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一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一章

  三一

  许半夏去接屠虹的时候,还是一样的飒爽英姿,这一点对许半夏而言不是难事,最难的还是宿醉加少眠,第二天起床才是真的艰难。不过屠虹拿眼睛一溜,便看出许半夏眼圈周围的黑影,显然是昨晚睡眠严重不足。想到车上偷听到的“鸭子”一说,难道她昨晚真的与鸭子有什么纠缠?心里不由替许半夏惋惜,这么年轻,找个合适的同居也好过找鸭子,猥琐了点。

  许半夏见面也没多说,只是说了句“走,我们找一家吃黄鱼面的店”,便领着屠虹往外走。屠虹好奇,什么叫黄鱼面?“是不是面条上面躺一条黄鱼做浇头?早上吃这个会不会嫌麻烦一点?还有点腥。”

  许半夏笑道:“你放心,我也不是生肖肖猫的。这一家的黄鱼面比较精致,是把黄鱼肉剔骨打碎,与面粉拌一起,压成面条才行,所以鲜味是由内而外的,即使光面也好吃得很。对了,我昨天请教的有关保释的事你帮我问了吗?”

  屠虹道:“我帮你存在电脑里,等下我不用电脑,你有空看看就是了。我以前吃过的所谓黄鱼面,是把普通面条与黄鱼肉煮一起,看来不是很正宗。”

  许半夏觉得聊天有点无聊,也就懒得多说,专心开车。最多也就把路边属于高跃进公司的资产指点一下,也就三言两语,不如说这块地是高跃进刚刚中标得来的,那片小区人气很旺,是高跃进公司开发,那幢大楼不知是不是属于高跃进公司的产权,不过底层是他们公司产品的销售展示厅。屠虹也不多嘴,只是很认真地随着许半夏的指点一一看来,偶尔问一下比如高跃进开发的小区品位如何,他的产品在本地口碑如何,许半夏知道的就说,不知道的就说不知,很是简单爽快。不过许半夏心中暗暗把那些问题收进记忆,也懒得多考虑,到时一起打包交给高跃进自己去考虑去。今天累得慌,不想动脑筋。

  黄鱼面确实叫人惊艳,当然价格也不低,汤汤水水的一碗下去,许半夏觉得不过瘾,想再叫一碗,临开口时候才想起对面还有一个客人在,忙客气询问:“沙包,还要不要再来一碗?我吃着觉得还不够呢。”

  哪料到屠虹一边吃,一边于百忙之中空出嘴来道:“我还要两碗,一碗先上,另一碗候着。”

   许半夏不得不傻了眼,屠虹怎么这么能吃,看他样子也不胖啊。犹豫着叫来小二又吩咐了四碗。“沙包,你如果只为消灭我的钱包的话,不如留着胃口晚上吃鲍鱼时候用。”

  屠虹看着许半夏笑道:“自从吃了你一顿打后,我已经报名开始学跆拳道,不妨预先说给你听,免得你总是手痒想拿我当沙包打。锻炼后胃口很好。”

  许半夏听了也不由笑出来:“你这种半路出家的有什么用,两天下来也就最多开了胃口,酸了腰肢,想跟我打架?我可是从小实战中练出的身手。不过你学点身手也好,我看见你更加跃跃欲试了。”

  屠虹笑笑,他去练跆拳道本来只是挨打后的一时冲动,但真练上手后,感觉全身充满活力,精神状态好得不行,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你也吃三碗?不减肥?”

   🌽 子.午+书.屋w w w - ziwu shuwu - co m

  许半夏冲口而出:“减什么肥,吃少了连活力都没有了。”随即想起,当初怎么会想到减肥?减得都差点要送到老苏那儿躺着了。茫然之中,忽然感觉,其实还是为了赵垒吧?看见赵垒后就一门心思地想吸引他的注意,所以节食,所以锻炼,可是最终吸引赵垒的还是她的脑袋。如今…还是放开了吧,减什么减。心里不知哪根弦给松了开来,浑身一阵疲乏,忍不住一个哈欠上来,止也止不住。

  这个哈欠在屠虹眼里,便是纵欲过度的表现,心里只为许半夏可惜,这么一个率真爽朗聪明的女子,居然会钻进色字里面,本来是他欣赏的卓尔不群,如今则只是一个匪婆子而已。不过萍水相逢,屠虹并不会对此有所非议,只是好像不是很想见到她了。“许小姐,我吃完饭后,准备去计委探访一位朋友,你直接送我去那里好吗?”

