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四十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四十章

  四十

  许半夏告别童骁骑后,直接杀奔别墅区,她有点不放心阿骑的兄弟,这些草莽英雄不知会做出什么来。她把车子开得飞快,此刻本就已经黎明时分,要换作夏天的话,东方应该已经现出一丝青白。可这还是冬天,所以四周还是黑沉沉的一片。

  到了别墅区门卫,果然见修姨被捆着蹲地上,两个阿骑的兄弟在一边看着,他们大概是不放心。许半夏只看了修姨一眼,就不再理她,拿出钱包摸出一打钱交给阿骑的两个兄弟给他们吃宵夜,打发他们先走。这才过去给修姨松绑。“何必呢,那么大年纪还玩什么离家出走,好嘛,今晚闹得全市黑道白道都出动了找你,你很有成就感吧。为报倾城随太守,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尽管做报告,我洗耳恭听。”

  可是修姨就是不说,胳膊抱在胸前,浑身发抖,似乎很冷的样子,又似乎很害怕。而原本梳得溜圆的发髻早散了开来,头发披散下来,遮住原本白皙的老脸,她的头垂得很低,看不见她现在的脸色。她还是蹲在地上。许半夏来的路上很有代野猫出口气,再甩她两个耳光的想头,可是见了此人,如此的可怜相,真是气都气不起来。见保安好奇地在边上瞧着,心里生气,干脆一把抱起修姨,塞进自己的车里,带她去湖边别墅。

  到了门口,也不打话,只是手一操,掏出修姨口袋里的钥匙,这种门,进出都要用到钥匙,许半夏这个喜欢机械的一来就搞清楚过。

   🌵 子午+书屋+ ww w + ziwu shuwu - c o m +

  客厅里面还是一股烟味,不过许半夏不很在乎。把修姨扔到藤椅上,自己拿起狗粮给漂染调配饭食。漂染辛苦了一夜,也该吃了。只是人肚子饿了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门响,高跃进回来。许半夏看看他,再看看漂染还没吃完的狗食,一个冷笑,拉起漂染道“走,咱回家吃去。”也不理高跃进,管自己离开。

  高跃进见此喝了声:“慢走,我检查一下修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还要跟你理论。” 许半夏冷笑止步,道:“你倒是提醒我了,野猫还叫我扇她两个耳光,我差点忘记。高总真是二十四孝,只怕高总妈妈在世,你也没对她那么大方。小洋楼,临湖别墅,合她心意全套上海买来的进口家具,丝绸和羊绒的衣服,还美其名曰保姆,进门的人都要看她脸色行事,连野猫都要欺负,更别说阿骑与阿骑的妈。标准的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有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老大不小的人还对着主家的女婿耍流氓。还说愧无面目见东翁,说得比唱的都好听,这下你这老女人可得逞了,这么小小演个苦肉计,以后东翁家父女可就见面不相识了。这一手真辣,也就只有你这种知书达理的女人才想得出来。”曾少年小说

  好啊,既然要她留下来,那就得由着她说了。许半夏干脆坐在饭厅的椅子上,闲闲地把医院里没说完的都说出来。

  高跃进抿着嘴不理她,跪下身去看卧在藤椅上的一动不动,只有肩膀微微颤抖的修姐,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修姐的脸庞,湿湿的,一缕缕的,有的粘在衣服上,有的粘在脸上。只有轻声的啜泣从头发后面传出来,轻不可闻。那付样子,比当年投靠他来的时候还要狼狈。高跃进很想帮修姐把脸上的头发拨开,但是又知道修姐这人是打肿了牙往嘴里吞的人,一向不愿意给人看见她的狼狈相,所以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起身到修姨的房间取了一床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

  许半夏看着这一切倒是愣住了,高跃进这个霸王,居然是还会那么温柔待人,究竟是修姨水平好糊弄住了他,还是他本良善?再一想也是,其实这人对野猫也是仁至义尽的,要不是野猫实在让他伤心,他也不会发狠不理的。看来,以前对他有偏见。只看见他的钱了,没看见他的本性。

  做完这一切,高跃进虎着脸走过来,到酒柜去了一瓶红酒,坐到餐桌边,看也不看许半夏,只是闷闷地道:“去厨房做点吃的。”

  许半夏双手一摊:“不会。”但还是站起身来,去冰箱里找。把食物在微波炉里面弄热,她还是会的。转眼见漂染已经把盘子里的狗食吃得干干净净。

  高跃进在她身后追了一句:“是不是女人?”

