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章

  三十

  许半夏并没有被长着赵文瑄式下巴的屠虹迷得没了准头,送走屠虹,便打电话找高跃进,高跃进很赏脸,给她的是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手机号,所以时时开着。没想到高跃进接到电话,连“喂”都没说一声,就直接大声道:“胖子,野猫在不在你那儿?怎么还没回家?都几点了?”

  许半夏笑道:“原来高总今天在家啊。没事,她答应过我,每天都会回家过夜的。我今天遇到一件奇事,一个从上海过来的、总部设在北京的律师找我打听你,问了一些有的没的的问题,问得比较空,好像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个喜欢虚荣的人,我诱导他你是个实干的人。不知道高总本质如何?”

  高跃进立刻绕过枝节,直接提问:“胖子,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许半夏心说,还真是人精,一问就问到点子上,一点没被她的那些玩笑所误导。“他要是只是个寻常律师,第一次来我们市,顺口打听一下土特产,那也是正常,嘻嘻。只是他的名片给我一些联想,觉得他绝对不是当你高总只是一个本地有名土特产那么简单。你等一下,我靠边停下车,找那张名片给你,我想你去了解一下,应该不会错。”许半夏对此事也是有可无可的,不过是提醒一下高跃进,眼看高跃进有警觉,这才帮他也重视一下

  高跃进忙道:“好,我找一下笔。这律师找上门,准没好事。”

  许半夏停下车,找出名片,把上面的单位名称读给高跃进听,没想到才读完,高跃进就道:“胖子,他们来了几个人?你帮我了解一下,他们主要是来做什么?要了解我什么事?”

   许半夏心想,难道真要屠虹留几天,她得给做几天车夫?那不完蛋了吗?这几天正好很有安排呢。“高总,我从机场只接到一个人啊,不如这样,你找个稳妥机灵的人来充作我公司的司机,明天我派他过去伺候那个律师,看看律师究竟想对你干什么?”

  高跃进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道:“许胖子,你不能半途溜号。你说的这个律师的单位跟证券界有很深的关系,我正为上市烦得焦头烂额,不能在这人身上有出一丝一毫的差错。无论如何,你得帮我盯紧他,伺候好他,绝对不能用我的人,否则给他看出一点不对的话,我怕反而出问题。胖子,我知道你会提条件,说吧。”

  许半夏笑道:“提条件?哈,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冲你提条件,只是一腔热血地想着帮亲不帮理,绝不能见色忘友,怎么也得帮着多年老友。好吧,既然是你自己说的,我也就不客气了,只有一个条件,野猫要和阿骑结婚的话,你不得阻挠。”

  高跃进立刻后悔自己怎么能主动提出给许半夏提条件,此人狡猾无比,怎么都会一下就提到高辛夷与童骁骑的婚事,而不是什么资金上的援助,因为她应该会很清楚,只要他答应女儿的婚事,以后还不得乖乖看女儿女婿份上,把援助源源不断送入她许半夏手中?什么是主,什么是次,这家伙分得清着呢。只得硬着头皮道:“这事不是我能答应的,还得看他们两人自己处得如何。我能不去横插一刀,已经算是够看你的面子了,免谈。其他条件你好好想想吧,别浪费资源。”要换作平时,高跃进早一句这事没得商量甩了过去,今天只能忍声吞气地受许半夏要挟。

  许半夏大笑道:“好,我帮你伺候那律师去,送他走后,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她也没指望高跃进能痛快答应阿骑与野猫的婚事,不过得时时提醒他,让他认清这个现实。

  唱歌的包厢里坐着不少人,男男女女平均搭配,每个人身边都坐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包括赵垒和许半夏身边都有小姐陪着,秦方平居然也在。许半夏感觉今天不会太平了。伍建设一见许半夏,便一拍身边的男子,道:“上,你伺候好这富婆。”

