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四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四章

  三四

  许半夏终于携款去了北方。之前,她与赵垒通过电话,不过没再提起伍建设收购鑫盛的事,她不提,赵垒也没提,只是谈些去北方的注意事项。赵垒在北方人面熟,又常过去,所以说出来的话很有见地,许半夏几乎是全盘接受。不过感觉得出,这回赵垒说得比较系统,似乎是花时间进去好好考虑过。对此,许半夏比较感激。

   北方并不是北极,去北方,并不是呆那里不走,而是来来回回,做那空中飞人。新的事物,非要深入接触,亲手做过以后,才会了解其中的沟沟坎坎,也更能体会赵垒有些话的含义。许半夏入门已经算是够快,只是再快也还是新手,所以第一次操作时候,虽然最后把那么大的量全部销售干净,时间却还是拖得比预期的长了近两周。第一周的时候,老宋还顶着总公司的压力,帮着许半夏编出一些一时货款不能进帐的理由。到第二周时,老宋的老总早看出端倪,来电话警告老宋,要他记得公是公,私是私,许半夏虽然有信用,以前也帮过他们很多忙,但是钱已经拖了那么久,不能再行姑息。老宋只能愁着脸对许半夏说明,要她说什么也要加快步伐。曾少年小说

  许半夏虽然忙得四脚朝天,可是心情非常愉快,因为时刻都可以看见利润的产生。不像年初春节那时,忙着,却偏还对未来感到渺茫,那才是最要命的。

  因为量大,许半夏又要南方北方地跑,所以很有点忙不过来,新人又一下无法进入状态,使唤着不灵便,许半夏只得就地取材,找了个本地的原本就是搞钢铁销售的人,替她在钢厂催货。本地人对本地人,说话方便很多,这以后,许半夏可以把催货的工作暂时搁置一边了。

  着手开始做第二票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得以理顺,不用再如第一票那样地摸着石头过河,最可喜的是销售渠道打通,下家知道她有那货,价格又合理,服务又迁就,交款又可以用承兑汇票,比直接去钢厂方便快捷。而且现在毕竟国营企业少,私营企业多,老板们心里都有一杆精确无比的秤,稍一掂量,便清楚在哪里拿货比较合算,第二月就早早把计划主动打给许半夏,让她早日配货。这种企业虽然量不多,但聚沙成石,涓滴成河,捏起来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再说小企业在价格上比大客户要来得高,所以虽然罗嗦,辛苦钱却也不难看。

  秦方平虽然最终没有取得进货权,但他们公司新老总上马,怎么也得礼贤下士,问一问前人有关进货渠道的事。所以许半夏在秦方平的推荐下与新老总有了接触。新老总,秃头油面,形象差赵垒多多,所以许半夏在奉承结交时候殊少乐趣。第一次见面,就送上一枝万宝龙钢笔,新老总居然一点没客套一下就笑纳,许半夏心里觉得,这人比赵垒差劲多了。不止是姿态问题。不过,这种人对许半夏来说才方便,只要他受了礼,以后就是兄弟朋友了,说话方便很多。第一票,就在他们那里出了不少。 码头也经过保养期,可以投入使用,发往南方的货物以后就直接进入自家码头,由阿骑管理着收发,不知省多少费用,也方便多少。只是,许半夏没有把货全部发到南边,她发觉直接在北方销掉的话,资金占用少,周期快,虽然一票之中少赚一点,但总体而言,还是赚多。因此,她干脆广收挂靠的业务员,按量计酬。那些业务员本来就是做这行的,手中多少都有些相对固定的客户,反正有奶就是娘,许半夏手里有货,他们就给她销。所以,第二票做得很是顺利,比预定时间早了三天交了老宋公司的货款。

  只是,许半夏手法激进,手段泼辣,身手敏捷,宛如晴空霹雳,一下打破多年积累的行业规矩,让原本浸淫其中的老行尊们无所适从。等他们反应过来,找出许半夏的行动方略,企图曹行萧规的时候,不是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就是没胆量如许半夏一般大进大出,更有人自惭精力不够,不能如许半夏一般做空中飞人。犹豫迟疑之下,许半夏已经占了半壁江山。

  市场如同一块蛋糕,你吃了便得饿了我。许半夏一没拜山,二没烧香,从天而降,迅速夺了人家的口粮,于是大江南北,与许半夏做同行的无不嫉妒怀恨,背后暗骂,只是见了面依然客客气气,知道鬼已进屋,赶又赶不走,打又打不得,只有敬鬼神而远之,只望以后山不转水转,狭路相逢时候可以手下留情。