   许半夏道:“野猫在你手里长大,居然也不是女人。”一边说,一边在冰箱里翻找。那盘已经下了许半夏肚子的醉鸡肉原来是冰箱里独一无二的熟识,其他都是生冷。再一想也是,他们早上就准备搬家,所以即使买了菜,也没人煮它,再说又有了冲突,从时间看,应该是中午前就有矛盾端倪了。不过许半夏对蔬菜之类的没措施。想了半天,许半夏想起自己小时候会煮的白煮蛋,便取了几个鸡蛋洗了,扔进冷水里。不过煤气灶之类的难不住她,三下两下,她便找到了气瓶,开了大火开煮。

  高跃进终是不放心修姐,又出去看了一下,见她缩在毯子里,哭声倒是听不见了,只是头钻在毯子里,更看不见。身子还是如原来一般缩成一团,在毯子下越显瘦小。高跃进把头伸过去仔细听了下,听得出明显的呼吸声,哭过的人呼吸不会轻。这才放心,走进饭厅,顺手把中间的玻璃门拉上。

  见厨房里许半夏背着手看着一个锅,很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这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属于厨房。只得走过去问:“煮什么?”

  许半夏冷不防有人进来,吓了一跳,这才稳下来道:“白煮蛋沾酱油。”

  高跃进点点头,拉开冰箱翻找,过了一会拿出一盒花生,道:“炸点花生米,这儿还有青瓜,你洗洗。”

  许半夏看了高跃进手中的东西一眼,忍不住一个哈欠,掩饰不住的疲倦,道:“不如这样吧,你等着,我外面找早餐摊买些东西来,怎么也比我做出来的好吃。”

  高跃进道:“不可以,你现在不怕我,又可以不要我的钱,你这一开车出去,肯定是直接回家睡觉。你走开,我来。”

  许半夏把位置让给他,有点不置信。但再一想,有什么可不信的,高跃进以前据说插队过。肚子一饿什么都可以吃,做菜算什么。背着高跃进伸了下懒腰,真是想睡了。可是那瓶红酒拿什么开?只得找工具,找了半天,也不知被修姨收在哪里,只得拿出最原始的办法,拿一条擦手的毛巾垫在墙上,红酒瓶底一下一下地敲上去,软木塞子一点一点的移出来。三分之二出来的时候,许半夏打着哈欠用劲把木塞拉出来,顿时一股甜香柔柔沁入心脾,好酒。

  过一会儿,高跃进端了一盘散发浓香的还在“滋滋”叫着的花生米进来,还有一盘绿绿的青瓜,两盘菜掩映着煞是好看。许半夏忽然想起自己煮的蛋还在火上,忙跳去关了火,回忆着小时候煮蛋的细节,把蛋丢进水斗里冲凉了,也象模象样装在盘子里端上桌。

  高跃进看了眼鸡蛋,忽然有感而发:“相比起来,你们还是比我们这一代人幸福得多。”

  没找到酒杯,许半夏拿来两只碗。白玉般的骨瓷碗里倒入殷红的酒,很是美艳。许半夏哈欠连天地道:“相信高总留下我不是准备忆苦思甜,有话直说吧,说完我要回家睡觉去。”夹了一粒花生米,入口却是熟软,“本事很差啊,花生米一点不酥。”

  高跃进道:“你懂什么,花生米不冷不脆,冷了才脆。”

  许半夏揉揉眼睛,道:“也不早说。”端起盘子就往冰箱冷冻室送。高跃进看着不得不说,此人生活经验不足,可是脑筋好使,一下就想出了绝好的办法。

  “你一个年轻人怎么比我还累?太没用了点。”人已经找到,高跃进也没象起先那么气急败坏,此刻理智压倒一切,说话行事又讲起了道理。

  许半夏需得想了想,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累,昨晚她也没好好睡下过。“你倒是试试看,先开两个小时飞车到首都机场,然后飞上海,再催着司机从上海到家,活人都得折腾死,又不是你,到处有马屁精接送。说吧,什么事。”很是没有好气。

