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八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八章

  三八

  许半夏的生日,没想到最早来电的竟然是她的同父异母弟弟。小伙子在电话里怯生生喊了一声“姐,生日快乐”,就没了下文。许半夏好奇,难道有谁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她不会太在意,因为舅舅什么的都有她手机号码,有事他们会打她电话。所以气定神闲地问:“什么事?”她不复是当年的刺儿头,这种小孩子,她还不屑于对付。

   弟弟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道:“姐,我想买电脑,可是钱都在你那里了,妈妈说我要电脑就问你要钱。”

  许半夏一听,哗地笑了出来,道:“嗯,电脑要多少钱?你去商店看了型号了吗?准备买台式的还是笔记本?我看还是笔记本吧,你上大学时候也可以带上。”果然是讨钱的,可是桥段太老式了一点,怎么可能如她许半夏的法眼?不过可以陪他们玩玩,

  弟弟立刻犹豫了,道:“是啊,笔记本好,我还是要笔记本。”

  许半夏慈祥温和地道:“那好,你去商店看看价格,准备买哪一款,回来跟我说说。”

  弟弟果然中套,急忙挂掉电话,大约是去跟他爹娘说去了。许半夏想着他娘可能的怒容,乐而开笑。

  生日?要不是有人提起,许半夏还不愿意去想起它。既然已经想起,只有打几个电话给外公外婆阿姨舅舅,遍地讨取“生日快乐”这四个字。过一会儿,高辛夷来电,一开口就欢快地说:“胖子,生日快乐”

  许半夏笑道:“咦,你怎么知道的?阿骑跟你说的?谢谢你。”

  高辛夷道:“阿骑说是跟我说了,但又跟我说让我别骚扰你,说你不喜欢提起生日。我想不管他了,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那么多日子了,你又是那么豁达的人,生日怎么可以不过呢?我本来想请你客,这一顿就欠着你,等你回家时候补。我宝宝也祝贺你,你听着,他现在里面会动。”

  随即可能把听筒放肚子上去了,许半夏听来闷闷的,可什么声音都没有。等她好不容易终于又拿起电话,许半夏忙道:“声音失真,还是等我回家趴你肚子上听。野猫,你爸爸过来看你了吗?”

  高辛夷有点失望地道:“没有,我一来湖边别墅,老爹就绝迹了。平时他常打电话过来给修姨,但是我要想拿过来听一下,修姨就给我搁了,她说老爹不想跟我说话。我越来越觉得她这个人阴阳怪气,好像跟我和阿骑妈妈有愁似的。胖子,你来的时候她有没有给你脸色看?”

   许半夏心里觉得好奇,嘴里忙道:“没有,我去别墅的时候,她一直淡淡的,不过满客气。野猫,你在家吧,也不怕这么跟我说电话给修姨听见了又怄气?你也收收性子,都要当妈妈的人了,凡事替你老爹想想。”

  高辛夷不依了,叫道:“胖子,你怎么跟我婆婆一个腔调?她还说我是因为怀孕脾气大呢。可是这是我家啊,凭什么我要看她眼色?我老爹的真姐姐都不会对我那样的,她凭什么?还总是对阿骑动手动脚的,那么大年纪一点不会检点,害得阿骑每天晚上都不敢回家吃饭。胖子,你什么时候回家,一定要来我这儿看看,我快被这老妖婆迫害死了。”

  许半夏听了觉得好笑,道:“什么妖婆,你们即使没矛盾,被你这么一说也有矛盾了。修姨对阿骑的态度,我也感觉有点怪,以前还跟你老爹提起过,你老爹也不知情。你们忍忍,老年人想要她改变是不可能的,不行的话,就搬到我家去住,反正我大多数时间也不在家。再说你们的新家也已经装修好了,再透几天气也可以搬进去住。不用与她怄气,你谁她谁啊。”