  许半夏顿时有点傻眼,还真给她叫了个鸭。见那个染着黄毛的帅哥微笑着起身过来,不由瞥了在座其他男人一眼,见大家都笑嘻嘻看着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许半夏生气,怎么赵垒也不帮着她。此刻靠天靠地只有靠自己了,便笑嘻嘻地站在当地,等那鸭过来的时候,主动伸手出去,一把拎起他的手,左看右看,这才把那鸭的手一放,笑道:“你们有没搞错,什么鸭子,手爪子比鸡爪子还细,蒙我哪。”一边冲那鸭挥手道:“回去,找个有点肉的过来,有双鹅掌也比鸡爪子强,别搞得我跟鸡搞同性恋似的。”气得那鸭摔门而走。

  众人听着都是大笑,伍建设更是大声笑道:“胖子,真有你的,跟咱大老爷们有得一拼,没叫错人。”

  秦方平有点尴尬地笑道:“许总,不是说出差去了吗?早知你没出去,我们吃饭时候就叫上你。”

  许半夏不明白秦方平怎么笑得有点尴尬,不过想到他最近与赵垒的关系紧张,怀疑他们在饭桌上已经有言语交集,看样子,他没占什么上风,否则依他的性格,此刻应该是志得意满。许半夏便干脆过去坐到秦方平的身边,笑道:“本来是要出去的,结果你看,我不是有朋友来了吗?我还得给他做几天车夫才能走。身不由己啊。”

  才说完,就听见手机响,便叫了声:“谁手机响?催回家了吧?”

  众人都去检视手机,唯独伍建设得意洋洋地道:“我即使不回家,我老婆也不会来电话的,规矩要靠平时一点一滴地做下。”他还真的没去看一眼手机。

  却见赵垒拿了手机出来,到门外接听,等他一出去,伍建设就对秦方平道:“小秦,你那么老实做什么,他现在又不是你的上司,他要你喝酒你还当真一杯是一杯地喝?”

  郭启东在旁边道:“到底是多年上下级,秦总大方,给垒子面子。”

  许半夏一听,全不是回事,便在一边不吱声。看来今天赵垒在酒桌上的日子并不好过,其实他要是知事的话,不应该在落魄的时候与伍建设喝酒,伍建设这人最会计较,怎么可能不打一下落水狗?看他叫上秦方平就知宴无好宴了。许半夏着实猜不透,赵垒为什么会这么爱凑热闹,吃完饭,还跟到卡拉OK厅唱歌,这不是自取其辱嘛。

  秦方平狠狠抽着烟,道:“我这点面子不给,人家看见还不得说我没良心啊。伍总,你今天一直帮我说话,我心领了,敬你一杯。”

  伍建设也爽快,抓起桌上的啤酒,拿起整一瓶就与秦方平干,“小秦,老哥不会让你吃亏,我跟你们赵总一直没怎么接触,跟你接触多年了,你还能不知道我的为人?我最爱打抱不平。今天你有不舒服的,我替你出气。爽快点,干了这瓶。”

  伍建设的话都说到这份上,秦方平虽然对着一瓶啤酒直炸头皮,可还是得喝下去,碰杯是他挑起来的,不喝就是不诚心。于是两个人相对着咕噜咕噜各自喝下一瓶。

  伍建设喝完一瓶,长长地“哈”了一声,俯身又从桌上抓来两瓶,一瓶重重放到许半夏面前,道:“胖子,今天你算是很不给面子,我请你来喝酒,你还推三阻四,说什么有朋友在。你的朋友有我要紧吗?别说了,你罚一瓶。”

  许半夏笑着拿起酒瓶,道:“你伍老大既然知道你是要紧人物,吃饭时候也不说赏个光把兄弟叫上,害得我晚上没事干去机场接人。你要是吃饭时候就叫上我,我还能生出那么多事吗?说起来,你先罚一瓶才是。”

  伍建设道:“我要紧吗?为什么我叫你你不来,非要我搬出赵垒你才肯答应?你分明是不给我面子,你当我喝多了不清楚?别罗嗦,再说就罚你三瓶。”