  又是一年秋来到,北方街头白杨银杏都是披上了绚烂的金黄,美不胜收。各色水果也络绎上市,紫得发黑的玫瑰香葡萄,清脆甘甜的鲜枣,尺来长的粘玉米,都是许半夏以前没有吃过的,秋天的北方让许半夏如鱼得水。可是她不能不遗憾地回家好久,因为她的地皮填了塘渣后一直没有开工,县里要找她谈话,电话里说不清,非要她上门聆听训导。又有裘毕正的儿子要结婚,虽然他已经半退休,可是面子还在,请帖发出,不得不敷衍一下。不过许半夏主要还是冲着这几乎是行内人的大聚会去的,听说将会去很多同行,毕竟,裘毕正在这行做了多年。

  高辛夷的肚子已经显形,许半夏当然不可能再叫她开车接送,自己在机场打车回家。只是奇怪,高跃进怎么就捺得下那颗心,那么多日子下来,就是在偶尔的电话来往中一句不提高辛夷与童骁骑的婚事。高辛夷干脆搬到童骁骑的租屋里住,不再回家,每天由童母当公主般伺候着,而高跃进还是不闻不问。 童骁骑的生意一直很火,只要是他做上的,一般没什么人敢与他抢,更没人敢使出下三滥的手段。只是他自从在高跃进那里受了轻视后,一直赌着一口气,赚了钱只是扩大规模,而不拿来买房子,害得高辛夷跟着他住租屋。许半夏看不过去,硬是命会计从运输公司的账上抽出五十万现金,给他买下一套房子,付了头款,又让他买了新车,乃是新出的丰田佳美新款。可是新房还在装修,小两口一时没法安定下来。

  机场出来,直接就去看望高辛夷。如今的董母见许半夏如见菩萨,招呼得非常殷勤。没想到野猫怀了孕还是野猫,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直逼许半夏而来,搞得许半夏手忙脚乱应付之余,非常纳闷,前面那一阵她是怎么过来的,这孩子在这种娘胎里还能落地生根,也算是命大福大。说起高跃进的时候,高辛夷开始伤感。高跃进真不管她了,她才开始觉出老爸以前的好来,可是两人都是怄着气,谁也不主动给谁电话。许半夏无奈,只有答应做中间人,打电话给高跃进约时间见面。高跃进也一点不客气,嘱咐许半夏晚上九点半去接机,见面详谈。

  时间尚早,与童骁骑一起在童家吃了饭,许半夏没多留,更懒得问童骁骑做得怎么样,兄弟办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回家拉了漂染去找老苏。老苏家黑灯黑火,显然没人,这个老实人晚上还能去哪里?许半夏连电话都不给一个,径直回家开了车去医院找。还是原来的办公室,不过老苏换了位置,坐得进去了一点,可能是升级了?

  老苏正给一个年轻女医生讲些什么,他倒是一本正经,不过那个女医生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站在老苏身后,眼睛倒有一半时间瞟着老苏的脸。许半夏心里不是很乐意,也不上去招呼,只是站在门口不语。站了会儿,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注意她,身后倒是有人问话:“喂,你找谁?”

  许半夏没说,老苏抬头看见了她,立刻起身开心地大声道:“胖子,怎么会是你?”边说边绕过女医生冲了过来。许半夏看着心里不知怎么,暖暖的,老苏的热情,比之生意场上那些客户的热情,可要真实多了。她也迎上去,开心地向老苏献宝:“老苏,你看,我又给你带驴肉来了,这回与以前的不一样了,不是真空包装的,还是从店里买新出炉的货色呢,早上才出的,你现在还可以吃。”

  老苏也是很开心,这么多日子不见许半夏,没想到她还记得驴肉。老苏虽然总是想到许半夏,尤其是在一个人跑步的时候,可是见了许半夏却又不知说什么,只会拎着驴肉笑,半天才问出一句:“你不是在北方吗?又胖了啊。”

   许半夏听了直笑,她了解老苏,自然知道老苏不善言辞,笑道:“我其实一直来来去去地在飞,只是因为开拓一项新业务,一直很忙,没时间在家多呆。这回准备稍微在这儿多呆几天,所以先来看看你。刚才去你家,没人,我估计你一定在上班,果然没错。”

  老苏忽然想到,许半夏说驴肉是早上刚出炉的,那不是说她今天才下的飞机?才下飞机就来看他了?老苏心里很温暖,想得太多,都忘了要请许半夏坐。好在许半夏不是个扭捏的,早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到老苏的桌子边。“胖子,你这回脸色好了。虽然胖一点,反而健康。”

  许半夏笑道:“奶奶的,我不减肥了,上回减得风声鹤唳的,差点以为要步小陈后尘。什么低热咳嗽,后来好好睡了几觉早就没事。可就是没时间与以前一样跑步,现在一天掰作两天用,只有睡眠时间不能减,所以每天起不来,最多也就宾馆里面游泳一下。老苏,你还锻炼吗?”

