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五十一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五十一章

  五一

  进入别墅区的路许半夏熟悉不过,只怕高辛夷都没她熟悉,因为她用脚走过。别墅区的大门照例关着,但是今天有一点不同,那就是门口横着一辆车,看着不熟悉,一等许半夏的车子接近,上面立刻一左一右出来两个穿着便装的男子,高大结实,遒劲矫健。两人又是一左一右靠近许半夏的车子,其中一人用手轻敲车窗,许半夏看着感觉怎么象黑帮电影。只得降下两厘米的车窗,问一句:“干什么?”从后视镜看,童骁骑的车子已经跟上。许半夏不怕打架,但今天不行,今天夹着个大肚婆。

  车外那大汉很有礼貌地道:“是许总吗?请留步,我们高总立刻过来。

  许半夏这才明白过来,对了,高跃进如今不是叫了几个保镖了吗?可不正好派上用场。当下拿出手机给童骁骑电话,“阿骑,我给高总的手下拦住了,你自己与野猫进去吧。”放下电话,便微笑着对保镖道:“好,我在这儿等着高总。不进去。后面车是高总的女儿,怀孕着,你们小心在意,他们回家,你们不方便拦着吧。”

  两个保镖一下无措,因为老板没有跟他们提起过还有一个女儿要来,而他们又分明从车灯下辨认出,后面车里坐着的就是老板的宝贝女儿。但他们打电话请示哪里有高辛夷探出头叫保安开门快,只见大门徐徐打开,老板女婿驾车绕过他们的车子进去小区,这时老板才接手机,等他们汇报完毕,只听老板一句“死定了”。这时候,他们感觉许半夏的微笑异常诡异。

  很快,就见高跃进的车子出现在远处,他飞快开近,板着脸冲许半夏道:“进去吧,你得意了。”便自己先开道进去,后面许半夏与保镖的车子鱼贯而入。高跃进在小区里面也是开得飞快,因他担心女儿女婿比担心许半夏更甚。

  许半夏这时心头无数主意闪过,但起码知道一点,再无可能扇那老妖婆两个耳光了。及至到了别墅下车,见前面的高跃进老长大衣下面是条白灰灰的裤子,进门才看清,原来高跃进穿的是睡衣。也难为他,急着赶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走进房间,只觉得非常暖和,温度高得叫人觉得闷气,中央空调打得太好了,连许半夏都觉得奢侈。果然见修姨也就穿着月白绣花长袖长裤的真丝睡衣裤抱头蹲在墙角,那姿势,很是熟悉,象现场直播的警察抓到轻罪人犯,人犯乖乖蹲地上接受检阅。不过这姿势被修姨做来,分外可怜,叫人看着又下不了手。

  高跃进本来一路上也觉得修姐做事过分,惹谁不好,去惹许半夏这种煞神,而且行事鬼祟,换他也会暴跳如雷。可是进屋见了修姐这么可怜,而女儿女婿矗立其身前,很是凶神恶煞,不由严厉地开口道:“辛夷,你们怎么对修姨的。”

  高辛夷委屈地道:“她又装死了,我们一开门进来,她就自己缩进去这么蹲着。乌龟还知道人碰到它才缩回去,她都不要我接近。”

  要换以前,高跃进不会相信女儿的话,可是这次他不得不信,不由想起修姐出走那天,被找回来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缩在毛毯里面,原来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担心许半夏责问。想到这儿,心生厌恶,可是不便表露出来,因为他一表露,三个年纪轻的就得顺杆子上了。高跃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会站在那里发愣。对修姨,真是轻不得重不得。

  许半夏虽然衣服穿得也不多,但进了房间也是热得难受,心说这个老妖婆虽然救过高跃进,可现在吃人家用人家的,却如此奢侈浪费,隆冬季节,那么大房间空调打得那么热,一天一夜下来,不知得多少电费。竟然一点不知替别人着想,高跃进虽然富得流油,那也是他的事,怎么可以如此糟蹋他的钱。不过再一想,高跃进愿意给他的修姐糟蹋钱,别人多管闲事干什么。见高跃进不吱声,许半夏这回也不愿意再象上回那样稀里糊涂就成了高跃进的大棒,以致被老妖婆记恨至今。所以只是脱下大衣,关心地对高辛夷道:“野猫,这儿太热,你不要紧吧,要不,你外面车上呆着,或者到小饭厅开个窗坐着。”

  高辛夷嘀咕道:“这里面热得打赤膊都可以,为什么要我走?不会把空调关小一点?”说着就去关空调。

  高跃进知道空调要是关小的话,这里面穿这真丝睡衣的修姐会第一个吃不消,只得对高辛夷道:“辛夷,这么晚,你跟阿骑回家睡觉去吧。这儿的事,我和胖子会处理好。”

  许半夏眼见今天也讨不了好去,再说威胁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个修姨其实明白得很,否则不会野猫一进门她就一付死相。便道:“我不管你们家的事,野猫,我陪你走吧。阿骑,你走不走?”