  许半夏装傻:“你要了解高跃进的话,我陪你把他的公司一家一家的踩点过来就是,去计委干吗?你还不如去工商税务打听比较直接呢。”

  赵垒微笑一下,道:“也不全是了解高跃进,计委那个人是我的朋友介绍的,我想通过他大致了解一下你们市的宏观经济理念。”

   许半夏点头,道:“明白了,不是你真正的熟人,只是朋友的朋友,不过,沙包,你究竟是律师还是经济师?怎么我看你了解的事情都是与经济有关的呢?对了,不要叫我许小姐,听着怪别扭的,朋友们都叫我胖子,你也这么叫吧。”都挺好小说

  屠虹不是扭捏的人,当下就微笑道:“好,胖子。我觉得一个做律师的人了解一下经济学的话,对拓展视野比较有好处。不是有个概念叫交叉学科吗?其实也不一定只用在理工科上,人文学科也需要交叉。”

  许半夏想了想,道:“你的话大而空,骗骗小姑娘还是不错的。沙包,你最后有没有约高跃进出来见一面的想法?如果你要见的话,一定要带上我做你秘书,我也想见见这个人。”

  屠虹不由好笑地道:“你也算是本地一个小名人了吧,怎么还没见过高跃进?”

  许半夏想都没想就反驳一句:“你常在北京呆着,是不是很有见江主席的机会?”

  屠虹只是笑道:“行,以后我要见高跃进的时候,会和你说一声。这回我只是过来看看,大致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接触的必要。定下大方向后,会让工作组与高跃进接触,你就静候佳音吧。”

  许半夏眼见屠虹回答得爽快,不由吊得她好奇心起,忍不住问:“你们究竟想要对高跃进干什么?好事还是坏事?怕不怕我拿了你说的话去高跃进那里换钱?”

  屠虹笑道:“我们做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不过是我们自己还没打算要不要做,才不想接触高跃进。高跃进的企业树大招风,不知有多少单位从外围打听着想要从他那儿分一杯羹,你说他会搭理你的告发吗?” 许半夏心想,原来他是这么考虑,怪不得一脸坦荡,说话有恃无恐的样子。如此的话,许半夏觉得自己都可以替高跃进拿主意,又不是什么坏事,轻松接触一下也好。便也不再与屠虹兜圈,问道:“如果不是公事公办,只是从一群朋友闲聊的角度与高跃进随便谈谈你们的考虑,而不是以你的公司出面正式交谈,你想不想接触?你如果想的话,我会努力通过与高跃进熟悉的朋友替你安排和他吃一顿饭,算是我为把你当沙包而负荆请罪。我感觉这种接触比你在外围使劲打听有好处,省得做那么多无用功。”

  屠虹听了立刻来了精神,道:“如果有那种机会的话,当然是最好,熟人之间随便聊几句,探一个口风,比我们做外围调查了解他们的动向要好得多,即使他没那个意思,反正也只是私人随便聊天,对我公司没什么损害。我们早就有跟高跃进随便谈谈的意图,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私人朋友性质的引介人,你要是能帮我引见的话,不知省了我多少事。”

  许半夏心里有了计较,看来这个提议不错,高跃进肯定也会接受这种没有后遗症的私人会晤。“好吧,那我就去替你努力一下,不过你还是做好两手准备,自己该忙什么还是去做,否则万一我这儿没希望的话,误了你的大事。作为一个小小的条件,你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究竟想了解高跃进的什么?”