  老苏开心地笑道:“我当然每天跑步,夏天时候还常见你的保姆带漂染出来溜,漂染看见我就不听保姆的话,非要跟着我跑步,可乖了。”

  许半夏听了哈哈大笑,道:“第一次的时候保姆还吓个半死,说有人要拐漂染,打电话问我还要不要带漂染出去溜,我一想肯定是你。漂染现在楼下,要不要去看看?可能它看见你比看见我还亲了。”说话间,见那个年轻女医生一直没走,坐一边看资料,眼睛却一直往说话的人这一边溜。许半夏不由觉得好笑。“对了,老苏,你弟弟大四了吧?出国有没有定下了?”

  老苏抓抓头皮,道:“这家伙不知怎么想的,忽然不想出国了,说等自己赚了点钱以后再考虑出国,现在只是一门心思地找工作。我叫他别狷介,花我的钱就跟花父母的一样,他就是不听。后来我脑袋一拍想出来了,这家伙一定是恋爱了,不舍得女朋友。”

  许半夏想了想,问:“什么时候变的主意?”她觉得没那么简单,这种年纪的男孩子,还不至于有责任心到为了爱情放弃理想。而且老苏收入不高,又要养自己,又要给家里一部分钱,还得供弟弟读书,现在读书的费用那么高,他弟弟哪里可能还有多余的钱谈恋爱?骗老苏的吧。

  老苏想了想,道:“寒假来我这儿过年后变的,当初不该让他去人事局办的应届毕业生招聘专场看,这一看,他就生了心了。”

   许半夏心想,不会吧,看招聘会怎么可能看得热血沸腾,大多数大学生只有看得灰心丧气的。肯定是春节过来看见老苏过得不容易,所以这孩子有良心,不愿意再用老哥的钱,想自己赚钱供自己了,倒是个好孩子。不过许半夏不会去揭穿他,一个男孩子有这种良心,只好不坏,在许半夏眼里,比出国归来都有出息得多。“老苏,一个人的路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选择自己走的,你顺其自然吧,看样子你弟弟是个比你脑子活络的人。这样子的话,你应该花点心思装修装修你的小窝了,否则万一你父母过来,还那么将就吗?或者存着钱也好,到时候换大一点的房子。”至此,许半夏忽然觉得有点无聊,好像与老苏之间没什么话可以谈了。

  老苏不知,还很高兴许半夏给他出主意,“胖子,你说得不错,我弟弟一向比我活跃,现在还是学校学生会生活部部长,很多女孩子喜欢他。暑假他没回家,打工就挣了学费。”

  许半夏笑嘻嘻地起身,道:“好样的,老苏,你弟弟一定也比你长得俊吧?小伙子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高薪的职位,叫他来跟我,我这儿辛苦是辛苦了一点,不过会比较锻炼人,收入也会不错。我喜欢你弟弟的脑瓜子。老苏,我还要去机场接个人,你忙你的吧,以后有空我再找上来跟你聊。”

  时间尚早,许半夏在机场停车场溜了会儿漂染,便进去里面买了本杂志翻看。高跃进是九点半到,看显示屏,飞机还误点。而现在才是八点半多一点。杂志是《ELLE》,许半夏翻的是里面的广告。正看着里面的一款保湿面霜流口水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头上想起:“胖子,不会是来接我的吧。”

  许半夏大惊,猛抬头,只见赵垒笑盈盈站在前面,只是非常简单的白衬衫,深蓝西服,深蓝撒银领带,却依然那么卓尔不群。许半夏如同傻子般老老实实说了两个字:“不是。”

  赵垒一笑,坐到许半夏身边,把箱子竖在一边,这才道:“正好,我没叫人来接,等下搭你的车回去吧。”

  许半夏这才反应过来,忙道:“好啊,不过你得等到九点半多点,还要近一个小时。其实你早说一声,我就专程来接你。还以为你这大忙人得明天早上才到呢。” 赵垒笑道:“本来有叫你接一下的意思,不过也以为你这大忙人,一定会是明天才卡着时间到,所以算了,不与你说,省得你赶着回来就为接我。最近比较忙,所以还是今晚过来,明天可以放心睡个懒觉。你这么早过来机场,接男友吗?”

  许半夏忙笑道:“不是,你可别诋毁我的名誉。我来接阿骑的丈人,他们两人闹得不愉快,我只有帮他们做中间人。赵总,是郭总大力邀请你过来的吧?奇怪,裘毕正怎么与郭总又和好了?”

