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五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五章

  三五

  听训话的时间不长,不过等候训话的时间不断,直到许半夏和其他等候训话的相关人不耐,拍了桌子,主管副县长才姗姗来迟。今天找的都是些大户,而大户之为大户,都与政府某些领导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副县长,许半夏就很熟悉,吃过她饭,受过她礼,估计其他人与副县长的关系也不会远。所以虽然副县长把政策讲得危险无比,大家都只是嘴上敷衍,没一个心里拿去当真的。走个过场,大家各自表一下不可能做到的决心,便草草散伙。倒是在县府门外停车场上互相观摩交流座驾化去不少时间。

  这么一拖一拉,早上便无与赵垒交流的时间,许半夏和赵垒商量一下,决定直接就去伍建设的中午饭局。赵垒早到,许半夏进去停车场就看见自己的宝马X5雄纠纠地屹立于众轿车之林,非常拉风。看手表,十一点半都不到,许半夏都快很小人地怀疑,赵垒是不是睡过头没吃上早饭,所以中饭那么积极。

  被小姐领进一只包厢,果然见赵垒孤零零地坐着翻看什么,见许半夏进来,就笑道:“还好你来了,否则我得假模假样背诵自己写的资料了。胖子,这是给你的,你不如现在就初步翻一翻。”

  许半夏犹豫了一下,与赵垒隔着一张椅子坐下,接过资料翻看,才第一页几行下来,就笑道:“你帮我想的三个项目,我起码想到过两个。可惜都是因为资金不足,不敢再考虑下去。不过,这会儿开始,应该可以实施了。我可以先从设备价格不高的外围做起,再发展核心设备。我还是专心看看我没有考虑到的第三条吧。”遮天小说

  赵垒很神秘地一笑,道:“我建议你还是一页一页地翻,不过我这份资料还是做得保守了一点,没想到你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资金实力会强上那么多。所以,我原本帮你设定的设备安装周期可能还可以大大缩短。反正,给你做参考吧。”

  许半夏正想说什么,听见门口有人放肆大笑着讲话进来。许半夏心里一动,忙对赵垒道:“赵总,昨晚说好,今天下午和晚上全留给我答疑的,不能改变主意啊。”

  赵垒微笑道:“我什么时候成出尔反尔的人了?你放心吧,再说晚上还有重头戏,连喝醉都不会。”

  赵垒正说着,包厢门几乎是被撞开,两个人推推搡搡地进来,正是秦方平与郭启东。两人吵闹不为别的,只因为郭启东要抢秦方平手上的几本杂志。许半夏早在听他们在走廊吵闹的时候心里已经了然,此刻自然是当傻瓜一样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争我夺而了然地笑。不过秦方平肌肉发达,身强力壮,瘦高的郭启东不是对手,不过郭启东显然没有罢手的意思。赵垒提高声音问了一句:“抢什么?什么杂志这么好看?”

  郭启东看了许半夏一眼,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说,秦方平已经开口:“赵总先来了啊,都没看见,对不起。还不是几本《花花公子》,阿骑送我几本看看,郭总非要跟我抢。”许半夏早就知道,自从赵垒从新得势后,秦方平早就做出不少上门道歉赔罪之类的动作,所以对郭启东也巴结得很,活脱一个小人。不过相信赵垒经此一役,对待这种小人应有免疫力。秦方平见许半夏在座,笑道:“阿骑还说是许总给他从外面带进来的,郭总你想要,不会直接跟许总讲?”

  许半夏只是笑,不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还不是怕阿骑在野猫怀孕期间行差踏错,毁了前程,这才出国时候买两本回来给他解闷。不过当着赵垒的面说出来就不很方便了。

  郭启东对许半夏总是记恨,当然不会愿意向许半夏要,却把箭头指向赵垒,“垒子,你常去国外,什么时候回来给我带几本,别让小秦得意了去。”

  赵垒笑道:“胖子是女的,带这种杂志进来没人查,海关对我们这种男人查得很严,查出来的话,现场很难堪的。”

