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六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六章

  三六

  赵垒提出一起去裘毕正儿子举行婚礼的宾馆,而许半夏则是思量再三,决定不一起去,推说去换件衣服,让赵垒先去。因为一下午与赵垒讨论三个方案,两人因为要看同一本文字,不得不坐得很近,气息相闻,许半夏有缺氧的感觉。何况又感觉得出赵垒也是千方百计地制造机会与她接近,三不五时地冒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让许半夏觉得接受不过来。就像是一个长期吃素的人,忽然顿顿鱼肉,即使吃得下,肠胃都不知道怎么吸收。许半夏需要与牛一样独自安静一下,好好反刍。再说,与赵垒一次同时出现还可以说是巧合,多次一起出现,不能不叫别人怀疑了。别的人犹可,伍建设绝对不能让他起疑。否则他会好好反思。而且,许半夏还有许多事必须背着赵垒做。首先,要紧急与屠虹通个电话,给他传真赵垒和她商量后觉得最可行的一个方案,希望屠虹帮她留意,有没有相关行业的什么公司破产或者集团剥离资产,让她许半夏可以收购便宜货。屠虹的公司做的本就是掮客,他们的信息比较灵通,不问白不问,或许真可以撞到一处金矿。屠虹虽然没有拿下高跃进公司的上市,但后续工作的业务量也不少,为此比较感谢许半夏的帮忙,再说许半夏言语泼辣,说出来的话往往一针见血,他听着总是感觉痛并快乐着,很是上瘾,所以没事时候,隔三岔五就给许半夏一个电话,不为什么事,单纯闲聊。

  第二个电话打给童骁骑,告诉他《花花公子》杂志已经顺利入了高跃进法眼,让他叫人最近盯紧一点。顺便报告一下今晚高跃进肯定会出席婚礼。根据童骁骑的汇报,吃了中饭后,郭启东跟着去了秦方平的公司,许半夏心中暗笑,不用说了,秦方平手头的那几本杂志成了挂在驴头前的萝卜。而高辛夷则是在口头抵制几下后,已经与童骁骑的母亲一起收拾东西,准备搬去湖边别墅。可怜童母,与高辛夷品位不同,在什么该收拾,什么不该收拾的问题上,一忍再忍。

  各路俱都安排停当,许半夏这才带着吃饱了的漂染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由犹豫了一下,又转回洗手间的镜子前打量。隋唐女子?而非隋唐美女?而且还慈眉善目?许半夏颇不自信。看镜中的自己,皮肤自然是好的,难得的是白里透红,两颊自然飞着一抹粉霞。至于那两条慈眉一双善目,许半夏只知道自己眼睛瞪起来的时候怕她的人很多,连那些送废钢上门的泼皮都怕,但是笑呢?对赵垒似乎一直是态度和蔼可亲花痴的。

  许半夏对着镜子笑了一下,这个笑,是她平时做得熟能生巧的皮笑肉不笑,不过是脸皮扯动,弯一弯眉眼,弯一弯小嘴。咦,看上去还真挺舒服的。说是慈眉善目有点夸张,但一团喜气,犹如无锡地摊比比皆是的泥阿福还是有的,因为眼睛弯得遮住了眼珠子的精光。许半夏自己看着都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把。难道赵垒的口味变了?记得他以前喜欢的都是那种女人味道十足的女孩,他的前女友就是那么个被许半夏一看见就认为是女孩而不是人的女子。赵垒这回言语之间的暧昧是什么意思?许半夏不敢确定。从他设计伍建设这件事来看,此人心计着实深沉,说出来的话岂是剥去一层皮就可以看见肉的,起码得与春笋一样剥去好几层,没层只露一截肉。但许半夏又想,赵垒言语暧昧,她许半夏乐在其中就是了,何必想太多?万一他是幡然省悟,如今是真心对她许半夏好,自己疑心太多,不就是白白失去机会?许半夏患得患失地牵着漂染上车,不过却是坚定不二地前去婚礼现场,因为那里有赵垒。儿女的婚礼现场,差不多也是父母的交际场合,否则许半夏之流的从来没见过裘家小子,怎么也会进入受邀之列呢?门口团着一群人,反而盛装的新郎新娘矗立于人团之外。许半夏稍稍一吊脖子,就看见人团之中心为裘毕正和赵垒,其他人中,许半夏面熟几个,分别是些机关里说得上话的,但又不是顺位第一的某长。走近去一听,裘毕正正用嘹亮的声音介绍赵垒给旁人,对了,赵垒的身份确实比较醒目,尤其是对于全民动员,忙着招商引资的官员而言。裘毕正怎么可能放弃赵垒这么个可以给自己长脸的机会。可见赵垒也是刚到,不知去哪里拐了一遭。许半夏看见赵垒从人缝中露出的一角衬衫领子,才放心下来,原来他也是回去换衣服了。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许半夏看见大厅另一侧的冯遇,准备走过去,不想被今天意气风发,眼观六路的裘毕正拉住。裘毕正用异于寻常的热情洋溢与许半夏招呼:“哎哟,胖子,好久不见,听说大发了啊,”

