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四十一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四十一章

  四一

  许半夏没有回家睡觉,先拐去码头看了一眼,那么早,已经有货船到港,吊车挥着长臂正忙碌地卸货。远方,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给码头的所有东西都染上一层红艳,那是希望的喜气。这种太阳许半夏早就看多,但每见一次,激动一次。连漂染都似乎被感染,看着从海平面一挣而起的太阳大叫。

  很快,那些吊车上的,灯柱上的,房间里的,所有的灯光被阳光替代,而那些不知已经忙碌了多久的工人从许半夏身边匆匆经过的时候,都只是微笑一下算作招呼,然后各自忙自己的,不用谁在场指挥,很是训练有素,任何外人见了都不会想到,这只是一个运行还不到半年的码头。

  过一会儿,身后有人道:“胖子,你不睡一下?”

  许半夏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不过还是回头,一拳轻轻打在阿骑胸口,道:“你做得真不错。帅才。怎么,你妈这么早就去医院接替你了?野猫一夜没事吧?”

  阿骑满脸都是笑容,他听得出胖子的夸奖是真心的,“我妈还没去,不过野猫她爸派了一个保姆过去陪床,他自己也准备过去看,我不想野猫为难,还是离开了好。我跟野猫说了下原因,她也觉得我在又得吵架。而且她说她一晚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应该问题不大。我真是吓得个半死,自己动刀子受伤血流得走都走不动,心里也都没那么害怕过。那个老女人,后来怎么处理?”

  许半夏叹气道:“看她团得跟块破抹布似的,我的拳头落不下去,一向没有打老弱病残的习惯。跟野猫爸辩论了一夜,人找到后,他理智很多,毕竟是个经过大风浪的人。不过从他那么失常来看,他对那女人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后来他跟我说了很多他以前插队受那女人照顾的事,我觉得,那女人对他而言,差不多是再生父母。以后,你和野猫就躲远一点吧。那女人怀过两个孩子,一个与野猫爸差不多年纪,一个与你差不多年纪,都没活,我们都怀疑她把你当儿子了。那女人精神有点失常,你就别在意了,再说野猫幸好也没事,昨天这件事就算是过去吧。野猫爸既然派出保姆去伺候野猫,又自己跟去探望,说明他认可我对那女人行为的推断,想做些事弥补野猫。其实你要是不会来就好,可能今天你们也可以建立关系呢。”

  童骁骑听着有点云里雾里的,疑惑地道:“你说那老女人对我动手动脚是因为她以为我是她儿子?可我从小过来,我妈都没怎么碰过我。而且我一点不象她,难道我象她丈夫?你又跟野猫爸分析什么了?”

  许半夏笑道:“你可千万别象她丈夫,那是个没用的瘸子。高总说修姨怪癖,可能不大见人,见到你后,不知怎么对上筋了,作孽啊,你要不是那么难弄,也就没什么事了。”

  童骁骑不由得笑道:“做她儿子也麻烦,那么大了还得被她捏来捏去,可是她对我好便对我好吧,干什么看见我妈和野猫跟见了仇人似的,你不知道这人说话有多损,文化水平太高,说出来的话我们没一个人接得上,有时都还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一点是什么原因,你和野猫爸分析出来了没有?”

  许半夏道:“我说修姨逃难到上海后不知遭了什么罪,人性变质了,但才说到一半就被野猫爸打断,叫我别再分析,我想,野猫爸不想追究真实原因吧。所以你们两个以后看见修姨还是离开一点,这个女人,我看不清楚她。”

  童骁骑点头,道:“知道了,不过以后也没有机会了。胖子,我们到食堂以前吃点什么吧,我请客,咸鸭蛋,白粥,肉包子。”许半夏跟着去,路上吞吞吐吐地道:“阿骑,我和赵垒…在一起了。”

  童骁骑听了差点跌倒:“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迹象都没有?前一阵野猫还提醒我,说她那么不讲理的爹到你面前变得很君子,她都叫我提醒你别上她老爹的当,说她老爹不是好货色,她也不想叫你后妈。我看着你不像喜欢高总的,所以没跟你提,可是我也没看出你和赵总有什么啊。”

