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七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七章

  二七

  医院出来,许半夏很想遵医嘱回家躺着,可是躺下却躺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干脆起来给赵垒一个电话,没想到赵垒关机,无奈,给他发个短信说一声她回家了,有空约见一面。然后给老苏一个电话,问有没有什么结果出来。夏天的太阳下山很慢,外面已经是人潮下班的时间,远远看去,街上密密麻麻的人车。

  许半夏干脆开了车到老苏家门口去等着。过一会儿,果然见老苏车子骑得飞快地过来,许半夏大声叫个“老苏”,害老苏差点摔下自行车。老苏也有潇洒的时候,自行车趟到许半夏的车边,单脚支地站住,俯下身道:“你干吗那么心急呢,只要说一声,我会把化验单送去你家的。你还不回家好好躺着?”都挺好小说

  许半夏笑道:“老苏,废话少说,我带你去看我的工地。没去那儿看一下,我睡下去也不安稳。赶紧,趁天还亮着。”

  老苏一听,立刻车子甩进车库,上了许半夏的车。一上来就道:“胖子,这个钟很漂亮,不像出租车什么的是液晶钟。你会不会累着?”几乎是同时的,后座乖乖呆着的漂染伸过头来,非要与老苏亲热一下,多日不见,漂染还很记着老苏。老苏摸摸漂染的头,笑道:“这么多日子不见,漂染长那么大了。”

  许半夏一边开车,一边也伸手摸摸漂染的头,被漂染舔了一口。以往,都是许半夏开车,漂染老老实实坐后面,今天人多出一个,漂染就人来疯了,一会儿跳上一会儿跳下,没个安宁,而那个头则是总凑热闹地夹在前面的两人中间。

  “老苏,你已经到手的几张化验单都没什么问题吧?”刚才老苏在医院时候语焉不详,许半夏总担心会有什么问题。

  老苏笑道:“看了你的单子,我几乎可以预测你这人正常得不得了,只有血色素偏低一点,难道去北方出差没吃饱?”

   许半夏心想,经血过多是不是原因?今天妇科配了很多药回来,回家一看说明,几乎全是补养的药。不过对老苏可不敢说这个,只是道:“很可能,每天中午晚上都是喝酒,早上起不来错过吃早饭时间,不像在家里,起码早饭的营养是保证的。而且身体一不好,喝酒也不是味儿,多喝几杯就找卫生间去吐掉,所以一天花天酒地下来,其实都没吃进去什么东西。”

  老苏吃惊地看着许半夏,道:“你这不是找罪受吗?当心啊,即使铁打的身体,像你这样折腾起来也会出问题的。别太好强了,你女孩子不喝酒,人家又不会逼你的。”

  许半夏微微一笑,道:“生意场上,女孩子这个性别不是个好借口。所以我千方百计让他们忽略我的性别。我做得太成功,朋友中也就你老苏还当我是女的。而做生意不可能不喝酒,我有一个朋友,第一次去华北油田接洽生意,他没喝酒,于是那边一个分厂的老总很生气,直接就吩咐下去,不许我那个朋友踏进他的分厂一步。后来我那个朋友托人把那位老总请出来赔罪,当场先喝下一瓶42度的白酒,这才可以谈以后。人家给你面子才跟你喝酒,你怎么可以不识相地不喝?喝不喝这可是原则性问题啊。相比我这个朋友,我受的待遇已算是好的了。不过等我做大了,大约就可以不喝了,甚至多年媳妇熬成婆,还可以逼别人喝酒。”

  老苏对此不解,想了想,道:“喝酒又不舒服,推己及人,为什么要为难别人?”

  许半夏笑笑,也知道这事与老苏是说不清的,只是敷衍地道:“这就像婆媳关系一样,没道理可讲,可就是这么处处发生着。现在已经变成,如果桌上没有酒,我们说话就没劲。因为本来就不是朋友,没什么话题,所以需要酒来助兴。”

  老苏嘀咕道:“都喝多了,脑子不灵了,还谈什么生意?数字都记不清。”

  许半夏还是笑,瞥了老苏一眼,心想,这孩子脑子好,书读得好,可是做人还不够活络。“做生意,功夫都在数字外。即使招标,也都有猫腻呢。老苏,你什么时候升主任医师?”知道老苏白天不懂夜的黑,所以许半夏干脆岔开话题。

   老苏忙道:“其实也是在混时间,非要到国家规定的时间到了,才会考虑你升什么。医院要升你了,什么都容易通过。“

  许半夏笑道:“这就是了,功夫都在本事外,到处都是一样,做事前先要学做人。”

  老苏笑道:“胖子,你说的这些话,如果以前换成别人与我说,我会觉得有点邪,可是你说着我又听着觉得有道理。胖子,我这人是不是很单纯?”