  高跃进倒是没动气,与许半夏碰了一下碗,自己喝下一口酒,道:“我跟你说我跟修姐的交往,你听了如果知道你自己错了,立刻向修姐道歉。”

  许半夏冷笑道:“她对阿骑的行为,不是色令智昏,就是精神有问题,两者都还不值得我说出道歉的话。”

   高跃进微笑道:“如果我把两千万无息借款摆在你面前,你道不道歉。”

  许半夏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半天才道:“如果只是说一句话,没有后续动作,可以。但是如果要牵涉到阿骑和野猫,不干。钱拿来,我去道歉。”

  高跃进鄙夷地一笑,道:“你还真做得出来?那么没骨气?”

  许半夏道:“少清高,别看你现在人五人六的,当年没钱的时候还不是一样陪着笑脸做客户的三陪?支票给我,我立刻草拟道歉词。我知道你上市后圈钱成功,很狂,想拿钱砸人。”

  高跃进这才发现,自己陷入被动了,本来他想取笑许半夏的,没想到许半夏既没有因假清高而被他取笑,又没有因想钱又要面子而让他把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话扔回去给她,反而是赤裸裸地直奔主题,这时候,高跃进反而不知道是拿钱买她的道歉了,还是一笑否认。知道许半夏会一脸诚恳地去道歉,但是这有什么用?事情还是没法解决,关键又不是她,是在辛夷那儿。

  不过高跃进也不是吃素的,笑了笑道:“才拿出两千万引诱,你的本色就全表露出来了。”

  许半夏能不知道高跃进说那么多是为什么,道:“少来,我也问你同样的话,修姨如果是因为色心或精神病导致的花痴,你会不会向野猫道歉?向阿骑道歉?向阿骑的妈妈道歉?别人不说,阿骑的妈妈被她迫得狠了,老太太连电话都不敢碰。”

  高跃进道:“我没你脸皮厚,说不出口。但我会补偿他们。”

  许半夏“哼”了一声,道:“说得好听,你的面子是面子,修姨的面子是面子,别人的不是?我问你,野猫以前虽然胡闹,可她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你女儿你最清楚。野猫的肚子今天闹出那么大的响动,以致要去医院保胎,也不知会不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如果有影响,那是你外孙一辈子的事,你补偿得了?说老实话,孩子的爹妈只扇她两个耳光还是轻的。阿骑已经看在野猫面子上收敛了,否则依他的性子,我都拦不住他,何况你?你自己冷静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因为偏见,因为先入为主以为修姨是弱者,所以只要谁与修姨对立,谁就是欺负修姨。你冤枉我们了,奶奶的。”

  虽然在医院里的时候,许半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那时人还失踪着,高跃进心急如焚,听不进去,此刻许半夏说得也没有气急败坏,虽然最后加了个奶奶的,倒还是可以接受,却是,许半夏还没说得严重,万一野猫流产了怎么办?那一来,两口子动刀子都会。不过这以后,他们与修姨肯定是再走不到一起了。高跃进心里入怒涛翻滚,脸上却是疲态益现,看在许半夏眼里,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知错了,所以精气神泄了。

  高跃进想到最后,不由叹了口气,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不过不要辛夷听电话是我吩咐修姐的,她一向胆小,又把我的话当圣旨,所以不给辛夷听电话可以理解。”

  许半夏冷笑一声,道:“把你的话当圣旨?你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以前不是说过,你这儿本来准备用红木的,结果被修姨反对掉,所以派人跟她去上海,买了如今的藤制家具。即使是你过世的太太,反对起来也不会那么厉害,修姐这个把自己摆在保姆地位的女人算什么?她要再年轻几岁,还可以说是你们两情相悦…”高跃进听到这儿,立刻一句“胡说”,许半夏不理,继续自己的话,“可你们差十几二十年,所以我只有一个解释,她一直有步骤地利用你的报恩之心。她把自己的地位放得越低,把自己的形象搞得越弱,你看见了就越内疚,就越想好好补偿她。我刚才说了,那家保姆是丝绸羊绒了?即算是你烧钱,请问老大,你家母亲的待遇有她好?只怕你娘在黄泉路上看到这些得气得蹬腿,啊,不会蹬腿了,换吐血吧。”