  许半夏的脸红了又红,连脖子都似煮透了的龙虾,半天才道:“昨天前天的事。他特意给我过生日来了。”

  童骁骑想了一想,马上道:“哎呀,是我不对,不该叫了你来。影响你了。胖子,赵总还算是配得上你。”

  许半夏强装镇定地笑道:“你没影响我,他很忙,你来电话的时候我刚送走他。还有,叫野猫别胡说,高胖子哪是个容易对付的?还不是我多次交锋软磨硬磨打磨出来的。今早我们差点谈崩,我都已经做好放弃他给我担保的打算了,还好,没事。不过,我还是觉得以后要跟他保持距离了,我们自己已经有了一定实力,前景又很不错,没必要再去低三下四娱乐人家了。”许半夏对高跃进今早以两千万借款做诱饵的事还耿耿于怀。这件事,也就阿骑可以说说,再说阿骑做得不错,在高跃进面前比她许半夏要强项得多。

  童骁骑迟疑了一下,道:“野猫她爸给你气受了?胖子,对不起你。”

  许半夏道:“我也不是个容易压迫的人,这点你放心。还有,你抽时间多去看看野猫,别只知道工作。”

  白粥榨菜拌一起,加一个咸鸭蛋,许半夏一口气吃了两碗,顿时全身热乎乎的,疲倦劳累一扫而空。告别童骁骑,一口气开车到市区的公司,那是为了配合大规模销售,方便客户找得到门而设立的。到达公司的时候,才七点多一点,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许半夏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一径敞着自己的办公室门,拉开帘子,从玻璃窗里看着外面。

   上班时间八点差五分的时候,办公室门才被推开,有人进来。进门大吃一惊,老板板着脸已经坐在里面,老板室灯火辉煌。最先进来的是赵垒介绍来的财务经理,他一向就是这个时间进门。他有大门钥匙。财务经理进门后就担心,其他人都起码要迟到几分钟到,看老板的架势,今天存心来抓考勤,而大家刚好都被抓个正着。等下有得好戏可以看了。

  许半夏一直端坐在办公室里,直到八点十分,见人还只到了不到一半,便起身拉上窗帘关上门,不再朝外看。八点半的时候,同样迟到的办公室主任敲门进来,一脸是汗,叫了声“许总”,便说不出下句。许半夏只是静静看着他,什么都不说。越是如此,办公室主任越急,想说,又怕越说越糟,只有等着许半夏批评。没想到难得迟到一次,居然会被老板亲自抓到,什么理由都不必说。

  许半夏足足拿眼睛盯了办公室主任十分钟,盯得他的头顶心朝她,这才淡淡道:“我只问你,你怎么处理你自己?”

  办公室主任小心地道:“我今天迟到,我会依照规定记录在案,月底扣除工资。”

  许半夏本来指望办公室主任能认识到他不止是律己不严,最大的问题是没做好份内工作,没管好全部人员的纪律。但是可恶的是,他避重就轻,妄想以一个明面上的小错转移许半夏的视线。许半夏从鼻孔里冷笑出一声,用冷得可以结冰的声音道:“很遗憾,你出去吧,把门带上。”便不再说。

   子^午^小^说 🐪 w w w*ziwu shu wu*c o m *

  办公室主任见了老板的这个态度,知道蒙不过去,出去后一直想着老板不知道会采取什么措施。“很遗憾”,遗憾的是什么?对他今天就缺勤一事处理意见的遗憾,还是什么?自己要不要开动制裁手段,把大家的迟到都处理一下?那当然可以,照章办事就是,谅谁都不会反对。他做了十几年的办公室工作,最知道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他才不会笨到深挖过往,搞得大家一致视他为臭猪头。反正老板忙,很快就又要飞走,回来了还能不把今天的事抛脑后去?他可不想因为得罪大家,被最终孤立。他喜欢凡事好商量,大家都是打工的,何必把自己与别人对立起来?遮天小说