  赵垒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裘毕正现在只有指望着阿郭把承包的厂子管得兴旺发达,他才可以永远安心收着承包费,过逍遥日子。要是阿郭有点事,伍建设哪里还会接手这个厂子?裘毕正问谁要钱去。所以阿郭现在只要还了钱,裘毕正又不去做苦主,到时量刑也不会怎么重,最多一个缓期。照样管他的厂子。”

  许半夏听了点头,怪不得呢,原来裘毕正这是委曲求全。不过许半夏这次回来很有把郭启东送进去的意思,当然,这话不会与赵垒说。“赵总,你倒是没怎么变,按说,一个新的这么大规模的公司上马,应该事情会比较多的。”

   子.午+书^屋 + ziwu shu wu ~ co m-

  赵垒道:“这种都是按部就班的事,人也就只怕心神无着,然后睡不着觉,然后就心力憔悴。胖子,你这么忙,不也好好的吗?还又胖了一点。”

  许半夏不由伸出两枚指头,笑道:“今天这是第二个人说我胖一点了,我也觉得胖一点好,否则做事情都没力气,营养严重不良。奇怪,你们怎么都精瘦精瘦的,却都体力那么好。明天早上要车子吗?我把君威开到你宾馆去。不过我不能充当你的车夫,我明天要被县里叫去训话。”

  赵垒一听,认真地问:“什么事情那么严重?我在你们县认识政协主席,不知帮不帮得上忙?你还是给我原来的那辆桑塔纳吧,你自己也要用车。”

  许半夏笑道:“我又换车了,这回换的是宝马X5,我喜欢的运动车型。我开来着,这几天正迷它,等下要不要给你试手?我记得你喜欢玩车子。我的事没什么要紧,他们追着我赶紧把那片地开发起来。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开始打围墙给他们一个交代就是。只是我一直想不出好的项目,只能再拖他们一段时间了。反正他们催一催,我动一动。”

  赵垒看着许半夏笑,温和地道:“你一直这么充满活力,好,等下车子就给我开,我应该还认识路。你那片地我也替你想了几个方案,正好这回准备把资料交给你,是现在给你还是明天再说?现在给的话,开箱子挺麻烦,还是明天吧,不急。你明天听训回来就联系我。胖子,看来你做得真是很不错。我听业内反应,也猜到你应该做得很好。没想到,就这么闯出一条路,这条路几乎没人看好,你真不容易。”

  许半夏听了如听见天书一般惊奇,赵垒在帮她考虑?赵垒一直在关注她?饶是她再老奸巨猾,此刻也是一脸惊讶,好不容易才道:“谢谢你,我很需要你的意见。不如等下你到宾馆后拿下来给我吧,我今晚看了,明天婚宴时候可以请教。”这话是实话,赵垒虽然做的不是他自己的事业,但他管理的公司一直很高端,所以站得高看得远,比如这回去北方发展,原本就是他先提出的。许半夏重视他的意见。

  赵垒微笑道:“不急,明天除了中饭与伍建设见面说几句话,其他时间都交给你,我没有安排。你可以边开资料边提问,这样更好。”

  一说到伍建设,许半夏就想到鑫盛,心里正要有疙瘩,却被后面的话打回去,“其他时间都交给你”?这是什么意思?就只为资料答疑吗?许半夏有点不敢置信,愣愣地道:“好啊。那我明天聆听训话回来就找你。嗯,你听见业内怎么说我了?”只见赵垒目光柔和,许半夏不敢多看,扭开脸看向出口,似乎已看见高跃进正从那儿出来似的。不是下定决心不要理他了吗?

  赵垒意味深长地看着许半夏目光闪烁地转过脸去,微笑道:“业内对你许半夏一片叫骂声。不过越是这样,越说明你做得成功,否则也不会南北一致地叫骂。这不,我一来就看见你一年内三换车,可见我没料错。”

  许半夏闻言,惊讶地回过头来,奇道:“骂我?我招他惹他了?不会有人惹事吧?”

  赵垒笑道:“你怕他们作什么,这帮人也就嘴巴说说,他们要是真狠的话,联合起来对付你,你才会吃亏。可惜他们只是一盘散沙。你只管你自己做大做强,这帮人背后骂个不亦乐乎,面前还是会来巴结你,还指望着你给他们饭吃呢。理他们作甚?难道你还担心他们没饭吃了冲你许半夏揭竿而起?”

  许半夏再次惊讶,赵垒怎么说话这样了?好像看透不少。以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难道是这回离职,看的嘴脸太多,所以思考问题方式发生了变化?不由擦边地问了一句:“明天…赵总你在这儿那么多朋友,只怕大家一声招呼,把你撕了呢。”

  赵垒果然微微一撇嘴,笑道:“朋友?”不过没再说下去,这大概就是赵垒的分寸。

  不过许半夏也因此明白,赵垒经过那次失意,吃一堑长一智,心境与以往大为不同,应该说是务实很多了吧。以前,怎么说呢,总有点少年得志,轻狂飞扬,喜欢排场了一点。不过这些自然是不便说出来的,许半夏扯开话题,“听说伍建设上月终于接手鑫盛了。可是开工方便吗?那么一大笔转让费,他有没有分期付款?”