  许半夏没想到老苏会这么说,有点吃惊,男人似乎都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单纯的。“老苏,你只是因为是好人,所以有的地方谦让太多。你要是功利心强一点的话,可能不是现在的老苏了。不过这样挺好,跟你相处不用费劲,因为知道你是好人,不会害我。”

  老苏听了,眼睛中流露出一点点失望,他其实在心里是想听到一句许半夏对他的肯定的,可是听了半天,总觉得许半夏只是在委婉地告诉他,他是个头脑单纯的人。他想了想,道:“胖子,看着你这么累,我想帮你,可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你累了的话,想找个人说话,我会一直提供耳朵。”

  许半夏心想,找个耳朵也得找个能听得懂的耳朵,否则说上一句就得解释三句,岂不更加郁闷。虽然知道老苏这话很是有心,不过许半夏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客气地微笑道:“老苏,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起码,我知道我身体不好的时候,找你就是,等你一说话,我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

  老苏沉默,他说的耳朵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许半夏要这么说也罢,她那么忙,可能都没考虑过别的。好久才说一句:“如果这样的话,我倒希望你永远不要找我,以前你还说过,说你几乎都不进医院,希望你以后保养好身体,还是不要进医院才好。别透支健康。”

  许半夏听了微笑,过一会儿才说了句:“谢谢你,老苏。”便没了下文,不知与老苏说什么好。今天气氛不同于早跑时候那么轻松,话题骤然狭窄了许多。好在,慢吞吞地说着话,在建的码头就在眼前。停下车,许半夏就说了句:“老苏,这儿不小吧?”这才走了出去。

   老苏开门出去,一眼看去,几乎是有一眼望不到边的感觉。夕阳西下,背影在石地上拖得老长。感慨了一会儿,回头不见许半夏,只一寻找,就见到她在一辆白色车子前面背着手转悠,老苏看出,那辆车没有许半夏的好。

  而许半夏则是在诧异,这不是借给赵垒使用的桑塔纳2000吗?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赵垒在里面?他来干什么?不由自主拿出手机拨赵垒的号码,手机还是关机。奇怪了,许半夏干脆走进石地去看。老苏很想拖住许半夏,不让她做这么累人的行走,可是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她可能是发现什么问题了吧,还是让她去看看才好。

  许半夏才走出几步,赵垒的电话进来,原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手机,“小许,是你吗?我过来你的码头看看,这就要离开,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不用进来了。”

  许半夏当即止步,她也没很想进去,虽然穿的是平跟鞋,可鞋底薄软,走这种石头路简直是受罪。果然不久,就见一条人影从远处小小跳跃着出现,走这种路龙行虎步不行,凌波微步更不可能,只有双目如电,随机寻找合适的石块蹬上去。否则,一失足便是医院骨伤科。许半夏不是没有想过造一条路直通码头,可是一还没有整个厂区的规划,做什么都还没有想出来呢,二是资金,还是资金,造这种每天有重型车压过的水泥路,无疑是拿百元大钞一张张地铺过去。为今之计,也就只有等码头落成,塘渣上面铺沙石,简易马路可以通行即成。

  趁赵垒过来还需一段时间,许半夏大致向老苏介绍一下赵垒其人。不外是姓名,曾供职,两者之间的关系,至于她许半夏心中怎么看待赵垒,这个就忽略不谈了。因看出老苏对她有心,如果老苏控制不住情绪对赵垒区别对待,被赵垒取笑的将是她许半夏。果然,老苏听了很放心地想,原来是生意场上的朋友。

  不过等老苏看着赵垒渐渐走近的时候,心里的异样越来越强烈,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都是风度,相比之下,与他之间高下立现。老苏以前从来没觉得穿着有什么讲究的必要,而今天见赵垒就那么简单的一件白色短袖,一条灰色长裤,却棱棱角角无比熨贴,连他看着都舒服,不知许半夏看见感觉如何?不由小心眼地看向许半夏,虽然是背着光,但看到许半夏如常的眉开眼笑的脸上,两只眼睛特别闪亮。老苏想不叹气都难。

   这一刻,老苏深刻感觉到与许半夏之间的差距,以前每天只是跑步时候遇见,两人身后都没有标着社会地位,而且跑步似乎也用不上什么社会地位,所以跟许半夏之间也就布衣相交,话题都是风花雪月家长里短。而在医院里,他老苏是权威,许半夏虽然主意大过天,总还得最终征询他的意见。可今天到此一瞧,一眼望不到头的一片土地居然是属于许半夏所有,而且这还不是荒芜的土地,远处正机器隆隆地施工着什么。这一切,原来都出自许半夏之手。老苏不由自主得低眉偷偷如不熟悉似的打量了许半夏一会儿,第一次感觉这个比他还矮半个头的许半夏强硬高大,甚于他老苏。很陌生的感觉,但绝不是愉快的感觉。

