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三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三章

  三三

   许半夏送走屠虹,就把车子停在宾馆停车场,上了高跃进的车。上去就直截了当地问:“没喝多吧?我听说喝到六七成的人最容易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来,要不要我们找个地方,干脆把你蒙倒算数?”

  高跃进笑嘻嘻地道:“客气一点嘛,我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在外面醉倒出洋相呢?你说,怎么谢谢我?我给你做担保,面子可不小的。”

  许半夏伸出一只手,吐吐舌头道:“才五百万,我都拿得出比这多一倍的钱,叫你高老总给那么少的贷款做担保,真是辱没了你。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让你失面子。”

  高跃进听了哈哈大笑:“才五百万,我还想有多少呢,还要叫我来担保的。算啦,这点钱我也不问你讨人情了。胖子,你今天领来的这个律师给我打开一条思路,不错,借壳上市是个好主意,反正我只要实惠,借壳可以绕开很多繁杂的程序。我今后还会找其他类似操作上市的公司货比三家,如果不给你的屠律师做,你不会有意见吧?”

  许半夏笑嘻嘻地把高跃进早上刚说过的话扔回去:“老大,你对那律师了解多少?是不是真是你了解的那个公司的人?会不会是什么骗吃骗喝的?哎哟,别连野猫也被人骗去才好。”

  高跃进大笑,道:“我还在怀疑你鞍前马后那么殷勤干什么呢,是不是因为屠律师比较帅?”

  许半夏笑道:“我跟屠律师的关系,你是怎么也猜不到的,不过我不会说,给人留点面子,反正我欠他人情。我答应明天早上送他去机场,高总,有什么事,你得长话短说。”

  高跃进只是笑道:“不是说了吗?请你听我吹笛子。

   许半夏眼睛一白,索性不理他。干脆抱着胳膊睡觉。

  高跃进好久不见许半夏有回音,抽空看一眼,竟见她又开始睡觉,只得大声吆喝:“胖子,胖子,别这么不给面子,我笛子能催眠,跟我说话也那么没意思吗?”

  许半夏“哼”他一声,还是不答。想高跃进千里迢迢把她载到湖边别墅去,怎么可能没事?只是看这家伙好像越跟他搭腔,他越来劲,索性不理,反正到了地方,他总要摊牌。

  高跃进怎么可能不知道许半夏打什么主意,不过只觉得好玩,笑道:“起来,别睡着,我开车,你怎么敢睡觉。跟你说了吧,现在你的阿骑在别墅等着我,我想见见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许半夏闻言吓了一跳,一下就从位置上直起身来,紧张地问:“真话?没开玩笑?”这么重大的事,阿骑怎么没跟她说?许半夏好好回想了一下,对了,下午研究赵垒给的邮件的时候,阿骑来过一个电话,问她忙不忙,她正满脑袋都是鑫盛,盘来盘去的都是数字,所以当时一个“忙”就打发了阿骑,难道阿骑来说的就是这事?臭阿骑,自家人还这么小心干什么。

  高跃进居然很认真地回答:“当然是真话,跟你确认晚上一起吃饭后,我就约了他们两个,让修姐管住他们别走。反正迟早要见面的,不如现在就见了。”

  许半夏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道:“高总,希望你不要带着先入为主的偏见对待阿骑。如果你一上去就没安好心,我宁可今天的担保要求作废。”

  高跃进不搭腔,只是默默地板着脸开车。许半夏偷偷瞄他几眼,见他严肃得很,心里担心他把火气出到阿骑头上去,只得放低姿态,清清喉咙,问:“高总生气了?我们实事求是嘛。”

   高跃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冷地道:“换作是你女儿,你还会不会那么客观?”

  许半夏老老实实地道:“不会。不过…”还没说出不过后面是什么,就被高跃进打断,“你别不过,辛夷是我女儿,阿骑是你兄弟,我今天已经够客观,叫上你平衡双方势力。否则任阿骑三头六臂,进了我家门,他还想喘气?”

