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五十三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五十三章

  五三

  任是一夜辗转,醒来拉开窗帘,迎进一室阳光,一颗心还是悠然归位,可见除死无大事。

  睡了一个结实觉的小刀工除了眼神有点空洞,脸色倒是一点不憔悴。许半夏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玩笑,“兄弟,赶紧把手机装上,我今早一开机就给打爆了,你家娘子差点跟我拼命。”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刀工大惊失色,问道:“他们打到我家里了?我妈还不气死。”

  许半夏想了想,感觉有理,道:“你还是电话回去问问,他们肯定知道你们所有的电话。”

  果然,昨晚小刀工手机不通,电话便转打所有宅电,一夜不息。许半夏在旁边听着心想,有那劲头自相残杀,不会将怒气化作勇气,拧成一股绳与那人拼了?不过也是捡软的捏而已。但此话不可与小刀工说,否则自己成小刀工出气筒。

  大清早,难得冯遇这么早起给许半夏电话,他这人一向懒散,到了冬天,一般没有应酬的话,晚上九点睡觉,早上九点半才出现在公司。按说急流行舟,不进则退,但他的懒日子似乎一直很顺利,都是处处路遇贵人,逢凶化吉。所以懒人有懒福,这是千古名言,相比于冯遇,许半夏觉得自己是条劳碌命。儿此刻才是早上七点半,冯遇却已经用他办公室的电话挂过来。“胖子,晚上一起吃饭,伍总想请你客。”

  许半夏立刻领会,笑道:“大哥,伍建设是不是到你家把你揪出被窝的?现在你身边?这样吧,我现在出差,既然是你大哥面子,我晚上再晚也赶回去,你们告诉我一个地方,先吃起来,我下飞机就过去。”

  冯遇笑道:“机灵鬼,一猜就给你猜到。好吧,你飞机的时间定下来,我们等你。”

  放下电话,许半夏一脸冷笑:伍建设也有今天。鑫盛关门整顿,银行立刻冲他关门,紧急收回贷款。虽然他的母公司经他强力疏通,最后得以生产,而鑫盛的地头他只是个外来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再加民愤极大,看来重新开工遥遥无期。购买鑫盛动用了银行贷款和他所有闲散资金,所以鑫盛关闭,银行冲他关门,他手头流动资金出现负数,母公司即使开门,也无钱买料,无法正常生产。开一天门就是一天的支出,手下工人都在嗷嗷待哺,当务之急是问亲戚朋友借钱度过难关。冯遇手头有不少现钱,许半夏手中有资源可以给他压货,所以他目前最需要这两个人。伍建设很清楚他以前对许半夏如何,所以只有请出冯遇,以冯遇的面子请许半夏吃饭。因为冯遇一向是个好人,比许半夏容易说话。许半夏岂能不知。

  看小刀工一脸大汗地捏着床头的电话,脸皮一会儿红一会儿青,没拿电话的手死死攥着领带,等他打完电话,怕是这条领带也得废了。可见,胡工他们昨晚也接到类似电话,相信胡工刀工的反应只有比小刀工更内疚更悲哀。

  许半夏感觉劝什么都不会太有效果,再说胡工是个精细人,自己说太多,难保会露出蛛丝马迹,所以只是走过去跟小刀工轻轻道:“我先去吃饭,八点半他们工厂的人来接我们。”说完便出去,相信小刀工应该知道工作和饭碗的重要性。

  吃完时候才见小刀工进门,许半夏只与他打个招呼,便自行出去订机票,看见票务中心有关俄罗斯旅游的广告时,不由心中一动,坐下来好好了解了一下细节,要了不少资料回家研究。

  小刀工这一天一直勉强支撑着精神,其实能这样勉强支撑已经算是不错。许半夏一点没有客气,就把原因推给昨晚对方业务员给小刀工找了个贼鸡,三言两语在谈判桌上暗示,让对方欠下尴尬人情,自己化不利为有利。下午便飞回了家,联络到胡工居然坚持在公司上班指挥,心里感动。真是坚强的老人。

   子*午*小*说 🐱 … ziwushu wu … c om

  所以,许半夏一到便把小刀工拉到胡工办公室,三个人关起门说话。没想到胡工并未如小刀工般激动,只是淡淡地说:“出来了,我本来就考虑到可能回不去。自己做出事情,就要有种承担后果。凡事,自己心中有数便是。”

