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二十五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二十五章

  二五

  因为有赵垒的关照,许半夏在北方各厂得到了很好的关照,也就是每天吃好喝好,尤其是喝好。许半夏的酒量本来是很好的,但到了北方还是不敷使用。每天都是醉得人事不知地回宾馆。然后第二天头脑发昏地挺着起来,搜尽枯肠地把得到的信息汇总一下。有时间的话就给赵垒一个电话,交流看法,及时调整两人的原定方案。两人都感觉得到,在工作上,两人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互相能非常好地了解对方的意图。许半夏心里不甘地想,这要成了夫妻档的话,该是如何的天下无敌。

  明天老宋到北京,老宋看了许半夏给的方案后很有兴趣,说要过来亲自了解一下,许半夏才不怕老宋知道太多,国营大公司做的日子长了,人都有一股惰性,让他们进材料的话,或许还可以,毕竟还是钱多,人家看钱的面子,怎么也不会对他们差劲,至于价格就难说了。但是要他们把买来的东西销售出去的话,那难题就大了。一直坐北朝南的人,怎么可能放得下身段?

  而许半夏自然也会把面上功夫做得十足的,她提前一天到北京接老宋,顺便逃避喝酒,真是喝怕了,铁打的胃都会一直泛酸。以往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热情的接待,钱就是好东西,知道她是财主来着,都对她来了精神。难得一晚清闲,许半夏想到自己忙得都没有时间逛街买衣服,夏天来了,可是身上还是去年胖时候的衣服,件件成了宽松衫,很没有样子,不如趁人在北京,一下子买一点去。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买到一件黑白格短袖的时候,许半夏喜欢得不舍得脱下,剪掉牌子,这就穿在身上。下面的鞋子裤子当然也得换了,顿时镜子中出现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许半夏满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才是增肥前的形象。只是两眼世故,再不复当年目露精光的冲动少女形象。

  忍不住给赵垒买了一条领带,但随即又买了三条,阿骑、冯遇、高跃进各一条。本来是准备还要买一条的,只是想到这种正宗华伦天奴领带挂在老苏身上人家也一定当它是A货,许半夏一向是最现实的人,所以没买,要送老苏东西,还是走实惠路线为好。而老宋则不同,给老宋的必须不是他自己用的奢侈品。许半夏还是给他女儿买: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

  所以回宾馆的时候大包小包,电梯到时,她一进去,与她一个电梯的男子就被挤在宽敞电梯的一小角。许半夏从镜子中看见这个身材英挺,上台亮相准保可以赢得满堂喝彩的玉面肌肉男一脸不屑的样子,大约是当她乡下人进城看待了,心里不忿,怎么帅哥总是看不到她许半夏的好处?反正这是在北京,跟帅哥即使打一架,在他心中一生一世留下不灭印象都不怕有后遗症。当下便冷冷地挑衅地道:“看什么看,乡下人进城大采购又怎么样?”

   哪晓得这个玉面肌肉男一点没有寻常白领息事宁人的态度,眼睛一瞪道:“狂什么狂,土财主好神气吗?”

   🐳 子.午+书.屋w ww - ziwu shuwu - Co m

  许半夏一点不客气,见电梯停下,两人居然在同一楼层下来,一出电梯,就把手中的大包小包劈脸扔了过去,吵什么架,好女不跟男吵,直接上手打就是。那男子显然没想到碰到的泼辣货居然是玩真的,火也窜出来了,劈胸一把抓来,另一手拳头要出,可一想又不对,对面再泼辣也是个女人,怎么下得了手?就这么犹豫了一下。许半夏怎么可能被他抓到,再说手中的大包小包累赘尽去,全身灵活得很,趁那人犹豫,当下一脚扫在此人脚弯,那人不防女子有这等本事,一下被扫得跪倒在地。这下那人气疯了,猛地跳了起来,这一下是真打上了。

