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三十九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三十九章

  三九

  绿竹后的别墅隐隐有灯光透出,许半夏下车走进石子小径,看见别墅居然大门洞开。难道是阿骑离开时候连门都没关一下?许半夏将信将疑地走进去,却见屋内原来有三个人,客厅烟雾缭绕。见到许半夏进去,高跃进先是大喝一声:“许胖子,你做的好事。我们一家人全被你害了。”

  许半夏心里骂了声,他妈的,你养个神经病在家里,自己倒是没事人一样的。不过此刻不便与高跃进硬碰硬,只得举举手中的食品袋道:“我够意思了,从北方一路赶过来,包车从上海到这儿,连饭都还没吃呢。”

   高跃进的助手谨慎地道:“你手中的是狗食。”

  许半夏一听,本来还以为是骂人话,待得望食品袋一看,可不是嘛,还真是漂染的口粮,不由一声“他妈的”,扔下食品袋去厨房寻找。总算,冰箱里面有盘醉鸡肉。许半夏也顾不得冻,先吃了再说。抬眼看见墙上挂的围裙,心中一动,拿来凑漂染鼻子边让它闻。

  不时有电话进来,原来,火车站已经关门,找遍广场都没见这么个人,汽车站也没有。高跃进连接了几个找不到人的电话,心浮气躁,走进厨房,见许半夏笃笃定定地坐着吃东西,心里光火,但总算没说什么,只是瞪着许半夏看。许半夏百忙当中说了一句:“给我看看纸条。”

  高跃进的助手见老板招手,忙把纸条送上,许半夏一看,差点喷饭,原来里面是一句诗,七个字,“愧无面目见东翁”。还是一手妩媚婉转的小楷,用毛笔写就。许半夏看完,略一思索,就道:“高总,修姨已经说得很明了,她做了对不起你们家的事,所以出走。你不要怪罪到野猫头上去,她还躺在医院里报胎呢。”

  高跃进皱眉道:“野猫?医院里?她没事吧?”

  许半夏吃下最后一块肌肉,道:“我们边走边说,我想让漂染闻着这条围裙的味道找找修姨。”

  高跃进道:“你不早说。”立刻对两个助手吩咐,让他们带着修姨房里的衣服床褥分头去找公安局的熟人,弄条真正的警犬过来找人。于是许半夏不用出去,坐到客厅藤椅上,晃着纸条道:“原因都写在上面了。以前我记得我也跟你提起过一次,问你为什么修姨看见阿骑的时候动手动脚的。你没引起重视。这下事情发了。”

  高跃进一把抢过纸条,道:“你别胡说,修姐不是这种人。我那么多年下来,都没见她对男人正眼看一眼过。”

   许半夏道:“昨天野猫打电话向我诉苦,说修姨总是对阿骑动手动脚,对她和阿骑的妈很冷淡,还有敌意。我也与你一样不是很相信,就打电话问阿骑,结果阿骑说他被修姨骚扰得都不敢回家吃晚饭。我想修姨一大把年纪,难道我们还指着鼻子教训她?不行还是避开嘛。阿骑与野猫的新房才刚装修好,孕妇住进去不好,我便让他们住到我家去,反正我总是不在,空着也是空着。没想到今天就出事了。”具体出什么事,许半夏略而不谈,尤其是野猫扇出的两个耳光,否则高跃进心中的天平会立刻偏离高辛夷。

  高跃进再是见多识广,听了许半夏的话也是傻了。好半天才嘴里嘀咕出两个字,“修姐?”一脸的不置信。许半夏等了半天不见高跃进说话,只得又道:“野猫的话是不是值得相信,你自己定。阿骑只要是对我说的话,我是一定相信他的。反正今天野猫搬家,阿骑在场一起搬,不知修姨又对阿骑做了什么,害野猫动了胎气。等阿骑送野猫去医院脱离危险后回这儿,就发现这张纸条了。”

