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八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八章

  二八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没想到会接到秦方平的电话,许半夏开口就道:“秦总啊,我今天刚回来,叫高辛夷带了条正宗华伦天奴的领带给你,不知道你收到没有?”其实许半夏用脚跟都猜得出来,高辛夷一定是还没带到,但话总得这么客气着说不是?即使对方有什么事,她这儿先客气了,人家也不好太怎么样。只是统共才买了四条领带,添了个秦方平,只有减去赵垒的那条了。

  秦方平自然是客气地说了谢谢,然后就道:“许总啊,想请你吃饭,赏不赏脸?”

   许半夏本来就吩咐过高辛夷,叫童骁骑尽管去亲密接触秦方平,而她先回避一阵,看看风头,再加上刚刚听赵垒语气激昂地与秦方平通了电话,似乎关系颇为微妙,所以这会儿秦方平邀请吃饭,她当然不能叫他加入到她今天的饭局,只有笑道:“秦总这话说的,你这么给面子,我还有什么话说,只是今天刚与朋友约了吃饭,现在去饭店路上,不如晚些时候我请你赏光。”

  秦方平听了笑道:“我也知道这么晚跟你说一般没戏,那没事,我跟你约明天中午。”

  许半夏吃惊,为什么追得那么紧?认识他后,以往都是由童骁骑请他,一般许半夏都是不怎么参与的,秦方平也没什么电话给她,今天他是有什么事吧?许半夏联想到了秦赵两人的通话。所以她很客气地笑道:“秦总,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我明天一早又要出去,可能要过个几天才回来。不如等下我吃完饭立刻找你行不行?我保证尽量不喝醉。”遮天小说

  老苏旁边听着纳闷,许半夏什么时候又说要出差去了?真是不要命了吗?

  许半夏说得那么客气,姿态又放得那么低,所以秦方平想有什么联想都难,便笑道:“也没有什么别的大事,上面催得紧,所以我也只有挨个儿地麻烦你们,等不及你出差回来了。晚上就不打扰你,酒喝上手,哪里还刹得住的,我们长话短说,就在电话里说一下吧。许总,你知道赵总离开公司的事了吗?”

  许半夏心想,果然来说这事,当下警觉起来,但嘴里却是笑嘻嘻地道:“早知道了,这都成了行内的大新闻。阿骑也跟我说过这事,挺可惜的。怎么了?”

  秦方平笑道:“是啊,我跟赵总工作了那么久,没有感情也有亲情,再说我还是赵总一手拉进公司的。本来我想跟着赵总一起辞职,可是你也知道,我刚找了个女友要结婚,我要辞职的话,婚事一准泡汤,所以跟赵总也说了难处。可是我要在公司继续待下去,上面让我做什么,我还是得做什么,你不知道我有多为难,有些话我都说不出口啊。可是上头让我这么做,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不是人啊。

   许半夏不知道秦方平为什么要对着她叹苦经,只得顺着他道:“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朝天子一朝臣,上头叫我们做什么,谁敢不做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否则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靠谁来养?”

  秦方平听了叹道:“是啊,要是谁都像许总你这样理解就好了。”

  许半夏马上非常识相地问了一句:“谁给我们秦总气受了?有些事没办法的,他们推己及人不就是了?”

  秦方平忙道:“就是就是,上头也是做得凶,知道这几年我跟着赵总跟得最紧,他们现在要为难赵总,总是把这个差使压给我,我有什么办法?除非我不做了。唉,他们想压得赵总没话说,叫我四处收集赵总有没有在平时受贿的事…”