  许扮戏心中才不怎么把伍建设放眼里,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嘴巴上可以让他一下,可是三瓶酒是万万不肯老老实实喝下去的。便笑道:“好啦,你伍老大心胸宽,度量大,酒量也大,跟我小女子计较什么?一人一瓶干下去算了。等下我还要去朋友那里点卯,你老大给我留条路子,别让我朋友又是骂我抛下他不管,又是骂我喝醉酒不是东西。”

   伍建设干脆又抓来两瓶,往两人中间一放,嚷嚷道:“许胖子,你别想赖,这四瓶酒,要么你三瓶我一瓶,要么我三瓶你一瓶,总归得你我喝掉,我不管了,你自己想办法。”

  许半夏抓起一瓶,交给伍建设身边的小姐,不怎么客气的命令道:“你别坐着没事干,喂这位老大喝酒,他喝一瓶,我给你一百,两瓶两百,看你本事了。”又指着其他人身边的小姐道:“你们也一样,只要把这位老大的酒肚子照顾好了,我照赏。”重赏之下有勇夫,小姐们顿时莺莺燕燕全围了上去。

  伍建设忍不住大叫:“许胖子,你想拿酒淹死我啊。小姐们听着,她赏一瓶一百,我赏一瓶两百,你们灌她,灌死她。”可是终究不舍得下手推开小姐,说话间,就给灌了几口下去。

  许半夏笑道:“女人灌女人算什么味道,再说我拳脚好,道上的朋友都知道。你伍老大会怜香惜玉,我女人对女人可不会怎么客气。”小姐们闻言,自然不敢贸然上前。“都要倒进嘴里,倒外面的不算。”

  赵垒进来,见女孩子们都抓着伍建设灌酒,觉得奇怪,郭启东笑着告诉了他,他不由冲许半夏直笑,怎么想出来的鬼主意,对付伍建设,也就只有土匪对土匪了。看来还是许半夏的匪气重一些。

  等大家嘻嘻哈哈一阵,伍建设才扒开众小姐钻了出来,满头满脸都是酒,衣服都湿了一半。踉跄着起身,指着许半夏笑道:“好,好你个胖子,别给我逮到你,什么时候你去我那里,我找一帮鸭子压住你灌。”

  许半夏笑嘻嘻的摸出四百块,小姐们一人给上一张,虽然明知有一半的酒倒在外面。“老大,拜托你以后别找那种鸡爪子,给我下酒我都嫌。”

   子.午+书.屋 ziwu shu wu^ c o m. 🌂

  这时赵垒的手机又想,伍建设一眼横了过去,大喝一声:“谁?这么烦,我们兄弟喝酒,他尽来电话扫兴。”

   赵垒拿起电话一看,笑道:“女朋友查岗怎么没完没了的,好了,我再接一个,立刻关机。”

  伍建设闻言,在场中晃了一晃,不知怎么一个转身,一脚踩桌子上,和身扑进赵垒怀里,一把抢过赵垒的手机,使劲摔了出去,在墙上摔得粉身碎骨。一边大声吆喝着道:“理她干什么,没结婚就那么烦,这结婚了你还不成妻管严?是男人就不能这么没骨气,说不理就不理。”

  赵垒被伍建设这么搞得愣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结合今天饭桌上隐隐约约受的气,不由生气道:“你有话就说嘛,摔我的手机干什么?”也懒得多说,起身去捡自己的手机。

  伍建设不放,反而一把抱住赵垒,全身都压在赵垒身上,才不管赵垒口气大是不悦,只顾嚷嚷道:“不许走,走就是不给我面子,今天一定要尽兴,喝到躺倒为之。赵总以前高高在上,我们没本事请到你喝酒,今天你还不如我伍建设,我说你不许走就是不许走。”

  许半夏听得脸都变色了,伍建设这话也说得出口,不知是仗着酒劲,还是真发酒疯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只怕两者都有,连郭启东的脸色都不大高兴,上去扯伍建设离开。只有秦方平有点幸灾乐祸。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赵垒自然是更不必说,被伍建设死死抱着,甩又甩不开,又得听他的疯话,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使劲推伍建设。一边喝道:“你想怎么样?摔了我手机还不够?”