  高跃进只是皱着一张脸,一只手把纸条捻来捻去地,好久才道:“那么说是修姐的不对?”语气里半信半疑的。

  许半夏心想,你有了怀疑就是好事。不过嘴里还是坦率地道:“修姨今天对不对,得等找到人以后,大家对质了才能清楚。不过从她对待阿骑的行为来看,她这里有问题。”说的时候指指自己的脑袋。高跃进不是笨人,那么多年生意做下来有这等规模,怎么说都是精明无比的人,许半夏感觉在他面前玩手段还不如实话实说来得好。

  高跃进盯着许半夏看了一会儿,道:“你胡说,修姨除了不愿意出门见人,其他都很正常。野猫究竟有没有事?”

  许半夏道:“暂时没事了,不过得住院观察。难得,你还记得野猫是你女儿。”心里庆幸饿着肚子赶来的苦肉计有效,虽然不是故意为之。“不过我赶着过来,具体也没有问。”

  高跃进起身道:“那我们就过去医院看看。走吧。”

   许半夏想说现在去也不过是看个睡猫,但又一想,阿骑在那里呢。让这两个人去见面说两句也好,起码看在野猫卧病在床的份上,高跃进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行,不过你开车,我已经累死了。”

  一路上面电话不断,但就是没有好消息。许半夏闭着眼睛休息,过一会儿真的睡了过去。一会儿,许半夏的手机响,不过她睡着了,没听见。高跃进只得推推她,让她接电话。许半夏一拿起手机就跟还魂了一样精神,一看显示,更是眉开眼笑,原来是赵垒。“胖妞,你也还没睡觉?”赵垒的声音低低的,哑哑的,很是性感。许半夏听着不由想起他结实的胸膛和有力的胳膊,一张脸早就红了。

  “是,我送走你后,有点事,也赶着回家了,现在事情还没处理完,估计一时还没法睡觉。你怎么也那么晚还没睡?”不知不觉间,就压低了声音。因为高跃进的车子被助手开走,现在用的是许半夏的宝马X5,密封相当好,所以许半夏即使只是小小一声吸气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高跃进还是第一次听到许半夏说话声音那么小声小气,不由呆了一下,斜睨了她一眼。

  赵垒一边扯松领带,一边道:“今天是我们最主要的设备进场。因为设备超高超重,用的是你可能没见过的大平板车来装载,路上还得请交警配合指挥交通,封锁某些道口以便转弯,所以必须得在晚上从码头出发到公司。我得一直在场协调,否则人家可不会给那么大面子的。还好,码头与我们的工地不远,否则得闹腾到天明。”

  许半夏笑道:“怪不得嗓子都哑了,一直说话了吧。你既然有那么重要的事,昨天还过来干什么?”

  赵垒躺到沙发上,微笑道:“我昨天怎么能不去?没事,公司这儿自然还有其他的人跑腿。”

  许半夏一如所有小儿女接到情人电话的时候一般,只是低着头,两眼笑眯眯地看着膝头,当然看不见旁边高跃进频频投来的惊疑的目光。“可是你手机也没开呀。还不被你的手下们在心里骂死。”

   赵垒一听大笑道:“是啊,我一下飞机,手机就给轮番轰炸到发烫。回到公司,满眼的都是怨妇脸,我还真是对不起他们。胖妞,我已经在开始想你了。”

  许半夏总算还记得有外人在身边,所以只是轻轻说了声:“Me too.”

  赵垒立刻明白许半夏身边肯定是有人,便道:“你有办法的话也早点休息,你忙吧,我睡觉了。”

  放下手机,许半夏又垂头咬着嘴唇暗自笑了一会儿,才抬头,却发现车子停在路边,而高跃进正开着天窗吸烟。想取笑,忽然领悟到什么,立刻噤声,想了想,才道:“高总,你累的话我来开吧。”

  高跃进不知为什么,听许半夏这么扭扭捏捏地接这个电话,心里很不爽,就是忍不住不时要扭头看仔细听,开车没法专心,只有停下来。此刻闻言,毫不犹豫地道:“上回机场见面的那个赵什么的给你电话?把到手了?”