  许半夏笑着给赵垒打圆场,“阿骑骗你们呢,什么我带进来的,我现在回家时间都没有,哪里有机会出国。还不是他做了几单进口废纸运输生意,人家仓库人员与他关系好,把捡出来的《花花公子》送他玩,你们还当真了。又不是什么要紧东西,郭总喜欢的话,叫阿骑下回再问人要几本来不就得了。”

  秦方平听了笑道:“这个阿骑,就这么骗我。好吧,郭总,给你看一顿饭的时间,看完还给我。我自己才拿到手呢。”

  郭启东闻言立刻抢了过去翻看,许半夏笑着揶揄道:“郭总,其实上网看不就得了?小电影都有,这种杂志算什么。是不是郭总不大上网?”

  郭启东心里一阵尴尬,不过还是强掩着笑道:“我上网哪里有时间看这些,每天也就阿里巴巴什么的转转,胖子你该不会常看小电影?”

  许半夏笑道:“你什么时候把电邮地址给我,我发网址给你。只是有些地址得用代理才可以,不知道你会不会。还是什么时候跟阿骑说一声吧,反而方便。”郭启东自从重新掌权后,因为犯的事已经发作,是以也可以不受许半夏威胁,与阿骑没了业务。他是不可能找上童骁骑的,而许半夏也不想让他继续逍遥下去。这些话,不过是饭桌上白说说。

  赵垒看着许半夏只会笑,哪有女人家说起这种事来还想占男人上风的。而郭启东则是“好啊好啊”地应着,却没写他的邮箱地址,只是翻看手头的杂志。许半夏看着他那急切样,心里冷笑一声。

  因为已经有了别人在场,许半夏也就不再看那资料,好好收起来,放进她的大包里。几句寒暄下来,伍建设也到。伍建设带着几个人,看上去比较实在,知识分子的样子。大家都起身认识寒暄,交换名片,许半夏这才知道,这几个知识分子样的人是省钢的工程师。看样子,赵垒知道伍建设会带这几个人来。寒暄后落座,许半夏很自然地坐在赵垒身边。

  伍建设坐下就道:“胖子,听说赚得很好,回来也不说给我个电话,还要赵总联系才肯出来吃饭,太不给我面子了。”

  许半夏忙谄媚地笑道:“哪敢啊,伍总,你倒是问问赵总看,我去机场接人,遇到赵总,一听说你们要见面吃饭,我就积极申请加入了。害怕伍总看不起小的们,所以死皮赖脸央着赵总出面帮我说话。我这番苦心伍总不知道也罢了,冤枉了我那是不行的。我连冯大哥都还没见过呢。”

  伍建设嘿嘿一笑,当然也不会把许半夏的话当真,不过场面上的人,谁都不会直着脖子真去追究谁对谁错的,反正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就是对。这会儿伍建设知道许半夏实力大增,又兼有事要问,所以不会象以前那么不把她放眼里,不过也不会太把许半夏放眼里,两只眼睛看着筷子上的套子,状若无心地问许半夏:“胖子,你什么时候给我打听一下,你的那些材料在北方直接加工了给我的话,价格多少可以拿下。”

   🌵 子午+书屋+ ww w + ziwu shuwu - c o m +

  许半夏心说,这个你即使不问,我也早就替你搞清楚了,本来就准备今晚跟你谈,可是你问了,我就要拿拿乔了,叫你欠我一个人情,气短一下也是好的。于是笑嘻嘻地道:“行,我等下吃完饭就找那里的朋友问一下,伍总是不是想了解一下那边的加工费用?我想肯定是比这儿的便宜吧,那边煤便宜,又是离原产地比较近,周转资金比较少,财务费用要比这儿低很多。人工更别说,我看着那边对《劳动法》不是很重视,加班和拖欠工资是常有的事。伍总如果要去那里进货的话,什么时候与我说一声,我替你安排。”