  当办公室主任正洋洋洒洒地就刚才所想,写出今天集体迟到的处理意见时,许半夏捏着电话到处找人,她找的的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当时猎头公司称之为后妈的曹樱。当时猎头公司不推荐她,说她在行内风评不好,很多人反应她刀子很快,杀人如麻。许半夏当初与她见了一面,却觉得比较对胃,只是考虑到自己约束那么多人的经验不足,最后还是用了现在这个老成执中的。曹樱开了手机,却没接,很是奇怪。许半夏坚持不懈地打,终于打通,背景是很嘈杂的声音。上班时间,她在干什么?许半夏介绍了自己后,便把今天集体迟到的事说了一下,问她:“曹小姐,换你的话,你会如何处理?”

  曹樱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出现这种情况,我先请辞。”

  这正是许半夏要的答案。中午,就与曹樱约了吃饭,饭后,两人一起回公司,下午去旧迎新,曹樱走马上任。晚上,许半夏又乘了飞机北上。飞机上,她照旧睡觉。

  几乎是只睁了半只眼睛进的宾馆,在淋浴笼头下迷茫了一会儿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发现衣服还全在身上。而后就是睡觉。第二天起床,阳光已经快脱离面南的玻璃窗,不用看手表都知道,已近中午。睡觉是年轻人最好的补品,一个好觉过来,不用二十年,当即便又是一条好汉。

  打开手机,无数的短信,昨晚的今早的,什么话都有,许半夏一条一条地回,首先当然是赵垒的。

  “胖妞,一晚上干什么去了?一直关机。我昨晚本来想早睡,结果一直等到十一点。”

  “睡觉啊,前天都没睡。”不过没说前天究竟发生了点什么,这些事赵垒一概不知,解释起来,那就说来话长。“昨天白天又调整了一下公司管理结构,清肃纪律,连夜回的北方。好笑的是,我在水笼头下淋了半天,才想起衣服全在身上。不过要是飞机上没睡那么两小时的话,如果继续连轴转下去,也不致那么糊涂。”

  “胖妞,知道过劳死这个词吗?你别仗着自己身体好,你出身中医世家,应该知道动极致死这句话。以前你的业务单纯,业务量小,所以什么都亲力亲为,现在你应该学会把工作分派给别人去做,自己从抓业务转换为抓人。明白吗?” “可是,我很担心一点,业务不抓在我的手里的话,会不会什么时候培养硬了旁人的翅膀。哪一天等我醒来,江山已经落入自己训练出来的人手里。唯有这点最是担心。”

  “胖妞,你那么多年与人交往下来,最拿手的是识透人心。你有这点优势在手,后面的只要善加利用人性,造成公司内部人员相互制衡的局面,管理的‘理’字便顺手了。我没系统学过管理,但是我感觉,‘管’是唱红脸,‘理’是唱白脸,双管齐下,效果才会好。趁你现在手下人员慢慢多起来的时候,你还是下点心思好好琢磨这一点,多花点时间在管理人上面。否则现在还可以东头翘起按东头,西头翘起按西头,以后人多了,东西头一起翘,你每天只能做救火员了。而且内部消耗足以拖垮一个企业。”

  许半夏好好考虑了一会儿,才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总是呆在北方,操作事务性的生意?好吧,我听你的,开始学会逐步放手吧。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放手,你以后必须二十四小时开着机,我随时要电话过来问你。”

  “哎哟,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倒是给了你个二十四小时查岗的借口。”

  许半夏放下赵垒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微笑着双手托天升了个懒腰。赵垒真好,这就把她的事好好考虑上了。他是职业经理人,管理人应该是最有一套,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好好磨住他,把他的经验都掏挖出来。那么,昨天雷厉风行地撤换办公室主任会不会是错误呢?许半夏只考虑了几秒钟,便断然肯定,没错。她的企业不需要一个没有棱角只知糊弄的烂好人。

  第二个电话是给童骁骑,看来见色忘友这话是正确之极的。“阿骑,我昨晚一直在睡觉,你那边没什么事吧?”