  高辛夷哼哼着“对,我谁她谁啊”,这才挂了电话。许半夏立刻拨通童骁骑的手机。“阿骑,你湖边住着不自在,就搬我家去吧,野猫这人性子爆,别搞得她发火了。你怎么也不早跟我说,反正我那里大半时间空着,保姆也给你用。”

  童骁骑道:“野猫找你诉苦了?其实我跟她说了,也就再忍几天,我们很快就搬到新家去了。要不是我那间租屋已经退了,我早就带着野猫走了。野猫性子急,怎么也等不到那一天。还好我妈在那里跟着,否则我都担心野猫与那女人打起来。”

  许半夏听着又是好笑,阿骑连“修姨”两个字都不肯出口,可见对修姨之厌恶。“阿骑,你别跟我客气,要不就跟走亲戚似的,只把一些常用的东西带去我家里住一段,我家里东西都很全,等要搬去新家时候再把东西从湖边别墅搬出来。修姨这个人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总感觉她很怪,阴阴的。你不喜欢她就跟她保持距离吧,她可经不起你一拳头。”

  童骁骑笑道:“说实话,我每天都想揍这个给我开门的老妖婆一拳,这人怎么说都有病,要不是我躲着她,她早吃我拳头了。胖子,你不知道这老妖婆有多变态。”

  许半夏笑道:“你跟野猫的口气一摸一样,是不是两人每天躲房间里一起骂?好嘛,回头我告你岳父去。阿骑,不顺心就搬吧,否则对野猫不好。”

  童骁骑听了想了一想,就道:“好吧,我回去和野猫商量一下,明天就搬。胖子,生日快乐,回头我补你一顿酒。”

  许半夏笑道:“切,又是口径一致。”笑着放下电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时隔一年,某人是不是还能记着她的生日。

  为免胡思乱想,按着手机找出沙包的电话,用座机拨过去,“沙包,祝我生日快乐。”屠虹已经是很说得来的朋友,隔三岔五通个电话嘲笑一通,其乐融融。虽然,两人后来再没见过面。

  屠虹在电话那端急切地道:“哟,你还有生日?我还以为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快乐啦。你等等,别放电话,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我只收实物,不收什么贺辞啊祝酒歌啊之类的花花调子。”

  屠虹拿肩膀夹着话机,到处翻找礼物,一边笑道:“我给你看过那么多合同,光是算算咨询费就够你买礼物的。别急,怎么找不到了?我昨晚才找到的。胖子,我准备年休了,跟一帮朋友约了自驾车去云南,你有没有兴趣?元旦后几天。”

   子 # 午 # 书 # 屋 - ziwushu wu - c om

  许半夏笑道:“我才不去,你有赚钱的事找我,花钱的事别找我。沙包,你的拳脚练出点花头没有?如果你还不成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做保镖的。”

  屠虹笑骂:“去,狗嘴不出象牙。我们团里有几个练跆拳道的师兄,欢迎你来跟他们比试。”

  许半夏笑道:“好女不跟男斗。沙包,是不是你的桌面乱得看不来?怎么一份礼物可以找那么久?”

   屠虹笑道:“错了,我桌面光滑如镜,抽屉乱成猫窝。门面还是要的。呵,找到了,是这样的,东北一家原本做军工的工厂活不下去了,被一个上市民营企业买去。不过那个民营企业只要它在市中心的地块,准备把厂房设备都变卖。那边现在闹得很僵,工人到市府门前去静坐反对,因为当初的转让合同约定的是工厂必须继续开动的。”

  许半夏道:“拆厂只会是个时间问题,等工人闹疲了,只要一个眼错不见,一夜之间厂房就会被推到。那个上市民营企业还能不把上面的头头脑脑摆平了?谁肯帮工人说话?那个企业是做什么的?”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屠虹道:“别急,具体我给你发邮件过来,天哪,我得扫描多少页资料啊。我看其中的设备有你上回传给我的资料中列举出过的,如果合适,搬来用多好。不过你看一下我邮给你的资料。如果合适的话,我给你联系那家上市民企,你最好自己过去看看。”

