被屠虹在心中取笑。这种有点地位的白领心里花头最多,看谁都是斜着眼,钱多点的是暴发户,钱少点的是小农经济。

  屠虹很快就看见许半夏,眼睛一亮,大步走了过来,许半夏也没有停顿,带着他往地下停车场走,一边把手上的宾馆钥匙交给他:“看你到得晚,干脆替你把房间开好了,省得进去还要多一道手续。要不要我请宵夜?”

  没想到沙包非常痛快地回答:“好啊,就等着你这句话。我这回出差,没把吃饭打进预算。”

  许半夏不由笑道:“你不会那么无耻吧?好吧,我明天早上给你送早餐过去,要吃大饼油条还是粢饭豆沙包?”想到豆沙包里的“沙包”,许半夏又笑了出来。

  屠虹是怎么也想不到许半夏居然在手机里把他的名字设定为沙包,还觉得许半夏似乎没必要为大饼油条笑得太高兴。不过他因为长得帅,到处受女孩子的欢迎,常有女孩子在他身边笑得特别欢畅,所以也就见怪不怪。只是觉得许半夏这样的很有性格的女孩子也不能免俗,很是觉得遗憾。“请客不能这么简单吧?你不会给我吃减肥餐吧?”

   许半夏笑,知道他不会了解,坐进车子,就把手机里的电话簿翻给屠虹看,“知道我为什么说到豆沙包忍不住了吧?”

  屠虹在不亮的车顶灯下看到这两个字,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正想笑,忽然感觉脖子处有什么“咻咻”地响,微一扭头,就看见一只狗头,目灼灼地审视着他。心里真是觉得滑稽到透顶,这个许半夏怎么浑身上下没一点女人样,连出门都要带条男孩子才玩的大狗。定了定被狗吓到的神,笑道:“你还有什么,还是一次性都亮出来吧,我早知道要你请客很有点虎口拔牙的意思,不会容易。”

  许半夏听着好玩,没想到屠虹这人气量还可以。便笑道:“这宾馆房间钥匙我先拿了,可并不是为了送一束花进去,你可以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尝试着密室寻宝。”

  屠虹两眼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笑道:“这种小玩意儿不是你玩得出来的吧。不过我不介意房间里有成千上万的玫瑰。”别的都没事,只是受不了漂染在他脑袋旁边盘旋。“这只狗叫什么?你的身手加上这只狗,谁见你谁怕。”

  许半夏笑道:“狗是德国牧羊犬,叫漂染。就是女孩子们头发漂染成什么黄色红色,几个月后头顶一圈新头发长出来,那个颜色配合就跟德国牧羊犬的黄肚子黑背一样怪,我看见漂染进门的时候就想到女孩子的头发。至于我的拳脚,也就打打你这种坐办公室的讼师才有用。咦,你就不怕我把你拖到陌生地方谋财害命了?”

  屠虹笑道:“等你开到羊肠小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手。你别太大意了。晚上请我吃什么?”

  许半夏奇道:“你还真要吃宵夜?也行,要吃什么?中餐、西餐、高级、大排挡,随你挑。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话?”屠虹又不是什么多年好友,见面了说不尽的话,非得第一时间把酒言欢,肯定有什么话要问她这条地头蛇。

  屠虹不得不说,这个许半夏虽然行事出人意表,聪明可是真的聪明,简直是一按尾巴全身都会动的机灵人。“就找个清静干净一点的地方吧,只要说话方便就好。有一些问题要请教你。”

   许半夏忍不住一个鬼脸,笑问:“你这个律师一般是怎么收费的?比如说找你约谈一个小时,你收费多少?反之,你找我约谈,是不是与别人找你等价?我得视价钱合不合适才决定跟不跟你说。如果价格高的话,我还可以帮你找人问个明白。”

  屠虹早就猜到许半夏是不会老老实实答应的,果然就玩出花头来。便笑道:“你告诉我你的心理价位,然后我会对照着调整需要咨询你的问题的难度。我们随行就市。”

  许半夏也就适可而止,只是笑道:“我早就知道与律师谈话占不到便宜,所以该出手时候就出手。”

  屠虹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他最近一直在想,许半夏为什么要找上他胖揍,事出有因倒也罢了,反观整件事,简直是无妄之灾。所以笑道:“那天你可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并不存在我言语上占你便宜,你恼羞成怒的可能,我至今还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挑上我。”

  许半夏笑道:“没别的,看见你长得那么帅,我不爽。”

  屠虹只有又笑,还能说什么呢?许半夏连歪理都不给你说,就这么照直了说,屠虹连想深究的机会都没有,难道还要辩解自己并不帅有人比他帅为什么只找他。说白了,不过是她许半夏当时手脚痒痒,而他正好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撞上她的枪口,于是他光荣了。“好了,反正你这回把我招待好,我就不追究。你知道高跃进这个人吗?”

  许半夏愣了一下,屠虹律师找高跃进干什么?打官司?如果这样,只有偏向老高,对不起小屠了。便模棱两可地道:“你这问题太过分了吧,是不是在考验我的社会敏感度?高跃进在我们市里谁不知道?”