  赵垒一笑,看住许半夏道:“都是我中介在操作的事,你说我能让他分期付款吗?你至今还没有想清楚。误会我快半年了吧。”这一笑,非常意味深长,里面很多内容,并不单纯是狡猾的微笑。

  难道是误会?听赵垒的意思,似乎他对伍建设有什么打算。许半夏只会目瞪口呆地指住赵垒,道:“你今天已经给我无数次吃惊了,难道你要对伍建设不利?可是伍建设对你毕竟表面上还是没什么过失的。”

  赵垒一笑,道:“我倒也不是睚眦必报,不过不经他的手一下,鑫盛依你的实力,吃下还有点困难。你让他去折腾多好,折腾死了,你正好低价接手,到时说起来还是帮他。”

  许半夏眼珠直转,想了半天,才想出来,吃惊地道:“我明白了,你那天故意不告诉我,却事先发个邮件过来诱导我,让我在饭桌上表示出很热切的兴趣。因为你知道伍建设这个人的性格最好斗好胜,喜欢抢别人喜欢的东西,你拿我做诱饵,顺理成章的引诱伍建设上钩。同时一带两便,让伍建设不得不记着你的好处,把裘毕正欠你的钱还了。你算计得真准,我服了你。这就是你说的你对你原来‘主次不分’的做事方式的改进吧?可是你老早告诉我就行了,我又不是傻瓜,一定也会好好配合的,害我误会你一场。”

  赵垒微笑着看着许半夏,道:“早告诉了你,你还能生气生得那么自然?伍建设也是人精啊。只是我很委屈,你那么不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与别人说什么心事过,也就那晚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居然第二晚还会怀疑我的诚意,叫我说什么好。”一边说,一边看着许半夏歪着嘴摇头,一副不可教也的样子。“我只等着机会与你当面解释,因为电话里说,太轻描淡写,你这个狐狸精不一定会相信。可是你逃得来得的快,每天躲在北方不见人。害得我不得不参加裘毕正儿子的婚礼来。啧啧,过分了。”

  许半夏被赵垒摇头晃脑地说得难得地脸红起来,心里却是贼心又起。只是一个电话进来,“胖子,还说来接我,怎么不见人?还在路上?”

  一语惊醒梦中人,许半夏一看手表,这才发现高跃进已经到达,再次证明,可见,她许半夏是个见色忘友的人。忙跳起身,向赵垒大致介绍了一下高跃进,不过看见赵垒不是很起劲,还有点失望的样子。许半夏心中浮想联翩,带着暧昧的微笑,满大厅地找到高跃进,朝他走去。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对跟上的赵垒说了一句:“真想立刻知道你要怎么对伍建设,可是我今天约了高总谈判。”

  赵垒笑道:“不急,给你两个选择,拭目以待,或者明晚全部给我。”

  许半夏一哂,“明晚我们还能活着出来?肯定得给灌醉。对你是老友重逢,对我是杀不了我只有灌死我。”

  赵垒在后面笑嘻嘻地道:“醉胖子也无所谓。”一眼看见迎着许半夏走来的另一个胖子,原来大名鼎鼎的高跃进是这个一个人,看身姿花话语,似乎与许半夏很熟悉的样子。看来两人关系不会只是童骁骑的未来丈人那么简单。不过许半夏这人野路子很粗,这是赵垒早就知道的事,认识个把高跃进这样的人物也是没什么稀奇。还没等许半夏说话,高跃进就大声嚷嚷道:“我早知道你肯定给什么帅哥绊住了,果然。”一边说一边拿眼睛打量赵垒,不得不说,新见帅哥与屠虹春兰秋菊,各擅其长。可见男男女女都有好色的本质,许胖子以后再说他好色,他已有话说。

  许半夏瞟了一眼赵垒,没直接回答高跃进的揶揄,只是笑道:“赵大总经理给人说成帅哥,不知什么感觉?不过我是一直只把克林顿当帅哥看待的。”

  赵垒只是笑笑,不说话。他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

  高跃进跟着许半夏往外走,又道:“胖子你最近死哪里去了?每次只知道叫个会计过来让我签字敲章,你说我给你担保多少了?怎么报答我?”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我不敢去见你,怕你把我撕了扔黑地里,我又得怕兮兮地出来找车。”一边说,一边一眼关六,看看赵垒跟上没有。

  高跃进道:“今天怎么又敢见我了?我预先跟你说好,不许跟我说什么野猫阿骑的事,我就当没这个女儿。”

  许半夏故作吃惊,道:“老大,不会你真的已经生出儿子了吧?还真不要女儿了?那可有意思了,你外孙比儿子还大几个月。对了,他们领了结婚证了。”

  高跃进郁闷地道:“知道,给我发过短信。”随即转身冲着赵垒道:“你是许胖子的朋友,你不会在外面给我胡说八道吧?”