  屠虹觉得许半夏说的话比较实在,没有一口答应,拍胸脯保证,所以他也就答得实在:“要了解的东西很多,不过最主要一点还是想知道高跃进是不是一个好虚名的人,如果是的话,一切免谈,如果不是,我想推荐他借壳上市。私人谈话的话,也就三言两语,对方的心意了解清楚就好,公对公的话,那就得拿出厚厚一本方案来说话了。”

  许半夏觉得换作自己的话,借壳上市的方案她会接受,听说上市需要做很多磨人的工作,报批尤其麻烦,看高跃进忙得焦头烂额火气冲天,躲一边吹那杀鸡杀鸭的笛子出气,连女儿都照顾不了便可知。送了屠虹去计委,她便一个电话打给高跃进,一点不添油加醋地把与屠虹的对话汇报了一遍。

   高跃进听了有点不置信,“胖子,你对那律师了解多少?是不是真是我了解的那个公司的人?会不会是什么骗吃骗喝的?你看着他进计委哪个办公室了吗?哎哟,别连色也被人骗去才好。”

  许半夏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还真有可能呢。“怪不得私人会见这么难求,大家都互相在提防对方是骗子呢。算了算了,我这中间人也不做了,别害了你才好。我自己也省得为你跑腿,把这几天都搭在那人身上。”

  高跃进笑道:“给我跑腿是有报酬的。”

  许半夏一点不客气的道:“你这老怪不见兔子不撒鹰,一直只是画只饼贴墙上诱惑我。好了,就那么定,我可以回家睡觉去了。”

  高跃进急道:“胖子,你还真撒手?这样吧,免得你夜长梦多,我今晚要和几个朋友见面吃饭,你一起过来吧,顺便把你说的那个律师带上,我跟他说几句,看看是不是真。”

  许半夏哼了一声,逼问道“免得谁夜长梦多?”

  高跃进笑道:“好,好,是我夜长梦多,行了吧?我叫秘书到时通知你吃饭时间地点。”

  许半夏笑道:“想抹煞我的功劳也说个好一点的理由,别倒扣我一顶黑帽子,还说是帮我辩明真伪。你这奸商我算是见识了,我不是你对手,回头拿你女儿撒气去。”

  高跃进听了只会笑,谁还会给他办事的同时一点不怕死地踩他几脚?至今也就只有一个许半夏。以前只是为女儿折节下交,现在他也知道得很清楚,只是为自己高兴,他也要找许半夏说说话的。

   虽然说许半夏答应全陪,但是屠虹也是个合理的人,虽说许半夏欠他一个大人情,他也不会总是叫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耗上时间精力为他东奔西跑,再说,就许半夏来说,她所作已经够客气。所以从计委出来后,他并没有照约定给许半夏电话,而是自己找个车去下一站。举手之劳的事,何必麻烦别人。

  许半夏乐得舒服,她猜得到屠虹的用心,觉得屠虹不失为一个大方的人,不会拒绝朋友的帮助,但会尽量避免不必要地麻烦别人。她没有第一时间就通知屠虹与高跃进约见的事,直到下午三点多才一个电话过去说一下,显得她获得这个约见不是轻而易举,免得屠虹起疑。

  没想到的是,四点左右接到赵垒给的一个短信,提醒她看邮箱。许半夏爬上电脑检查,从一堆垃圾邮件中捡出赵垒给的加附件的邮件,打开看下来,越看越是吃惊,赵垒想干什么?邮件显示,赵垒的功课做得非常充分,那家轧钢厂的设计规模,目前资金困难与他考虑的筹资办法,那家厂的技术缺陷,人力资源配置缺陷,等等,似乎赵垒已经是打算好了想自己过去玩一把。

  不过许半夏只是看着为自己打算,资金?自己所有连买下那片场地都可能不够,何况还有上面的设备厂房,不知可不可以分期付款?但是那家轧钢厂如果没有急于出手的意思,还想找个赵垒这样的经理人救活的话,人家怎么可能答应分期付款?可能还会把价格开得很高。这个厂绝对是高投入高回报的企业,流动资金的量将会非常巨大,与其他私营钢厂一样,他们也一样面临着吃不饱的问题,所以设计规模可能从来只是个设计值,没一次达到过那个量。许半夏感觉,她即使吃下这个厂,只是用承包的方式的话,以后资金运转也是个大问题,光是依托老宋公司一家显然是不够的。不知赵垒发这个给她是什么意图,难道他想在那儿实现当老板的愿望吗?不像啊。抓起电话就问:“赵总,你自己想吃下这个公司?或者是要求占多少的股份?”