  许半夏没有想到胡工会说出这么一通话来,倒是始料不及。再一想,这个老人经历几十年风风雨雨,三反五反,十年浩劫,看得还算少?只因心中端着一颗正直的心,至今依然纯实。许半夏想了好久,才道:“本来想过来劝您一句,风物长宜放远量,现在看来,我竟是多事了。”边说边不由瞥了小刀工一眼,心说,就人格而言,他比起他母亲,那是差一个段数了。“不过我还是多句嘴,屠虹本来打算出去旅游十五天就回的,可现在已经是二十多天,依然没有消息,可见其所受压力。两军对阵,讲究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老虎现在摩拳擦掌,我们不是对手,等它打盹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小刀工,我们需要等待和忍耐。”曾少年小说

  胡工听了点点头,道:“小许,也就是你最知进退胡工听了点点头,道:“小许,也就是你最知进退,否则哪有我们几个的今天。我们不一定回去,但我们不能让人所三道四。小许说得好,风物长宜放远量,我们需要等待时机。”

  许半夏听了这才放下心来,心中只要有希望,做人就有信心。最怕小刀工被一骂骂死,从此消沉。回到自己办公室,第一件事便是给屠虹电话。自己心中的厌恶只是小事,事业才是大事。

  “回不来了?”事已至此,大家还是放开直说的好,所以许半夏也没有什么客套。

  屠虹倒是也没掩饰,苦笑道:“可以回上海,但是不能做什么了。公司已经壮士断腕,中断了与我们几个的合同,保全他们自己。如你所说,也没人敢接收我们。”

  许半夏道:“你们的补偿金不会不丰厚,你们这些人又不是吃素的。给你指条路,出国充实充实吧,回来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你们又都是好汉。”

  屠虹犹豫了好久才道:“我正有出国打算,不过还得透过渠道获得东北那人批准。许,我今天才知道,当初你的处境是如何之险,我本来还以为那人只是地头蛇而已,恐怕你现在还得时刻小心。我很对不起你,这回拖你下水。”

  许半夏也不客气,直接道:“你知道就好。不过我今天来给你电话,却是想叫你出国后不要放弃此事的调查揭露。如今,我这儿的东北工程师们跟我一样惶惶不可终日,担心哪一天大祸临头;而且那人一天不除,你们几个也一天不能好好回国。屠虹,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但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往事也不要多提了,既然已经发生,我们还是考虑怎么解决。你有没有决心?”

  屠虹忙道:“我们已有这个意思,但不敢跟你再提,怕你想到以前的不快。对于我们来说,事已至此,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我们这几个人都想着把调查工作继续下去。出国,起码人身安全先可以保障。这回没有什么私心,也不与利益挂钩,不过我现在对你说道义,说社会责任,你未必会相信我,所以也不提。很高兴你还想起我,还会给我电话,还把我放在你的同一阵线。既然如此,我得寸进尺一下,你那儿如果可以的话,想请你的那些工程师们向我们提供辅助材料。”

  许半夏心说,我就直接爽快跟你承认吧,我不是为道义,或为社会责任,我只想我的手下心里放下包袱,好好干活。但嘴里当然不会那么说,一次吃亏,怎么也得对屠虹生出一个心眼。于是附和屠虹,道:“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你不妨开始努力,先出国,出国了再走第二步。我这儿,你放心,多的是炸药。”

  放下电话,又找到胡工,把屠虹他们计划失败,如今被迫打算出国的情况与胡工介绍一下。胡工欷嘘不已。至此,胡工一家的业余生活又多了一项内容,一起依照屠虹的要求,把军工厂如何私有化,交易如何暗箱操作,工人抗争如何无效,工人生活如何困窘,一一实事求是地记录。不过这回吸取前事教训,明白那人爪牙分布之广,手段之毒辣,都不敢让任何其他人得知,连一起南下的朋友都不知,只是自己一家悄悄讨论,写出来的东西交给许半夏转达。

  一家人都相信,只要自己做出努力,良心上便可以得到安慰,当然最好的结果是因此可以扳倒那块大石,讨回自己的公道。人,得以在逆境中生存,要么是行尸走肉,混沌度日,要么有信念支撑,笑对困厄。胡工一家被许半夏引导到后者,也或许他们心中早就存着来日方长的意思,但是因为许半夏推一把,又指出一条与屠虹合作之路,所以信念更加清晰。

  而许半夏自己不用任何人引导,她的信念始终如一,百折不回。

  安排好这些,外面的天早就暗了下来,许半夏开车出去,见路上三三两两的人步行而过,看神情很是激昂,这条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般不容易见行人,即使自行车都很少,很是反常。不知这是干什么,难道又是一起抗议拆迁?开出几步,才看清楚,原来是从小山那边的鱼塘出来。心里会意,一个电话打给高跃进,“征地遇到麻烦了?就是小山那头的地。”

  高跃进忍不住问:“胖子,你当初是怎么征到那块海滩的?我记得你说你那儿价格不高啊,我怎么动用那么多关系,价格升了那么多都没用?”