  伍建设眼看就要被赵垒挣了出去,忙一把揪住赵垒的T恤,使劲之下,只听“嘶啦”一声,衣服被从胸口撕开。伍建设愣了一下,不由松了手。赵垒也不说话,黑着脸转头就走,连手机都不捡了。伍建设忙又冲上去,拦住赵垒,把自己的包递给他,道:“赵总最近失业,手头一定很紧,我摔了你的手机,你从我包里拿了钱去买个新的吧。”

  赵垒盯着伍建设看了会儿,也不吭声,拿过他的包,不客气地从里面取了一叠钱,转身就走。许半夏替他捡了手机跟上。没想到才到门口,伍建设的财务经理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拦住赵垒笑道:“赵总,不好意思,伍总喝多了,乱撒钱,我替你收着这些钱吧。”双手伸出,递向赵垒捏着一把钱的手。

  赵垒气头之上掏了伍建设的钱,见财务经理出面来讨还,他毕竟是要面子的人,不好意思真的纠缠于这点小钱,皱了皱眉头一把把钱扔在财务经理的双手上,愤然而走。许半夏紧紧跟上,到了外面,街道夜深人静,许半夏才叹了口气,道:“赵总,虎落平阳遭犬欺。别生气了,也不是人人都是如此。”一边把破手机递给赵垒。

  赵垒抬头深吸了口气,接过许半夏手中的手机,低声道:“谢谢,你回去吧,我先走一步。”说完便走去找车子。

  许半夏看着赵垒上车开走,这才回包厢,见伍建设与秦方平笑成一团,心里很有拔拳揍他俩一顿的冲动。看来还是郭启东有点良心,还过来问一句赵垒有没有怎么样。没了目标,大家也没唱歌的兴趣,坐一坐就散了。

  许半夏回到家里,漂染一如既往神情严肃地摇着尾巴迎上来。有时想想,人还不如狗。许半夏摸摸漂染的头皮,和漂染分享了一盒牛奶,洗澡睡觉。朦胧间,听得手机在包里叫唤,许半夏想不理,可是手机叫个不停,只得伸手拎过包来,一看显示,居然是赵垒。他这么晚了,还没赌气够吗?许半夏清清喉咙,接起电话:“赵总?你手机还能用?”

  赵垒道:“用的是以前的手机,小许,你没睡了吧?想找你出来说话。”赵垒其实很知道许半夏肯定是已经睡下,否则怎么可能那么久都不接听手机。只是他现在憋闷得慌,环顾四周,又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不得不睁着眼睛说瞎话。

  许半夏听得出赵垒口气中的低落,不由心软,忙道:“没,还没睡,正泡在浴缸里呢。赵总你在哪里?我立刻过来。”

  赵垒出了口长气,心里有一抹温暖抚过,总算午夜还找得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还有一个人不会拒绝他。“小许,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现在正在车上,我过来接你。” 许半夏说了个地址,然后立即跳起身,全身擦了驱蚊水,套上宽大舒适的圆领棉衫和半截裤,临出门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漂染带上。一人一狗,都睡眼惺忪,走下楼梯的时候,脚步分外沉重。不过许半夏的心里是愉快的,赵垒这个时候找她,意义已不同以往。一个人最失落的时候会找谁?唯有至亲好友。

  走出小区大门外,外面几乎是空荡荡的,别说是来往的行人,连车子都好不容易才过来一辆。白天的热风此刻也略为清凉,霓虹灯都已偃旗息鼓,唯有路灯寂寞地守着长夜。赵垒的车子还没过来,许半夏站路边等着,漂染伸着舌头倚在身边,虽然许半夏一向胆大妄为,可是此刻身边有个漂染,心中壮胆了不少。