  许半夏哪里怕他,她有的是实战经验,虽然力气未必比那男子大,身材更是不如,可她灵活,善变,刁钻,那男子总是抓不到许半夏,气得发狂,咆哮声响彻走廊。许半夏则是越打越兴奋,太高兴了,这么多年没实战了,平时只与漂染摔跤,以前甚至可以打败童骁骑的身手都快忘记,这会儿一边打一边找回记忆,越打越顺手。再加上把这人当作看不上她的赵垒,打赵垒打不下手,有太多顾虑,又心里不舍得,可打一陌生人就肆无忌惮了,招招都不容情,只当发泄。那男人怎么也没想到会平白惹上煞神,又打不到许半夏,暴跳如雷。

  毕竟这是四星级饭店,打不长久,很快保安就从电梯里冲出来。习惯思维,以为男女斗必是女亏,都是一出来就冲向那男人,紧紧抱住那男人。气得那男子大声分辨,说遇到女疯子。许半夏见此也不搭腔,默默捡起散了一地的大包小包回房。留下爆跳咆哮的男子与保安吵架。走进房门才大笑,哈哈,估计这个男子气爆了,挨了打,还受冤枉。

  心情大好,拔掉电话洗个澡就睡觉。真爱睡觉,可是总睡不够。

  第二天早上,还在做梦的时候,手机卡着脖子乱叫。许半夏嘀咕,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把手机铃声设为瑞奇马丁的《生命之杯》这种激昂音乐。GO GO GO 起来,可还叫人怎么睡觉。许半夏不耐烦地接起电话,一看之下,立刻清醒过来,原来是赵垒的来电,“赵总,这么早?”

  赵垒的声音里殊无快意,只是很平淡地道:“不早,快九点了。现在与你说话方便吗?”

   九点?拉着遮光帘,还以为时间还早得很。“没关系,说吧。”难道出差还叫人侍寝?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赵垒以为她许半夏是什么人?

  赵垒道:“小许,今天董事会的人过来,他们昨天到的,我竟然今天才知道。我已经被解职了,以后你找我就打手机吧。”

  “什么?”这下许半夏最后的一点睡意也被挤出。“赵总你不会离开吧,我因为约了老宋,等老宋今天过来,我带他转一下,尽快回家找你。”

  赵垒沉默了一会儿,道:“小许,你不要前功尽弃,还是把事情做完才回来。我这儿还有不少交接的事,一时还走不了。即使要走,本市还有我的房子呢。你不用急着回家。”

  许半夏心里不是这么想的,虽然昨天把那玉面肌肉男当赵垒打,但真逢赵垒有难的时候,许半夏还是想第一时间陪在他身边,看他需要什么的。她想了想,道:“赵总,我叫野猫把我的车子开过来给你吧,否则你最近进进出出不方便。别拒绝我,我这人别的没有,江湖义气还是有点的。”

  赵垒沉吟了一下,道:“你原来那辆桑塔纳2000还在吗?开那辆来吧,否则太刺激董事会的人,以为…”

  许半夏笑了一下,道:“其实凭你赵总这几年的工资也买得起君威的,赵总你太小心了。好吧,我还是叫野猫送桑塔纳过来。需要搬运什么的话,你一个电话给阿骑就行,我会给他招呼。秦总没事吧?”

  赵垒道:“他没事,他的位置不吸引人。别的等你回来我们再说吧,再见。”

  听得出,赵垒的声音虽然克制再克制,但还是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虽然早就预知会出事,许半夏怀疑赵垒也有两手准备的,可是被人这么平白弄一下总是无味。一个人这么多时间总经理做下来,总可以被人抓一点小辫子,他们董事会想要逼赵垒下台,肯定是会祭出这种小辫子,提出诸多威胁。赵垒这会儿做人一定是难得很。可惜,帮不了他。

  正想着,门被敲响,许半夏想都没想就跳下床去看,是昨天打了一架的玉面肌肉男,昨天还看不出,今天就看出,一边颧骨被她打出一块乌青。许半夏看看自己的睡意,白色圆领衫,同样料子的中裤,还算保守,就是要打架也身手利落,这才打开一丝门,大声问:“什么事?”