  许半夏心想,这话也是,高跃进怎么也算是个人物,但又看不得高跃进言语中的嚣张,咽不下这口气,慢吞吞地边想边道:“阿骑是我命门,野猫是你命门,我们都是关心则乱。但相对而言,真要起冲突的话,我的话比你的话管用,我在场可以调剂润滑。所以你叫上我与其说是平衡势力,不如说是你不想事情闹僵,导致野猫再次出走。不过无论出发点是什么,我们都不想事情闹僵。”

  高跃进又是闷着头不说话,许半夏说得没错,他对女儿心里没底,他心里不能确定,他要是难看了童骁骑,女儿究竟会跟谁走。可是他知道归知道,还是不愿意许半夏知道得那么清楚,就好像两大高手对招,许半夏已经事先知道他的命门,那他还玩得出什么花样来?他怎么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绝大多数场合他都是千方百计占据主动,可是遇到儿女问题,他硬是使不出劲,处处被动。

   子.午+书^屋 🐣 w w w…ziwu shuwu…c O m …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心里担心,他要是带着满腔的闷气见童骁骑去的话,不知会出现什么局面,对阿骑不利那是肯定的。得怎么化解一下才好。她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从小太有钱也不好,象野猫,你怎么拿钱去引诱她她都不会动心。要是我的话,你只要一句话,要阿骑还是要某某数额的钱,我当然毫不犹豫就选钱。所以高总,你从不可口野猫的零花钱也是错误。”

  高跃进幽幽地问了一句:“除了钱,老爹养她那么多年,就没一点分量吗?”

  许半夏闻言愣了一下,道:“我与我家老爹,他没养过我,所以我们之间没有情分。至于你与野猫,嗯,也有点复杂。不过野猫与阿骑在一起后,已经从牛角尖里拔出来一点。”

   高跃进还是没说话,只是慢慢地把车速缓了下来,最后斜过去停在路边,直着眼睛发愣。许半夏这下不敢乱说了,只有也陪着闷坐。车厢里安静得叫人心慌,只有发动机的声音隐隐传出,空调吹气声也清晰可闻。

  过了好久,高跃进似是回过神来,长长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号,“修姐,我走不开,叫他们两个回去吧,别等我了。”说完就放下手机,汽车开始调头。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心想,也是,不见也就不见了,见了反而巩固他的弱势,那还去见什么?高跃进能当机立断踩刹车,是个人物。

  高跃进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胖子,我等下把你放到你的小区。你不会跟辛夷阿骑说我今晚调头的事吧。”

  许半夏笑道:“我从来不会撒谎的,也不会瞒报军情的,调头就调头,不过我会在后面补充一句,高总准备开工再生几个儿子,有备无患,免受要挟。”

  高跃进一听,再忍不住,憋了半天的臭脸总算露出一丝笑意,不过却是恨恨地道:“你说得不错,很有道理,你就这么跟辛夷说去。”

  许半夏只是笑,不去说他。其实很多人外面发展艳遇后,生下个一儿半女的,高跃进家中连老婆都没有,他在外面生个十个八个的,谁管?野猫又怎么可能知道?高跃进能这么一直顺着野猫,已经算是比较称职的父亲。其实野猫还是没头脑,只知道贪着自己喜欢,这么一直混下去,总有一天会把高跃进的心混凉掉。等以后分起财产来,她会心疼。可是许半夏不会去管这事,因为野猫归顺了她爸的话,童骁骑还玩什么?看他们两个如今情意缠绵的样子,相信,他们是深爱的。许半夏当然帮亲不帮理,行动上偏袒自己的兄弟。遮天小说

  高跃进瞥了许半夏一眼,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打抱不平了?主意是你出的嘛。”许半夏不愿再接茬,这是人家的家庭问题,她多说干吗。若无其事地伸伸懒腰,道:“这下我总算可以回家睡觉了,高总英明啊英明。不过有一点不英明,阿骑这人被你先入为主地妖魔化了。其实你只要见过阿骑,你心里一定会佩服你女儿眼光不错。不说别的,才一年,阿骑的运输队已经扩大两倍。”

  高跃进不客气的插嘴:“别以为我不知道,都是你扶着他。”

  许半夏笑道:“若是阿斗的话,诸葛亮也扶不起来。英雄不论出身,再说阿骑有过去也不是因为作奸犯科。高总,我想你们还是见一见吧,宁可什么也不说,只是亲眼见一下大活人。”

  高跃进怒道:“刚才你怎么不说?非要等我打电话叫他们走了你才说。女人怎么都这么难弄!”

  许半夏只是嘿嘿地笑着,觉得高跃进这话是松口的意思,便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阿骑打电话,让他们回去等着。倒是把那边的小男女搞得一头雾水。

  夜晚的湖边别墅区暗森森的,这要是没车的话,走进去还真有点会心慌。也不知修姨一个人住里面,每天晚上是什么感觉。竹子掩映的房子外面,停着高辛夷一直在开的桑塔纳2000。许半夏跟在高跃进后面进去,没见修姨迎出来,客厅灯火辉煌,却不见人。只听楼上大有动静。

  许半夏不便上去,看着高跃进找上楼去,她便坐到藤椅上,见茶几上很多零食,但又不是商店里看得见买得到的零食,好像是谁手工做的,难道是修姨特意拿出来招待童骁骑的?不知道修姨对童骁骑另眼相待,会不会影响到高跃进的判断。