  许半夏立刻明白秦方平前面说了那么多是什么意思了,他一定是在她许半夏之前,已经问过别人,而且又已经处处碰壁。所以他现在就软话说在前头,叫她许半夏要骂也骂不出口。怪不得刚才赵垒接起秦方平的电话,没两句就光了火,肯定已经有话传进赵垒的耳朵里。所以许半夏听到这儿就笑着打断道:“你们领导这不是为难你吗?现在的奸商谁不知道,受贿行贿都是要判刑的,谁那么傻会把自己行贿的事说给你听?不是自撞枪口吗?”不等秦方平说出来,先借别人的事把他的口堵住,给他一个表态,自己是不会傻到把行贿的事说出来的。免得等秦方平说出来自己再拒绝,大家面子上就不好看了。这时许半夏已经跟到赵垒说的饭店,胡乱停下车,叫老苏先进去。自己走出来找个站脚的地方继续。

  秦方平万没想到在许半夏这儿连话都没法说出来,愣了一会儿才道:“许总,那你是不肯帮忙了?”

  许半夏很客气地笑道:“秦总,我不是不帮你,而是赵总在我这儿确实没什么。我们至今才做了一票,还是试探性的。要有,也就是吃饭喝酒,这又没有什么。秦总,你和阿骑是兄弟,阿骑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你听我说句实话,我怀疑你再问下去,也不会问到什么。除了前面说的行贿人有顾虑外,大家还有一层顾虑,都知道赵总水平好,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东山不亮西山亮,一转身又到什么大公司做了老总了呢?起码在一年内,你说谁那么傻愿意帮你们举证他而得罪他呢?而且对于你来说,毕竟你们的洋老板不是最终管事的。真正管事的也不愿背了这种打压前人的黑锅,做坏了名声。所以他们才把事情压给你做,他们是想叫你做罪人啊。秦总,兄弟我奉劝你一句,别上你们领导的当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能甩就甩吧,否则等行内传出你的丑话来,就晚了。我还有一句肺腑之言,你还是应该赶紧趁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把赵总以前做的进料的工作接手过来,你跟着赵总认识的人多,新人还没上手的时候你先接手的话,以后生米煮成熟饭,别人也抢不走你手头的工作,起码以后进来还得先倚仗你。千万别把时间再化在招人难看,给自己为难的事情上了。我们自己人,我就跟你直说了,要是秦总你觉得不中听,就当我没说过,这话我今天说完,明天忘记,我也当没说过。”

  那边秦方平听了许半夏的长篇大论,足足愣了半天,他不是笨人,许半夏这么一个点拨,他还能听不出利害来?虽然许半夏没有说出,但他这几天也已经在别人处听多,真要按着董事会派来那帮人说的那么继续做下去的话,只怕背后骂他汉奸叛徒的人都有。其实被人骂骂也就罢了,只要保住位置,人家以后见面还不是得客客气气的?最要紧的还是许半夏后面的话,她说得对,趁早接手赵垒进料的那摊子事才是正经,谁都知道这才是最大的肥肉。他现在居然不争分夺秒地抢滩这件事,以造成既成事实,却纠缠于追杀赵垒这等丑事,实在是不智。许半夏这话还真是肺腑之言。他虽然嘴上好强好面子,没说什么,心里却早就掉头转了方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许总,真是兄弟,没得说。什么时候等你回来,我要请你吃饭,好好向你请教钢材市场的事情。”

  许半夏一听,立刻笑道:“兄弟,说什么请教不请教的,你什么时候有召唤,一个电话过来就是。跟阿骑说也一样。”许半夏刚刚说了那么一长串的话,也有押宝的意思,无论如何,怂恿着秦方平接手了赵垒的进货事宜,对她来说,只有好没有坏,总比新来一个老总,她还得婉转托人找上去强吧?而且新人上来,处不处得来还不知道呢,当初为巴结赵垒费了多少工夫?谁知道与新人投不投缘,不如把宝押到秦方平身上,万一他得手,大家老交情,谈什么都容易,而且对秦方平已经知根知底,要操控他最是容易,只要回扣拿出去就是。既做好人又得利,一举两得,本就是许半夏打定的主意。