  玉面肌肉男在外面也是大声道:“想跟你谈一下昨晚的事,你的房间电话一直打不进。”

  许半夏道:“晚上总是有暧昧电话进来问要不要马杀鸡,被我拔了电话线,没想到你也打来。”不管怎么样,先言语占了便宜再说,“我才起床,有什么事到餐厅等着,我们边吃边谈。我二十分钟内到。”

  许半夏本来准备等着与外面的男子好好切磋这个叫他在餐厅等着的可行性问题,没想到那玉面肌肉男居然爽快地道:“好,我去餐厅等着。”

  这么爽快,倒是叫许半夏吃了一惊,又稍微打开一丝门,探出去一看,却见该男子已经扬长而去,一点没有站在门口担心她卷包溜走的意思,不由追着那人的背影赞了一句:“有种!”寂静的走廊中,伴随着悠扬的背景音乐,传来闷闷的一声“哼”,却没有回头的意思。许半夏心想,这人还真是有种。但这也太笃定了一点了吧,她许半夏又不是君子,只是一个与小人一样难养的女人也,随时都会得拔脚就溜,才不会言而有信呢。但是慢着,万一该人冤屈被保安相信,查了她在总台的登记了呢?难说得很。不过许半夏也没有溜走的意思,怎么可能怕他?手下败将而已。

  交去洗的新衣服还没有拿来,许半夏只有还是穿着宽大的旧装。老宋要到下午才到,有的是时间与玉面肌肉男周旋。走到早餐厅门口一站,很明显就看见那帅哥一个人占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太阳不是照的这一边,可以悠闲的看出外面。那人面对着门坐,见许半夏进来,没什么表示,只瞟了一眼,等她自己过去。

  许半夏一笑,抬脚进去,才走十几步,一个小男孩斜刺里窜了出来,没看准路,一脚撞到椅子腿上,眼看就要摔到地上,许半夏想都没想,飞一般过去,伸手接住那孩子。孩子得救了,可他手中的牛奶泼了许半夏一脸,牛奶还好不烫,可顺着脖子流进衣服里面,总是不舒服。幸好衣服宽大,牛奶进去衣服没什么感觉,感觉的是裤子,滴滴答答,样子很是不雅。许半夏心想,这报应可真快,昨天拿大包小包扔人,今天就有打抱不平的人来泼她牛奶了。才扶正了那男孩,准备离开,没想到那男孩反应过来,挥起小拳头追着许半夏打,哭着要许半夏赔牛奶。这下许半夏真是哭笑不得了,估计这时候保安过来的话,也是架住她了。也不知小孩的家长在哪里,许半夏只有笑嘻嘻地拎着孩子的手带他到牛奶的地方给他取了。这才过去玉面肌肉男那儿。

  走近玉面肌肉男,因为早晨阳光灿烂,许半夏看得清清楚楚,该男两个嘴角略略下挂,猛一看有点嘲讽的样子,难道昨天是误会?人家本来就没有讽刺她的意思?也有可能,昨天只是在镜子里看的,这种嘴角配上正好斜睨过来的眼睛,很容易误会。就是现在看着,也是一脸的清高,因为这人并没有怎么正眼看她,脸上也殊无笑容。许半夏才不怕这人严肃的神情呢,笑嘻嘻地过去站在桌边,道:“我去换件衣服,这不算违约吧?”