  许半夏这会儿眼里只有赵垒,微笑着看赵垒走近,上去几步,笑着道:“正好带着给小陈看过病的苏医生来看看我的工地,没想到赵总也在,太好了,我下飞机后就一直在找你。”

  老苏在边上看着起疑,怎么许半夏与赵垒说话并没有像他医院里的小护士一样有点娇嗲?甚至比她平时与他老苏说话都不真心,好像是武装到牙齿,连话说出去,每个字都似乎戴着面具。老苏见过许半夏与童骁骑等朋友相处时候的样子,与和他相处时候一样,那时候许半夏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虽然还是不同于寻常女孩,可该皱眉时候还是皱眉,该决绝时候就满脸煞气,早跑时候开玩笑也是嘻嘻哈哈一派自然,总之她与赵垒说话就是不自然,不同在哪里,老苏也说不出,可就是感觉许半夏对待赵垒与对待他大有不同。这么一想,老苏又觉得开心,许半夏不当他是外人。

  赵垒微笑着冲老苏点头招呼,一眼就毒辣辣地看出,老苏不是他们这个圈里混的人。也不知是许半夏的什么人,一定不会是小陈的主治医生那么简单,所以不便太过招呼,除非许半夏自己非要拉他们说话。“小许,不错啊,引桥的桩已经打下去了,水面上的施工应该是很快了。准备单独做码头堆场,还是只作为配套?”

  许半夏笑道:“立项说是只能做配套,否则不给批。不过我配套也有啊,放个开平机在这儿,没人说话了吧,呵呵。我打算先做码头堆场,以后再把配套一步步地发展起来,资金有限,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赵总你看呢?”许半夏猜不透赵垒这个时候来这儿看是什么企图,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因为天热,看见赵垒艰苦地走了那么段石路后,肩膀那儿汗水湿透,不过无损他的整体形象。

   赵垒点上一枝烟,道:“对,稳扎稳打比较好。小许,看你这布局,可以好好施展手脚啊。”

  许半夏道:“是啊,有次去江苏看一个厂,那个厂正好建在运河旁边的一条内河边,他们就因地制宜地造了个码头,当然比我的海运码头要简陋得多,但是据说他们几乎有一半的货是从水路走的,价钱要比走公路铁路低很多,所以客户青睐。我这儿如果发展的话,也是准备走这条路,自备码头,一来一去的短驳费就可以省下不少。所以,发展的目标还是那种沉甸甸的笨重家伙,只有这种东西,才能发挥我有码头的优势。”老苏不懂,只有在旁边闷声不响地听着。

  赵垒吸了口烟,正想说话,他的手机响起。赵垒看一下号码,便借开一步说话。海风猎猎,许半夏当然听不出对方说的是什么,但能清清楚楚听见赵垒说什么。为了避嫌,她去叫正与它的兄弟玩耍的漂染回车。原想着避开一点,没想到赵垒才两句,声音就猛地拔高了起来,态度非常生硬,所以许半夏把后面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笔记本电脑照原价卖给我?用了两年了他们知不知道?小秦,你不要忙着给他们传话,就说找不到我,叫他们自己跟我来说。你跟我说话,你为难,我更为难。”

  “对,我没别的要求,让他们把解职原因写给我,其余按劳动法,把补偿金结算给我。”

  “什么,笑话,跟我打官司,让他们告好了,你跟他们说,公司的事情一向是大家决策,大事报董事会批准,法人代表也不是我,他们要告就告吧。我个人?行啊,让他们收集证据去,我这个手机一直不会断,等你们发传票给我。”

   子.午+书.屋w ww ^ ziwu shu wu^ c o m.

  “好吧,那你也转告他们,如果不付清我的补偿金,不答应我的条件,我还等着与他们法庭上见。”

  许半夏听着就知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董事会既然要清出赵垒,自然要动用一些强制手段,好合好散几乎是天方夜谭。可怜的赵垒,就是因为不胜其烦,所以才把手机关了的吧。

   把漂染哄上车,轻声叫了老苏也上车,这才过去跟已经放下手机,正皱着眉头猛吸香烟的赵垒道:“赵总,还没吃饭吧,消消气,我们到城里边吃边聊。”

  赵垒把吸剩的烟头往地上一扔,伸出脚,死死地碾了几下,似乎脚下那个烟头就是董事会派来的那几个“他们”。完了,才越过被踩得粉身碎骨的烟头,抬起头道:“这样吧,我约了我女朋友吃饭,我打个电话给她,让她直接去那里,你们跟着我走吧。”

