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四十四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四十四章

  四四

  许半夏紧赶慢赶,终于在自助早餐厅九点收摊前夹了一盘吃的,坐在窗前,晒着太阳,慢慢享用。窗外便是已经被踩成黑色的新雪,还有穿得灰沉沉的过往行人。有几个穿着军大衣的男女在路上铲雪,有的还用上了铁撬,昨晚的雪可能下得不小,不过今早已经阳光灿烂,天空居然还没有北方冬季常有的阴霾。饭桌上放着电脑,里面有早上刚收的两只邮件,先看龚飞鹏的,难得的是他居然没有生气的迹象显露,不过许半夏不认为他昨天能好过,否则不可能早上六点半就给她邮件,一定是闹的一夜没睡。他的邮件中简单介绍了一下最近系里在做的几个项目的内容。许半夏虽然不是个好学生,不过看见这些介绍,还是大致能明白是些什么玩意儿。说实话,许半夏并不相信他们。

  屠虹的邮件是凌晨三点多发出来的,很大一个附件,打开来一看,足足三页。许半夏边吃边看,终于明白,屠虹这人心中的正义感发作了,附件里有一大堆有关那个上市民企的问题要许半夏帮他调查,非常详细,非常细节,若要亲手完成它,许半夏怀疑她还得在这个城市住上一个月。许半夏不由觉得好笑,屠虹一个律师,那么多年工作下来,接触的丑陋还不多?这点小事就激动?但又一想,屠虹要是不容易激动的话,当初在北京电梯里面相遇的时候,也就不会反击她许半夏的故意挑衅,而致两人不打不相识了。这个邮件要是被地头蛇看见的话,她许半夏还真得不得往生了。手指很自然地点了删除,但当一个小小的对话框出来问是否确定的时候,许半夏又犹豫了,想了一会儿,终是没有点“是”。思虑再三,终究觉得把这个邮件放在手提电脑上会出问题,回到房间,立刻就把它转发到自己的私人网站,挂在那里待查。而邮箱里的信件最终还是被她删了。

  然后沉吟一下,给龚飞鹏一个邮件,上面只有简简单单几个字,“昨晚纯属恶搞,请勿挂怀。”抿着嘴笑着发出去,相信龚飞鹏的血压得出现一个峰值。点上那个“send”的时候,许半夏落指特别轻快,“啪”一响,Game over。什么玩意儿,还想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拿别人当他窗前休息眼睛的风景那是他的事,他千不该万不该找上许半夏。

  去银行取些现金,直接就打车去胡工他们家。白天的阳光下,宿舍区看上去益发破败。有些墙面的水泥已经大块脱落,露出里面的红砖。小区里面有几个老先生老太太在费劲地打扫积雪的路面,几个穿得跟皮球一样圆的孩子在阳光下快乐地奔跑嬉戏,摔地上也不过是打个滚,一骨碌就爬起继续跑,孩子不会懂得缺钱是多么痛苦的事。

  到了胡工刀工家的院子,透过低低的围墙就看见刀工抱着小孙子坐着晒太阳,嘴里还轻轻地讲着故事,很温暖的样子。许半夏进去院子,胡工立刻迎了出来,拉着她往里面去,一边笑道:“我还请来几个老搭档,都在屋里面等着你呢。”

  许半夏进去,果然一屋子的人,年龄分布不均,不过最小的也有四十了吧,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每人都架着一副眼镜,有近视,也有老花。大家都因为胡工而对许半夏非常热情,刀工也抱着孙子进屋。在胡工的主持下,几乎是免谈闲话,直接进入主题。都是专家,而许半夏虽然不是专家,可到处看厂看得多,对专家的话容易接受,也能提得出自己的看法,大家讨论得很热闹。

  吃中饭的时候,大家人手一大碗白菜肉丝手擀面,许半夏心想,这么一来,胡工家的面粉哪里够吃?她还在想,一个老工程师指着许半夏的脸问:“你这儿生冻疮了?以后出门还是戴上围巾口罩吧,东北冷,你们南边来的不习惯。”

  许半夏立刻明白他指的是昨晚被那只猪爪拧出来的痕迹,当下只是微笑着道:“是吗?我早上都没留意到。”一边不在意地拿手摸了摸,还有点痛。现在娇嫩了,以前即使打架打出血,都不会吭一声,现在居然知道痛。“可能是过敏吧,我自己都没感觉。”看见胡工投来的带着问号的眼光,许半夏不由又心虚地添了一句。

  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吃了简单的中饭后继续讨论,速战速决,以赵垒制定的规划书为基础的详细规划呼之欲出,一位水电工程师在胡工的把握下,几乎快手把许半夏两百多亩地的水电大致规划总图都画了出来,设备的就更别说了,所需一期的设备列出一个详细清单,甚至有的还标注有设备制造单位。一期的车间大致布局也已定,流程安排更别说。大半天时间,速度惊人,皆因他们胸中自有乾坤。

  众人天将暗时纷纷告别,许半夏一一恭敬地送到门口,自称晚辈。回身,被胡工拽住。胡工戴上老花镜细细看了许半夏的脸后,叹息道:“不是过敏吧?昨晚他们怎么对你了?”