  赵垒笑道:“胖子,你显然是没睡够,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那个公司人事关系复杂,重要位置上面坐的都是七大姑八大姨。这样的公司,除非是全部拿下,否则光是理清那些人际关系,就得耗去全部精力。”

  许半夏疑惑地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了解得那么详细干什么?我看着我还是一口吃不下。不知赵总还有什么别的路子,或者什么别的想法。”

   赵垒笑道:“想知道吗?晚上伍建设摆宴向我道歉,你过来,我演示给你看。”

  “伍建设向你道歉?那还真被我昨晚说中了?可是…”许半夏硬生生地把后面“你又要去自取其辱吗”的问话吞了进去。“可是我晚上已经约了朋友,换个时间行不行?”

  赵垒只是笑道:“不行,你无论如何得给我一个小时,机会难得,胖子,你不来我就没戏唱了。”

  许半夏疑惑,这话什么意思?他想唱什么戏?唱给谁听?好吧,“行,我说什么也出来一个小时,最好你们约在市区,省得我把时间全化在路上。还是昨天的原班人马吗?”

  赵垒啧啧连声:“谢主龙恩,还是原班人马,估计伍建设还会叫上什么人,不过不管,这几个人在就行了。晚上见。”

  许半夏猜不透赵垒的意思,也懒得猜了,即使他想与伍建设合作拿下那个轧钢厂也是他自己的事,别人管不着。只是很郁闷,以前难道这么走眼?赵垒以前不是好好的吗?难道现在地位落差太大,受的打击太大,走火入魔了?

  傍晚,接了屠虹,没想到屠虹还要到宾馆换一下衣服。许半夏取笑道:“你是以我男友的面目出现的,要是太油头粉面的话,会被人误会的。”

  屠虹眼前顿时冒出一只鸭子的常见形象,心里冷飕飕的,是,搞不好还真会被人误会作小白脸。可是今天虽然只是私聊,屠虹也不想给高跃进一个没档次的形象,犹豫了一下,还是横了横心,回房整理了一下仪容,否则大热天的,一张脸先象足猪油汤圆。只是换衣服的时候还是留心了一下,不敢穿任何可能导致不佳联想的嫩色或花哨衣服。

  看到屠虹一丝不苟地装扮后下来,许半夏笑得弯了眼睛,“帅,我做梦都想有个这么帅的男友。这下我自惭形秽了。”

   屠虹不敢继续这个话题,这个连鸭子都敢要的女子,要是顺着这话题说下去的话,谁知还能说出什么来。还是转到今晚的约见上,“今晚会有谁一起来?”

  许半夏心中有高跃进秘书给的一份资料,便胸有成竹地道:“我跟着工行某支行的行长,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机会,因为今天市分行行长也在。你反正自己见机行事吧,都是金融界的人,你虽然是律师,应该会有共同话题。我还准备中途溜出去一个小时,有非常要紧的事。反正我不是要紧人物,人家不会在意。”

  屠虹想,作为支行行长的朋友出席,而且还有分行长在,这个机会确实是已经很不容易,不知许半夏怎么求得支行长答应的,活动能力真是不错。可是,“你真要溜走一个小时?”

  许半夏笑道:“你不会是一个人害羞吧?”

  屠虹摇头,不过还是说实话:“我唯一的担心是大家都说本地话的话,我别说是插嘴,连听着都困难。你再一走的话,我只有做聋子了。”

  许半夏微笑道:“原来是担心这个。你放心,我总得等你与他们搭上话了才走。他们见面肯定会说到最近上市的事,你插嘴只要言之有物就行,成不成就看你自己了。”

  这方面,屠虹自是不会担心,他对上市之类的事了解很深,只怕高跃进他们不说起这事,只要说起,相信他的话一定会引起重视。所以屠虹非常诚恳地对许半夏道:“非常谢谢你,没想到你能帮我那么多,尤其是还影响到你自己的事。”

  许半夏也难得会知道不好意思一下,笑而不答。那个支行行长是许半夏因为高跃进请的是分行长而临时想出来的,还真是许半夏的多年朋友。既然高跃进出面请,虽然支行长与高跃进的企业没什么联系,可还是说什么都会出席的。只是心里很犯嘀咕,奇怪高跃进怎么会想到他。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想到,今晚给做了一回跳板。 高跃进看见许半夏同来的屠虹的时候,嘴角不易察觉地稍稍深了一深,心里早就了然,许半夏这么主动积极,除了为他,这个帅哥也是很大的动力。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