  赵垒很快出现,那辆车本来就是她许半夏开出来的,远远看见就熟悉。车子的四面窗户都是大开,看来赵垒没开空调。许半夏手探进后窗,打开保险,拉开门,先送漂染坐进去。副驾的车门已经被赵垒出来打开,许半夏也不客气,微笑着坐了进去,等赵垒给她关上车门。赵垒坐上驾驶座,没说话,先发动车子。上了路,才道:“远远看过来,你和狗站在那里,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一点没有白天的煞气。”

  许半夏闻到一股浓烈的烟味,斜眼一瞧,见赵垒指缝间夹着一枝烟,即便是车窗洞开,烟味还是弥漫在整个车厢。许半夏微笑,道:“有时候和人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满身盔甲,和狗在一起,反而卸下全身的防备,因为知道自己养大的狗,是绝不会背叛自己的。”

  赵垒把车开得飞快,“胖子,你把我想说某些人是狗的话塞了回来。确实,有些人连做狗都不配。”

  许半夏笑道:“秦方平只是条饿狼,趁现在没人管着,急着想法子谋财。谁有财给他,谁就是他娘。这种人要他摇尾乞怜容易得很,只是不屑做而已。赵总,我只是不明白,你干吗今天要跟伍建设喝酒,这个人是什么玩意儿,你应该早有耳闻的。”

  赵垒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开着飞车,在黑暗的公路上行驶。初时还有几盏路灯相随,随即便是一团黑暗,只有对面路过的车子带来一丝光亮。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垒道:“胖子,帮我点一枝烟,都在包里。”

  许半夏愣了一下,估计赵垒现在可能开快车,不便一手脱离方向盘,只得打开顶灯,拉开包取出一枝烟,熟门熟路拿车上的点烟器点上,只是风大,许半夏又不便凑上去吸一口,所以很难点,两次才成功。直接交到赵垒手指边。然后,看赵垒立即放到嘴唇,贪婪地吸了一口。可怜,原本是个不怎么吸烟,讲究风度的人,现在竟成了烟鬼。这种越是闷骚不肯把话说出来的人,失意的时候越是依赖香烟。

  虽然不用开车,但许半夏一点不敢怠慢,两只眼睛死死看着路面,谁知道这个憋了一肚子闷气的人会开出什么车来。今天其实早知是要把性命搭上的,可还是下来上车。太知道赵垒今天需要有个人陪伴了。许半夏无奈地想,赵垒肯挑上她,还是她的荣幸呢。

  郊区的路,许半夏都很熟悉,开到尽头山穷水尽的时候,她总能伸出手指,也不说话,只是指个方向,于是赵垒就继续闷着头开。终于,一个左转的时候,许半夏不得不吭声:“老大,你转错路了,这条是逆行,赶紧调头。”

  赵垒愣了一下,醒过神来,果然发觉左右的行道树不对劲,连忙逆时针打方向盘。此刻,前面已经出现两盏车灯,雪亮的光线照得人心慌意乱。赵垒虽然已经开始转弯,可是原来的车速还在,一时成了两辆车对着快速撞上去。赵垒几乎是本能地松开油门,干脆往旁边的绿化带冲去。千钧一发之际,一辆水泥车擦着车尾快速驰过,几乎是瞬间,左近又恢复黑暗,只有桑塔纳2000的大灯钻在夹竹桃丛中漏出一点亮光。

  好险!两人都在心里暗呼,不过都没说出口,只是不约而同扭过脸看向对方。此刻又有一辆车开过,车灯照出车内的两个人都是面无血色,惊恐万分。过了好久,赵垒才转回脸,启动车子往后退。这下不敢再大意,退一步,往后看一眼,免得又有车子撞上来,黑天黑地的,谁能那么快反应得过来,撞上是必然。好不容易倒出树丛,手脚发软地开到一个有路灯的宽敞处停下,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一下没了力气。“胖子,对不起。”