  伍建设听了脸上有点不自在,恨不得把一句“我会要你安排”扔过去,可又很知道不能不叫许半夏安排,因为自己最近初初接手鑫盛,杂务缠身,压根儿没时间去理会一些细节,现在的进货都是从老客户那里要。上回听秦方平说了许胖子那里的货色价廉物美,他在面子与差价之间心里斗争了很久,终于逐利之心占了上风,拍了个业务员去北方了解市道,可是了解来的东西与秦方平所说很有不同,他清楚,别人没摸到许半夏的道。所以今天才肯开口,没想到许半夏一点没有受宠若惊,还大喇喇地来一句“我替你安排”,真以为她几块钱拿下来就是老大了吗?可是又不能不叫许半夏“安排”,只得淡淡地用命令手下的口气道:“好吧,你给我报个详细价过来,我要那里的加工费和原材料价。我等下叫秘书给你发传真。”

  许半夏心想:废话,原材料价怎么可以给你,给你了我喝西北风去?不过脸上则是若无其事地笑道:“好的,我吃完饭就回公司看去。晚上裘总儿子婚礼上拿给你。”

  伍建设对此也没吱声,只是很简单地“嗯”了一声,便终于抬起眼,看着赵垒很客气地道:“一直想要好好感谢一下赵总,赵总老是不给我机会,等下让我好好敬你几杯。今天请了省钢的工程师过来,正好赵总和几位高工一起给我一些建议,看看我下一步该怎么做。上个周末的时候,工程师已经去看了鑫盛的设备,都说设备没什么大问题,主要还是调试维护保养和配套没有跟上。赵总你对那里熟,你看看是不是这些问题?”

  赵垒微笑道:“这些还不是最大问题。现在的鑫盛最大的问题是产品太低级,原因是没有把后道设备开起来。当然我知道,后道设备的技术要求更高,他们原来的技术队伍不强,开不起来也是对的,伍总接手后,要是能把后道工序做足了,你的产品可以好好上一个档次,成本没添多少,价格和市场可要好看得多。”

  许半夏凭印象想了想,后道设备是些什么?有了,好像都是些污染比较严重的,需要排出酸性含铁离子废水和粉尘污染。不知道鑫盛原本有没有做环保评审,如果没有的话,伍建设倒是要花点功夫打点了。不过既然是以前开动过,应该是拿到过环保评审的。不知道赵垒提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用意在里面,许半夏拭目以待。

  只听其中一个工程师道:“赵总说得没错的,后道工序不开动起来,做出来的产品相当于野鸡部队,价格上不去,这种产品做的人也多,竞争比较激烈。后道工序上去的话,只要质量保证,产品就是正规军了。我看那些设备不差,最多是马达换功率大一号的就行。这一点,郭总应该是内行。”

  郭启东正满心牵挂着那几本杂志,有点心不在焉,听到点名,抬头见伍建设正一脸问询地看着他,忙道:“这倒是真的,后道开起来,产品价格上去,就是所谓的技术附加值。不过那还需要有好的人去操作,有时候温度什么的控制不好,出来的就是废品。不过伍总,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那些设备专业性太强,类似马达要换大一号的问题我就看不出来,需要专家指点了才行。”

  那个工程师忙说:“郭总客气了,郭总说得对,后道技术含量比价高,做得不好就废。不像前道,土法上马做出来的东西,即使是废品,还是可以用用的。”

  赵垒更是笑道:“伍总你算是捡到便宜了,同样的设备,你问省钢买的话,这些价格就拿不下来了。而且省钢的设备还比较老旧。鑫盛的后道设备虽然几乎是埋在废品堆里看不见,但擦拭擦拭,开动起来立即升值。”

  郭启东有点顾虑地道:“后道设备开动起来的话,污染会比较大。”说的时候,两眼只是看着赵垒。

  许半夏忙笑道:“污染?我那个滩涂上不知被谁泼了废机油,至今没有查出来,我把那块脏海涂填上塘渣废物利用,他们照样卖我好地块的价。污染这东西,只要把苦主摆平,政府机关才懒得理你,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混日子过的人,反正土地是稀缺资源,再污染也不会妨碍政府卖地。不用太担心。上了再说,环保要有话说,到时再摆平。开工的时候一定要态度强硬一点,否则事事都要批要审,等真开工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忽然想到,伍建设买的鑫盛在异地,他在那里不再是当地的地头蛇,不知还能不能摆平当地士人?要是摆不平的话,可就有得好看了。难道赵垒用的计策就是这个?