  许半夏抗议:“高总,别乱讲,赵总又不是八卦记者。”随即报了赵垒现在的身份,“又不比你差。”

  高跃进这下站住身,伸手与赵垒握了一下,很客气地道:“现在比我差一点,不过以后肯定前途不可限量,还这么年轻。最可气的是还那么帅,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 许半夏听了很有与有荣焉的感觉,忽然想起,忙掏出钥匙给赵垒,此刻赵垒也是很客气地对高跃进道:“高总我是久闻大名了,很荣幸今天能…”

  许半夏笑嘻嘻地打断:“很荣幸今天能见活的高总。哈哈。”

  高跃进哼哼道:“小胖子你也就要我担保的时候才肯老实,说你眼里只有钱是一点不错的。”

  许半夏笑道:“你看我多诚实,喜欢钱就直说。哎,我坐后面,后座还有我一条狗蹲着,高总你会害怕。”

  高跃进连忙刹住脚步,假惺惺地笑:“胖子,你还真是每天出门带着狗,我以后倒是要学你这一招。”不得不想起曾经许半夏指挥大狗扑上他身的恐怖情形。

  许半夏道:“是呀是呀,我堆场里的一条狗现在一步不离地跟着野猫,也是德国牧羊犬,你看我替你考虑得多周到。”

  赵垒不声不响地发动车子,往外开去。走了几步,就飞快加了速。一边自言自语地道:“好车,早知我应该买这种车。胖子你也不早提醒我。”

  高跃进问:“什么时候换的车?我也要换这种车去,肯定耐撞。”

  许半夏给个白眼,道:“什么耐撞,什么话。赵总你职位决定你要用四平八稳的车子,死心吧。”

  高跃进道:“我知道了,胖子,你今天肯定要跟我过不去,得,赵总你送我回家吧,你是胖子朋友,一定知道这个胖子有多坏。”

  赵垒笑,这个胖子有多坏,他早就很清楚了,什么事做不出来?不过,有多好,高跃进就未必知道了吧。不过看高跃进与许半夏说话那么自然亲切,心里不得不服许半夏这人精,与人拉关系的水平一流,难得的是又不低三下四。“不可以,把你送回家,我就得独自面对胖子,这么艰巨的任务,还是老姜来完成的好。等下我到了宾馆,撂下车子就走,没二话。”高跃进终于对漂染的嗅闻忍无可忍,想大喝一声,又怕反受其害,只得强抑火气,闷声道:“许胖子,管住你的狗!要嗅嗅人帅哥去。”

  许半夏笑嘻嘻地抱住漂染,本来,漂染去嗅高跃进就是她暗中怂恿的。虽然她想严肃地与高跃进讨论野猫与童骁骑的事,但是又知道,自己要严肃起来,说话肯定不是高跃进的对手,人家多年霸王似的下来,即使阿斗,也会几句门面了,何况高跃进。只有以情感人了。所以她抱着漂染,慢吞吞地道:“人可能都要设身处地了,才能想到别人的好处。象我和漂染,晚上出门一定带着它,虽然我胆子本来就大,可是自从有了漂染后,就有相依为命的感觉了,到北方牵不上漂染就心里空落落的。高总你没养过狗,自然是不会知道漂染的好处。等明年漂染生孩子,我给你留一条。”

  高跃进与赵垒几乎同时想到,许胖子说这一席话绝没那么简单,肯定还话中有话,又不知是什么圈套。不过赵垒不会插嘴,他想,许半夏说的一定是高跃进的事。而高跃进也不说话,只是一脸木然地看着窗外,忽然想到,许半夏说她离开了漂染到了北方才想到漂染的好,是不是意指女儿辛夷离了他这个老爸才想到老爸的好了?不是没有可能,可是高跃进决定不接腔。辛夷未婚先孕,擅自结婚,已经冷了他的心,他不是不想女儿,只是不想就那么快回心转意。许半夏要做说客,就让她做吧,看看她还能说出点什么来。

  许半夏虽然不能确定高跃进在想什么,但也大致知道,他肯定会联想到什么,因为今天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要谈什么的,即便是与野猫混不相干的话,只怕高跃进也要往野猫那儿想一想。所以高跃进不吭声,那是理所当然。便明知故问道:“咦,怎么都没声音了?我说得不对吗?”

