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七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七章

  三七

  伍建设没法把郭启东保出来,在派出所办公室里碰了软钉子,出来大门外就开骂。秦方平与冯遇两人都蔫头耷脑的没劲,话也不高兴说,赵垒提出去什么地方吃个宵夜散散心,也被他们拒绝。伍建设骂了一通后与众人拱拱手,跳上自己的车子现走,于是,不得不由赵垒开车分别送大家回家。秦方平虽然想自己打的,但被许半夏拖住。

  把秦方平送走后,赵垒才说话:“胖子,怎么一直不说话?想什么呢?”

  许半夏正在想冯遇沮丧的脸色,心里揣度,不知他想到郭启东进去后再出不来的时候,心里会怎么想。因为郭启东已经又在着手改造那条生产线,这会儿郭启东进去,厂里大乱,谁还有心思改造那条生产线?其实说到底,真是为冯遇好的,只是没法说给他听。相信冯遇明天醒过来,会明白好歹。所以听见赵垒说话的时候,好好惊了一下,等一会儿才道:“不知郭总出不出得来,要是出不来的话,局面又得变化很多。不过只会向着对我们的计划有利的一面转变。如此一来,伍建设不得不更花心思在鑫盛的启动上,为保证东边不亮西边亮,他可能更要从省钢挖高层次的人。”

  赵垒轻叹道:“阿郭自作孽,不过事已至此,我们别设想得太好,伍建设会大力活动,裘毕正也会一起活动的。”

  许半夏道:“没想到,郭总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几本《花花公子》怎么就可以把他打倒了呢?说实话…嘿嘿,不说了。男人怎么都那么脆弱。”赵垒忙道:“也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如此,胖子你别一棍子打死所有人。阿郭与秦方平本来就好色,冯总我平时不了解。今天他们本就老酒喝得上头,又有小姐在旁边陪着,阿郭现在有点破罐子破摔,秦方平反正没妻室,所以做出这种事也是有点必然。”古董局中局

  许半夏连忙点头,赵垒能这么解释最好,巴不得他不联想到那几本《花花公子》。许半夏还没答话,赵垒又道:“胖子,你人面熟,交道广,能不能看看,帮阿郭一把?”

  许半夏道:“好,我会试试看。不过我有感觉,近期我很忙,没时间与人应酬,酒肉朋友只要几天没酒肉就得疏远,今天裘总儿子结婚遇到那几个,就比原先冷淡许多,不知道我以前的关系还能不能用。赵总,你不是也认识几个上层的吗?象今天你敬酒去的那个,一看就是地位不低的。我认识的都是科长什么的,你认识的人比较上层。”

  赵垒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地道:“他是我前女友的父亲。不管怎么说,见了面我总得给他敬酒。”

  许半夏前后想了想,才道:“明白了,怪不得刚才吃宵夜时候你前女友会打来电话约你,原来是她父亲跟她说的。她…很漂亮。”

  赵垒淡淡地说:“金银珠宝,寒不能衣,饥不能食,就跟漂亮一样,有什么用?我出点事情,先跳起来的还是她。寒心。”

  许半夏有点假惺惺地道:“小姑娘年纪轻,没吃过苦头,不知道吧。”

  赵垒还是缓缓地道:“胖子,你也不大,那你呢?我那个时候没有利用价值,还眼看着考虑问题走火入魔,想做小业主,要不是你,我拔出来还没那么快。人跟人怎么有那么不同。”

  许半夏听了这一席话,心里快美无比,用心被赵垒感知,总算没白支持他一场,他能知道,许半夏已经满足。不过嘴里还是笑嘻嘻地道:“这就更说明,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呵呵。” 赵垒不语,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出香烟,却又放进去,许半夏看见了笑道:“吸吧,我又不是没见你吸烟过。不过那么多时间不见,赵总的烟瘾好像小了很多。”

  赵垒微笑,不过这笑容有点勉强。他柔声道:“胖子,你还帮我点过烟。那个晚上,我们坐在旷野的路肩说话,幸亏我一枝接一枝地吸闷烟,饶是这样,我回来还是一身蚊子包。你也一样吧。“

   子`午+书`屋zi wu shu wu . c o m

  许半夏笑道:“我比较狡猾,一早涂了防蚊子盯咬的药水。我们两个一起吸引来的蚊子都集中起来去咬你。”那晚,虽然担惊受怕,可是回想起来,却是只有两人患难与共的温情。

  赵垒笑了一声,短促如夏夜流星,不过好歹打破了车厢内的沉闷,他有点犹豫地问:“胖子,你还记得伍建设在去年夏天,杭州聚会时候说的话吗?就是对我的评价那几句,阿郭后来跟我说起,我想着也对。”