  许半夏放下手机,伸手拉了拉车把手,确认一下车子有没有关实。才要转到另一边,隐约感觉身后有人,警惕地转过身去,只见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浮动,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真了,却是赵垒。许半夏心里一惊,也不知赵垒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不知他听见了多少。心里连忙电光石火般把刚刚说的话回味一遍,似乎没有什么话是对赵垒不利的。心中才略略放心,否则,现在是赵垒最失意最敏感的时候,很可能不知不觉间就得罪了他。

   只听赵垒温和地、若无其事地道:“都以为你走错饭店了,这么久还没进去,我出来看看。”说完便前面带路,许半夏跟上。

  两人进去一个包厢,小姐打开门的时候,赵垒微微一个停顿,有请许半夏先进的意思,许半夏连忙停步,怎么也不肯迈进这一步。赵垒见此微微一笑,先走了进去,许半夏这才跟进。进去,许半夏先一眼看向赵垒的女友,看得出,她很不开心于男友还出去接许半夏。许半夏心里冷冷一笑。收回眼光的时候,瞥过老苏,见老苏也是一幅不开心的样子。许半夏没怎么放在心上。

  桌是长桌,赵垒自然是走到他女友那一边,他女友靠窗坐,他在外面一侧。许半夏从老苏身后走进靠窗的位置,一边笑嘻嘻地道:“老苏,今天做回我的男朋友,否则我乱没面子的。”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和老苏,她可不想给人老苏是她男友的印象。

  赵垒坐下就对跟进来的小姐道:“先拿两瓶啤酒来。”然后把菜单交给他女友,叫她点菜。

  许半夏半侧着身,一手搭在自己的椅背上,看着老苏说:“老苏,今天我要开杀戒了,怎么也得吃饱。”

  老苏却是道:“你还要喝酒吗?”

  许半夏微微笑了一笑,才要说话,赵垒就道:“怎么?小许喝酒喝出问题了?那今天不给你喝了。”

  许半夏笑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喝伤,今天就给我一瓶啤酒,决不多要,算是活血。”

  正好小姐拿了两瓶酒进来,赵垒接过就给了许半夏一瓶,笑道:“你承包吧,苏医生,你喝不喝酒?”

  老苏还没说,许半夏先笑道:“医生每天泡在酒精味里,不会喝酒的人也浸出来了。是吧?老苏。”

   老苏笑了,这话还是第一次听到,亏许半夏怎么想得出来的。又是歪理,但又是很有道理。见此,赵垒亲自动手给老苏满上一杯,自己也满上,许半夏当然也是自己动手,倒的是自己承包的这一瓶。

  赵垒端起酒,就直接对许半夏道:“小许,这几天谢谢你。还有今天。苏医生你随意。”

  许半夏心里立刻明白赵垒刚才是听见她对秦方平说的话了,否则不会故意突出今天两个字。便微笑道:“赵总不用客气,遇到谁都会这么说的,给秦总碰鼻子的也不止我一个人。”

  赵垒与许半夏和老苏碰了后,又玩笑地与女友的茶杯碰了一下,一仰而尽。“不一样,你引开了他。”

  许半夏见赵垒明白她的心意,非常开心,微微一低眉,笑道:“举手之劳,而且我又没做了诱饵牺牲掉。”

  赵垒笑笑,没继续说下去。不过许半夏看得出赵垒的女友比较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她和赵垒说的话赵垒女友别说插嘴,连听都听不懂。没想到小姑娘会开口问道:“许小姐,你真是什么早稻田晚稻田大学出来的吗?你的英语好流利啊。”

  许半夏哈哈一笑,一手搭到老苏的椅背上,用英语道:“大学生算什么,这位苏医生还是博士呢。”

  赵垒惊讶地看住许半夏,前几天女友与他吵架,说他骗人,许半夏怎么可能是农民,没想到许半夏还真不像是农名。其实早就应该明白,在海岛那次起就应该明白。不过他没问,但也没阻止女友的发问。

  老苏好笑地道:“胖子,又寻人家开心了?”