  “怎么会没事,野猫的爸睡了一白天,晚上就坐在野猫床边不肯走,害得我都没有插嘴机会。野猫问他那老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却跟野猫说,那老女人身世可怜,他要照顾她丰衣足食一辈子。”

  “哪止是丰衣足食,应该是锦衣玉食吧。没想到老高还是有良心的人。野猫一定没事了吧?否则你不会不说。”

  “野猫当然没事了,只是一没事了就叫人头疼,吵着要出院,我妈被她吵得几乎半个小时要打个电话给我,要我管住野猫别乱来。昨天做了B超,里面是个小野猫啊。”童骁骑说的时候声音很温柔,“没跟我妈说,她想要小阿骑。”

  许半夏听着,心里也有意思温柔的牵动。小野猫,不知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以往小婴儿不是没见过,不过都与她没什么深厚的关系,她也就只是远远地旁观,只觉麻烦,现在看野猫与阿骑一步步走来,阿骑这样的硬汉子说起小野猫的时候也会变成绕指柔,难怪高跃进也一直拿野猫没办法了。父女天性。只有自己例外,摊到一个没人性的爹。短消息里面也有同父异母弟弟的留言,许半夏懒得回他,不过是他找到了心水的笔记本电脑。

  给高跃进回电的时候,许半夏已经在餐厅,之前已经处理了几笔生意。“高总找我?”

  高跃进道:“真想跟我生分了?”

  许半夏心想,他怎么知道的?自己可一点没表露啊。他这一主动开口,倒叫她很是被动,解释还是不解释?看来姜是老的辣。许半夏只有装作不知地反问:“为什么?”

  高跃进没回答她,却是换了题目:“胖子,什么时候回来?我准备开发一块市郊临江地皮,面积很大,今天拿到设计,你要不要先来占一处风水最好视野最好的房子?”

  许半夏有点不明所以,高跃进这是干什么?讨好?不会吧。不知又有什么目的。惹不起躲得起。便有点嘲讽地道:“我现在看见临水的房子有点障碍,水太阴。以后高总开发山间别墅的时候给我留个位置吧。”

  高跃进怎么可能听不出她在揶揄那幢湖边别墅,以及里面的人?不过他也当不知道,只是笑道:“我准备造六幢三十层的高层,我自己占了一个顶楼,给野猫占了另一个顶楼做猫窝,你要是也要的话,给你预留一个。”许半夏对于如今房地产发疯了般的行情了解得很,当然很清楚预留一个顶楼是什么人情。高跃进公司开发的房产一向走大规模,高档化之路,配套设施非常齐全,也非常超前,住他公司开发的楼盘,据说是身份的体现。那么顶楼,也就意味着顶级身份。许半夏心动。“顶楼啊,以后拿着架望远镜就可以监视你们一家。可是,一层顶楼,我要那么大干什么?做嫦娥?或许,我交房后立即转手出售,赚上一票。照这形势,似乎肯定可以赚。高总,为什么便宜我?”

  高跃进一点没犹豫地问了一句:“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许半夏想了想,吸了口气,镇定地道:“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赠与,大家先说清楚,你需要我做什么,付出什么,免得到时一句我插手你家家务给打回来。”

  高跃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道:“许胖子,你别有恃无恐,今天这个电话如果不是我先打给你,而是你有事找我,你肯定不会是这种态度。你别太得意,你那几根花花肠子我都清楚。你不过是我十几年前的翻版,你贪财好色,性狠好斗,缺少原则,这一些,我以前都具备,以前都做过。我现在碍于身份很多事情不能做,但是看着我的翻版走着我的老路,我就跟看着我自己打拼一样喜欢。而且凑巧,你又是女人,对我而言,更多一层吸引。要是野猫不是野在表面,而是野在心里的话,我也就不用千方百计接近你。就那么简单。”