  屠虹笑道:“难怪人说商人有最敏锐的嗅觉和最强盛的活动能力,别人或许知道高跃进的公司,至于高跃进是谁,未必有很多人会得对号入座。看来你对你们市的商界很有了解,难得,很多商人都是营营役役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社会动态知之甚少,他们以为是专心于专业,其实是放弃众多过眼的机会。” 许半夏被屠虹的高论搞得一头雾水,他就这么问一下算好了?会不会只是为了炫耀一下他有什么特殊身份,可以直呼高跃进大名,甚至还有什么联系?不会那么肤浅吧。但是也不能不说,他说的话虽然大而空,却是有一定道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拍了她许半夏的马屁。可是她的马屁有什么可以拍的,总不至于为了个免费接送,屠虹就肯折节下交了吧?那不是他们这种高级白领的风格。于是提防起来,装作啥都不知地笑道:“你虽然表扬得有点让我不好意思,可是我还是有点当之无愧的。高跃进啊,偶像哪。不说别的,我还知道他有一个女儿呢。”

  屠虹呵呵地笑了,心里生出一丝轻蔑,很多人都是那样的,经不起夸,稍微夸奖几句,便不知自己姓啥名啥了。他顺势笑道:“高跃进在你们市投资的项目很多吧?有没有搞一些形象工程?”

  许半夏不知道屠虹是忠是奸,所以当然不会直截了当地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傻乎乎地问:“他又不是政府,要搞什么形象工程?直接上央视做几个广告才是最实惠的呀。”

  屠虹道:“人生得意,如果不宣示于众,不是象锦衣夜行一样的难受吗?政府搞形象工程,其中有很多官员的私心在里面。企业家搞形象工程,那就全是为了自己风光了,盛名为家乡父老所知,出门人家就知道是谁,主动肃静回避,多么威风。”

  许半夏笑道:“你说的这种人我倒是见过不少,我这个圈子里就有两个老大,专门喜欢争大哥做,简直是斗到王不见王。有一个还专门往政协往个私协会里面混,开个会回来就要跟我们吹嘘好半天,我怀疑他们两个要是做到高跃进那份上的话,一定是全市人民都会背高氏语录了。高跃进好像没什么的,最多也就以公司名称给市里的公益事业出点钱,冠个名,这只能算是很柔性的广告吧。

  屠虹想了想,差不多要得也就这些答案了,笑道:“看来高跃进是个务实的人。不过那些混政协的商人也不能算是好大喜功,国内办事,混个官家身份,走出去说话也响亮一点,何况还能因此认识一些官场上的本有。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许半夏笑道:“有道理,正好那个混政协的前几天遇到一些事,借着他在官场上认识的人,就轻易摆平了。不过这种还是小好处吧,换作是在你们北京的话,那就不得了了。”正说着,手机响起,许半夏非要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才肯接起手机,“伍总,那么晚还花天酒地啊?”对方手机里传过来的是嘹亮而变掉的歌声,可见是在卡拉OK厅。

  伍建设在电话那头大吼一声:“许半夏,立刻过来,钱柜,给你找好一只鸭了,整个钱柜最标致的。你要是不来,就是看不起我们。”声音地动山摇,连屠虹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在心里暗笑。

  许半夏闻言笑道:“我刚从机场接了朋友过来,还要说点事,今天就不过来了。现在正在车上呢。”说着,按了一下喇叭。

  伍建设大声道:“好,鸭子你可以不要,我这个人你也可以看不起,赵总在这儿,你总可以来了吧?”

  许半夏心里一动,不知赵垒和伍建设混在一起干什么,再一想,也对,郭启东现在跟着伍建设呢,郭启东要是力邀的话,赵垒不会不给面子出席。只是伍建设这个土匪一直对赵垒耿耿于怀,如今见赵垒失势,不知会不会把以前憋在心里的气话都说出来?何况听口气,还是有喝多了的样子。许半夏心里还是想去看看热闹的。不由瞥了身边的屠虹一眼,对伍建设道:“伍总你等一下,我问问我的朋友放不放人。”随即便对屠虹道:“几个业内的朋友聚会,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屠虹摇摇头,笑道:“我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明天还有不少事。”

  伍建设不知怎么听到了,在那边怪叫道:“许胖子,你不许重色轻友,旁边有个男人就不得了了吗?过来,我们这儿都是男人,你要嫌一个鸭不够,从我们几个当中随便挑一个。”

  许半夏笑道:“好,我把朋友送到宾馆后立刻过来。帮我看住那只鸭,别让他飞了。”放下电话,才对屠虹笑嘻嘻地道:“我们小生意人,说话恶行恶状,你别见怪。”

  屠虹心里想着“老天,难道她真要找鸭”,嘴里可不敢问,也不愿意问,只有微笑着道:“喝酒以后,大家说话都放开一点,也是有的。”

  许半夏想了想,问道:“你是律师,我想请教你一个小问题,什么条件下,保释的人会被取消保释?还有,经济犯罪缓刑的机会多不多?” 屠虹道:“没有定规,要看案子的性质究竟是怎样才可以定。如果方便的话,你最好介绍一下大致情况。”

  许半夏没怎么犹豫,用ABC代替了真名,把郭启东的事大致介绍了一下,最后道:“这人实在是卑鄙,我看着他被保释出来,做人还那么猖狂,心里很不喜欢。忍不住想帮朋友一把。”

  屠虹想了想道:“我可以即时给你几个方案,但我现在不大做这种案子,说出来的东西可操作性可能不是很强,不如你等一个晚上,我今天与专门打类似官司的朋友联系一下,给你一个最好的方案。”

  许半夏没想到屠虹的回答这么认真,忙道:“谢谢你,作为回报,你在本市这几天,我给你当免费车夫。”

  屠虹微笑道:“你还是请我吃饭吧,听说你们这边的海鲜特别好,我想,有个本地人指点的话,应该更可以吃到精髓吧。”

  许半夏一拍方向盘,道:“一句话,好说。明天早上就先带你去吃黄鱼面。”于是,两人约了明早见面的时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