  赵垒见高跃进还是没声音,只得笑着帮个腔,“胖子,你这话不是不对,只是怎么听怎么不象该你说的。”

  许半夏顺势打个哈哈,道:“被你看出来了,我今天真是满感慨的,一个人怀孕以后会变化那么大,肚子才有点显形,就知道以前的无法无天是多么错误,以前父母的苦口婆心是多么正确。人有时候考虑问题,真要换个角度,站到对方的立场上着想。”其实,野猫哪有这种觉悟了,虽然想她父亲了,但也就停留于初级阶段,最多说个那么多天没见还怪想之类的话,还不是许半夏添油加醋。

  高跃进冷冷地道:“那么说,许半夏你是准备体谅你地父亲了?” 许半夏哈哈一笑,道:“我早知道高总会问出这个问题来,他不一样,人再怎么换位思考,也不可能揣摸到性格缺陷者的思路,否则就是逼疯自己。我们这里说的是正常人。”

  高跃进不语,心里很疑惑,事实真如许半夏说所吗?辛夷什么时候脑子有这么清楚了?只怕其中有水分。所以选择不说话,看许半夏怎么表演下去。

  许半夏见高跃进总是不搭话,心里无味,不去理他,管自己跟赵垒说话:“赵总,要不这车等下就扔你那儿吧,我自己开君威。省得我明早还得把君威开到你宾馆,又得少睡一个小时。”

  赵垒想了想,道:“好,谢谢你,你其实是想给我过车瘾。胖子,明天中午与伍建设的饭局你参加吗?”

  许半夏摇头就道:“此人我一见就有拔拳出来的冲动,能不见就不见。可是,会不会有好戏看?你透露一二吧。”

  赵垒笑道:“当然有好戏,不过现在还是铺陈阶段,不是非常火爆,但比较耐人寻味。”

  许半夏听得直乐,难得赵垒也有这么风趣的时候,笑道:“没见过你这样自吹自擂的人,好啊,我明天就跟去瞧着,顺便咬牙切齿地帮几句腔。”

  赵垒笑嘻嘻地道:“你这个态度就对咯,反正你在伍建设那里吃过的苦头多,我不担心你会演不好。”

  高跃进还是不语,但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坐那儿闭着眼睛不语。好像是个局外人。

  许半夏见高跃进干脆沉默,心里虽然有点灰心,但来之前也有所考虑,高跃进不是冲动型的性格,他与野猫的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有他的考虑,他的布置,她许半夏妄图一夜之间三言两语就感化他,这好像太小看高跃进的智商了。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看来这两父女之间的坚冰还得假以时日。

  送赵垒到宾馆,高跃进与许半夏干脆也下了车,坐大堂吧里说话。可是一个想不出说什么,一个静以待变,怎么说怎么别扭。不过许半夏相信,要是高跃进心里没这个女儿的话,也就不会安排这回与她许半夏的见面。他肯见面,无非是希望通过她许半夏了解一些女儿的近况。

  过了好久,许半夏总算想到一件心里想了好久的事,便问高跃进:“高总,修姨好像对阿骑很好,是不是那天他在楼上帮了修姨什么忙?”

  高跃进愣了一下,道:“哪天?哦,那天。屋顶天窗做得不好,需要个高一点有力一点的人使劲扳一下才合笋。叫个物业的小伙子来也一样可以。这年头,家里缺个扛煤气瓶的人也没什么。”言语里,自始至终就是不提一下阿骑。

  许半夏“哦”了一声,顿了顿,才道:“那就不明白为什么修姨看见阿骑笑得那么暧昧了,我还以为她会一直风清月白下去。”后面一句“原来也会春心荡漾”就不说了,相信高跃进自己会想到,总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可是直接问一定问不出来,只有下猛料激出高跃进的话了。

  高跃进被许半夏的话呛得差点咽气,不过一回想,好像是的,那天修姐居然还拿出自己做的小点心满满摆了一桌,这是他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真有暧昧?滑稽,许半夏这是胡说。可这又是为什么?高跃进自己也想不通。不过他还是维护修姐,道:“胖子你胡说,修姐对客人客气一点也是有的,再说又帮她一些小忙,人家那是回报。”

  许半夏见问不出什么来,也就不再继续,相信高跃进应该已经有了防备。“高总,上市了?”