  许半夏闻言,跳起身打开车门跳出去,道:“赵总,外面坐坐,车里面的气压不对。”

  赵垒默默跟了出去,与许半夏并排坐在人行道的路肩上,点了一枝烟闷闷地吸。刚刚从鬼门关边打了个弯,不知不觉,两人成了难兄难弟。只觉得对方是可以相信的人。

  好久,赵垒才说道:“阿郭今天跟我说,说他们让别人出面承包裘毕正的公司,到手后还是由阿郭管理。他说,裘毕正现在没钱,我的钱经他的手借给裘毕正,至今讨不回来全部,他想着比较内疚,他想出面帮我和伍建设说一下,付给裘毕正那笔承包费的时候,把我的那部分钱就扣下来,直接转给我,算是裘毕正还了我的款。伍建设说反正他出一样的钱,给谁都是一样,只要与裘毕正说清楚就行。所以我作东请客。本来吃饭时候还没什么,只有秦方平狂了一点,总是追着我问这问那,被我骂了回去。没想到…唉,不说了,也是我自己主次颠倒,怨不得旁人。”

  许半夏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我原本还以为你怎么就不甘寂寞了呢。伍建设其实还是有点忌惮你的,他会给你一段时间,看着你的后续动作,怕你万一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只是他这人酒德一向不好,喝了之后就会发酒疯,我叫小姐灌了他四瓶啤酒,怕是他以前都没喝过那么多。他那些话是他心里想着的,本来是未必会说出来的,只是酒喝多了管不住嘴巴,赵总你就当他发酒疯得了。谁心里没对别人存着几分腹诽的?只怕明天酒醒,他的财务经理会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到时他这个人恐怕还会急着打电话给你道歉呢。赵总你毕竟不同于我,伍建设不敢在短时间内对你怎么样的。”

  赵垒哼了一声,道:“也算是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了吧。小许,你没有说我自取其辱,还算是大大的厚道。今天看你在卡拉OK厅气走那个鸭子,我就在想,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原始森林,想要活下去,只有遵守丛林法则。你在其中已经毕业,成绩优秀。我要到最近才发觉,其实我还幼稚得很,从小到大,环境太好,道路太顺,手头筹码太多,只有别人围着我转,不知道我还要拿东西出去求人,以为事事都只要运筹帷幄就可以,已经不知道怎么露露爪子呲呲牙齿。所以我说我今天去见伍建设是主次颠倒。伍建设与我并无交情,他凭什么要帮我?我可以拿什么与他交换?如果换作以前,这笔钱都不需要我说,他自己会得拿双手捧着送来给我,今天我不仅得自己去取,还得贴上自尊。其实我何必要费那劲,如果把力气花在与原公司把离职原因争个水落石出,联系接洽下新公司的合同,赶紧选择一家好的走马上任,我即使自己不说,伍建设也会帮我想到,自己送钱上来。我这纯是自乱阵脚,自取其辱,怨不得旁人。平时做人太顺了,忘了丛林法则,合该受这屈辱。”

   许半夏认同赵垒的说法,其实许半夏自小闯荡江湖,所经历所学习到的丛林法则比之赵垒此刻的深刻体会,只有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此情此景,赵垒已经够倒霉,够沮丧,许半夏不忍在说什么,只是道:“伍建设那里的苦头,我年前也吃过,这人就那土匪脾气,只要跟钱相关的事情,他一向是六亲不认的。赵总你这次要他帮忙取回一笔钱,他还能不想方设法套曲最大利益?起码落个嘴上痛快也好。赵总你今天受的还算好,我年前那次,连冯大哥也受我连累。看样子,赵总是不是找到新公司了?”