  许半夏笑道:“哪有,杭州那天是给逼上梁山的,不信赵总可以去问郭总,那天因为我们这一桌上只有郭总一个是大学出来的,虽然还是大专,就被伍建设和裘毕正他们揶揄得什么似的,我哪里还敢说自己大学出来的。后来只好将错就错了,大家都知道我是早稻田晚稻田出来的,我再声明自己是什么什么大学出来的,那就矫情了。”

  大家听着都笑,赵垒也是笑道:“小许,你太狡猾了,骗了我早稻田晚稻田不说,那次去海岛,你还说你看《商界》钻研的管理经验,也是骗我的吧?还有什么笔记本电脑玩游戏?”

  许半夏有点得意,没想到赵垒还记着这件小事,“当然,当然,今天就全面大揭露大批判吧,呵呵。不过还请赵总不要说出去,我与赵总身份不一样,被伍建设他们知道的话,我以后就不敢见他们了。”

  赵垒道:“我们身份有什么不同?哦,你是老板,我是打工的,确实不一样。小许,我们废话少说,知道我今天去你码头看看是什么意思吗?”

  许半夏略为吃惊,赵垒说得那么直接,什么事?这好像不是他以往引而不发的风格啊。所以笑道:“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也正奇怪着呢。”

  赵垒笑道:“裘毕正那儿欠我的钱,我用你说的办法讨回一点,还有七十几万…你看,我出来了,也就没办法继续。前几天我跟他谈了一下,他同意把阿郭准备改造旧设备而买来的新设备机头转卖给我,他欠我的钱就这么算了。我想你那里地皮很大,暂时又不上项目,我把设备搬到你那里去,你我合作,把这条生产线安装启动后,再上其他。”

  许半夏一想,不好,那不是导致冯遇发火的那套设备吗?那怎么可以进自己的地方。但又不便跟赵垒说,免得被赵垒知道冯遇憎恨这条生产线,弄不好传给郭启东知道了,郭启东会怀疑到冯遇。可是,与赵垒合作,多么诱人的前景。许半夏思想斗争半天,还是微笑道:“郭总,这笔生意你是不合算的。那套设备本市已经有在生产,市场已经饱和,你这个时候才进去的话,得花多大力气才可以杀开一道血路挤进市场。人家都是好几年成熟下来的关系,我们如果资金充足,配套齐全倒也罢了,否则,我怀疑我们吃力不讨好。”

  赵垒微笑道:“小许,你多虑了。这个市场我已经了解过,还有余额。征询过阿郭的意见,他也是一样的说法。在配上码头就在一起,我们的成本已经注定要比别家低上一点,在这种薄利多销的环境下,我们只要肯让一点点利,市场就很容易进入了。”

   许半夏知道赵垒说得不错,但是这中间还有一个冯遇在,就算是她许半夏忘恩负义一下,可是冯遇资金实力雄厚,又都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现金,没有举债,他要是狠下心来博一下的话,宁可不赚,价钱也要压得比赵垒的低,几个月下来,赵垒还怎么维持?所以两下里考虑,都不能与赵垒合作。便歉然地道:“赵总,我还是不看好。我倒是还看好着北方的那一块市场,准备把资金都转移到那里去博一博。”