  高跃进道:“是啊,绕过发审委,不知道轻松多少。不过我最后没给你那个朋友的公司做,他们办事比较认真规范,只是后台不够硬,所以手段少点泼辣劲。但我不会亏待他们,后续工作交给他们了,以后你遇见他们帮我敲一下,一定要给我做好。”

  许半夏笑道:“屠虹很委屈地跟我提起过,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换我也一样会找手脚快动作利索的公司帮忙,早上市一天早圈钱,利息都够付高价的咨询费了。当时你们上市庆祝的时候,我还想着你会不会邀请我,结果很失望啊,原来…哼哼。”

  高跃进听了只好笑,他不是没想过把许半夏拉入邀请名单内,但是想来想去,两人关系似乎是私人关系更多一点,而且又值他与高辛夷闹冷战,不想因此而导致高辛夷与童骁骑有什么幻想,所以最终还是大笔一挥,把许半夏的名字划掉。索性取笑许半夏,免得她追问:“屠帅哥找你了?胖子你怎么总是不切实际找帅哥下手?你好好一个做事的女人,见了帅哥就乱方寸,脑袋也糊涂起来,我旁边看着都难受。你要找帅哥,不会找那种可以用你的钱掌握的小白脸?刚才的赵帅哥和以前的屠帅哥,哪个是容易打发的,你说你累不累。这点精力花到赚钱上去,赚的钱就够你养无数帅哥的。醒醒吧。”

  许半夏原打算取笑高跃进的,没想到被倒打一耙,很是没面子,而且,似乎他说得挺对,不由尴尬地笑道:“食色性也,呵呵,高总你不也喜欢美女吗?”

  高跃进笑道:“胖子,你这家伙酒色财气也一样不少的,这点我很喜欢。只是好色好得这么艰难,很是没用。我二十出头时候那么讲感情还可以说说,你都混了那么多年江湖,也老大不小,还那么感情用事,那就有点花痴了。你要喜欢帅哥,还不如喜欢我,起码好处大大的,钱色并收。”

  许半夏听得差点要拍桌子,忍了忍才道:“高胖子,你要是再老二十年,我也就跟你了,伺候你几年就可以瓜分遗产。再年轻十年也马马虎虎可以将就,你虽然不帅,总也有点男人样。可你现在这年龄不上不下最要不得,跟着你没出头日子,好不容易伺候你翘辫子,我也没玩的兴趣了,钱再多都没用。野猫英明伟大,她这个时候不认你这爸很是应该,反正阿骑现在钞票也不少,够她用的。以后在病床前面认父也来得及。”

  高跃进听得一口口水噎在喉咙里,呛得差点回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才开腔道:“许胖子你说什么?”

  许半夏投机取巧地道:“我叫你高胖子,因为你比我还胖。就这么定了,以后人前给你面子,叫你高总,人后说什么都叫你高胖子。”

  高跃进指着许半夏,好半天没声音,终于憋得满脸通红地收回手指,却改大掌往桌上一拍,道:“许胖子,你这鬼!色鬼!祝你跟着鬼帅哥冒足一辈子傻气去。”

  看高跃进被自己激怒,许半夏不知为什么,心里特别开心,忍都忍不住,扭过脸去闷笑。高跃进要是真气得发昏,早起身走路或一杯水泼过来了,不过是一时下不了台,被她说得太难堪了。

  高跃进看着许半夏憋红着脸闷笑,心里真是气得想扑上去揍她,可是再一想许半夏的话,知道她是存心的,自己居然被她气急,这小娘不知心里多少得意,怪不得笑成红脸。高跃进不由又好气又好笑,闷了好久,见许半夏还是扭着脸笑得肩膀都在发抖,恨得又是一拍桌子,可话到嘴边,却也是忍不住笑出来。他这一笑,许半夏更是有恃无恐,不再憋在喉咙里,干脆放声大笑出来。两人抱着肚子笑个痛快。

  高跃进笑完,这才道:“许胖子,你跟那些帅哥可有跟我一起笑得那么畅快?”

  许半夏想了想,好像是的,在赵垒与屠虹面前都比较矜持,微笑的时候占多,也就北京那晚冲屠虹出拳脚才算是放肆,但慢着,这有什么可比?“不一样啊,我对你的钱包有企图,我对他们只企图色,当然区别对待。”

  高跃进笑道:“只要有企图,没什么不同,你自己不明白而已。算了,我不跟小字辈讨论那么深奥的问题。今天你让我笑得开心,也气得够呛,我放你一条生路。野猫这叫住的什么地方,一家三个挤那么小的屋子,你叫她搬到湖边别墅去,反正我让出来不去那里了。”

  许半夏只是笑笑道:“那可好,他们去了那里,我也可以有机会享受湖边别墅了,否则只修姨一个人在那里,我都不敢过去。要是能看见快雪初晴该有多美。”

  高跃进故意道:“我又没说给你去。”

  许半夏当然不会当他一回事:“切,我游泳撑船都要去,除非你吹大王开刀的笛子。”两人吹了一通,终于气氛融洽下来,这才各自回家,出得门来等出租,高跃进都在埋怨许半夏不该重色轻友把车子让了。许半夏自己还要郁闷,取备用车钥匙开了门放漂染出来,走了好一段夜路才得以回家。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