  许半夏肚子吃得饱饱的,也就不去动那些零食,坐在椅子上想赵垒说的话,什么叫“睡足以后再说”?难道说赵垒意指她许半夏现在脑袋糊涂,拎不清?那么说,是不是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图不成?许半夏立刻在心中否认,还有什么意图,还不是为了套出陷在裘毕正那里的七十万。既然如此,许半夏还是心软了一下,决定开恩,先不把郭启东的保释敲了,免得伍建设没了左膀右臂,有可能反悔那单承包。想到这儿,许半夏给冯遇电话,“大哥,伍建设想要吃下隔壁市一家叫鑫盛的轧钢厂,无论如何,他在那里投入的资金都会相当巨大,我怀疑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不再打裘毕正那个公司的主意,一个是即使承包下裘毕正的公司,但无力,也无兴趣改造新生产线。这倒是件好事。”

  冯遇可能正好在家,听了这话,问道:“你跟伍建设在一起?看来伍建设的实力被我们低估了嘛。他真有那么大胃口?”

  许半夏简单地道:“我不知道。不过看来大哥你那儿的情况可以缓一缓。看样子还真是伍建设与郭启东接手裘毕正的公司,我怀疑裘毕正不会不知道,只是掩耳盗铃而已。我不得不说,伍建设的能量比裘毕正要大得多,今天我看见他随便支使检察院的人给他买衬衫,这种关系,不知平时有多少投入下去才行。他肯定还有其他关系在公检法,所以郭启东才可以保释出来。”许半夏决定不把自己准备干扰郭启东保释的事和冯遇说,多一个人知道多一张嘴,反正自己悄悄下手就是。否则有说出去的可能不说,还得费劲与冯遇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把陷郭启东进去的时间定在那个时段,这不容易解释。

  冯遇叹气,道:“但愿伍建设顾不过来,我也可以有几天安稳日子过。不过我还是得着手多发展几个客户,分散风险。”

  许半夏放下电话也是叹息,冯遇怎么这么不思上进,难道不知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或者这是他多年经验总结也有可能。本来还有心跟冯遇商量怎么联手拿下鑫盛,现在看来不必,冯遇喜欢小富即安,不愿像她许半夏一样到处趟混水摸鱼。这一刻,许半夏感觉自己有点剃头挑子一头热,她是个喜欢主动出击的人,不可能永远与被动的人捆绑在一起,往后,该做啥就做啥。最近从北方回来,已经在朋友们身上化了太多的时间。

  正思索着,楼梯口人声传来,抬头看去,四个人鱼贯而下,最先出现的是高跃进,随后是高辛夷拉着童骁骑,最后是修姨。许半夏起身笑脸相迎,等众人走近,她才不紧不慢喊了声“修姨,你好”。修姨则是微笑相待,轻轻说一声:“你来啦?我给你倒水。”不过临转身的时候,亲热地拍拍童骁骑的肩让他坐下,眉开眼笑的,与她对待别人不同。许半夏看得有点发愣,不由看向高跃进,却见他没啥表示。不过高跃进这人要有表示才怪了。

  还好有高辛夷抢着说话:“咦,胖子,你怎么会来?你来就好。”

   许半夏心想,高跃进听了女儿这话不知什么感想,自家的事,女儿居然指望一外人来了才好,高跃进面子都给丢尽了。一会儿修姨端茶上来,当然是上好的龙井,这个许半夏不用猜都知道。不过许半夏在心中并不喜欢修姨这样的人,心机太深,很不易讨好,而且一身古旧,似乎周身带着阴恻恻的冷风。许半夏觉得还不如她自己家中胖乎乎没心没肺的保姆来得好。不过高跃进想要报恩,自然另当别论。

  厅中高跃进只是看着童骁骑不语,童骁骑也不语,高辛夷拿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见许半夏没回答她,于是她也不语。许半夏更不会充媒婆状,硬着头皮插科打诨,所以坐了坐,感觉没什么味道,便起身出去露台。外面虽然没有空调,空气中还夹带着湖水的一丝热腥气,蚊子也频频来袭,不过月亮圆圆,水声轻轻,呆一会儿后就喜欢上了。神仙福地,高跃进与高辛夷看来都似不怎么会享受,枉费了这等好地方。外面有一把小小的竹杌子,许半夏坐上去嫌小,估计平时都是修姨在坐的,她坐应是刚好。

  过一会儿,身后移门拉响,回头一看,却不是高辛夷,而是她吧。高跃进拉上门,靠到栏杆上站着,半晌才问了一句:“你说我看到什么了?”