  许半夏心疼地看着被裘毕正拉得略略变型的衣服,笑嘻嘻地道:“裘总,恭喜恭喜,这下等着做爷爷了。”说话间忍不住瞟了一眼赵垒,是不是自己这一脸慈眉善目的笑很入他的法眼呢?

  原以为裘毕正招呼一下就罢,没想到裘毕正居然撇下旁人,单独把许半夏介绍给新郎新娘,非让新郎新娘叫了许半夏一声姐姐,搞得许半夏云深雾罩的,不知他为什么变得这么殷勤。不过许半夏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跟着新郎新娘嘲笑了几句,搞得大家一起大笑才罢。居然裘毕正一直陪同着,随后又拉她到刚才的那个人团里介绍。

  许半夏与几个官员熟,所以忍不住笑道:“裘总,忙你的去,我们都认识,会照顾好自己的。”

  裘毕正却是不走,还是站在许半夏身边笑呵呵地道:“胖子,你说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夏天到现在,都快半年了吧?这半年光听见说你做得怎么怎么好,想找你见面祝贺一下都找不到人,还好还是经常通几个电话的,否则我们这帮老兄弟都要怀疑你不要理我们了。”

  许半夏听着只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两人夏天时候的最后一次见面,裘毕正对她食肉寝皮的心都有,虽然以后两人几乎是一周一个电话,大多是裘毕正主动打出,但谈的都是市场行情之类的话题,许半夏只是不明白,裘毕正邀请她出席他儿子的婚礼倒也罢了,这些都是面子上的功夫,怎么会对她这么热情?不由心里狐疑脸上依然笑嘻嘻地回答道:“裘总,这不是骂我吗?我可是常常向你这个前辈汇报最新动态的。不信你去问问冯大哥,我对你藏私了没有。”

  裘毕正还是笑得一张脸皱成一朵菊花,“胖子,听说冯总老婆拿了五百万在你那儿吃利息,有没那事?”

  许半夏只是笑着道:“冯大哥说家里的钱放着也是放着,他又不想扩大规模,存银行利息太低,炒股票风险又太大,所以帮我一把,知道我资金吃紧。冯大哥手笔大,一拿就是五百万。”这才心里隐隐有点明白,原来裘毕正看中她这儿的利息了。怪不得对她这么客气,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绕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其实裘毕正何必这么客气了,她许半夏一向与钱没仇,她老爹的钱她都扣着不还,何况是裘毕正的钱?钱这东西于许半夏而言,如韩信用兵,只有是多多益善。这时见赵垒走了开去,和别人招呼,那是个两鬓飞霜的中年人,看样子,又是什么官员。

  裘毕正往赵垒那儿看了眼,有点焦急地道:“胖子,我们市政协领导来了,我得去和他打个招呼。要不我明天上你公司找你,有要紧事商量,你一定要等我。”