   🍎 子^午^小^说 = w w w * ziwushu wu * Co m

  许半夏心知瞒不过这个心细如发的老人,不可能再以过敏或自己撞浴缸来搪塞,只得道:“我昨晚还留意了身后,应该没人跟踪的,可是最后还是被他们找上,不过交手后我没有怎么吃亏,后来还见到了正主儿。我把话说明白,也就没什么问题了。您别担心。”

  刀工闻言走过来,很认真地道:“他们不是能讲道理的人,小许你别大事化小,一定是我们害了你。”

  许半夏没想到两位老人这么关心这么在意,尤其是胡工面色凝重,一双粗糙的手却温柔地包容着许半夏的胖手,就跟记忆中奶奶的手一样,不由心中软软的,伸出手臂抱住胡工不语。胡工有点尴尬,站着僵了一会儿,她可能不适应这么亲热的接触。许半夏忙知趣地收手,笑道:“你们真的别担心,我昨晚最后还跟他谈到释放关在里面的你们的孩子的事,他提出条件,我目前还没法回答他,还得联系朋友解决。他们道理可以不讲,可是利益不可能不要,都是小人,只要利益当头,没什么不可以谈的。”

  胡工严肃地道:“小许,你不可以为我们跟他们妥协,你本来就是局外人,怎么可以叫你付出利益。我们不愿意看着你受累,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我们只有以后当作不认识你,与你划清界线,免得连累你这个无辜。我们的事本就不是你的份内事。”曾少年小说

  许半夏见胡工说得认真,知道这个心结必须替她解开,否则这个原则性很强的好人会真的以后硬下心闭门谢客。她原本对于如何推一把拉一把,把他们几个工程师弄到自己地盘上去,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这个时候容不得她再深思,必须开始走一步看一步的实施了。当务之急,必须一把抓住胡工夫妇,不能让他们脱线。当下把电脑打开,虽然没有联网,但点击历史,还是可以找到早上粘贴到自己私人网站上的屠虹的邮件,然后把字体放大,转给胡工看,“您两位看看这个,这是我一个证券界工作的朋友昨晚听说我在这儿的所有遭遇后,连夜拟出的问题,我虽然不熟悉证券业的操作,但我想,这可能是个围魏救赵的好办法。赵,就是军工厂。所以我必须留下,而且,我也想给自己出气。”

  胡工将信将疑,为了军工厂,他们什么办法都想了,上告,找老领导,可都敌不过对方的势力,旧关系老人情在金钱面前统统黯然失色。难道许半夏有什么办法?难道真的是外来和尚能念经?围魏救赵,强魏真的围得住吗?两个老人把眼光落到电脑屏幕,上面是一条一条的问题。刀工还在一条一条地思考并自言自语的时候,胡工把全文看了一遍,然后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这才睁眼道:“小许,那是要全面调查他们总公司啊。”

  许半夏道:“全面是不可能的,起码财务报表我们是无法看到的,这上面也没叫我们回答。这一些,我不敢留底,你们也最好别留底,现在你们好好再看几遍,能记住几条就几条。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你们这些本地人了。我不知道最后的效果好不好,还是昨晚那句话,尽人事,知天命。”话说得太满,反而令人不容易相信。

   胡工与刀工点头,也不打话,开始默记这些问题,直至天全黑。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做出百倍努力。何况,现在的希望是那么少,几乎是没有,所以更要加倍努力。两个老人谋杀了无数记忆细胞。许半夏没有留下吃饭,消了电脑中的历史记录便回宾馆。

  果不其然,在大堂遇见等候着她的王,许半夏怀疑,他早就已经进入到她的房间好好搜寻了一遍。不过许半夏心想,换作她,有条件的情况下,也一样会做。否则何谓土霸王。许半夏一早就眉开眼笑地道:“正好,王先生吃饭了没有?我很想请你指点本地名菜。”

  王微笑道:“正有此意,我要不要在下面等一下许小姐?”

  许半夏笑着摊开手看了自己一下,道:“咦,是不是要换上晚礼服?要不,那还上去什么?”