  赵垒却是笑道:“胖子你太大胆了点,做生产型企业与你做贸易不同,你做贸易大不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生产型企业设备厂房都搬不走,政府不抓这些老实和尚抓谁?出了事要处罚,一找就找得到,不付罚款就贴封条,让你没法生产,一般谁敢乱来。否则银行怎么不肯贷款给你贸易公司,对生产型企业又特别优惠呢?一样的道理。”

  伍建设端起刚刚满上的酒杯,与个人碰了一下,随即认真地对赵垒道:“环保这种东西是被逼上梁山了才做的事,那个企业自觉过了?都是些知识分子在吵吵闹闹。我们小时候就跟着大人一起打六六粉敌敌畏,也没见我们有谁短命,要说,农药打得多了,虫子会产生抗药性,人还不是一样?城里人到农村喝点溪水都会拉肚子,我们小时候和田沟里的水都没事,都是各自抵抗力的问题。今天饭桌上也差不多,我和胖子是大老粗,我们最知道怎么做。赵总你和阿郭两个知识分子就想得太多。为什么秀才造反,十年不反?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秀才考虑太多,顾虑太多,失去机会。我知道你们几个知识分子都嘴里不说,心里反对,没关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哈哈。”

  赵垒一边跟着笑,一边在心里想,这个伍建设倒是一点都没怀疑许半夏是知识分子之一,可见许半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超绝。

  伍建设是个办实事的人,几杯酒下来,除了劝酒的几句话,他几乎没多少废话,事事围绕鑫盛这个主题展开。关于设备,关于市场,就是不谈环保。连许半夏都感受得到伍建设一团火一样的干劲。一顿饭下来,解决不少问题。看得出,省钢几个工程师被伍建设招呼得很好,言语非常坦率,知无不言,伍建设也是在话语间一直提要他们加盟。不过这种引进特殊人才的事一般都要单独与老板私下里谈的,伍建设与那几个省钢的工程师犹如一方在扭头摆尾展示,一方在亮出麻将牌似的翡翠戒指引诱,各自心照不宣。

  不过许半夏相信这笔生意肯定可以成交,因为看得出伍建设已经下了开动后道工序的打算,他迫切需要有省钢这几位有实际工作经验的技术人员加盟。而省钢近年一直体制僵化,生产每况愈下,职工的收入可想而知。伍建设本就是个为达目的肯下血本,甚至不择手段的人,他花了那么大笔钱购入鑫盛,不可能不存着让鑫盛下金蛋的梦想。只怕下大价钱引进几个工程师才只是第一步,真正启动起来的时候,从省钢大量挖熟练操作工都有可能。很多私企的机器都是这么通过挖社会主义墙角启动的。因为引进熟练人才,可以在最快时间内消化设备,产出效益。

  饭后,赵垒跟着许半夏的车子后面,去许半夏的公司。许半夏这个老板千年不遇地到一次公司,差点引起轰动。才刚坐下,看许半夏关上门,赵垒就笑问许半夏:“胖子,你是不是想误导伍建设污染环境,到时被政府责令停改?”

  许半夏笑道:“被你看透了。伍建设在他家附近搞污染,他上上下下摆得平,没事。他办厂那么多日子以来,因为有原集体厂的底子,从来不用为污染问题操心,他肯定对污染这一块重视不起来。不知道去了新地方后,强龙压不压得过地头蛇。我想怂恿他乱搞。”

  赵垒看着许半夏笑道:“胖子,你还是直了一点。伍建设惟利是图,只要打动他的利欲之心,下定决心开动后道设备,鑫盛制造污染是必然的了。而跑关系掩住相关人员的嘴比上一套环保设备的成本低,你说他最终会怎么做?所以你只要等着看,伍建设怎么污染环境,怎么摆平当地官员,怎么与当地平民冲突。你根本就不用自己努力让他放弃环保,导致他以后出什么问题后把恶气都出到你身上。放弃环保是他的本能的选择,你都不用替他着急。”