   子.午+书.屋w w w - ziwu shuwu - co m 💨

  许半夏几乎是没有迟疑地道:“好,你去吧。”许半夏知道裘毕正明天找她为什么事了,但不知道自己明天早上有没有空,如果没什么要紧事,等他就等他,否则,谅裘毕正如今也一下拿不出多少钱来,他的钱都压在设备里受承包费,她该忙什么还是忙什么去。等裘毕正走开,许半夏立马就去找冯遇。大家聊了几句,也就相携着去到餐厅坐下。

  与去年在杭州时候相比,一桌子少了个童骁骑,多了赵垒和秦方平。裘毕正没再与伍建设抢位置,他今天要坐新郎父亲的大位。伍建设还是一点不客气地占了主位,然后大笑着请赵垒坐到他左边,冯遇坐他右边。好在赵垒胸有成竹,而冯遇一向就随遇而安,所以今天没人与他抢,不知他有没有觉得意兴寥寥。

  许半夏很想坐到赵垒身边去,可最后还是想了想,坐在冯遇旁边,忽然想起这是婚礼,忙问冯遇:“阿嫂怎么不来?” 冯遇笑道:“她一向不喜欢看见满桌子喝酒的,不来也好,省得回家和我生气。胖子,她让我遇见你跟你说一下,说你这回给的利息多出一点。”

  许半夏忙道:“没多给,让她算一下日子,我这次因为头寸调不过来,拖了几天才付给大嫂利息,所以这些日子利息的利息也得算上。别人的便宜可以占,你们的我坚决不占。”

  冯遇听了“噢”了一声,笑道:“胖子,你这也太小心了点,一时调不过来,跟我们说一声就是了,还那么认真干什么?我们又不少那几块钱。”

  许半夏正要说什么,伍建设大喝一声:“胖子,今天这一桌你最小,酒瓶子就归你负责了。大家谁没了酒都问你要。否则这种婚宴服务最差,喝酒才喝上兴致,酒就没了。反正胖子你今天照顾好。”

  许半夏嘴里笑嘻嘻地说着“那还用说,伍总即使不说,这差使我也会担着的”,可是心里却很生气,什么玩意儿,还不是看她最近得意,心里不愤了。也不知这一桌有多少人抱着类似想法。不过也没人开口替她向伍建设表示抗议。

  不想伍建设又道:“胖子啊,我们这些大哥难得今天那么全都聚在一起,尤其是赵总来一趟不容易,不能吃完饭就散掉,你好好安排一下,我们吃饭后去唱歌,唱完歌再去宵夜,好好陪赵总乐一晚才好。交给你啦。”

  许半夏最近总是跑外面,对本市最近的娱乐业行情不是很知道,交际什么的都是委托童骁骑在跑,只得笑道:“好说嘛,我请客。还是钱柜?”定下来后,立刻给童骁骑,而不是秘书打电话,“阿骑,帮我在钱柜定个包厢,等下伍总赵总冯总郭总秦总都去。让他们先放两箱啤酒进去候着。”童骁骑自然心知肚明该怎么做。

  许半夏人面熟,又兼裘毕正好面子,请了不少政府官员,所以许半夏少不得要过去敬酒寒暄。她总是敬几个,回来自己桌子吃几口菜。不过每次回来的时候,伍建设总是冲她挥着空了的酒杯,大喊“胖子失责”。许半夏只得拿来酒瓶替他满上。第三次出去敬酒的时候,正好遇到从那个两鬓飞霜的中年人那里敬酒回来的赵垒,这条路线不该是赵垒取直路该走的路线,他可能只是为了要跟许半夏说句话,他只是很简单地说了句,“别生气,再给他猖狂几天”。许半夏当然明白赵垒说的是谁,伍建设。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她心里还是如吃了蜜一样,浑身轻松起来。如同孤军奋战之时忽然援军敲锣打鼓而来,阴霾一扫而空,斗志更胜往常。原来,一加一可以大于二。

  婚宴本就不会太长时间,大家散去后,许半夏这一桌的人也一起起身离开。伍建设看见赵垒开的车,好奇地道:“赵总你是自己驾车来的?”

