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二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二章

  三二

  高跃进这边喝酒也不是不喝,但大家都是上了档次的人,喝酒喝得斯文。高跃进也是有意想要屠虹发挥,所以状似无意地就上市情况与市分行行长随意说了几句,屠虹见机,便插话进去聊了开来。大家都做得很自然,虽然各自心怀鬼胎。见话已说开,许半夏自觉坐着也没什么用,便溜出来去了另一个包厢。赵垒体贴,最后把吃饭地点定在一起。古董局中局

  进门,难得地看见伍建设居然把主位让给了赵垒,他可能也知道自己昨天太过分了一点,看起来,伍建设还是个知道分寸的人。许半夏眼看赵垒身边有个空位置,想做过去,没想到被告知这是检察院小邵的位置。而小邵此时被伍建设叫出去买衬衫去了。许半夏一看,果然见伍建设与秦方平的胸口各自汪着一团粉红,显然是不知怎么动手动脚争着喝酒,红酒泼到各自胸口去了。

  许半夏只得另外找地方坐,却被伍建设取笑:“许胖子一来就只找赵总,女人就是女人,喜欢冲帅哥扑。胖子,你也太不地道,赵总在这里,你还推三阻四,看不起我们吗?”

  许半夏笑笑,道:“伍总这就折杀我了,你们在座的无论谁喊一声,我都不敢不来,你们看,我这不是连远方来的客户都扔下了吗?不过无论如何,大哥们在座,我来晚了都是不对,还是先赔罪。”说完,注满一杯,自己自觉喝下。

  秦方平就坐在许半夏身边,见她喝完,就笑嘻嘻地亲自动手替她满上,许半夏忙拿手扶住杯子,连连道谢。想来秦方平今天的日子不会好过,伍建设要抬赵垒,势必不会很给秦方平脸色看。秦方平倒了酒,就问:“胖子,听说你北方来客户?今天就是招待他们吧?”

   没想到赵垒插了一句:“胖子,那一桌是银行的吧?其实你还是死心,你的资金实力,即使银行的朋友肯落力帮你,恐怕还是不够,刚刚我已经大致说动他们出手这个厂,只是需要的资金太大,你独自消化不了。”

  许半夏不明白赵垒何处此言,她并没有与赵垒深谈过垂涎那个轧钢厂的事,更别提具体到资金问题了,难道这就是赵垒叫她看的演示?便含含糊糊地道:“他们终于肯卖了?多少价?我隔壁现在市分行行长都在,赵总,你说个价,或者我拿得下也难说。”

  赵垒不由笑道:“胖子,你的活动能力确实强,即便是我,以前请出市分行行长,还是通过副市长秘书才请到。不过这没用,他们的贷款不会给你用到购买固定资产这一块上,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伍建设见他们两个说得神秘,忙问:“你们在说什么?胖子想买什么厂?”

  许半夏立刻道:“呃,只是意向,只是意向,说出来得被伍总取笑,算了算了,我今天不提了。”

  越是如此,伍建设越是好奇,看住在一边微笑的赵垒道:“赵总,你不会还记着昨天的恨吧?胖子怕我抢了她的东西,你不会不说吧?”

  赵垒笑了笑,道:“胖子干什么神秘兮兮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伍总知道鑫盛轧钢厂吧?他们生产一直上不去,做出来的产品质量不过关,废品率高,厂子有点维持不下去。胖子不知哪里探来的消息,磨着我帮她联系,想承包下鑫盛。我今天帮她去谈了谈,他们才给我一个明确答复,要不买下来,承包是坚决不肯的。胖子,你还是死心吧,那么高的买价,把你卖了都凑不弃。”

  许半夏听了心里略微不快,他们说不肯承包,可是这都是漫天要价的一种招数,多纠缠几下,好好谈谈,或许就谈下来了都难说。这么说出来,万一伍建设也有了意思,那还怎么可能争得过他?

  许半夏才想到,伍建设已经开口道:“都说轧钢好赚得很,他们怎么维持不下去?是设备有先天缺陷吗?阿郭,你了解吗?”

   郭启东忙道:“这种设备粗粗大大的,即使有什么问题,稍微改造一下也就可以了,主要是调试的人有问题。鑫盛那家厂我听说过,刚开始做出来的产品还可以,后来厂里老板帮与老板娘帮打架,把些没根基的技术员都气跑了,做出来的东西当然质量好不了。他们已经在业内做臭了,技术员没一个愿意去他们厂的,高薪聘请都请不到。”

  赵垒补充道:“今天鑫盛老板说,也好,把厂子卖卖掉,也省得他们两夫妻每天只是忙着调解两帮人的矛盾,所以承包是万万不肯的,他们怕承包后那些亲戚还是会闹到他们那里去,到时可能还添上个承包人,所以想一了百了,卖了算数。胖子,我今天一听就想着你还是别打他们的主意了。”

  伍建设看来很感兴趣,连喝酒都不吆喝了,只是很认真地眯着眼听赵垒与郭启东说话。这时那个检察院的小邵拎了四件短袖进来,伍建设也只是简短吩咐一句:“小邵,你把我的尺寸的给我,一件给秦总,另外两件你拎回家吧。”随即便又问郭启东:“鑫盛的产品有些什么?市场好不好?是不是接手了就可以生产?”