  “胖子,其实我年前遇到税务这件事后,已经在接触猎头公司了,人总不能一颗树上吊死。只是最开始的时候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还奢想着自己做老板,所以把自己吊起来卖。现在已经离职,人家本身就不用再出高价钓我,今天开始,我自己心态也得放平,还是好好挑一家合适的公司算了。胖子,我可能得离开这个市,但不会太远,我喜欢沿海的投资环境。这一次挫折下来,我基本上已经是众叛亲离,不过意外得到你这样的一个朋友,也是不幸中的一缕阳光。以后,希望你常能过去看看我。”

  众叛亲离?许半夏在心中打了个问号,他不是还有女友吗?难道也在今晚翻脸了?那赵垒今晚也太倒霉了吧。不过许半夏不便去问赵垒这个问题,这人现在是火山,郁闷不止积累了一天两天,自离职后已经一直积累至今,今天已经接近爆发的临界点,否则这么稳妥的人,怎么可能开着车窗把车子开得飞快?许半夏可不愿成为导火索,更不愿成为牺牲品,好不容易才被认同,可不能就此前功尽弃。所以只是实打实地半开玩笑道:“赵总,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离朋友这两个字还差得远。我不会愿意把利益与你捆绑在一起,最多也就是你有苦难的时候,我可以尽力帮助,当然,也希望你以后得意时候能拉兄弟一把。不过是个十足的投机分子,当你的朋友,我还问心有一点点愧。”

  赵垒哈地一声大笑,板了一晚上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过了好久才叹道:“胖子,你不止帮我,还千方百计让我笑。”

  许半夏笑笑,赵垒这话比较言情,忍不住顽心大起,笑道:“赵总,我实在困得不行,所以说的都是梦话,你听见梦话居然能笑出来,也算是有本事。回去需要我开吗?”

  赵垒才一摇头,忽然又醒悟过来,笑道:“你开吧,我还有点心惊肉跳的。”

   许半夏咧着嘴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说明你这下完全清醒着,不会睡着,我可困死了,这车说什么都不能给我开。再说我明天还约了人八点吃早饭,不能爽约。”想到明天将对付的是另一只玉面狐狸,许半夏的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疼。

  赵垒笑,不与许半夏争辩,因为他明天没安排,尽可以睡觉,可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许半夏要是现在躺下睡觉的话,也睡不了多久,当然应该是他继续开车。刚才只是觉得许半夏对他好得有点不真实,这样一个匪气十足的女人怎么会一喊就出来,出来后去哪里都不问,只耐心地听着他倒苦水说后悔,顺从得没脾气。还好,一试之下,这胖子不是个事事顺从的人。许半夏是理智地对他好,不会感情用事,不会前后不一。以前,女友对他好得没有原则,等他离职失势后,则事事都不顺她心,诸多指责,晚上回去晚点,她会从家里打电话责问你现在失业,哪里还有那么多交际应酬,一点不顾他此刻心情好坏,非得他低三下四顺了她意才罢。

  刚才于卡拉OK厅来电,非要限定时间叫他回家睡觉,赵垒解释半天没用,也不知女友哪里吞了枪药,哭着与他辩论半天,就是不听他的解释。旋即又来一个电话催他回家,可惜给伍建设敲了手机,于是这个不接电话便成了大罪,等他气急败坏地连被撕破的T恤都没换地赶到女友家里,原想以此获得女友同情,但很不幸,女友只是冷冷地说他没用。赵垒一颗心凉了大半,回家郁闷得怎么也睡不着,不知怎么就想到许半夏,总觉得她是个可以说话的人。即使不是,电话骚扰她睡觉,也可以换取一顿痛快淋漓的吵架,出尽心中积郁之气。

  没想到许半夏还能令他笑出来。

  车子开出后没多久,果然看见许半夏闭着眼睡觉。只得大声叫醒她,“胖子,有点义气好不好?就算是我开回去,半夜三更的你也得跟我说说话,免得我疲劳驾驶,路上闯祸。你清醒一下。”

  许半夏被赵垒叫醒,郁闷地直着眼睛看着这张自己总也不能抗拒的脸,被他叫醒都生不来气,只有扭了一脸的鼻子眼不吭声,以示抗议,老天,明天另一只玉面狐狸会不会那么难缠?“老大,是不是开始数桥?”