  赵垒闻言只是看住许半夏,他今天也只是因为心里烦躁,驾车出门,偶尔选了许半夏的堆场作为方向。没想到去了那里一看,已经是面目全非,不由想到他因为七十几万债务的事与裘毕正的谈判,那谈判还是他在位时候谈的,他自己也估计,离职后,裘毕正还会不会把原先的话算数。所以他想拉上许半夏,一是因为从郭启东那里得知,这人够狠,谁也别想无理欠她的债,二是许半夏拥有这块广阔便利的工业用地,在其中建厂实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本来赵垒还想考虑一下怎么与许半夏说,但刚才在停车场听到许半夏与秦方平的电话,心里感动。他离职后也不是没有别人对他表示过关心和同情,豪言壮语也听得不少,但他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诸多试探,无非是按兵不动,看他离职后何去何从。唯有许半夏拿出来的都是实货,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先是考虑到他目前的窘况,给他提供代步工具,说实在的,多年以车代步,离开车子,还真是一天都活不了,而且赵垒少年得志,傲气重得很,离职后一下待遇一落千丈,非得公车出租代步,他自己心里也受不了,所以许半夏的车子帮他解决的是根本性的大问题。而许半夏对秦方平的劝告,赵垒更是铭感在心,这话他不是想不到,但要是换他自己跟秦方平说出来的话,就如同央求秦方平高抬贵手,放他一马。这哪是他做得出的事情?何况他离职后算是受够秦方平的翻脸不认人,实在是不屑与这种人多说一句话,如今有许半夏出面最好,不信秦方平听不进去这一顿威胁利诱合在一起的话。由此,赵垒心中对许半夏的提防减了几分,古人说患难见真情,许半夏有没有真情先别说,起码此人做事是懂得规矩的,待人是有良心的。所以他想与许半夏合作的心思就更加多几层砝码。他既然心里对许半夏存了好感,也就不再虚与委蛇,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没想到会被许半夏如此爽快的拒绝,不过赵垒也没有生气,这样才好,显得许半夏这人没对他虚情假意。否则要是许半夏只说考虑考虑,一拖几十天,让他四脚不着地地一直等,反而害他不浅。

  所以赵垒微笑着道:“小许,我感觉你不愿意碰这套设备可能有什么理由,因为根据我的市场分析,这套设备不会开不起来。不过我不勉强你,这个方案我们就不再考虑。本来我只是气不过做职业经理人被董事会如此对待,想自己做一回老板过瘾,现在我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不过小许,我也不看好你的北方计划,首先是销售风险太大,每单生意的利润与风险不成比例,不值得如此冒险;再加你入市不是时候,眼看就要到下半年的淡季,更增风险。你考虑一下,借用老宋公司资金做这等冒险,会有什么后果。”

  许半夏惊讶于赵垒的爽快,以往与赵垒说话,他从来就没有那么明确过,总是简简单单几句话,让你自己回家好好考虑,琢磨不透。难道是赵垒感动于她的态度?赵垒是那么容易感动的人?可如果不是感动的话,他怎么会那么反常?许半夏心想,豁出去了,死马当活马医,只要不影响原则,也实话实说了吧。于是笑道:“对于赵总提的这套设备,我有两大顾虑,一个是这套设备的起步门槛太低,技术含量不高,资金需求不大,如果市场好的话,谁都可以花几个钱找块地开动起来,所以,永远都会是吃不饱饿不死,赚个辛苦钱,我不看好这种生意。另一个我不方便说,但也是我最大的顾虑。”

  赵垒想了想,道:“你的第二个顾虑我大致有个头绪,至于第一个顾虑,呵呵,也不是没有。”

  许半夏笑道:“不是也不是没有,而是很有。赵总的管理方式非常宏观,所以才能调动那么大的企业,与郭总事必躬亲的方式完全不同。如果你们换个位置,赵总杀鸡用牛刀,屈才了不说,也未必管得好。就跟鲁智深跳进幼儿园,看见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小孩子只会急出一头臭汗,还不如妈妈婆三言两语管用。第二个顾虑嘛,还请赵总保密,否则我处身事外的人,给人拉了淌混水去,很是不值。”