  那人定定看了许半夏一下,道:“算了,你不愿意与小孩子一般见识,我也不与女人一般见识。请便吧。”

  许半夏听得出他的嘲讽,不过不生气,难得那人肯吞下那口毒气,已经很不错了。还是笑嘻嘻地道:“嗯,识时务者为俊杰。昨天对不起,我火气比较大。不打不相识吧,以后有机会去我那儿,预先给个消息,我接待你。”

  那个男人有点奇怪地扬起眉,许半夏发觉这人还真是满好看的,长得也就罢了,眉毛一扬,精光四射的样子,很精神,很帅。见他不说话,笑道:“你不会一晚上都只抱着电话没做其他事吧?登记的身份证上面的地址就是我现在住的地址,找得到的。”觉得这个男子是个讲理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骗他。

  那男子居然一笑,取出一张名片,交给许半夏,不过这个姿势不是很恭敬,应该,不生气还能笑已经不错了。那男子道:“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交个朋友,我很快就会去你们那里,不会不让你请客。”

  许半夏心里暗笑,果然是调查过了。干脆取出手机,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码给拨了一下,笑道:“我来吃早饭,什么都没带,电话给你一个吧。去我那儿的话,提前给个电话,我给你安排好。”

   那男子一笑,也不再说什么。不知他心里怎么想的,不过许半夏还是觉得这个人难得。出去外面一看名片,原来是个律师,对律师这行,许半夏不熟悉得很,不知道这人有没有名气。此人名字一般般,叫屠虹,这个屠虹昨天捂着被打青的颧骨不知想了多少念头准备跟她许半夏打官司吧?难道还真因为刚才他说的原因变卦了?总之不会是因为畏惧她许半夏的强硬吧,否则也没必要给她名片了。管他怎么回事,交个朋友也好。

  既然这事告个段落,许半夏也就撇开不管,她现在得考虑的是赵垒的事。赵垒离开那个外资公司,没有这棵大树靠着,她还有这个胆量做那么大的量吗?那么大的量,销给谁?可是不把量做大的话,来北方转一圈也就没什么意思,没有量,谁给你压价?所以,进军北方的计划还要不要实施?原定计划的风险增加不少,不得不好好考虑。

  可是已经了解了那么多好处,要许半夏放弃,还真是不舍。明知有这资金可以调动,有这资源可以挖掘,唯一的风险就是销售。货如果走得不畅,压在自己手里的时间越长,意味着交给老宋公司的利息就得大幅提高,最终侵蚀掉这么曲线救国般绕一大圈生出的利润,甚至可能亏本。这险要不要冒?自己有这能力吗?市场不可能一直吃紧,总有供销平衡的时候,万一第一票就压在手里的话,那又是春节时候那种窘况了。春节那次的苦难和压力,许半夏还记忆犹新,回想起来就心惊肉跳直呼运气,如果再来一次的话,许半夏还真有点心有余悸。

  放弃,还是继续?许半夏摸出一个亮闪闪的五毛硬币,仔细看了一下,以前也没注意,这会儿才看清楚,一面是个数字5,一面是一荷一叶,许半夏心想,人家古代出兵要占卜,咱现在要不抛硬币解决?这五毛硬币金光闪闪,口彩较好。一把抛出,硬币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没等它落到床上,许半夏就一手扪住。这才想起,都还没想好哪面算是放弃,5,还是荷花?脑子中把这两种图案翻来覆去想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自己是无胆用抛硬币来决定,放弃或是继续,几乎可以说是未来事业发展的重要拐点,怎么可以如此草率交由硬币解决。也没抬手,直接把硬币抓进手心,看也不看,扔进裤袋,算是没掷过这一下。眼不见为净。

  此后的几天,许半夏还是照着原计划进行,一边热血彭湃地洽谈着与私营钢厂的合作事宜,一边心惊肉跳地担心着此后的销售。可是不敢叫老宋知道,虽然老宋知道了赵垒离职的消息后也问过许半夏销售怎么办,许半夏当时给老宋的是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无论自己怎么摇摆,决定之前,不能给老宋看出一丝一毫的动摇。自己都没信心的话,还让老宋怎么相信她?怎么敢把那么多钱交到她手?

   一向倒下就睡着的许半夏,这几天也失眠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