  许半夏听着不顺耳,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也不多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不会吧,高胖子这么个喜好美色的人怎么可能吃她的醋?

  高跃进不说什么,其实他很想说什么,可就是知道说什么都不对,只得狠狠扔了香烟,开起车继续前行。医院倒就在眼前了。

  许半夏路上就问了童骁骑病房号,所以没什么曲折地就进去了,可是到了大门口,被拦住,原来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任凭许半夏怎么抬出高跃进的名头都没用,小护士非常威严。无奈,只得打电话叫童骁骑出来。

  大冷天的,童骁骑外面只穿了一件西装,里面也就衬衫而已,许半夏几乎可以替兄弟担保,他决不可能在衬衫里面还穿什么保暖内衣。童骁骑一出来,先不管高跃进爱不爱听,叫了声“爸”,不过声音里面殊无感情,谁都知道是过场。随即便不再搭理高跃进,只对着许半夏道:“刚刚有个朋友来电话,说有人在一家小店门口见过这么一个人,听他的描述,应该是。我让兄弟们都集中到那里去搜,不过天寒地冻的,要是她投宿在什么农家里,那就要等明天了。”童骁骑见高跃进没有暴跳如雷的样子,心里真是佩服许半夏,还好把她请来。

  高跃进听了立刻道:“你说个具体方位,我已经叫人出动了警犬,要是知道个大致方位,估计找起来可以方便一点。”

  童骁骑想了下,道:“不如我给你他们领头的电话,让他们自己去接头,说得更清楚一点。”边说边翻自己的手机,找到号码,然后递给高跃进,也没太恭敬。

  许半夏便问:“野猫睡了?”

  童骁骑道:“是,睡一会儿后脸色好了许多。睡下到现在还没醒。也没别的状况。”

  高跃进在童骁骑说的时候停下所有动作,只是侧着耳朵听,但又不说话,很是别扭。

   🍄 子.午+书^屋w w w…ziwu shuwu…c o m …

  许半夏也问不出别的,她对生孩子什么的事别说没经验,连管闲事的可能都没有。硬是好好想了半天,又帮闹别扭的高跃进问道:“医生有没有说什么?要不要紧?”

  童骁骑道:“医生说还要好好住院观察,不能动气。不过野猫已经说过,可以让我叫人去找那女人,但找到后一定要再给她两个耳光。野猫的是替我打,找到那女人后的两个耳光是替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打。”童骁骑惊吓至今,还得硬着头皮找那女人,早就憋至内伤,所以也不顾高跃进说什么,有话直说。

  高跃进听了,等一会儿才到:“辛夷是因为跳上去打修姐耳光才动胎气的?”

   童骁骑冷笑道:“野猫打得好!她是替我出气,我早有想揍那女人的想法,只是怕一拳头敲死了她。换你是我,你也不会喜欢一个女人总是一会儿拉你的手,一会儿扯你的衣服,还要给你梳头。今晚又闹出这么不安分的事来,简直跟恶人先告状有什么两样。折腾了野猫不够,还想吓死野猫吗?”

  许半夏立刻抢着有意识地问:“野猫听说修姨出走后,是不是吓死了?她以前跟我说过,高总的命是修姨救的,所以修姨在高总心目中的地位高得很,她一定很害怕修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爸要找她算帐,是不是?”不管野猫想过没有,许半夏先演苦情戏似的把话说在前头,就不相信高跃进这样的奸商会得大义灭亲,惘顾女儿的身体而找女儿算帐。因为她觉得,高跃进是一定不会原谅野猫居然打修姨的耳光的,只有把野猫说得惨不可言,高跃进才可能心一软而放弃对女儿的处置。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没想到知女莫若其父,而且又是个人精父亲。只听高跃进沉声道:“胖子,你不用替野猫掩饰,野猫听见修姐出走,只会大笑喊痛快,否则也不会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可以让你兄弟去找修姐,但找到后给她两个耳光出气。”说是跟许半夏说,但是眼睛只是看着童骁骑。童骁骑无话可说,因为野猫还真是被她老爹说得一丝不差,所以他不肯否认。