  许半夏笑道:“那不一样,我这块海涂是报废了的,没法进行海产养殖,荒着也是荒着,你应该还记得第一次过来看的时候,那时候我这儿还没填塘渣,你不会没发觉吧?”

  高跃进反应很快,笑问:“胖子,你这块海涂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许半夏嘻嘻一笑,彻底否认,“废话,我那时候小本经营,为了十几万的税钱还得给抓进去住一晚,哪里会想到如今的规模。你以为我是神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这么乱说会害死我。”

  高跃进道:“那你帮我想个办法,我现在没措施了,要不我就放弃,叫阿骑换个地方经营。”

  许半夏笑道:“高胖子,你激起民愤了,那些当官的当然不敢强来。但你也不能用阿骑来威胁我啊,你女婿是你自己硬要抢过去抱着自己管的,怎么有点挫折了又想放手?那可不行。不过我良心好,还是给你想个折中方案,你干脆也别太黑心,先把小山头买下来轰平了,这点面积,已够阿骑好好发展。”

  高跃进笑道:“这还用你提醒?我正要跟你商量时间安排,他们规定我在春节期间鱼塘大致清空的时间段内轰平小山,你那里有没有问题?”

  许半夏没想到高跃进下手那么快,不得不服,看来是小看他了。也很高兴,这下阿骑的事业不会转移,原来前面是这个高胖子在寻她开心。“高胖子,我知道你以阿骑来要挟我,让我无条件配合你炸山,你还不是想赖掉一笔因配合你炸山我这儿停工停产损失的费用,和把我这儿房屋设施震伤的赔偿费用。休想,等你炮声结束,我这儿的赔偿单子会第一时间送到。”不管高跃进真的想赖,还是没有考虑过赖,许半夏都得把这问题提前说清,虽然是以玩笑的态度,但提前说明,可以避免到时仓促送上单子,反而伤了两人之间的和气。

  因为她相信,高跃进本性里是一定想赖的。

  高跃进也是爽气,一声“呸”,就收了电话。这个人,只要不与他有利益冲突,基本还是个可以说话的人,不腻歪。

  随即又找出赵垒的号码打过去,“帅哥,你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我要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去了。”

  赵垒笑道:“你哪个河东哪个河西?伍建设?东北那人?税务局的?”

  许半夏笑道:“是伍建设,哈哈,今天七点半就把冯遇从被窝里揪出来,就是只为请我晚上吃饭,哈哈,他也会有这一天,现在一定资金周转不过来,瞄上我的货色了。”

  赵垒道:“妞,他那鑫盛是个烂摊子,苏总既然上手,是不会让他太太平平复工的,事情最后解决前,你可别把你的自己资金陷进去,你得提防伍建设做出私卖你拿去加工的材料,拿钱填鑫盛窟窿的可能。一定要等他把鑫盛割了你才可以与他合作。”

  许半夏笑道:“这个我清楚,伍建设那个土匪,比我流氓得多。我还等着鑫盛滚滚产生的债务拖垮他的母公司呢。我只是想像着伍建设今天还会不会冲着我做老大,今天他会是什么嘴脸。”

  赵垒笑道:“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恨不得飞到你身边看好戏,我们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妞,回家好好跟我说说。”

  许半夏笑道:“要是我订包厢的话,我一定会装个针孔摄像,拍下这个经典镜头。不过真到了场,还是得给他面子啊,谁知道这种人什么时候可以翻身。伍建设这种人一般都是生命力超强的。”

  赵垒笑道:“做人要厚道,即使伍建设不能翻身,你也不要夺了他的面子,否则那不是跟他以前对待我们的态度一样了吗?别因为这种面子问题得罪人,即使以后不会再山水相逢,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也没必要丢了自己的品格。知道吗?”

  虽然赵垒说这一席话就跟大人拎着小孩的耳朵数落,甚至还恨不得一屁股打下去似的,不过许半夏听着却是很明白这是为她好。所以也就老老实实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赵垒听了笑道:“是不是很不服气?”