  许半夏一听不好,看那样子,伍建设居然也对鑫盛起了心。当下就焦急地给赵垒使眼色,没想到赵垒只是冲她笑笑,便当作没在意似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伍建设身上去。许半夏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是了,赵垒在裘毕正那里的钱还着落在伍建设身上,所以他必须把伍建设哄上手,让伍建设必须倚仗他收购鑫盛,这样伍建设就不得不主动转手操作归还他七十万的事。怪不得赵垒对她许半夏的暗示置之不理,他肯定是有这个打算在里面。看来昨晚的什么感谢感动全做不得数,遇到实际利益的时候,赵垒还是第一时间把她抛到脑后,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把鑫盛拱手交给伍建设。太没义气了。她许半夏买不起又怎么样?可赵垒也不该拿她当踏板,用她对鑫盛的企图心来激发伍建设的购买欲望啊。太不够朋友,对赵垒的一颗心都凉了下来。原来,自己从来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而赵垒从来就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过,他危难时候找到她,最多也是因为她许半夏有一副好耳朵而已。

  眼看着伍建设和赵垒郭启东的谈话越来越深入,许半夏更加坐立不安,与秦方平有得没得地说了几句后,便看看手表,只是轻轻对秦方平道:“秦总,我还有几个朋友在那边包厢,我过去应付一下再过来。如果你们结束得早的话,别等我。他们忙,我就不跟他们招呼了。”

   秦方平也是无聊郁闷得发慌,今晚伍建设对他一直没什么好声色,他也巴不得想溜,便笑问:“许总,你那里有些什么好玩朋友,要不我也过去你那儿。”

  许半夏当然不希望秦方平过去,但也不会生硬地拒绝,只是笑道:“也好,我那儿市工行的行长和支行长都在了,认识一下也好,反正我们都不是唱主角的,由高跃进唱主角。”

  这几句话下来,秦方平立刻没了声音,那些大佬,连伍建设都攀不上,他干什么去?没得做人家的陪衬。

  许半夏起身出去,见赵垒回眸很有内容地看着她,可是许半夏对他的心已经凉了大半,再懒得去忖度赵垒的心思,扭过脸,当没看见地走了出去。赵垒还有什么可说的?他手中现在也就抓得住她许半夏,他也已经利用得够尽了吧?祝他把握住这个机会,拿回自己的钱,好好开始新的前程。

  许半夏的性格一向是拿得起放得下,无利不往。为了赵垒,她已经破了很多例,割舍利润不说,还分出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那么多心思给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受打击后的心灵。这些,如果投入到商战中去的话,早就看得见利润,可是,投入到赵垒那里换来的是什么?

  或者,女人太主动,那份感情就会别轻贱了吧。

  许半夏回到高跃进所在的包厢时候,有点提不起神,再加睡眠不足,神色有点发滞。眼看屠虹意气飞扬地和高跃进等人谈得风生水起,可她听而不闻,只是懊恼得恨不得掀桌子。与她要好的支行长也搭不上那些什么证券上市之类的话,见许半夏进来,总算找到说话的人,忙道:“你出去那么久干什么去了?把我一个人晾这里。”

  许半夏呆了一下,道:“资金不足,一单大生意给人抢走了。”

   支行长笑道:“谁叫你一直不把基本户开过来?否则我看在你土地到手,码头造起的份上,帮你去申请一些贷款额度。最近听说你进出都很大啊。”

  许半夏听着,只得暂时收起心神,把脑筋转回到事业上来。在赵垒那里已经投入太多心力,也该有个度了。“是,接下来我的进出可能还要大一点,我准备把重点转移到北方,已经跟一家公司谈好资金操作方式,不过他们的利息比较高,如果可能的话,当然还是从银行里贷款最好。”接下来,许半夏便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打算向支行长详细解说,因为她清楚,银行现在也保守得很,不会因为关系好而把贷款送上,项目很重要。即使目前还没有从这个支行贷款的打算,可今天大家能坐在一起,许半夏是不会放过灌输信息给支行长的机会的。任何人对新事物的接受都有个过程,许半夏的操作办法比较独特,业外人士接受起来会有个难度,所以得预先做好支行长的洗脑工作,等以后在他的银行里进出大了后,支行长自然会潜移默化地接受,进而到忍不住地跳出来想分一杯羹,贷出资金支持。