  许半夏道:“好,谢谢你,沙包。你们去云南的车子准备好了没有?我有一辆宝马X5的,动力够足,你需要的话,我叫人给你开到上海去。”

  屠虹笑道:“除非你自己一起去,否则我可不敢玩你这么好的车,可是我心里真向往啊。什么时候我去高总的公司,你把这车给我玩几天。”

  许半夏笑道:“沙包,你这个人太讲道理了。不过我不跟你讲诀窍,免得你以后跟我耍奸。你脑子是一流的,可惜少了点刁滑。我一个朋友原来也是如此,看人总带着玫瑰色,吃了一摔后才蜕变。就是我传给你的这份资料的作者。”

  屠虹回想了一下那份资料,笑道:“你朋友很厉害,那份资料往哪儿放都行,实用大气,很难得见到这种操作性那么强的资料。我几乎是一看就知道重点在那里。你那位朋友什么时候给我认识认识,想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可以请教。”

  许半夏听了得意,道:“可以,其实你要请教什么跟我说也一样,我的经验也很足,呵呵。不过沙包你真是好眼光,人家现在是一家很大公司的老总呢。”

   屠虹笑道:“你们不一样,你是实干派,冲锋打前阵是一流的,宏观方面就差了点。不过你现在也用不着。我劝你好好抓住你这个朋友,你那块海边的地皮要好好请他规划规划。”

  许半夏心里甜丝丝的,虽然屠虹有贬低她的成分在,可她并不难过,心里反而替赵垒高兴。哼哼,沙包,不用你说,也不用我催,赵垒自己会给我做好规划。放下电话后,许半夏就一遍遍地刷新邮箱。

  冬季的天色暗得特别快,下午四点多,外面已经黑蒙蒙的一片。许半夏收拾了东西回宾馆,办公室与宾馆才几步的路,在寒风将要穿透最后一层衣服前,胜利抵达宾馆大门。屠虹终于把扫描件分成几个邮件发送过来,许半夏一边接电话回绝各路客户的饭局邀请,一边双眼不离电脑看那资料显示。

  终于那个等了一天的,显示是“帅哥”的电话进来。“胖妞,今晚跟谁一起吃饭啊?”赵垒自那夜分手后,一直喊许半夏为“胖妞”,以示他与许半夏其他朋友的身份之不同。

  许半夏略略失望,原来是寻常的一天一个问候电话,只是今天的电话早了一点,以前都是晚饭后。“你这么早打来电话,是不是晚上会应酬到很晚?”说到应酬,许半夏不得不想起昏暗的K房,自己对此有太多认识,虽然见怪不怪,知道交际应酬,这些不可避免,但想到赵垒可能在那里搂着一个别人给他安排的小姐,心里就添堵。

  赵垒笑道:“我正在车上,等下就赶到你身边与你共进晚餐。你在哪里?我立刻过来。”

  许半夏翻了一下白眼,玩笑开得不是时候,便详详细细地把自己住的地址给赵垒报了一遍,“帅哥,等你哦,你要不来,明天就会看见一个饿瘦的胖妞。”许半夏说话时候眼睛不离电脑,虽然没看进去什么东西。放下电话后,比较郁闷,还是看不进去屠虹传来的那些资料,只觉得心情烦躁得很,打开窗户放进冷气,在窗口好好站了一会儿,心里明白,自己在生赵垒的气。可又理智地一想,赵垒又不知道今天是她生日,去年那个时候他还高高在上,怎么可能会记着这个日子。可理智归理智,心里的不爽还是没办法消弭的,再吹着冷风也不是回事,只得叹口气,去餐厅吃饭。很不喜欢地看到,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