  两人准备去的是一家鲜族狗肉馆,王一说去吃狗肉,许半夏便连声叫好,王本来只是奉老板之命,借吃饭接近试探许半夏,公事公办,如今见她如此豪爽,倒也喜欢。所以一上车,与昨天不同,有了对话。“许小姐在家用什么车?”

  许半夏笑道:“你们比我文气,我用的是宝马X5,吉普车似的,动力好,跑得快,还耐撞。再说我人胖,叫我从你这种小车里面钻进钻出,汗都会给累出来。”

  王听着好玩,笑道:“很有道理啊。回头跟我们老板说说。你那车子开我们这种雪地好啊,动力那么足,一点不怕打滑爬不上坡。”

  许半夏笑道:“车好有什么用,得会开车才行。前一阵华北下雪,我开了车出门,结果没几步就不敢动了,方向盘自己会打滑,刹车踩下去心里都不踏实。这要到了你们这儿,我半年都别开车了。”

  王笑道:“你还没见那些在冰上面骑自行车的,后面还驮个煤气瓶呢。我们开车的看见都让他。” 说些当地的风物,很快就到鲜族饭店。进去一看,里面已经坐着昨晚的四条大汉。桌上冷菜已齐,白酒满杯,就等着他们进来开动。许半夏一坐下,就端起酒杯对昨晚被她挟持的大汉道:“正好,兄弟你在,否则我还不知道怎么向你赔罪。昨晚上,你他妈要是女人的话,我也不会这么下手,摸回来也就算了,谁叫你是个爷们,我摸回来还是便宜你,呵呵,兄弟不怪我的话,我们喝上三杯,这个梁子就看在你们老大的面上,揭过。”生气归生气,上了台面,总得这么说,再说现在还在人屋檐下。

  那大汉没想到许半夏说话这么野,再说她把老大搬出来,他还有什么话说,再说人家也够客气,已经成了老大的客人,还一上来就敬酒赔罪,虽然心里还有点结,可面子总是有了,一下高兴了不少,端起酒杯就跟许半夏连喝了三杯。

  许半夏喝下酒,就皱着眉头对王道:“这什么酒,怎么那么烈,喝下去胃都会烧。”

  王也没想到许半夏这么主动爽快,印象大好,笑道:“你不清楚这里,鲜族饭店最好的酒一般都是他们自酿的米酒,喝下去神仙也会醉。来,吃点白切狗肉填填肚子。”

  许半夏也不客气,再说空肚喝烈酒也容不得她客气,与大家让了让后,就大口开吃。

  王在一边看着道:“许小姐性格豪爽,一点不像南方人,你应该到我们北方来。今天我们上上下下都在议论你的身手。”

  许半夏笑道:“你还不如说我不像女人。说实话,我从小学的祖传功夫,小学开始就上街打架,一路打来,身经百战,身边兄弟一大帮。身手嘛,就是这么练出来的。我这人最好结交道上的朋友,我最好的兄弟现在是我们那里的大哥,以后你们有机会过去,我介绍你们认识,请你们出海去吃最鲜活的海鲜。”

  这一段话下来,王大致了解,这个许半夏大约也与自家老大差不多,她自己洗手上岸做出头露面的事情,手下还是养着一帮兄弟继续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怪不得昨晚两人虽然不知谈了什么,可看老大表露的意思,他们俩似乎一拍即合。王最佩服老大,能文能武,没想到这个胖女人也会是这么一个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多谢许小姐,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上门拜访。咦,许小姐出门还带着那么大的包干什么?累不累?”

  许半夏知道他开始套话了,但当作不在意地道:“是电脑啦,我一些数据都记在这上面,怕老酒一喝下去记不住误事。”一边说,一边就取出电脑,随手打开,吃了几口菜,等开机结束,才转着鼠标打开文件给王看,“你看,军工厂那些工程师的技术还真不是盖的,今天才半天,就帮我把整个厂区布置草图都拿出来了,那些脑子真是好,数据好像都是存在他们脑袋里似的,随口就说得出来,佩服。”一边就指指点点地把草图设计要点说给王他们听,王虽然听不懂,但肩负打探消息的人任务,如此重要涉及军工厂人士的情报怎能不听,只好云里雾里地听着,指望听出些什么蛛丝马迹。其他四人更是插不上话,自己喝酒开心。

  他们的老大,许半夏昨晚都要与他大玩散手,何况是这些爪牙。她一脸热情诚恳主动豪爽地隐隐控制了整桌的主动权,而嘴上却是事事以王为重。狗肉流水般地上来,前面的白切带皮狗肉,后面的红烧狗排,狗肉干菜汤,蒜泥狗杂,常见的狗肉煲等,真难为他们一种狗肉能做出那么多种花色,吃得一桌皆欢。