  赵垒笑着点头,许半夏这么一说,他更明确这第二个顾虑与郭启东有关,郭启东出来后一直在找是谁陷害他进去的,也与赵垒说起过以前许半夏胁迫他的事,不过郭启东自己也觉得许半夏不可能做出陷他入狱的事,因为那对她没有好处。许半夏的话里把郭启东与这台设备联系在一起,赵垒更加肯定,这台设备可能就是导致郭启东事发的由头。赵垒是个站高看远的人,对本地行业市场的某些部分即使谈不上了如指掌,也是有所涉猎的,原本没有考虑得那么远,如今被许半夏一点,他想联想不到都难。看来表面上说是一台设备的事,其实桌底下已经是伍建设、裘毕正和冯遇的三国大战了。再一想,自己想不到还情有可原,因为他原公司的产品与他们的不是同一路线,而作为郭启东,他天天厕身其中,还做那明知会添乱的设备改造,其用心有点值得怀疑了。赵垒觉得郭启东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图在里面。所以,赵垒心里隐约也怀疑起郭启东为什么不提醒他的原因,为什么郭启东已经明知这套设备是导火索,还鼓励他买入?难道是郭启东一直不愤他赵垒事事胜过,而由妒生恨?幸亏许半夏一上来就拒绝,否则他得成了暴风中心,日后将死无葬身之地。

  与许半夏说话真是累,很多事情都是他以前没有面对过的,报纸上总是提换位思考,果然,地位改变,思考方式就得变化,只是换位思考哪是那么容易的,最起码也得有个过程,物质有惯性,人的思维也有惯性。赵垒不由得又想到许半夏的第一重顾虑,不由暗笑,其实许半夏还是说得客气了,以他过往指挥千军万马的身手,忽然一日蜗居海边,守着一条生产线做那小业主,不说是牛刀小试,单是那些小业主将受的鸟气,也会够他喝一壶的。他又做不到不像许半夏,可以抹煞自己的身份,以早稻田晚稻田自毁,行事能伸能缩。要他低三下四,与人处处称兄道弟,做不出来是其次,做出来了也得把自己呕死。许半夏这个人精不是不知道,只是不便说出来而已。想到这儿,豁然开朗,还赌什么气,何必非要抱着做老板的念头,什么人是什么料,强求了都不行。还是回到属于自己的轨迹上来是正经。

  想到这儿,赵垒自己都不由为自己前此的赌气好笑起来,眉开眼笑地举起酒杯,冲着许半夏道:“谢谢你,又解开我一个结。”

  许半夏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结,她眼里看来,赵垒现在心里的结多得数不过来,谁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对了他的哪根弦。不过管他呢,想要从赵垒嘴里要撬出究竟是哪个心结,又不是像对付老苏那么容易,不如搁过一边,他要谢就领着,赵垒要谢她的地方多了。便糊里糊涂与赵垒碰了杯,大大喝下一口。

  赵垒的女友见赵垒与许半夏一脸默契、尽在不言中的样子,心里非常不爽,见两人又眉来眼去地喝下一杯,终于忍不住,一把抢过赵垒手中的香烟,嚷道:“你都吸了一晚上的烟了,呛得我喉咙都痒,不许吸了,你答应我戒烟的。”

  赵垒没去抢回,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女友,其实心里着实不明白,她为什么脾气这么大,那么不体谅。他最近心里很烦,所以把戒了的香烟又找了回来,自己也是不知不觉就抽了那么多,可这几天还真离不了香烟。

   而许半夏则是清楚得很,赵垒的女友终于耐不住吃醋,发飚了。越是如此,许半夏越是表现得大方,招呼小姐过来,语气平和地吩咐:“小姐,来点上几枝蜡烛,消消香烟味。”

  赵垒的女友立刻咂出味道不对,可人家这是为她好,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一顿饭就看着她生闷气。而老苏终于可以插上嘴,问许半夏:“点蜡烛可以消烟味?什么原理?”