  出门,并没有一大束会移动的花遮住某个人,所以许半夏没有惊喜。电梯口,有一部上升的电梯在许半夏面前打开,放出几个人,里面也没有惊喜。终于有电梯下降,许半夏背着手等着,下行的电梯就更没有惊喜了。忽然,有谁在后面握住她背着的手,许半夏毫不犹豫,就是一脚踩出,虽然不是穿的高跟鞋,不过相信对方不会好受。哼,背后猥亵女子,罪加一等。

  没想到检视辉煌战果的时候,见一大束花应声而落,身后更是传来赵垒的叫声:“胖妞,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可是想来给你一个惊喜的。”

  许半夏吃惊回头,见赵垒的一张俊脸略微扭曲,那条被踩了脚面的腿微微弯曲,显然是不敢在那只脚上压上一半体重。许半夏忙出手扶住他,一手捡起地上的话,虽然心疼赵垒,可还是抑制不住地高兴得眉开眼笑,“谁叫你偷袭,也不说预先通知我一下,害我郁闷一下午。”

  这个生日是许半夏过得最快活的生日,也几乎是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天。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送赵垒上飞机后回来,许半夏开车飞驰在高速路上,两颊依然晕红。CD里放的是BOY ZONE的歌曲,许半夏志得意满地拿手掌跟着节奏敲打方向盘,偶尔遇到熟悉的部分,就跟着唱上几句。开到半路的时候才想到要打开手机。想到赵垒的手机关了二十四小时后,至今还下落不明,不知他公司的人会如何着急,许半夏想着就好笑。

  才得意没多久,就听手机开叫,拿来一看,“沙包”两字。“胖子,怎么一天不开机?昨天给你的资料看着如何?”

  许半夏反应不及,喃喃道:“昨天…什么资料?”

  屠虹被许半夏搞得愣了一下,“胖子,你不会告诉我你昨天没有收到电邮吧?你好像在花天酒地是不是?音乐这么响的,能不能外面说话去?”

   许半夏忙拧小音响,这才恍然道:“对了,电邮,我差点忘记,要命。沙包,给我一晚上,我现在正在车上,回去立刻就看。昨天已经看了一点,感觉大部分设备有点旧,都是差不多折旧完了的货色。”

  屠虹这才嘀咕道:“这还差不多。我也发现你说的这个问题,所以更应该人过去亲眼看了。今天我跟那家上市民企联系了一下,他们很欢迎有人购买那些设备。你既然在北方,过去一趟也快。”

  许半夏这才脑袋恢复一点清明,笑道:“他们当然急切盼望有人接手设备,那是转嫁矛盾,抛出烫手山芋啊,大兄弟。不过我还是会过去看看,了解了解情况,你暂时不要跟他们联系,我不想看他们想给我看的现象。矛盾过于激化的东西我不敢要,要了也拆不回家。否则你说闹了那么日子,他们即便是把那些设备当废品卖了,也比一直放着占着资金还要付银行利息强啊,我怀疑肯定有原因。你说是不是。”

  屠虹想了想,笑道:“胖子,你这奸猾小人,原来看资料看出另一层意思来了。你最好快点行动,否则元旦后我很长时间不在,没法帮你。”

  许半夏感动,不过她还是有疑问:“沙包,你从上海一路开到云南,这路上又没有什么的,都是差不多的高速路,你把那么宝贵的年休时间放那上面不是很可惜?我教你一个投机的办法,让他们先出发,然后你飞机过去到昆明与他们汇合。然后享受车旅的精华部分,多好。”

  屠虹听了笑道:“去,你这俗不可耐的奸商,你怎么能体会到看着一路景物变迁的好处。旅游就是要一步一步地接近目的地才有味道。不跟你说了,你去东北后有什么想法,要我出面的话立刻跟我说。好啦,我吃饭去,晚上还要加班。”

  许半夏忙叫道:“什么?还出外吃饭?叫人送个饭盒上来不就得了?屠沙包,你真是肉糜。”

  屠虹笑道:“我得趁出去吃苦前好好滋补了,否则那么一路下来,还不抽筋?同事帮我定的红烧肉、油爆虾、炒鳝丝,如何?”