  许半夏无计可施,看看阿骑,再看看高胖子,心里立刻立场鲜明地把自己与阿骑捆绑到一起,略一思索,道:“看修姨所写的条子,‘愧无面目见东翁’,写得出这种句子的,得是知书达理的人。请问高总,哪个知书达理的人会做出这种悍然出走,不顾关心她的人心情的举动的呢?她要是一走了之倒也罢了,她还知道磨墨提笔考虑再三,写出这么七个字,说明她压根不是气头上的一走了之,而是蓄谋!她想通过施此苦肉计让非当事人忽略冲突的根源,而把目光聚焦到她出走这个现象上。她有意把自己包装成弱小,让别人忽略她内心的罪恶,她所作种种都只是给你高总看,因为你是她的米饭班主。于是,你高总就会在最后裁定中,认为野猫是冲突的罪魁祸首,而阿骑是冲突的背后黑手。可怜两个小年青,哪里会是那么个心计深沉的老人的对手,两人又是烈火干柴一点就燃的性格,他们被算定是做了替罪羔羊。高总,我对你没有忠告,要怎么处置你女儿和我兄弟,你自己看着办吧,死不了人,没什么大不了。”许半夏越说越生气,因为一边说,她心里对修姨的认识也渐渐汇成系统,以前还没那么系统地去考虑过这个人,因为她一直把自己隐蔽得很好,今天来回一深思,这才发觉,此人心计至深啊。 高跃进听着心里只有两个字,“谬论”。他了解女儿,与修姐相处那么多日子,也当然了解修姐,修姐知书达理是没错,可生性胆小怕事,根本做不出这种老谋深算的事情。许半夏的翻脸指责让他听得跳脚,一等许半夏慷慨陈词地说完,他立刻怒喝道:“许半夏,你又了解修姐多少?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来就会养着她,哪还需要她做什么举动拉拢我?你够了,少插手我家的事,你懂什么?”

  许半夏既然说了,干脆说个痛快,反正得罪也得罪了,说白了反而把问题说清楚都难说,反正就是个“赌”字,赌的还是运气,“高总,我不想管你们的私事,可是阿骑与野猫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眼看着两位兄弟被人陷害,袖手不管。你安排野猫住进湖边别墅,原本可以借此机会,偶尔通个电话,大家两下消了心结,可是,你不肯接听野猫给你的电话,别墅的电话又一直被修姨霸着,阿骑的妈妈别想去接,野猫身手不灵,抢不过修姨,而修姨在与你通话的时候,野猫想要说几句,她就挂机。她存心就是离间你们父女,让你身边别无其他至亲,只能重视她一个。这还不够说明修姨心机之深吗?”许半夏说的很有想当然的成分,不过大半是野猫自己给她说的实情,她添油加醋,怎么有利野猫和阿骑,就怎么说。

  高跃进怎么也不相信许半夏所说,他了解的修姐一向是谦恭的善良的,他相信自己的目光。所以他很快就许半夏的言行得出结论,许半夏不是善类,她自然别有所图。他心中目前对许半夏都是不满。所以毫不客气地道:“许半夏,你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瓜,你才是在一门心思离间我和修姐,竭力妄图拉拢我和辛夷,还有你的好兄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我只有一个女儿,我与女儿的关系你不用插手,你也别指望我会如你所愿接受你的兄弟。你已经做得太多,别以为我会一直纵容你。今天找到修姐便罢,找不到人的话,我唯你是问。所有事都是你挑拨糊弄出来的。”