  许半夏想了一下,问:“什么话?伍建设这人狗嘴不出象牙,要他说谁好,除非谁就在他面前。而我这种类型的人,即使站他面前,他也不一定肯正眼看我。”

  赵垒心中释然,看来,许半夏根本就没在意伍建设说的那句话,伍建设说他表面风光,其实是虚架子,一年收入不及他伍建设一个月,赵垒原先还是一笑置之,可是夏天遭遇职场变故的时候再回想起那段话,心里着实感慨。如今见许半夏做得风生水起,前途无量,他心中不知怎的,有丝担心,会不会许半夏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有伍建设一样的感受。还好,看来没有。

  许半夏见自家小区就在面前,虽然赵垒不说话,她还是不得不说:“赵总,我到了。明天我去送你。”

  赵垒微笑道:“好,我正等你这句话。胖子,我这回过来,主要还是来见你。机场出来巧遇你,你又最后送我去机场,正好有始有终。可惜,我那儿现在施工正忙,我很抽不出时间在这儿多呆。以后你要常给我电话。”许半夏把这几句话咀嚼再三,终究没勇气先跨出一步,借着打开后车门放出漂染,平缓一下跳得不知所云的心,这才笑道:“好,我会常常给你电话。”便准备转身下车。

  才跨出一脚,赵垒不敢再迟疑,一把拉住许半夏的左手,想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盯着吃惊回首的许半夏半天,才吐字艰难地道:“胖子,我没当你是兄弟,也不想当你是朋友,以前或许有。离开你后,我越来越发觉,你是我心里很亲的人。我知道你这人重兄弟朋友感情,遇事大刀阔斧,所以我怕跟你一说,你会笑话,最后连兄弟都没得做。今天…你要笑话就笑吧,但不许下车,我们好好谈谈。”

  许半夏闻言整个人僵住,耳边如火车轰鸣而过,周围一片虚茫。“你是我心中很亲的人”!这句话翻来覆去在许半夏脑子里翻滚,回旋,这就是了,不是兄弟,不是朋友,但是很亲的人,那还有什么?想到这儿,许半夏几乎是没有犹豫,回身上车,把门一关,满脸抑制不住的高兴,道:“你不早说,害我刚才很是失落。走,我们好好谈谈。”情急之下,差点把“他妈的”三个字也带出口。

  赵垒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再没有刚才的拘谨,脸上也是管不住的笑意,“胖子,还说我,我从昨天下飞机到现在,一直冲你蹬脚抛媚眼,你一点都没有反应,害得我都快失望,只好破罐子破摔,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孤注一掷了。”赵垒开车滑出几步,忽然刹住,“唉,你的漂染在后面狂追。”

  许半夏一拍脑袋,笑道:“我又见色忘友了。”赶紧下去放漂染上车。漂染大概感到很失落,不肯坐后面,非要跳到前面来,一屁股坐到许半夏怀里。赵垒在许半夏上上下下的当儿,一直密切观察着许半夏的脸色神情,见她一脸心花怒放,心中很是开心,恨不得伸手捏捏这张胖乎乎的笑脸。可是手犹豫着伸出去到半路,漂染就反应迅速好奇地拿鼻子凑过来嗅他的手,他不得不中途改道,摸摸漂染的狗头。许半夏太强,赵垒总觉得不能拿她当寻常女子对待,所以步步小心,怕一个错着全盘皆输。现今看到许半夏的脸色在在说明着她也早就有心,这才有点后悔,前面是不是太小心谨慎了一点。

  许半夏看见赵垒的手落在漂染头上,又有点紧张,又有点轻松,笑问:“这下,我们去哪儿?” 赵垒道:“我们干脆把车子停在你的小区里,外面走走。现在路上几乎没人,很清静。”

  许半夏没等赵垒话音落,早灵活地起身,开门跳下车,漂染紧紧跟出。赵垒没想到许半夏是这么快用行动响应,看着车外的一人一狗莞尔,也忙下车,到了外面才想起,“胖子,这还是在你们小区门外,你上来,我们把车开进去。”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就笑。

  许半夏听了也大笑,道:“咦,我怎么犯混了呢?怎么说跳就跳了呢?可是你也一样啊。算了,反正旁边就是门卫,我们停这儿也不碍事。走吧。”

  赵垒终于还有点脑袋检查一下车门,这才跟上许半夏,拉住她的手。一时,两个平时见惯场面,熟练应答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互相看来看去,闷声不响走出好长一段路。漂染紧紧跟在两人身边,可能是郁闷于两人走得那么慢,时不时快步跑上前去,又转回来绕两人一周。

  许半夏着实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总觉得与两人喝多了酒有关,犹豫半天,忍不住问:“这是真的吗?我从一见你就垂涎于你,当时只要能接近你,把你的前女友搞晕脑子我就满足了。我怎么都不会想奢望你会…嗯,觉得跟我很亲。”