  许半夏这才发觉自己也肚子饿了,咽了口口水,道:“他妈的,这会儿说这个,谋财害命嘛。不说了,我到上海的时候,你请我吃这三个菜。”

   与屠虹说话荤腥不限,又不想要他好感了,所以分外轻松。才放下屠虹的电话,手机又响,这回是客户的。许半夏先腾出手把天窗打开一丝小缝,这才接起,因为有屠虹前面一个电话垫底,这会儿脑筋已经够使。后面的电话几乎接二连三没有断过,放下一个又是一个,让许半夏都没有时间考虑别的,后面更无时间去看是谁打来电话。出高速的时候,居然一声“喂”后,响起的是童骁骑的声音。“胖子,不好了,你快回来。”

  “什么?工地出什么事?”许半夏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出人身事故了。

  童骁骑道:“那些都不是问题,有什么事我都可以解决。昨天与你谈了后,野猫急着要搬出去,恨不得连夜就搬。今早搬家时候我在,那女人又对我粘粘呼呼,野猫看不过跟她吵架,扇了她两个耳光,自己也动了胎气住院。等我安排好野猫的事回去别墅拿野猫替换衣服,发觉那个变态女人留了张条子出走。”

  “通知野猫老爹了没有?”许半夏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很想立刻掉头回机场,但是已快到宾馆,不如拿了东西再走。

  “通知了,但只是秘书接电话。通知后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小时,野猫的老爹还没有出现,也没有给我回话。我只有去医院照顾野猫了,胖子,你赶紧回来吧,我看着大事不好,只有你治得了野猫爹。”

  许半夏道:“你去照顾野猫,顺便叫一些兄弟沿别墅的路找人,有多少岔路找多少,只要能在野猫爹之前找到修姨就没事。我立刻去机场。阿骑,千万先把对那个女人的厌恶放在一边,找到了你要拳打脚踢再说。”

  阿骑狠狠地骂了一句,这才放下电话。许半夏立刻辗转从北京到上海,再回家。一路都来不及买点东西吃,只吃了一包机上送的青豆。饶是如此紧赶慢赶,到了家里,已经是半夜。还得开车去湖边别墅。一直联系不上高跃进,一直关机。许半夏知道他不止一只手机,相信他是因为不想听她许半夏的电话。一路给阿骑电话,“阿骑,我现在去别墅,你那里有消息没有?野猫好不好?”

   阿骑道:“野猫现在没事了,要有点什么,我跟那女人没完。我已经派出所有兄弟找去了,也联系了沿路的几个地头蛇,要他们帮我打听。这女人衣服穿得怪里怪气的,只要出现过,不会打听不到。对了,我一个派出所的朋友说,野猫的爹托人请公安系统的人在各车站路口找,声势弄得很大。什么人,搞什么东西。”

  许半夏道:“你妈呢?叫她先到我家睡觉,不要守着,明天还要她照顾野猫呢。你今天就熬夜吧。”

  阿骑道:“对了,都差点把我妈忘记。趁野猫现在睡着,我先送她去你那里。”

  许半夏又问:“漂染的兄弟在哪里?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叫漂染和它一起追踪追踪看看。”

  阿骑顿了一下,道:“我怎么忘了它了。它现在不在别墅,因为那个变态女人嫌狗不干净,说影响胎儿。所以我们把它送到码头去了。你的漂染在的话,叫漂染试试。”

  许半夏道:“知道了。他妈的,搞什么脑子,十足变态,神经病,添乱。”许半夏又急又饿又累,也是急火攻心,此刻要是看见修姨的话,一准白胖拳头砸下去。因为开快车,从家里随便拎上的一包吃的都来不及拆,只想着快到别墅。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