  赵垒笑道:“不是,我昨天机场遇到胖子开着这辆车在接人,很喜欢,就抢了来玩。”赵垒也有意与许半夏保持距离,免得被伍建设怀疑。

  伍建设此时酒还没喝多,说话还有点分寸,再说此刻还要倚仗着赵垒一些事,所以只是冲着许半夏打了个“哈哈”,没说什么,钻进自己的车子。给他开车的是财务经理,许半夏以前见过。

  进去童骁骑给定的包厢,早有在里面候着的莺莺燕燕迎了出来,各自拖住一个男客。赵垒身边当然也坐了一个。许半夏虽然很清楚这是童骁骑的安排,要换往常,也就觉得童骁骑做事有准备,安排得好,可此刻看着赵垒身边的女子,心里很堵。偏伍建设还大喊道:“胖子呢?胖子怎么没有?给胖子叫个鸭。”

  许半夏笑道:“你们开心,我给你们点歌。伍总是不是还是那首《好汉歌》?”一边说,一边手起键落,把各人平时喜好的歌点了上去。见差不多了,才拎起啤酒瓶往各人面前放。到郭启东前面的时候,忍不住笑嘻嘻地道:“郭总,你说你还看《花花公子》干什么,现成的妹妹在你身边,比什么照片的还不好得多。秦总也是,拿那玩意儿当宝货。什么时候我出去给你们带吧,赵总说女的没事。”

  秦方平举起酒瓶就要与许半夏干,“许总,那不一样,你不知道。你想知道的话,干了这瓶,我跟你说。”

  许半夏笑道:“嘿嘿,我不想知道,我去看花花小姐去。”边说边与秦方平干了半瓶,“郭总应该与秦总干一瓶,弄不好秦总喝醉了昏头,把杂志全部送给你了。” 郭启东一点不客气地搂着小姐,笑道:“不如把童骁骑去叫来,我好好敬他。”

  许半夏道:“阿骑今天搬家,怕是出不来。郭总还是问秦总要吧,他们两个现在每天粘一起,亲兄弟都没他们要好。阿骑老婆说起秦总就吃醋。”

  伍建设见没人理他,心里不高兴,大叫道:“小秦,你把杂志去拿来给我看看,什么好东西。”

  秦方平忙道:“都放在公司里,什么时候去伍总那里,给你拿过去。”

  郭启东听了不乐意,拉住秦方平嚷道:“小秦,你太不讲义气了吧,伍总一说你就给,我磨了你一下午都不给,你看不起兄弟。”

  秦方平知道自己说话漏嘴,忙敬酒赔罪。伍建设等郭启东喝完,一拍郭启东的肩膀,道:“你当然不能跟我比,不过你比裘毕正这个白痴强多了。跟着我,有你的好处,干了。”说完自己先喝。郭启东只能跟着喝了。许半夏看着听着,觉得依郭启东的性子,只怕早被伍建设这些话气得内出血,只是现在必须靠着伍建设,所以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火已经放起来,许半夏很高兴看到他们开始拼酒,见冯遇招手,便走过去跟他说话。冯遇问的是市场行情,顺便举杯喝几口。不过冬天的啤酒喝下去胃里不舒服,冷冷地总是化不开,两三瓶下去,许半夏只有选择去厕所吐掉。回来,包厢里只余赵垒与伍建设。“咦,他们人呢?”

  赵垒道:“不是一个个跟你出去了吗?还以为你们找到好玩的项目,扔下我们几个。”

  伍建设大咧咧地道:“我还以为我们都是一对一对的,胖子你也忍不住去找鸭了。是不是没见个好的?”

  许半夏笑道:“伍总英明啊,可是我找过去一看,一屋子的鸡靠墙坐着,就是没有一只鸭,只好灰溜溜回来。难道他们现在都不在这儿做生意了?” 赵垒看着许半夏笑道:“胖子你别胡吹了。”又同伍建设道:“他们一时半刻不会回来,我们不等他们了,出去吃宵夜吧,顺便可以说些话。”

  伍建设闻言立刻起身,嘿嘿贼笑道:“他们哪里是一时半刻回不来,我看他们是不会回来了,正好,我们吃宵夜去,也安静一些。胖子,我中午问你的价格你给我打听来没有?”