  赵垒笑了笑,道:“我说跟我联系过的单位给你听,要不要?你帮我一同分析。”许半夏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两眼闪亮地道:“你说,你说,我听着。给你开车也行。”

  赵垒笑了笑,怎么有这么投机的人,以前一直只见她笑嘻嘻地什么都好,没想到也有选择,这副假面具还真是了得。于是,赵垒便减了速度,把这半年来与他联系过的职位一一道来,而许半夏则是随时插一句话,于她认为不合理的地方问个为什么。

  其实赵垒也并不是想要许半夏帮他一起拿主意,他自己的本事特长爱好雄心他自己最清楚,去哪里更适合他,他心中早有成算。只是现在与许半夏有了同甘共苦的意思,所以很想与她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在详细介绍企业的同时,也就把自己的考虑也一起说了进去。

  因为说得详细,许半夏不时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几次下来,赵垒感觉很是收益,便下意识地说得更加详细,不知不觉到了许半夏家小区门口,可话还没完。许半夏看看已经微微发白的天色,犹豫了下,还是没有提出邀请赵垒去她家说话,干脆坐在车里把话说完。一边在心里想,这年头,怎么高级管理人员这么稀缺,一个赵垒居然有那么多机会。

  最后听完,许半夏问:“你似乎是倾向那个正准备开工的企业?会不会太累?这个企业的规模不小啊。”

  赵垒此刻也是疲意袭来,伸了个懒腰,道:“他们看中的是我有外资新厂一手一脚启动的经验,我看中的是他们的规模和在市场的优势地位,只要顺利投产,后面的日子不会难过。再说母公司在国外规模太大,上面董事会的操作也会比较规范一点,不至又来一次有太多人为意志左右的政变,我还真是被那种没有规矩可言的董事会搞得没脾气了。”

  许半夏想了想,道:“这下你得把全副身家都搬过去了,可惜了这儿已经打下的根基。”

  赵垒扭头看着许半夏,看了好一会儿,才道:“胖子,你上去睡觉吧。”

   许半夏嗯了一声,准备起身,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那个你最不可能去的私营小轧钢厂,他们有没有承包或者出手的意思?大约多少资产可以买下它?”

  赵垒愣了一下,很直接地就道:“胖子,你最好不要沾手,这种私营企业,你除非全部盘下来,否则里面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都会叫你头痛死,否则你说好好的一个厂,人家都活得好好的,他们怎么可能维持不下去?而买下这个厂,你还没这实力吧?”

  许半夏已经困得脑袋有点不大灵活,费劲地想了想,道:“大约需要多少资金才可以买下来?”

  赵垒看着许半夏,忽然眼睛一亮,道:“胖子,你先回家好好睡一觉,我刚刚有个好想法,等我想明白了晚上跟你说。你先睡去吧。”

  许半夏疑惑地看了看赵垒,见他一点没有困意的样子,叹口气,不陪他了,本来这一阵身体就不怎么结实,再不睡一会儿,只怕白天会顶不住。心中着实垂涎赵垒说的那个轧钢厂,不知赵垒有什么好的主意。

  只是这一晚下来,赵垒以往遥远而高大的形象在许半夏心中破碎。神是她自己的心造起来的,神也是被她自己的心击碎的。赵垒并没有什么不好,他还是畅销于世的大好青年,还是卓尔不群的英俊男人,如今更是成了她许半夏的兄弟哥们,只是已经沦为与许半夏一样的凡人,许半夏自己用心为他涂上的一层玫瑰金一下失色。

  许半夏不知是什么感觉,有点失望,有点失落。不过也好,心头又少了一点牵挂。多一个兄弟,少一个梦中情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