  许半夏有点不好意思,道:“老大,留点面子吧,你刚刚说了做人要厚道的。”

  赵垒笑道:“那不一样,我们是人民内部矛盾,有矛盾才有统一。妞,晚上再晚也给我电话。”

  到了说定的饭店,许半夏停下车,拉开背包,掏出今早从宾馆取来的俄罗斯旅游介绍,撕碎了,就近扔进垃圾桶里。早上,因为小刀工昨晚召妓而产生了一丝心理障碍,心里对与赵垒的两地分居状况悲哀得很,也怀疑得很,很想逃避了之,所以下意识地取了俄罗斯旅游资料,心想春节时候干脆避到遥远的地方去算了,不见,或许想念会慢慢断线。可是刚刚与赵垒一通电话,心里又春暖花开,哪里去找一个可以率性说话,对方能听得懂,又能产生共鸣,更可以偶尔互相给予指点的人?放弃赵垒,只怕是一辈子的后悔。那以后纵是有谁人可以举案齐眉,白头到老,恐怕心中还是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想起小时候很不觉得那么回事的一阕宋词,“…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齐,不能羞。”平时做什么事都是果断利落,怎么遇上赵垒,却总是患得患失了呢?别多想了,就是赵垒,一生休。想了也是赵垒,一生休。

  正自想得入神,伍建设也刚下车过来,见许半夏直着眼睛慢吞吞往饭店里面走,大叫了声:“胖子。”

  许半夏要过得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眼睛看了伍建设足有三秒钟,才似是恍然大悟道:“伍总,咦,看来我没有迟到。”

  伍建设很客气地问:“你想什么心事?怎么跟傻了似的。”

  许半夏顺水推舟:“刚订了套设备,正在想呢,订金是进去了,春节后的第二笔钱从哪里出,总不能去挪用银行给的流动资金贷款。我从来没有搞过实业,真正开始着手了,才知道千头万绪,原来一点都不容易。以后要多向伍总请教了。”捧上伍建设一把,也把自己资金紧张的问题抛给他,告诉他借钱免谈。

  伍建设当然不会不知道,嘿嘿一笑,却是道:“你流动资金那么雄厚,抽一点点出来调调头寸也是看不出什么来的。银行又不是不知道都在那么做,不出事情,按时把钱还进去,就什么事都没有。”

  许半夏只是笑笑,不说,这办法谁不知道啊。不过也到了包厢,算来,伍建设今天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和蔼可亲。冯遇已经在里面,一见大家进来,便起身过来,拉起伍建设就往主座。冯遇虽然背后也是为伍建设的遭遇开心,表面还是很厚道的。随后秦方平与裘毕正一起进门。伍建设的财务经理这回也上了座。许半夏还是坐在冯遇的下首,裘毕正这下再不会与伍建设争,虽然伍建设也是落魄,可程度不同。不过秦方平此刻对于坐在裘毕正的下首很是不服,可见一年多下来,沉舟侧畔千帆过了。

  寒暄几句,大家都是很快就把话题转到鑫盛。冯遇就直接说:“伍总,你的鑫盛会拖垮你,只要那里一天不复工,你就得填一天的窟窿。但是据说那里的农民排着班在鑫盛门口巡逻,工人只许出不许进,要这么下去,不是成了无底洞?”

  伍建设一听就开骂,说了半天脏话后才道:“他妈的碰到地头蛇了,你要敢过去,他们锄头就砸过来,性命都不要,专门往你轮胎下面钻,恨不得出条人命。还都是老太婆最勇。”

  还是冯遇道:“即使整改也得有人进去整,他们那不是不给你开门的意思吗?有没有想过直接冲进去?”

  伍建设道:“要是在我家的话,我怕它个鸟。可那不是我们地盘,打电话报警都爱理不理,警察过来看看没打起来就走。我要再敢动,不是不要命了?他妈的,这个公司我不要了,让它破产,欠银行的债不还,工厂放那儿银行要收就收。”

  许半夏不由道:“那不是损失很大?而且他们银行怎么可能不追上门问你要债?”许半夏有点不相信,即使银行贷款不少,可是才没多长时间,要多也多不到哪儿去,伍建设真舍得放弃他那么大的投入?再说银行能放着伍建设这个有资产的大活人不问?

  伍建设嘿嘿冷笑道:“损失一点,总比一直扛着无底洞强。他们爱玩什么玩什么,反正注册的法人代表不是我,鑫盛跟我没关系。”说着拿出营业执照给大家看,“我早有防备,哪里可能把所有企业都绑一起的。活了当然好,死了怎么办?”