  说完,先一步离开。许半夏在后面跟着,心里在想,似乎见面到现走,赵垒还没有就她借出车子给他用的事说一个谢字呢。总觉得虽然把车借给他并不图他一个谢字,但作为赵垒来说,他不说就有点不上路了吧。不过或许他正要说的时候就给来电气着了。

  许半夏一上车,就对老苏道:“老苏,等下一起吃晚饭,我请客。”

  老苏很快地道:“你们讲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旁边坐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回家自己吃吧。”

  许半夏笑道:“老苏,你只要跟我们说解剖,保证我们也哑口无言。没关系,等下还有赵总的女友,不会闷着你的。”

  老苏还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他只是觉得与许半夏和赵垒的圈子格格不入,坐一起没意思,倒也不纯粹是因为没话说,这是一个很综合的感觉。而且,许半夏在那个圈子里似乎换了个人似的陌生。

  许半夏不知道老苏还有这些考虑,见他不说了,觉得有点闷,就打开CD,里面这回是罗大佑的歌。“老苏,我读大学的时候,学校里很流行罗大佑,你们学校有没有人唱?当时经常有人晚上抱着吉他,坐在学校大草坪上自娱自乐,很有风格。”

  老苏这下才有了话头,忙道:“有的,我们本科一起毕业的时候,大家喝着酒,醉醺醺地唱《闪亮的日子》,唱得哭成一团,原本有矛盾的,那时也都相逢一笑了。”

   许半夏点头,道:“我读书时候几乎与同学没什么交往,毕业时候拿了毕业证就走,听说有人哭得热闹,送一个走哭一场,我都不知道,我算是彻底钻钱眼子的。老苏,你们本科的同学毕业那么多年了,有没有聚一下过?”

  老苏道:“当然聚啦,五周年的时候,我们在校的大撒英雄贴,结果到了一大半,见面打打闹闹,都那个高兴啊。最后是一个做药品的同学结的帐,做医生的都没有做药品的有钱。你们应该也聚会过了吧?”

  许半夏笑道:“当然聚会过了,不过我没去,读书时候都说不到一起,出来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说要做个纪念册,我汇了两千元过去,至今没有收到纪念册。”

  老苏道:“同学离开那么多天,见面有很多话,回忆过去,了解一下没来同学的近况,以前的好友凑一起喝酒聊天,话还是那么多,很有意思。而且我们都是同行,说起自己工作后遇到的趣事,我这个当时没工作的人听着都觉得有意思。”

  许半夏茫然了一下,还是道:“我还是觉得没意思,别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一群好好的人,凑一起跟八婆一样的家长里短,再一喝酒,弄不好还一把鼻涕一把泪,什么意思都没有。”

  老苏笑道:“胖子,你钻钱眼钻得太深了,人总是需要几个朋友的。”

  许半夏哼了一声,道:“我最不缺的是酒肉朋友,真正用心交的朋友也不是没有,同学就是同学,未必是同学就得粘在一起。同学中说得好的才可以做朋友,否则懒得敷衍。”

  老苏笑道:“你还真是歪论极多,同学毕竟是不同,大家都没什么心计的时候聚在一起,那时候培养起来的感情,哪是以后可以比的。”许半夏心里很不屑地一笑,但脸上没表现出来,只是道:“那时候没心计,出来后有心计了,偏还假惺惺聚一起装没心计地你好我好,然后回家有心计地细细琢磨一番今次聚会的同学哪个可以以后有用,不信你看,这一次聚会后,你们同学肯定还有不少小规模聚会,但大多已经是某个利益共同体的聚会,比如你某个药品生意同学到某地召集做医生同学聚会,酒席上一定三句不离本行,要求同学给个机会。老苏,你来后一定也有同学来问候过你,只怕你还高高兴兴地以为是同学关怀老同学呢,你倒是想想,你在读博时候有人关怀过你吗?其实什么同学,与社会上的酒肉朋友一样的货色。我有这时间精力,还不如找有钱途可以开发的酒肉朋友吹牛去。”

  老苏噎住,还真被许半夏说中了,这一下,更觉得自己可能在许半夏眼里幼稚非凡了。蒙了好久,才道:“胖子,做人有时候难得糊涂一点,你想得太多,伤神。”

  许半夏笑道:“我不怕,我一向拿得起放得下,想到还没有伤到神的时候,已经要么放下,要么行动,从没有林妹妹一样地闷在家里生气。我知道你说的是我现在睡不着的事,这只是特殊现象,换个人的话,只怕已经愁死都难说。”

  许半夏与老苏说话一点不费脑筋,反而躺在床上还得脑子转得飞快,所以与老苏说话简直是休息脑袋。而老苏竟觉得与许半夏说起正经事来,脑袋竟然比看专业书还辛苦。一路只觉车里的冷气不够冷。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