  许半夏忙答:“有了,你伍总吩咐的事,我们怎么敢怠慢。这儿吵,我们边吃宵夜边说吧。”一边想掏钱付小费,赵垒快她一步付了。许半夏倒并不会觉得叫她一个女的付小姐的小费有什么不妥,反正她以前也常付。不过赵垒替她付本就说好该她付的小费,她心里还是挺欢喜的。

  去宵夜饭店的路上,许半夏接到童骁骑的电话,“胖子,不好,冯总也在。”

  许半夏看冯遇与郭启东和秦方平一起消失的时候,也担心过他们在一起,但又想到冯遇经常趁大家高兴的时候溜走会他的小张,所以并不是很在意。这下头大了,难道自己这一天拿《花花公子》引得郭启东色心大起,最后得因为冯遇而放弃精心筹划的行动?可是,要是放弃这一次的话,以后还哪来这么好的机会?最主要的是,跟踪郭启东要消耗多少人力财力啊。今天下午都已经盯了他半天无果了。许半夏迟疑了一会儿,道:“冯大哥如果和他们不是一个屋子的,你多花点钱从中周旋一下。”

  童骁骑道:“不行,他们这几个鸡本就是一个窝的。”

  许半夏把手机放到膝盖上呆了一会儿,这才又毅然举起手机,道:“事不宜迟,你行动吧。不过跟兄弟们说一声,不要通知他们家里。你也小心点,不要让别人知道是你告发的。”

  童骁骑笑道:“你放心,我只跟派出所副所长说了一下,没和别人说,他是我最好哥们,不会外传。” 放下手机,许半夏心想,还好赵垒没去,可惜伍建设没去。不过要是赵垒也去了的话,她还会不会当机立断叫童骁骑下手?许半夏怀疑她会,而且可能还会叫上急着曝光。

  只是对不起冯遇了,不过等下赎金她会去交。不会让冯太太知道,也不会让他吃苦。

  饭店与钱柜比较近,几乎是放下电话没多久就到。许半夏才下车,赵垒过来轻道:“喝了酒还打一路电话,也不怕闯祸。”

  许半夏心里有鬼,闻言吓了一跳,忙收起心神,笑道:“一个北方客户打电话来问价格,唧唧歪歪的一直拎不清。”话说完才想到,赵垒这不是关心她?“赵总你怎么知道我打电话了?也是给我电话了?”

  赵垒一笑,道:“我在你前面,看一看倒车镜就知道。别想赖上我。”

  许半夏笑,心里很舒服,这是不是意味着赵垒现在一直在关心她?只是,他是兄弟般的阶级友情,还是别的?许半夏心里不是很能确定,怕自己动作猛了的话反而与赵垒连朋友都做不得,心里患得患失,反而失了平时的爽快,变为步步为营。

  许半夏因为一直惦记着童骁骑那里的行动,有点心不在焉,不过好在大家都喝了酒,而且喝得不少,所以没人注意许半夏的反常。伍建设是个生意人,即使喝了酒,还是能非常详细地询问许半夏有关加工费收取等细节,而且回答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所以许半夏怀疑,伍建设没跟着郭启东秦方平一起出去,是因为他惦记着这票生意。

  说话间,赵垒不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说他平时话不多,还真是,即使一桌都在寒暄的时候,他也是微笑看着的时间比较多。不过他接了个很古怪的电话,他没有起身去别处,只是很冷淡地看得出是板着脸在说话,“嗯,是,我手机换了…对不起,我与朋友在吃宵夜,不便离开…对不起,我明天一早就走…谢谢,你不用来送我…嗯,谢谢,再见。”言语之冷淡,连伍建设都盯着赵垒瞧。不过赵垒放下手机,却是笑了笑,道:“怎么都看着我?” 许半夏笑道:“赵总脸上有朵花。”

  伍建设则是一点没有掩饰地道:“谁?前女友?见就见嘛,反正你晚上也一个人。”许半夏听了心中一凛。

  赵垒笑道:“伍总不是说要陪着我好好高兴一晚吗?怎么现在就把我往外推了?”