  许半夏这下听得火气全上来了,什么?事情都是她挑拨的?他高跃进以前就是傻瓜吗?这不存心找茬吗?许半夏咽了半天气,才平缓了声音,道:“我不妨跟你直说,高总,我总是拉拢你和野猫有两大目的,第一,是为野猫和阿骑的幸福,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没理由不为他们着想;第二,我当然不是君子,我图你给我经济上的支持,至此,你已经帮我做了近半年担保,我很感谢你。但是,我不会拿我兄弟的幸福换你的担保,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反正,我保兄弟保到底。”许半夏如今的境况自然大不同与以往,多家银行拉她入户,担保什么的只是过场而已,所以她大可说的气壮山河。终于把心中想说的全说出来,真是说不出的痛快。童骁骑看着许半夏终于不再对高跃进糊稀泥,也替她高兴,一向都见许半夏霸王似的,为了他和野猫,许半夏一直在与高跃进周旋,他看着很不忍,兄弟兄弟,怎么可以总让许半夏帮着他?不过这两人吵架,他插不上嘴。只好在旁边精神支持。

  高跃进本来以为许半夏在他的暗示下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干脆直说了出来,把问题摊到他面前,让他自己处置,逼他拿出态度,心里更是火大,大声道:“你不就是翅膀硬了就想飞吗?你还不如直说你想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行啊,我成全你。”话才说完,手中的手机震动,他愣了一下,才想起,这还是童骁骑的手机,要不是手机还可能传递修姐的消息,他一准甩了过去。此刻只好好好地递给童骁骑。

  电话那头的兄弟向童骁骑汇报,人找到了,在一座立交桥的桥洞里,牵狗的公安还没到,那老女人又不肯回,抱着一棵小树就是不走,怎么办。童骁骑正火大中,又听说这老女人这种时候还搞脑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道:“你们吃素的?她不肯走,你们不会绑了她?怕什么?”

  许半夏与高跃进立刻都猜知,修姨找到了。高跃进一听童骁骑这么说,大急,劈手就去抢那手机。他动作过猛,许半夏看了误会,以为高跃进想动手,快他一步抓住他的虎口,不让他动手,嘴里怒道:“高总,有话好说,动手干什么?”

  童骁骑更来气,受高跃进的气多了,这会儿这厮还想动手,他以为他是谁了,当下就对手机那头的兄弟道:“绑了那老女人送派出所,告她冲我耍流氓,对,我会去作证。”说完就关了手机,对许半夏道:“胖子,野猫就交给你了,我去派出所做口供。什么东西,给她三分薄面,竟敢对野猫狗仗人势,对我动手动脚。”

  许半夏饶是此刻再生气,听了童骁骑的主意也忍不住想笑,似乎就回到了高中时候快意恩愁的时光。那个时候,只要稍不入眼,他们就拍案而起,哪像现在,总是顾着面子。不过一眼瞥过去看到高跃进气得变形了的嘴脸的时候,心里哀叹一声,还得糊稀泥,否则以后野猫面上不好看,总归是她的父亲。

  高跃进被许半夏制住,一只手无法动弹,心里很有另一只手接上去的想法,许半夏霸王惯了,难道他就不是霸王?只有更加霸王。但一招下来,就知不是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就收了手,在一边郁闷。见童骁骑说话后,许半夏只是冲他看,眼睛里早就没了原来的火气,知道她开心着呢,是,她现在诸事顺利,要帅哥有帅哥,要兄弟有兄弟,连修姐也被他们先找到。高跃进气不打一处来,那双眼睛阴沉沉地往两人脸上扫了一遍,沉声道:“可以,你们看着办。”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想起许半夏的车钥匙还在他手上,他有开着那辆车走的想法,可是那车上还蹲着一条喜欢亲他的狗,无奈,只有不用。右手一甩,把钥匙往后抛出。

  等高跃进走远,许半夏才去捡起车钥匙,冲阿骑道:“跟你兄弟说一下,把老女人送到别墅区门卫,嘱咐不能让跑了人,要门卫联系高跃进领人。他们毕竟是野猫的亲人,他们家里的事情,野猫可以翻脸,我们不可以越俎代庖。今天已经够高跃进受气的,算了。你好好谢谢兄弟们,有空请他们吃饭。”

  阿骑也没办法,只有照办,虽然真的很想揍这女人一顿。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