  许半夏笑道:“谁知道什么原理,反正这么实践着,效果好像还可以。嗯,数学中叫公理吧。”

  赵垒一笑,道:“数学家得被你气死。”心里想,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这个许半夏怎么也看不出斯文样来。“小许,我还是要劝你,北进的计划要慎重。最起码,也得等那个人抢权有了准信才好。”赵垒都不愿意提起秦方平的名字。

  别人不知道,许半夏自然知道,更明确了赵垒听了她与秦方平全部的讲话,好险,没胡说八道。这会儿听赵垒还是劝她慎重,许半夏明白这是赵垒的关心,算是投桃报李的意思吧,否则不会一说再说。便也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赵总,这事等不得,不可能把宝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我反正如果继续做下去的话,总得开拓销售市场的,有点压力,动力也大嘛。否则如果不把量做上去,去北方也是没什么意思。我前几天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做,这几天还是在犹豫。但是再一想,知道这条路可以走的肯定不止我这么一个人,别人为什么不做,无非就是因为这些销售上的顾虑。既然大家都看到这是条好路,又都是不敢进,那说明市场大得很,很可以下手博一把。”许半夏特意把事情说绝了,想看看赵垒反对的态度究竟有多少坚决。

  赵垒想了会儿,道:“你这是赌博。我看你自己心里也没底,打算做一步看一步。”

  许半夏忍不住紧逼着问一句:“赵总觉得赔率会是多少?”

   赵垒看着许半夏,这一瞬间,把许半夏这个人好好地回想了一遍,忽然觉得这人非常复杂,不能用常理来评价。想了好久,也盯了好久,看得旁边的他女友和老苏都是两眼充血,这才缓吞吞地道:“对于别人,或许是失败概率很大,对于你,难说。春节前那次事换了别人,可能已经跳海了。但到你手里,却是化不利为有利。所以,对于你的北上计划,我无法界定。”

  许半夏认真地盯着赵垒,看着他把话说完,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论。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说,略为迷茫地想了一会儿,心里只觉得赵垒这回应该不会是敷衍,那么他的话,是不是可以解释成“别人或许不行,而对你许半夏而言则是事在人为”呢?如果是这样,许半夏拿起酒杯,略略顿了一下,随即在桌上一敲,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都祝福我一杯。”说完自己全喝了下去。

  赵垒倒是没有吃惊,他感觉许半夏在说之前,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决定北上,说出来,只是为得到一个求证。她相信他,也相信他的判断力,所以才认真对待他的分析,当场做出决定。这一刻,赵垒似乎有了与许半夏休戚与共的责任感。所以也没有犹豫,拿起酒瓶,特意又把自己的酒杯加满了,然后也是一敲桌子,道声“一帆风顺”,便干了下去。

  许半夏见此非常满意,虽然没说,但对着赵垒抿嘴一笑。然后举着空酒杯对老苏道:“老苏,也祝福我。”

  老苏连忙拿起酒杯,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胖子,真的很冒险吗?别的没有,你身体吃得消吗?”

  许半夏一笑,一眼瞥向赵垒,微笑着道:“事在人为。而且经过今天谈下来,我相信可以睡着了。”

  老苏还是不确定,他们两个人说话跟打哑谜似的,他一个外人只有听得云深雾罩的份。不过老苏还是坚决地道:“胖子,我无条件支持你。”也是一干而尽。看来医生每天闻酒精,酒量也不是盖的。

  许半夏没有搭理赵垒女友有没有举杯,随即对赵垒道:“赵总,我很快就会把你的资金还给你,最近你一定有用,而且,既然有赌博的成分在,没必要把你也拖下水。”许半夏还有一重考虑,那就是赵垒已经离职,他没有理由再分享她许半夏千辛万苦挣来的高额利润。不过这条理由许半夏自己也觉得凉薄,所以自己在心里也将此忽略不计,更别提说出来。

  赵垒想了一下,道:“也好,你的主要资金还是来自老宋那一块,我这些实在没什么作用。”赵垒也是担心许半夏那里风险太大,既然她自己提出来,也就顺水推舟,“不过你需要调头寸的时候,跟我打声招呼。”

  赵垒女朋友听得气极内伤,什么,赵垒还有钱在这个胖子手里?这么信任她?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饭局结束,赵垒女友忍到上车,关上车门,就与赵垒大大吵了一架。许半夏当没看见,载着老苏与漂染离去。她要的可不就是这种结果。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