  许半夏笑笑,道:“我根本不看好,因为我在大学里时候,同寝室的同学就讨论过,做父亲的人对女儿都有发自心底却被冠之以父爱的占有欲,所以心里必然会排斥女儿的男友。我的父亲对我没有父爱,所以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占有欲,呵呵,你就不同。”

  高跃进道:“胡说八道,哪里有这种话。胡说八道。”

  许半夏起身,也趴到栏杆上,道:“阿骑还行吧?我知道你肯定见了后没话说,整个人挑不出刺来。”

  高跃进恨恨道:“我还挑个屁刺,辛夷都跟我说她怀孕了。”

  “什么?”这下轮到许半夏大惊,“你…你没发火?”还没等许半夏说完,移门又响,高跃进头都没回,就大吼一声:“屋里呆着。”许半夏也没回头,谁来都一样,高跃进已经做得够好,没对着两个当事人发脾气,而是出来外面撒气,这时候谁不看眼色非要出来与高跃进论个究竟的话,还真是自讨苦吃,连许半夏都会开口骂。未婚先孕,虽然这种事听得不少,可出到谁家谁家不乐意。

   见高跃进没有说话的意思,许半夏进去里面,盯着童骁骑与高辛夷,严厉地道:“阿骑,是不是真话。”

  童骁骑抬头,坚决地道:“真话。”

  许半夏拿眼睛在他们两人之间扫来扫去,半晌才道:“你们答应过的,为什么违背诺言?”

  高辛夷犹豫了一下,随即毅然道:“你应该知道,避孕措施还是会有失败率的,我们不是故意。我们只是偶尔中奖,我也是才知道的。胖子,这是我和阿骑的孩子,我绝不会去打掉。”

  许半夏只是拉着脸,不语。

  童骁骑也很坚决地道:“随便你们怎么发落,这个孩子我们要,胖子,你不会懂。本来想早点告诉你,可是你正好没空。”

  许半夏“哼”了声,道:“我当然不懂。但是你们以为我当初希望你们不要怀孕是因为他?”说着拿手指指外面的高跃进,“你们应知道,阿骑假释期间结婚手续特别繁琐,办一个结婚证得跑公安局,我们好好的人,干什么因为结婚还得被他们审犯人一样地审?还有,你们这个时间结婚,总归不能办得尽兴,叫你父亲怎么向朋友们交待?总之是时间不对。不过既然有了就算了,天又不会塌下来。走吧,高总我会来对付,你们在也是没用。野猫最近自己注意身体。”

  高辛夷皱眉,生气道:“我怀孕又没碍着谁,不结婚我照样把孩子生下来。胖子,你怎么也罗嗦起来。阿骑,我们走,我们偏不结婚又怎么样。”

  童骁骑也起身,一手小心地环住高辛夷,好像她都已经六月怀胎了似的,冲许半夏正色道:“胖子,你跟野猫她爸说说,行最好,不行你也别讨好他,扭头就走。你为我们两个的事也做得够多了,我跟野猫在一起并不违法,也没碍着谁,你没必要为了我们老是敷衍他。”

   许半夏无言以对,这两人怎么都是顾前不顾后的冲动性子,只怕高跃进这么一闹,他们两个还更亲密一点都说不定,这不,两人说话的调子都差不多。他们就不想想以后?可是再一想,阿骑可能也不全是顾前不顾后,他性格刚烈,出来后又迅速收复江山,处处都是受人敬重的老大,可就是无端被高跃进横挑鼻子竖挑眼,许半夏都觉得难以忍受高跃进的偏见,还会不时出言讽刺,何况是当事的阿骑?只怕早就憋着一肚子气了。两人今天没有当场冲突,不只高跃进一忍再忍,阿骑难道就没有一忍再忍?依野猫的脾气,只怕她也是忍了再忍了。这一想,许半夏觉得自己前面的考虑确实偏向了高跃进一点,很是内疚,便挥手道:“你们走吧,你们既然能做能当,我做兄弟朋友的当然替你们断后。”

  高辛夷居然踩着茶几冲过来抱住许半夏,叫道:“这才是胖子,谢谢你,我老爹就交给你,你最有办法。”

  许半夏大惊失色,忙牢牢接住这只野猫,偷眼看向童骁骑,果然见威风凛凛的阿骑一脸惊惶,踢开茶几过来,长臂一抄,把高辛夷抱进怀里,与许半夏道了别,几乎是把野猫抱着出去的。

  看着他们走,许半夏只是奇怪,修姨不知听到看到没有,怎么一直不出来?他们刚才在楼上干什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要紧的还是摆平外面露台上生闷气的高跃进。