  阿骑一声不吭,走到高辛夷身边,搂着她就走。高辛夷不肯就此罢休,急道:“什么都还没说呢,怎么就走?起码也要让我把空调关了,凭什么她得象太后一样供着,连我都得被她踩。”

  许半夏微笑道:“我们以后悄悄地来,不要给你爸爸知道。有的是机会。”

  高辛夷领悟,可不是,今天还能干什么,但她爸又不可能天天蹲在这里,等老太婆落单时候再动手不迟。这才乖乖转身出门。

   子 # 午 # 书 # 屋 w w w…ziwu shuwu…c O m …

  高跃进本来就想到许半夏以后难保会突然袭击,此刻听她自己说出来,说明她早就已经打定主意,忙披上大衣追出去,拉住许半夏道:“胖子,看我面子,修姐的事我担着,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你的损失我来补偿。”

  许半夏不便使用武力绕过高跃进,但也不愿就此放过老妖婆,只是与高跃进对着不语。高跃进见此忙对已经上车从车窗探头出来的童骁骑道:“阿骑,你们快走,外面冷,别冻着辛夷。”许半夏也只得冲两人挥挥手,叫他们先走。

  等童骁骑他们车子一走,许半夏才道:“高总,不是看你面子的话,事情也不会拖到今天。第一个阴阳怪气电话的时候我就会找上门。你要保证要补偿,你自己定,与我无关。我也请你看我面子,不要再由着人欺负我了,我已经忍够了,被欺负上门了。”

  高跃进忙陪笑道:“胖子,我们找个地方说话,你家还是我家?我这样穿着也不便到处乱走。总之上回在杭州是我没重视,都是我不对。今天你有气冲我来,有话冲我说,有条件冲我提。”都挺好小说

  许半夏倒是没有想到高跃进今天会这么迁就,但一想就明白,这还不又是缓兵之计,自己今天被那老妖婆荼毒,还不是拜高跃进所赐?当下便微笑道:“当然有气得冲你出,要不是你那晚叫住我,诱使我说出那么多话堵老妖婆,老妖婆也不会迁怒于我。你没有置身事外,只是我不是你对手,所以我只有忍声吞气。我身后没有什么高老板低老板的撑着腰,硬气不起来。拜托高老板让路,我得回家,外面忒冷。”

  高跃进见许半夏揭露出他当初的谋划,脸上尴尬,但今天的情势是不摆平许半夏,毫无疑问,以后许半夏还是会找上修姐,到时他肯定不会有今天可以赶到场的运气,只有等着收拾残局,他知道许半夏不是容易打发的人。只得还是笑着说软话:“胖子,还不是因为你比较强大,有些事我不便说,你说了别人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所以我只有请你帮忙。再说别人不知道我家的事,我想让别人说也开不了这个口,辛夷跟阿骑又没你的口才,也只有你多委屈一点。走吧,到我家去说话,我掌握了一点情况,虽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也起码有点眉目,胖子,你帮我一起分析。”

  许半夏当真没有想到高跃进肯放下身段说软话,本着伸手不打笑面人的原则,自己要是再强硬下去的话,就是无理取闹了,到底姜是老的辣,几下太极推手,就把她的气憋回肚里。只得无奈地道:“算了,算我倒霉。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她的电话,见到她的人。天不早,我回去了。”

  高跃进道:“你等等。”依然拦在许半夏面前,却对保镖道:“你们留一个在这里看着修姐,不要让她出去,一个开车跟我后面走。”说完才微笑着对许半夏道:“胖子,我知道你生气,来,我送你回家。”一边说,一边就客气地做出请的动作,可是请的方向却是许半夏车子的副驾位置。许半夏随便他做作,大方开门坐了进去,知道高跃进想借给她开车,表达他的善意,那就让他表达好了。

  高跃进果然随后绕到驾驶座,亲自驾车上路。除了小区,便打电话给自家保姆,“我带个朋友回家,叫小费睡觉,别下来了。你烧点宵夜,对,荠菜小馄饨好。就这样。”放下手机,忙笑嘻嘻地对许半夏道:“没办法,你家肯定你不会给我进去,还是去我家吧,我有些修姐的事情要跟你讨论。”

  许半夏挤出微笑道:“改天吧,改天再领略高总家的小馄饨,我这儿明天很多事情,虽然是元旦,可也不得闲。再说高总家的事,我也不便深入插手。”

  高跃进忙笑道:“胖子,你这就是赌气话了,我以前有说错话的时候,你也不能总是记着,今天你一定要去我家吃碗馄饨,正好一起迎接新年,否则你这是明摆着还生我的气。”

  许半夏不明白高跃进这又是什么意思,自己都已经答应不再提那老妖婆的事情了,他干什么还要那么低三下四,忽然想明白了,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着小费厌了,又想利用我说什么话,方便赶她走?”