  屠虹虽然非常专心地与高跃进探讨着借壳上市的事,大致地分析对比着自己按部就班上市与借壳上市的利弊,可偶尔还是看一眼许半夏,见她一直与支行长谈得专心,话一直没断,也就不去关照她了。高跃进的问题很具体,未必是刁钻,但都是问到点子上,如果他答得不好,将会前功尽弃。好在高跃进不是实际操作的人,所以屠虹还能在不看资料的前提下对付。

  支行长听着许半夏的介绍,闷头考虑了半天,忽然对许半夏道:“你能不能请到他做担保。”暗中在桌底下用手指指指高跃进。

  许半夏愣了一下,这么顺利?“抵押贷款?能给多少?”

  支行长想了想,道:“你先把基本户给我移过来,第一笔不会多,这个数。以后慢慢添。”他在桌底下伸出一个手掌。

  许半夏想,五百万,也不错了,怎么说利息都要比从老宋公司拿钱低一半。不过她还是又伸出三个手指,与支行长的手掌并列,笑道:“发发发多好。不过,我明天就着手把基本户转过来。”

   支行长一把打掉许半夏的三枚指头,笑道:“第一笔给你这个数已经很不少了,你别得陇望蜀。还是赶紧把担保人给我敲实了,这个才是最大砝码。”

  许半夏再顾不得屠虹会怎么想,立刻就抬头跟高跃进道:“高总,给我做个担保,我要在支行里贷款。”

  高跃进被打断话,却没怎么多想,瞥了许半夏一眼,就道:“可以,什么时候你拿来我敲章。”

  许半夏有点不置信,这么爽快?不像是高跃进的风格啊,怎么连个数字也不问?想好好确认一下,便追上一句,道:“你先别答应得爽快,还没问我贷多少呢。”眼角余光看见屠虹满脸的疑问,随便他了,正事要紧。

  高跃进斜了许半夏一眼,不屑地道:“你能贷到多少?”

  许半夏顿时哑口无言,是,凭她的底子,凭她开户在支行,还想贷到多少?这笔钱即使直接问高跃进借,也应该没什么问题。高跃进此时不取笑她还待何时?只有尴尬地冲支行长笑,半天才憋出一句:“那就这么定了?”见支行长点头,许半夏心花怒放,终于可以申请到大笔的银行贷款了,这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如支行长所说,只要她还贷良好,来日方长。

  高跃进知道屠虹的尴尬,更知道许半夏现在眼里只有钱,男色也不顾了,所以他只有微笑着冲屠虹道:“胖子捣的鬼,不过她也是好意。屠律师不会在意吧。”

  许半夏毫不犹豫地插嘴道:“什么叫捣鬼?我已经很讲义气了。我昨晚可是一直忙到今天凌晨五点才睡觉的,还差一点钻进水泥车下面去,今早是拿牙签撑着眼皮去接屠虹吃早饭的,屠虹怎么会在意呢?是吧?沙包?”一边贼忒兮兮地看着屠虹,相信屠虹心中很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但屠虹如果是个明白人的话,他只有感谢她许半夏,哪有生气的道理。他要连这都会生气的话,当初在北京当沙包的时候,早不依不饶跟她许半夏把官司打上了。不过说话时候还说得把自己的辛苦全部列上,显得自己多么劳苦功高。

   果然屠虹只是无奈地看着许半夏笑,却换了话题道:“你昨晚不是被朋友叫出去玩了吗?”难道不是与鸭在一起?

  高跃进笑嘻嘻地道:“两个小朋友有什么话,回家去对质去。屠律师,我们今天就谈这些,我有兴趣,不过你得给我做个详细的方案出来,回头我与行长研究研究。”

  这一桌散货,许半夏估计赵垒伍建设他们那桌还没那么快散,他们拼酒,喝上劲了,怎么肯随意退场?懒得再过去招呼,便与高跃进一行一起出来,才出门,屠虹便走到许半夏身边,轻声问:“你不是还有朋友在这儿吃饭吗?要不我自己回去?”