  许半夏拉开门出去,才拉门,就听高跃进闷闷地喝道:“回去。”

  许半夏沉着地道:“是我。我让他们两个先走了。”

  高跃进怒道:“你凭什么叫他们走?他们还没有跟我说清楚,怎么能走?许半夏,你太过分,一直以来,你都在帮着他们瞒我,没有你,我肯定早一点可以发觉。你这个狗头军师,你是不是以为让童骁骑使个美男计骗上我女儿,我就会对你另眼相待?你们心也太急一点,设计着让辛夷怀孕,指望拿个孩子拴住辛夷?告诉你,这招对我没用。你现在也不用假惺惺留下做好人,你还骗得不够?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许半夏虽然早准备好,既然是断后,肯定得受高跃进几句瘟话,但临到听见,还是有点生气,不过此刻她再不能激怒高跃进,否则他这人爆发起来,那就不是伍建设之流可以比的了。“可是我没车子,走回家不便。”

  高跃进回头吼道:“还要我送你回家?你说得出来,叫你那个破兄弟来接你啊。”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这样,心里反而笑了,高大老板居然为儿女私事弄得焦头烂额,又不敢冲女儿发作,自己憋着生闷气。这种情形可是难得见到。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野猫养成那德行,还不是给高跃进宠出来的。“我的破兄弟现在眼里只有老婆,兄弟不要了。不过你忙,尽管生气,我不打扰你,我就不信走出去没出租车。黑车也打它一辆。”

  许半夏一边说,一边看高跃进的反应,但直至说完,高跃进只是在夜色中飘来一声“哼”,却是连头都没转过来,没办法,话已说在前面,只得说到做到,掉头往外走。

  外面都有路灯,光是一个小区,就够许半夏弯来弯去走上好久。走到小区外,是条专门留给这个别墅区的路,几乎没有车辆经过,旁边都是黑郁郁的灌木,路灯暗淡,这才是危险的开始。不过许半夏仗着有本事在身,倒也并不怎么畏惧,只是自觉走到路中央,免得离灌木丛太近,什么东西窜出来的话避之不及。

  这条路又是很长,许半夏走得很郁闷,心里把高跃进祖宗十八代好好列数了一通。可这还是苦难的开始,因为许半夏知道,出了这条路,外面的公路就连路灯都没有了。不知在这荒僻的地方能不能拦到车,心里虽然后悔,可叫她回去问高跃进要车,她还是不干的。很想就给童骁骑打个电话算了。

  正思想斗争,身后雪亮的车灯慢慢延伸过来。许半夏懒得回头看,一准是高跃进,否则不会那么慢。高跃进也是生着气,可想到外面黑天黑地,又不能真扔了许半夏不理,只得忍着气开车出来,可见了许半夏背着手走得开心,又想扭头回去,最后磨磨蹭蹭挨着许半夏停下,按下车窗,在里面喝一声:“上来,别演苦肉计。”

   许半夏双手一撑,趴在车头上,非把脸凑到驾驶座前面的玻璃前,大大地冲高跃进做了个鬼脸,这才回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笑嘻嘻地道:“高总别内疚,我把你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时间紧急,所以还没问候到你。”高跃进既然出来,说明事情还是又回旋的余地,许半夏心情大好。真是,走那么多路,何尝不是有苦肉计的成分在呢。

  高跃进有点哭笑不得,只会恨恨地道:“他妈的,你这只鬼,坏透了。”

  许半夏还是笑嘻嘻地道:“以前看过一个笑话,说修女与一个俗人打球,俗人一只球打出去,没命中,说了句‘他妈的,没中’,修女就奉劝俗人要注意五讲四美三热爱,不能说粗话,否则上帝会报应说粗话的人。结果俗人又一球没有命中,又骂了句‘他妈的,没中’,天上果然打下一个闷雷,可是打死的却是修女。可见报应这回事,当真是隔靴搔痒,天雷轰顶而下,却打在祸首三米之外,神鬼怕恶人,真要将良心全抹杀了,天地又奈他何。高总一开口就是‘他妈的’,与我的‘坏透了’是一个娘胎出的,咱们都是老天避着走的人,多好。”

  高跃进忍不住一个刹车,看住许半夏半天,才唧唧哼哼地笑道:“许胖子,你比我还毒,做的坏事都已经上升到理论高度。哼,后生可畏。”

  许半夏心中这才把一颗心放下来,高跃进未必心里就认可了童骁骑与高辛夷这一对,可能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了。最怕憋着气不说,只要说出来,无论说什么,爆炸可能性都会降低。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