  期间,赵垒来电查岗,他现在似乎应酬不多,常常可以吃饭时间打来电话。赵垒见她忙,没有多说,只通报了郭启东的事。郭启东虽然把贪的钱悉数还上,但因为数目较大,还是判了两年。许半夏心想,即使坐上一年就给假释,也差不多够伍建设受的了。赵垒还说,省钢的新老总上任,过两天两人准备约见一次,好好交流市场动向。许半夏当下就嘲笑他这下可逮着误导人家的机会了,还是人家自己撞上来的。赵垒笑着承认。许半夏当然不便把昨晚的遭遇当着王他们的面说给赵垒听,只有简单问候一下挂机。

  狗肉美味,自酿米酒虽然入口呛辣,可回味不错,有股独特的清香,不止许半夏吃得尽兴,其他五人也是。不过他们把她送回宾馆的时候,许半夏故意借醉把手提电脑“遗忘”在王的车上。上面都是鸡毛蒜皮看似重要的事情,真正要紧的都放在私人网站上,地址只记在她心里,不如大方让他们好奇去查去看。相信,对方老大一定了解她的动机。

   果然,一早许半夏走进餐厅,便被服务员小姐诚恐诚惶地请进一个包厢,里面赫然坐着腰围大过其他两围的老大,他的身边椅子上,摆放着许半夏“遗落”的电脑包,而王则是坐在包厢门外吃早餐。许半夏进门,身后的门便被服务员带上,她也不再上前,稍稍躬了下身,微笑道:“您好早。”

  那人这才如知道包厢中还有其他人似的抬起眼,打量了许半夏一下,也是微笑道:“你去外面取了吃的,进来坐下吃。”

  许半夏依言出去,先绕到王那里,拍拍他的肩,不过都没说话,只对视一笑。然后才去捡了一盘吃的,一杯牛奶,回到包厢。刚坐下,那人便拍一下电脑包,对许半夏道:“你昨晚多此一举了。”

  许半夏立刻明白,那人是在表态,表明他相信她,而她则误判了他的信任,这才会做出这种故意遗落电脑包给他们检查的举动。不管他是不是真信任她,最终有没有检查过电脑的内存,那人这么一句话大大方方光明磊落地讲出,许半夏便落了下风。她只有忙笑道:“对不起,我小心眼了,请您原谅。”真人面前,还不如老老实实认错,自认小字辈。

  那人点点头,也不再就此问题深挖细判,只是道:“进展如何?”

  许半夏忙道:“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我只有一个担心,让年轻人离乡容易,让老年人离乡有点困难。可是,您抓进去的那些年轻人万一出来后不愿意抛妻别子…”

  那人断然插话:“没有万一。放他们出来已经是我的极限,他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伤了我的人,我没关他们个十年八年,已经是看你的面子。”

  许半夏心说:不,我没面子,你看的是财神赵公明的面子。不过这当然不便说出来,只是点头道:“我明白,他们若是好模好样出来,不吃一点苦头,岂不是坏了规矩,破了惯例。不过您不能心急,您若是太早放了他们,他们还以为是多容易的事,也不会因此心存敬畏,约束手脚。出来之后,他人的对抗也会照旧。很快就是元旦,元旦后春节前,这段时间,我认为最合适。”

  那人想了想,道:“可以,春节、春节,那就春节吧。东北的天气,现在也不是可以干室外工作的时间。许小姐,我一向用人不疑,你说什么我听什么。春节!你可别辜负我的信任。”

  许半夏忙道:“您请放心,我许半夏在前辈您面前岂敢乱打诳语。那岂不是关公庙前舞大刀?”

  那人微微一笑。许半夏注意到,他用餐的餐具与大厅里面的不同,可能是自带或者餐厅特备。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此人面前金光灿烂的碗碟上,宝光映照得那人肥白粉嫩的脸年轻生动。若只看表面,似乎不应该是那种横着走路的人。许半夏想到自己,何尝又是一脸凶神恶煞了。

  那人吃得慢,许半夏也不敢吃得快。等他吃完,许半夏才把最后几口咽下去,而后立刻上前替他拉开椅子,躬送出门。当年还是给舅舅跑服装生意的时候,这种小辈之礼许半夏经常做,如今做来虽然有点生疏,不过好歹程序没错就行。对方也知道她又不是专门做这个的,礼到就行。

  回去房间,许半夏拍拍肚子想,要是每顿饭都吃得那么不自在,迟早得搅出胃病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