  高跃进呆了一会儿,只觉得许半夏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又不很愿意相信,想了半天,脑子一团乱之余,说了句:“花生米可以拿出来了。”

  许半夏这才想起还有花生米,忙跳起身,拿出花生米,居然上面已经挂了一点霜花。回桌边时候就捞了几颗吃,还真是嘎崩脆,只是冻掉牙齿。“天哪,都成冰魄神弹了。得一粒一粒地吃,否则要求救于冷酸灵。”

   高跃进不知道冰魄神弹,还以为是什么冰淇淋之类的东西,等许半夏一放上桌,他就夹了一颗,味道是好,冷是真冷。好在室内暖气打得够热。漂染早躺在地上睡了。

  许半夏见高跃进不说,又道:“我们这样开诚布公地讲道理你说多好,干什么要暴跳如雷,还要威胁我不给我担保,其实我现在又不很在乎你的担保,让你签字还不是给你面子,让你在我面前有良好感觉。”

  高跃进一听,差点噎气,这什么话?给她担保原来还是为他自己好。“好,好,谢谢你,我这么占你便宜真是很不好意思,你也别勉为其难了,抹了我这张老脸了吧。”

  许半夏哼了一声,懒得说,玩笑开过就算,再说下去就是小孩子了。“好了,我的理由大致就是这些,你如果想要道歉的话,可以不说,不过自己倒满满一碗酒喝下去,我就算你道歉。”

  高跃进又是差点噎气,什么,她以为她说对了?“胖子,你自己也好好想想,或许你也先入为主了。原因未必只有你说的那么两条,而且修姐也不会是那么处心积虑的人。我从十七岁开始认识修姐,一直到现在,她总之不是那样的人。孤僻倒是有的。这一碗酒我可以倒满了,但我放在这儿,等我说完,我们再决定,究竟是你喝还是我喝。”说完,真的倒了一碗,放在两人中间。

  许半夏拿过酒瓶,把自己的碗倒满,推到中间,嘀咕道:“你喝过的碗我才不喝,我若错了,我就喝一碗。”

  高跃进觉得好笑,心里明白,这个许胖子不怕他,不止是因为有恃无恐,知道他总是不会认真对付他,而是因为她胆大心细。所以与她说话,他才会觉得有点平等的味道。“我初中毕业时候,才十六岁。家里吃不饱,可还是得支农去,支农你知不知道?”

  许半夏打个哈欠,道:“你可以删掉一些你的光荣事迹,直奔主题。我怎么会不知道支农?”

   高跃进点头道:“好吧,就算你知道。当时跟我一起的还有很多人,一起到街道等候挑选。当时我还不如一把锄头柄高,来挑的人都看不上我,到最后一个很偏的山村书记把我挑了走,他还唉声叹气地说来晚了,没挑到好货。”许半夏心想,你现在也不高,不过懒得开口说,这个高跃进今天在医院的表现让她很失望,觉得素质低还是没办法的,一急就露马脚。所以他目前除了全身金光灿灿还吸引人以外,其他也就是野猫爸的面子在了。

  “那个山村很穷,我又正长身体,分的口粮都吃不饱,每月到月底时候就没了吃的,要是蚯蚓好看一点的话,我也勉强会吃它。因为我们这些下乡青年吃不饱,到处偷鸡摸狗,村民看见我们讨厌得很。没吃饱就会贫血,我第二年夏天在河边抓青蛙的时候,猛一站起来,因为贫血,眼前一黑,栽进河里。我不会游泳,掉水里就懵了,最后刚好修姐经过,救了我。过程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只知道修姐也差点淹死。”