  许半夏目瞪口呆之余,不得不佩服,这才叫壮士断腕。不等鑫盛烂出来,自己先完身而退,最多损失一点钱,可总比一直拖在那里强。这一来,伍建设有原来那么大的母公司壳子在,虽然暂时现在没有流动资金,可东山再起也就只是时间问题,甚至都不要一年时间。真正是硬汉子,当机立断下得了手。饭桌上众人都是直愣愣看着伍建设,一个个都是惊讶佩服兼而有之。等大家反应过来后,一个个朝伍建设敬酒致敬。

  许半夏不无遗憾,不过这也是伍建设的本事,不得不服,换个裘毕正倒是试试?连一个郭启东都摆不平。

  所以伍建设与许半夏说起押货的时候,许半夏也就认真与他磋商怎么合作。他的窟窿既然可以填补,以后总还是客户,生意上门没有往外推的理。反正时间押得长,借老宋公司货款的利息还是得由伍建设付。而且他的量不小,此刻求人,价格也不敢往死里压,对于许半夏来说,是单好生意。

  只是这钱赚得不爽,出门给赵垒电话,说了前因后果,赵垒也是想不到伍建设会唱这一出。“按说,也有人手头有几家厂,法人代表全都不用自己名字的都有,有的是存心想做坏事。但那大多是贸易公司或者是小作坊,方便欠一笔换个地方。可是伍建设买下那么大鑫盛,也敢用别人的名字,这首先得有魄力。我就没那胆,要不我也把工厂的名字与贸易公司的名字分家了?”

  赵垒道:“找得到合适的身份证,对方又一点不知情,也可以。最怕的是以后身份证的主人知道自己不知不觉有了那么一家公司,巨大财产面前不能不心动,循法律途径要求讨还,对你总是个麻烦。你又没想做坏事,还是老实一点吧。妞,你先不要立刻给伍建设发货,我到苏总那里了解一下情况,看是不是真实。如果伍建设真的就那么一甩手把鑫盛甩给银行了,你再发货给伍建设也不迟。”

  许半夏道:“苏总可能比我还郁闷。不过他的省钢已经开始运转,趁鑫盛倒闭,赶紧把原来的技术人员好言拉回去,倒也是个小胜利。帅哥,你说鑫盛最后会归谁?我想伍建设是回不去了,公司可能非得高调转让给别人后,农民才肯放工人进去整改环保设备。我是不会去接手的,一是自己这儿也正等钱用;二是有那环保臭名在,如今被人盯上了,想做点手脚也不行,再说,改造环保设备费用不会小。我还没那么大财力,干脆奉劝苏总的省钢接手算了,总是国营企业,地方上面协调方便一点。”

  赵垒笑道:“这你别担心,总有人接手,不过谁接手都不会比省钢接手更顺手。妞,我们不谈这个,没劲,不是很光彩。你说说,你们公司什么时候开始放假?我们把时间核好了一起放。”

  许半夏心里一动,道:“去年春节时候你为了应付危机,出国与董事会周旋,这回你总该回家了吧。你不像我,你得回家与父母团聚。”

  赵垒笑道:“去年我没法回家,今年一回去就是两个,不是扯平了?妞,他们也想见你。但是都说女孩子怕见对方父母,你怕不怕?”赵垒感觉许半夏有点缩手缩脚,所以干脆用怕不怕刺激她。

  许半夏笑道:“你别给我下套。”随即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道:“这事,我回头研究研究。大年三十给你答复。”

  赵垒道:“妞,你是不是嫌我什么都没表白就要你去我家?”

  许半夏心说,还真有点,否则心里总是惴惴的,不过她好强,听赵垒那么说,才不会承认,还反问:“你要表白什么?”

  赵垒一听笑了,心里不知怎么就想到许半夏说这话的时候微歪着脸,弯着两只眼睛,象只胖狐狸,只从睫毛缝间射出狡黠的精光,窥视着他可能出现的窘态。他忍不住地笑,脸瘦下巴尖的人才有狐狸样,为什么想到许半夏的时候也总是脱不了“狐狸”两个字?

  许半夏听着赵垒在电话那头只是笑,就是不说话,被他笑得毛骨悚然,真有那么好笑?“你笑什么?怎么鬼鬼祟祟的?”

  赵垒忍了忍,笑道:“我在笑你装傻。也罢,春节时候我先到你那里接你。到时候,我只对着你的耳朵说,法不传六耳。”

  赵垒的声音柔柔的低低的,像是有电波从手机发射出来,直击芳心,回肠荡气,许半夏都希望此刻赵垒就在身边,身上似乎每个细胞都张着嘴在呼唤赵垒的拥抱。说起来早上真是走火入魔,还想着去俄罗斯旅游过春节,她真离得了赵垒吗?此刻心里只觉得,就是赵垒有一丝离心,她都要死缠歪打纠缠着赵垒,不许他的心离开半步。对此,许半夏虽然心中底气不足,但是有十足勇气。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