  许半夏正正地坐到赵垒对面,认真地听完赵垒的分析,心里叹服,不错,只要引导伍建设上后道工序,他必定会制造污染,这是必然。“可是,伍建设因此也引进大量对应的技术人员,鑫盛原来也一定有配套的环保设备,否则当初就不可能通过环保评审上马。那些技术人员为自己的性命,也会要求开动环保设备。不过…难说得很,老板最大,再说污染最终还是传到厂外,不是厂内,而且伍建设这个人又很强硬,那些技术人员最终会屈服都难说。”

  赵垒笑道:“胖子,你没有搞过实业,虽然看得不少,可是没有真正搞过,就不会知道其中关键。环保设备安装才是一次性投资,皱皱眉头也就忍下了。可是环保设备如果启动,每天就需流水一样的运行费用了。那些运行费用得一五一十算进产品的成本中去,吞噬伍建设的利润,你说他舍得这么割肉吗?我想在没有外力压制的前提下,他不会舍得,你只要看看他的公司附近小河一片浑黄就知道他怎么看待环保了。”

  许半夏好好想了想,才不得不佩服地道:“你把伍建设吃透了。可是,我觉得引导伍建设开后道设备是把双刃剑,这导致他必须引进尖端人才,使他的产品在市场获得口碑,取得高价,站稳脚跟,不易撼动。同时,他可能会良心发现在工程师的要求下启动环保设备。这些国企出来的规规矩矩的工程师,可能是不小的变数。”

  赵垒微笑着拿眼睛看着许半夏,忽然说了句不相干的话,“胖子,看你的眉眼,很象敦煌壁画里的隋唐女子,慈眉善目。”

  许半夏心里好好地乱跳了几下,很快接口道:“你是不是还有下半句没有说出来?我帮你说吧,是不是‘谁知伊心肠墨黑’。”

  赵垒笑道:“多想了吧,我可没那意思,我只是看着你忽然有感而发。”随即就转了话题,“你说得不错,这些工程师是最大的变数,但不是你说的那种变数,他们产生的变数比环境污染可能产生的变数都大。他们才是我力促伍建设开动后道设备的最主要原因,制造污染激化鑫盛与周边的矛盾相较之下只能放在第二位。”

  许半夏正被赵垒前面一句话搞得心头鹿撞,没想到赵垒话锋一转又回到原路上,她需要收回心神,好好回味一遍赵垒的话,才听懂他讲的是什么。心里吃惊,不由又好好回味一遍,怕是自己意乱情迷之下听错,可是没错啊,只得笑嘻嘻地道:“别卖关子,说说你的原因。依照你的意思,难道那几个工程师是定时炸弹?”

  赵垒微笑道:“据可靠线报,省钢因为效益不佳,上头有换帅的决心。空降的一个大帅身份背景性格都酷似三国时的周瑜,可惜该人目前正在国外培训,所以上头一直捂着消息。这个人是高干子弟,有后台,不怕折腾;脑筋好用,知道革新;最主要一点,此人权欲重,他想以省钢作为他展示自己的舞台,为他谋取更高职位获得实绩傍身。所以,此人上台的话,肯定会大刀阔斧地激活省钢。”

  许半夏见赵垒才说一半就嘎然而止,知道他卖关子,此刻她许半夏要是再继续要求赵垒说下去的话,就很没种了,无论如何得自己想出来。瞑目稍顷,许半夏立刻豁然开朗,“我明白了,此人上台以后要人没人,因为可以用的人都被伍建设挖走,以致无法顺利施展抱负…”许半夏也学着赵垒说了一半,卖了关子,按下不说。“可是你又是怎么得知的?”

  赵垒明白许半夏已经了解了他的意图,心里欢喜,笑嘻嘻地道:“禀胖子,此人与我一个学校出身,不过以前只是点头之交。上半年他出国前特意挽人介绍与我认识,向我了解接手省钢的前景,所以我才能事前得知。”

  许半夏恍然大悟。赵垒,以他对伍建设性格的深刻了解,和对省钢领导层变迁的事先了解,精心设计了这么个复杂曲折的圈套。而他自己则是若无其事地置身事外,冷眼旁观事态发展。手腕之高明,心机之深沉,耐心之良好,都堪称绝顶。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