  高跃进大概有点激动了,停下吃了几颗花生米,又拿过酒喝了一口。要换以前,许半夏早一句“我不会算你是道歉”过去了,今天懒得说。“这以后我就赖在修姐家了,不过修姐胆小,我不便明目张胆上他们家去,但她常回带个饭菜团子给我,那个时候,有吃就好,哪怕是糠菜饼。从修姐陆陆续续跟我说的话中,和村人背后议论中,我知道她原来不是本地人,家在山外,很远的地方,因为是地主子弟,给斗怕了,一家纷纷逃开。因为逃得早,到了山村还是上了户口,但批斗还是逃不走。修姐因为长得水灵,十六七岁时候被村长儿子强奸,可是怀孕后村长一家又不认,不得已嫁了个瘸腿。瘸腿也不是好货,小孩生下来,知道不是他的,当天就被他扔水里溺死。虽然那是孽种,终究是母子连心,修姐因此大病一场,很多年没再生育。好不容易又怀上一个,才成型又掉了,据说还是个儿子。正好是在救我前几天。原来,本来,那晚修姐是万念俱灰,准备跳河自杀的,结果她救了我,我间接也救了她。”

  这时漂染竖起头往外看,大家被它的工作吸引,一起看向外面的客厅,修姨还是那样蜷缩着没动。于是高跃进又讲下去,“后来我知道,修姐给我吃的菜饭团,有的还是她自己饿着肚子省出来的。我那时候小,有吃就好,哪里会想到那么多?那时候谁家都不宽裕,哪来多余的口粮?这事后来被别人知道了,于是村里流传我是修姐养的小白脸,我们有奸情。修姐被他丈夫一顿好打,又羞又恨,连夜跑了。”

  许半夏不由问道:“她连现在都不会跑远,那时候哪里跑得掉?不会是你帮她的吧?” 高跃进不由笑了下,道:“你没猜错,我那时也一起跑了。不过修姐被我送上火车,去了上海,后来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日子的,等我有一天发达了,她上来找我,一身狼狈,她不说,我不问。”

  许半夏脑子此时转得飞快,忽然灵光一闪,豁然贯通,“我明白了,天哪,高胖子,你那时候年纪与她第一个死去的儿子差不多大,所以她特别钟爱你,从自己牙齿缝里省口粮给你。而阿骑,刚好是跟她第二个掉了的儿子差不多年纪。巧了,难道她把你们都当儿子了?哈。”边说边翻了个白眼。

  高跃进倒是没想到过这个联系,但被许半夏点破,又觉得可能有理,否则非亲非故,谁能把宝贵的口粮送人?而他也是怎么也不信修姐会去非礼童骁骑,年纪差太多了,而且还当着辛夷的面。说是拿童骁骑当儿子看待了还有点靠谱。可是以前她也没对他动手动脚啊,难道问题出在她后来逃亡路上?难道真的是入许半夏所说,她精神出了问题?高跃进心里只有怜惜,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真是太可怜了。

  许半夏虽然猜不出高跃进具体在想些什么,可也有个大概,所以想了想,把自己的观点继续阐述下去,“可是,她精神有问题,错拿阿骑当她儿子了,为什么又要难看野猫与阿骑的吗?讨厌阿骑妈还情有可原,因为她认为儿子应是她的,那对野猫那样不公,是什么原因?咦,她来找你的时候,你前妻还在不在?她对你前妻什么态度?”

  高跃进想,修姐好像对野猫妈妈也是不怎么好,两人相处不来,所以他才把修姐搬到这个别墅来给她养老。不知这是什么原因,高跃进很想弄清楚,但又不愿逼问这个可怜女人,所以还是叹气道:“别追究了,是我不对,不该把辛夷搬来这儿,否则不会造成这种局面。我喝这一杯。”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喝酒,心想他倒是道歉了,只是这种道歉似乎有点不痛不痒。“那么你在医院里指责我的话,是不是随着这杯酒吞回去了?”

  高跃进犹豫了一下,一时说不出口。

   许半夏看着他,起身道:“我看修姨除了当你们是儿子这个病以外,还有其他精神疾病,看来我以前感觉她阴气森森没感觉错。好了,我回家睡觉去,你自己也想明白吧,女儿总归是女儿…他妈的,我怎么又插手你们家事了,再见。”

  说完,许半夏就领着漂染出去。走到客厅,看着藤椅上的修姨,不知为什么,还是很想踢她一脚。她是可怜人,没错,可许半夏总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她不再是以前山村里的纯朴少妇,她的心计现在深得很。而她许半夏与高跃进的关系,自此是有了很深的疙瘩了吧,高跃进以后还有多少脸面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