  赵垒没想到许半夏坦白如斯,再加本来心情就愉悦,听了这些话,不由大笑,回想起过往的种种,还真是的,许半夏一点都没胡说。许半夏见他只笑不说,大窘,一脚出去,但中途心软,只踢在赵垒的脚后跟,鞋帮子碰鞋帮子,谁都没吃亏。赵垒也没避开,笑着道:“是我不好,我最先只觉得你可以接近,也可以利用,呃,不好意思,听了不会生我气吧。”

  许半夏虽然明白这是实情,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尝没打过利用赵垒的主意?不过听着还是有点疙瘩,但她不会计较,道:“我们之间曾经互相利用,大家心知肚明,说都不用说。但是我年前有难,你冒着风险给了我你私人所有的五十万,我当时开始,对你不再存用完即丢的想法。不过后来你可没再利用我,也用不上了。”

  赵垒道:“胖子,你这么大方明智,这是我最欣赏的一点。与你的交往,是个渐进的过程,慢慢才敢信任,也慢慢才敢商谈。所以一切的发展我自己也不是很在意。一直到你误会我帮伍建设的时候,我才感觉我的行动滞后于感觉,其实,我应该早一点与你通气。”

  许半夏反应极快:“那你为什么昨晚还说不预先告诉我是因为怕我的愤怒发应不真实?”

  赵垒笑道:“你别太聪明,我会吃不消。昨天说的是我本来的打算。但我今天说的是我后来看你误解后的心情。我很后悔没把你的感受放第一位考虑。不过这话昨天不敢说啊,怕你嫌我肉麻,弄不好以后与我保持三尺距离。”

  许半夏听了心里开心,笑道:“对啊,昨晚你要是那么说的话,我准保怀疑你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企图。呀,我好开心。还是不相信是真的。”说话时候忍不住轻轻蹦哒了两下。

  黑暗中赵垒起先没有注意,只觉得拉着的手被节奏地扯了两下,醒悟过来,才明白,原来是许半夏在蹦哒,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连说了几个“你”,想说什么,终被心里抑制不住爆发出来的笑声打断,满脑子都是不可想象,真想对许半夏要求,让她再蹦哒两下。终是没有出口,只是笑着道:“我也很开心,说出来你会响应,我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这么多日子,其实我早就应该在想明白的时候就开口。”

  许半夏笑道:“还好我不畅销,否则就没有今天了。”忍不住又双脚一并,跳了两步,这回终于被赵垒看清。两人傻瓜一样地笑了大半夜。

  第二天送赵垒上飞机,两人黑眼圈加身,却精神不减。

  从机场回来路上,许半夏从云里雾里抓出一点理智,给冯遇打电话,“大哥,还在生闷气吧。”

  冯遇闷声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回家还跟老婆吵一架。”硬生生把一句差点阳痿给咽了下去,总算记着许半夏是个女人。

  许半夏愣了一下,道:“阿嫂怎么知道的?伍建设都跟派出所的打好招呼说不外传的。”

   冯遇道:“不是为这个,昨晚给抓到,穿衣服手忙脚乱的,棉毛衫穿反被我老婆看出来了。她说我一定有问题。算了,不提这事,吵就吵嘛。伍建设今天来问我那个派出所有没有熟人,我说要有的话,昨晚早一个电话通知熟人出来保我,还要等你们来?他只有找裘毕正想办法去。”

  许半夏道:“大哥想开一点,这种事即使宣扬开来,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只要阿嫂不折腾你就行。其实想通了,或许对你还是好事呢。阿郭进去,他那条正在改建的生产线就得下马。他这一进去不是一天两天的,伍建设即使要找新人接替也得花些时间。更不要说新人不知道能不能有阿郭的鬼精算盘,把有限的资金运用得像阿郭一样顺手。那个厂在新人手下要扶起来,很要一段时间吧。而且能不能扶起来还另说。大哥,不过这话别跟伍建设什么的说,否则他们就得怀疑你施苦肉计了。想开一点,不是什么大事。”

  冯遇苦笑道:“胖子,你不用东拉西扯来安慰我,不用你说,我昨天我们三个给拘在一起,阿郭担心取保候审撤销的时候,我自己都想到这一点了。只是心里火大,这种高兴事也盖不住,给我几天好好生气,你也别来劝我,也别过来,否则我老婆拿你出气,骂你跟我在一起的也不帮她管住我。”

  许半夏见冯遇这个时候还替她着想,心里很是内疚,不过看冯遇言语里显得并不是很看重进去的事,只是觉得晦气而已,而且他心里明白这件事对他只好不坏,这才有点放心。只是觉得最对不起的是冯太太。

  不敢在家多留,赶紧回去北方,免得说多错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