  许半夏摇头道:“不用,我送你回宾馆,我自己也得休息了,太累。”想了想,忍不住又说一句:“以后再不减肥,减得力气都没有了。”

  抬头,却见赵垒站在长廊一端,许半夏不知怎的,心有点虚。既然被看见了,只得与高跃进和行长支行长打个招呼,走去赵垒那里。赵垒也走过来,若无其事地道:“胖子你准备回去了?也好,早点休息。”

  屠虹一听,再看赵垒长相气势,心中略微明白,昨晚许半夏是与这个男人在一起。相比之下,屠虹感觉自己没有优势。这个男子,长相倒也罢了,气势不容小觑。

  许半夏强撑着微笑道:“看来鑫盛被伍总收进法眼了?赵总举荐有功啊。”

  赵垒走到许半夏一米开外,没再前行,微微一笑,道:“胖子,你睡足以后再说。我明天等你电话。”也便不再与许半夏分辩,径直伸出手与屠虹握了下,自己介绍一下名字,屠虹当然也是这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不过两个男人都没有介绍自己是做什么的。

  许半夏将信将疑地看着赵垒演戏一般和屠虹寒暄几句后回去他吃饭的包厢,简直觉得脑筋转不过来,傻了很久,才对屠虹道:“我今天脑筋一定是进水了,怎么那么出尔反尔。”怎么听着赵垒的意思,似乎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深意在?她是不是又见色起意,轻易“体谅”赵垒所作所为?

   屠虹笑道:“还好你脑子进水,否则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许半夏笑道:“我要不是这么安排,你们一见面就目标明确直奔主题,这和公事公办也没啥区别了。你心情紧张,发挥也未必有刚才那么好。不过说到底,还是高跃进的意思,他要怎么做,我只有照办。”

  屠虹犹豫了一下,问道:“贷款成了?就那么简单?”

  许半夏笑道:“这是我今天感觉最好的一件事。贷款这东西,只要迈出第一步,后面就好说了。这下,我带去北方的资金又可以多五百万,虽然不是大数字,可谈价时候砝码又增加不少。至于简单,办得成的事都简单,办不成的事才会处处关卡。”

  屠虹没再答话,他感觉自己在许半夏面前没有招架之力,包括拳脚,包括能力,还包括阅历。

  许半夏并不知道屠虹走后一步,心里正在自惭,依然在前面昂首阔步走向车子,没想到高跃进在停车场等着她,见她过来,远远就喊:“胖子,跟我去湖边别墅。”

  许半夏奇道:“干什么?”心说,该不会叫他做个担保,就要她卖身吧?

  高跃进莞尔一笑,道:“没干什么,去听我吹笛子。”

  许半夏与屠虹一起傻眼,尤其是屠虹,怎么也看得出高跃进与许半夏关系匪浅,只是,是什么关系?很好奇。许半夏只有眨巴一下眼睛,打个哈欠拒绝:“不行,今天困得不行,凌晨五点才睡的呢。我要回家睡觉。”

  高跃进道:“那没事啊,你不是一听我吹笛子就睡着吗?正好给你催眠,走吧,我后面跟着你们,送屠律师去宾馆后,你坐我的车。”一边说,一边就不由分说地上了他的车,只是不开,就等着许半夏先走。 许半夏疑惑地爬进自己的车子,冲屠虹道:“老家伙发什么神了?还想押解我啊。”

  屠虹觉得不便插嘴,笑了笑,道:“高总还会吹笛子?”

  外人面前,不便说高跃进坏话,便微笑道:“嗯,我不会听,只知道他能吹出调子来的。而且吹的还不是什么流行歌曲。”

  屠虹不由回头看了高跃进跟进的车子一眼,道:“我接触过不少成功企业家,几乎都有独特的人格魅力。胖子,你也有。”

  许半夏一点不客气地道:“我比高跃进有魅力多了,他不过是个面目模糊的油肉男而已,你也比他有魅力,不信你们两个上街走一遭,谁的回头率比较高。呵呵。沙包,你今天大功告成,是不是要立即回公司赶工了?”

  屠虹这会儿可不敢胡说,许半夏与高跃进关系这么随便,万一一个不好,坏话传进高跃进耳朵里的话,他就前功尽弃了。只有回答后面一句问话,“看来我已不用再做什么外围调查,我回宾馆查查飞机时刻表,明天准备赶早回去准备资料。”

  许半夏想了想,道:“我明天不确定能不能去送你,我就怕高跃进也跟我说话说到凌晨五点。不过我会尽量赶过去接你去机场。”

  屠虹很真诚地道:“胖子,你已经帮我做了很多,我很感谢你。我建议你还是好好休息,否则我心会不安。”

  许半夏笑道:“大学时候,宿舍里有个同学最喜欢说一句话,‘你走了,我不去送你,但若你来,再大的风雨,我都会去接你’,我当时听着只觉汗毛倒竖。你明天一定要让我送你,否则我就给酸了。”

  屠虹听了大笑,本来心里已经生出的一点敬畏消失殆尽。不打不相识,没想到还真会因此交到一个朋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