  伍建设道:“别客气,你要是有个人问题要解决的话,我不会缠着你。”正说着,许半夏的手机也响,“干什么?胖子的男朋友也找上来了?你们真是麻烦。”

  许半夏接的是童骁骑的电话,“胖子,很顺利,都进去了。我跟副所长说了,他不会刻意通知家属。”许半夏听着只是“嗯嗯”连声,不说什么,最后才说一句:“好,知道了。”就收了手机。

  伍建设听完笑道:“我就说胖子怎么找得到男朋友,一听就是工作电话,嘿嘿,被我一猜就中。”

  许半夏笑道:“伍总走眼了吧,或许赵总这么优秀的人就是我男朋友呢,赵总,是不是?帮我争口气。”心里忐忑,但脸上却是挤眉弄眼地一付不正经样。

  还没等赵垒说,伍建设先得意洋洋地道:“胖子,你这种人,男人见了都怕你,谁敢要你?除非你花钱养几个小白脸。我跟赵总都不怕你,但是我们都不会要你这种人的。对不对,赵总?”

  赵垒微笑着道:“胖子太出色,看人一眼就看到心底,有几个男人架得住胖子的眼光?”伍建设听到这儿,大大说了声“对,不过比我们还差一点”。赵垒一笑,继续道:“伍总自然是家中有家有口,不会想到胖子。我可是不同,胖子多好一个人啊。”

  伍建设一听,“噗”地一声,把嘴里的一口水都碰了出来,雨露遍撒桌上几乎所有菜肴。随后笑得差点打跌。伍建设一听,“噗”地一声,把嘴里的一口水都碰了出来,雨露遍撒桌上几乎所有菜肴。随后笑得差点打跌。许半夏心里决定,再不吃桌上任何一口菜,好脏。伍建设笑完,正想说赵垒这个玩笑开得好,不想手机响起,他接起一听,骂了声“他妈的,我立刻来”,便黑着脸挂掉。对赵垒与许半夏道:“他们三个运气不好,嫖娼给抓进局子里面去了。他妈的,郭启东这个笨贼,叫他悠着点悠着点的,就是不听。我去城西派出所一趟,你们…”

  赵垒起身,道:“我们一起过去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一点忙。尤其是阿郭,他还在取保候审期吧?”

  许半夏一边招呼结帐,一边明知故问道:“郭总他们的是不是说已经查好了吗?怎么还没判?我还以为他已经缓刑了呢。”

  赵垒递给许半夏一个眼风,叫她别问的意思。而伍建设已经大步冲了出去。等许半夏结完帐,与赵垒出去,伍建设的车子刚刚离尘而去。赵垒这才道:“我们一起走吧,你的车放在这儿应该没有问题。”

  许半夏上了车就问:“郭总怎么一直不判?按说他这种事性质很简单,应该不会拖那么长时间还不判的。”

  赵垒道:“伍建设找了关系把阿郭保出来,但他也找了关系,让人把这案子压着不发审。阿郭说伍建设因为怕如果判刑判的不是缓期的话,没人替伍建设管厂,所以一直动用关系帮他拖着。不过我怀疑伍建设不是那个意思,凭他的能耐,苦主裘毕正又不追究,要给阿郭谋个缓刑很方便。主要他是怕阿郭的事真正缓刑判下来后,阿郭反而没了约束,即使不给他打工也可以。伍建设知道阿郭这个人滑,所以他只有动用关系压着案子,阿郭因为担心进拘留所候审,所以不得不仰仗着他,乖乖听他的话。不知道阿郭猜到了没有,我怀疑他这个人精不会猜不到。”

  赵垒说的那么直,许半夏想了又想,还是不敢把自己设局陷郭启东进去的事说出来,只是道:“取保候审的人,如果这个时期出事的话,可能取保得给敲了吧。”

  赵垒点头,道:“不知伍建设这回还有没有能耐把阿郭保出来了,而且这么一来,阿郭得案子发审的时候,可能量刑也得有另外考虑。” 许半夏假惺惺道:“也怪阿骑,好好的干什么要把《花花公子》传出来,否则也不会出事。也好,正好一起保了冯大哥,否则冯大哥回家不好交代。”

  赵垒只是叹息,郭启东的结局可想而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