  许半夏瞠目结舌,被高跃进的坦白钉在地上,不能动弹,不错,因为与童骁骑的电话,许半夏考虑过高跃进可能对她很有暧昧,所以想适可而止,以后保持距离。现在被高跃进这么明白地说出来,反而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拒绝他,还是配合他?就在于许半夏是不是点头答应要买那层顶楼。忽然,许半夏心里油然升起那么一种挑战的感觉,高跃进大刀金马地说出因由,只因为他掌握着所有的资源,他不想做农夫愚弄傻驴的勾当,只是在驴嘴前挂根萝卜引诱,虽然以前确有这种倾向,可是现在他挑明,也就是开价,后面怎么做可以得到奖赏,端看许半夏自己的作为。可是,许半夏也可以选择拒绝,你要看?我偏不照你的意思做,大玩战场上的侦察与反侦察。因如今条件成熟,手头资金充足,所以可以允许自尊心作怪,许半夏选择拒绝。“高总,我明白了,感谢你说大实话。不过那顶楼我还是不想买,我手中年初的钱,还没到年底,已经翻了一倍不止,买楼等增值对我而言是个傻投资。另外,一个人住那么大有什么好?说话都有回声。哪天你入住,我一定请名家给你填一匾额,上书‘广寒宫’,你住进去做砍桂花树的吴广。”

  高跃进笑道:“许胖子,什么时候你说话不揶揄我一下,是不是浑身都很不舒服?广寒宫少个嫦娥,你虽然胖,但也可冒充一下,总归是女人。不如我分出一半给你。”

  许半夏笑道:“你如果把一半遗产写给我,我立刻卷了包袱搬进来。也不用等什么广寒宫落成。”

  高跃进当然不会答应,一半遗产,后面的话不就是领了结婚证书做正式夫妻?那可不行,他前面也总结过自己,与许半夏一样贪财好色,这要是搁个胖子这么厉害的老婆在身边,他这两大爱好还不得全部付诸东流?当下便笑道:“胖子,你别耍嘴,你舍得你的赵帅哥?等你玩厌了他,还有屠帅哥排队候着,正好给我这种年纪不上不下的人看好戏。”

  许半夏见高跃进又搬出以前她说他年纪不上不下最尴尬的论调,可见他很在意。中年男人,外表看着很是长袖善舞,内心其实危机重重。可是说她“玩厌”赵垒,这话真是很难听,许半夏自问自己的感情一点没掺假,很单纯很迁就,哪里来什么“玩”?便道:“我们年轻人的感情哪是你们龌龊中年人享受得到的,你眼红吧你,哼。我不跟你说了,菜都上齐了,有葱爆螺片,九转大肠,浓油重赤,好吃得很,再见。”

  高跃进没想到许半夏电话搁得那么快,几年未遇了,也就女儿会搁他的电话。不过这样的许半夏才爽快可爱,他喜欢。要是许半夏刚才中了他的圈套,直奔他提供的利益而去,恐怕没多久,高跃进就会厌倦这个人。昨天凌晨,他和许半夏把酒聊天,他猜知周围一片寂静,静得连树叶掉地上都听得见声音,修姐肯定也听得到他们的谈话。其实从医院出来,因为已经找到人,高跃进恢复理智,可以思考,他心中很有疑问,是那种多年积累下来的疑问,本来自己也没意识,被许半夏一挑明,虽然她只是挑到很小一只角落,可高跃进自己会得深入。他一向不是愚忠愚孝的人,面对亲人的问题,他不会掩耳盗铃,老娘那里都是有话直说,只是修姐不是亲人,关系尴尬,他不便直说,因为他感恩戴德,还准备把修姐锦衣玉食地供养下去,不便扯破脸皮。所以借了留许半夏下来说话,用一句借款逗弄许半夏,惹出她的火气,让她不知不觉把什么话都不客气地说出来。他虽然不表态,但他知道修姐是聪明人,修姐会明白他会想到什么,敲山震虎的目的可以达到。不过,高跃进虽然是有目的而来,但对于和许半夏把酒聊天,还是乐在其中的,尤其是看着她在厨房间手足无措,一付可爱相。他很不愿意断了这层关系,所以该迁就的地方他只有迁就,有得总得有失。

  许半夏则是放心很多,终于搞清楚高跃进的意图,不再是以前的猜疑,反而觉得轻松。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