  高跃进笑道:“你怎么那么多疑,我也就利用你一次,很多时候我其实对你都是很好的。胖子,我们很久没有坐一起说话了,今天难得在一起,说说话,喝口酒,不要弄得那么生分。”

  许半夏忍不住道:“很怪,太怪,适应不了。”

  高跃进厚着脸皮搭讪也已到极限,但此刻还是得陪笑,但坚决岔开话题,免得自己丢尽脸面。“对了,胖子,上回在杭州时候我跟你说的把小山那头的地争取下来,你有没有去谈一下?”

  许半夏一听这事又是火大,怎么只要搭着高跃进的事情,自己永远是吃亏?说自己道行不够还是正确的。不得不清清嗓子,才平静下来,道:“最近很忙,刚刚把车队独立出来,已经照你的意愿划到阿骑名下。码头还是归我名下,不过低价承包给阿骑,由他自由支配,这么安排你是不是满意?”

  高跃进又是尴尬,他打的算盘还是被许半夏看出来了,只得当作从来没那种想法似的道:“胖子,那是你们兄弟间的事,我不便说话。不过你把车队独立出来也好,我往后架不住辛夷求恳投资车队,帐目上面也比较容易操作。”

  许半夏鼻子里冷哼一声,道:“不过别想打我那块海滩地的主意,小山那边,我暂时没有精力去对付它,再说要是没有好的项目,政府也不会大力配合征用鱼塘,还是你出面比较合适,你谈下来,需要我怎么配合,你尽管说。你时间已经不多,我下月开始造厂房,订设备,你女婿很快就会没有停车场。现在我与他各自经济独立,不可能一直给他揩油下去,不过这既然是你的主意,你一定有妥善安置办法。”

  高跃进没想到许半夏反将一军,只得道:“这事阿骑知道不知道?你得事先通知他。”

  许半夏笑道:“高总,你当我是瘟生?”真是,有好处的时候他跳出来离间兄弟,没有好处的时候他躲回去又要许半夏认清兄弟,她许半夏爱给阿骑占便宜那也是她自己的事,由不得高跃进自以为是来指手画脚。不过也有一点值得庆幸,总算高跃进从面子上到心里都认了阿骑做女婿,知道为女儿女婿考虑了。

  高跃进干笑两声,许半夏既然已经知道,他再耍花招已是没用,只得笑道:“胖子,你要把麻烦踢给我,总得事先打个招呼,不声不响,真把厂房造起来了,以后那么多车子哪里停去。好吧,小山那头那块地我去谈,如果谈下来,你还是依照原来的承诺,搬去那头,省得我们还要造码头。”

  许半夏淡淡地道:“晚了,我已经测绘和建筑设计都开始做上了,不过有个折中办法。你把小山轰了填鱼塘,两块地打通了,我留出码头周围一块空地给阿骑的车子调头,你给我一块新地做办公生活区,大家都好。”

  高跃进当然不是吃素的,一边停车,一边微笑道:“胖子,你不要得寸进尺,码头还是属于你名下,你不过是承包给阿骑,你当然得提供给他良好的经营环境,否则阿骑可以不要,转包其他码头。码头周围那块地,当然得是由你安排。”

  许半夏下车,等着高跃进也下来,才笑道:“高总这话滑稽,我这码头本就是小本经营的打算,规划中本就没有给它留太多空地,承包价也是按此规模计算。我还不是为你心中的大物流计划做打算,才愿意退让一步,把生活区和办公区迁出去,你倒反而指责起我占你便宜来了,那好,我不占你便宜,我还是照原规划只留出一条路,你大可趁现成转头承包其他码头去,海阔天空,你爱挑哪家就哪家。”进门抬眼见似乎看见有人影在楼梯口一闪,心想,可能是那个被要求睡觉的小费。看见高跃进领进来的是个女人,不知她有什么感想。

  高跃进发现今天本就不应该与许半夏谈起这件事,前面为了修姐的事,他不得不低声下气,气势本就弱了一半,而平素对付许半夏他都是得打叠精神的,此刻无法居高临下,便开始觉得吃力,但又不便强力挽回气势,怕把许半夏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燃起来,眼看再谈下去就是割地赔款,他只有虚晃一招,退出战场。只得佯笑道:“这事我们现在谈得那么细节还是早了一点,还不知能不能把小山那边那块地拿下来,胖子,坐,我去换件衣服。”便匆匆离开,这话就算告一段落。

  忽听外面“砰”地一声,随即炒豆子一般噼噼啪啪,落地大窗看去,夜空中光彩闪烁,煞是好看。醒悟过来一看时间,果然已快零点。啊,新年,这过去的一年还真是苦乐皆有,但愿新年一切顺利。这时,一个手机进来,“妞,还没睡?正好,跟你一起跨入新年。”

  高跃进下来的时候,看到许半夏缩在一角,拿着手机喁喁细语,不用说,又是赵帅哥。眼不见为净,干脆去外面看烟花。楼上是他的小费在落寞地看着烟花。一样的烟花,不同的心事。终于隔窗看着许半夏说完电话,高跃进也快冻僵,连忙进屋,没想到许半夏的手机又想,高跃进忍不住道:“那么烦。”

  许半夏微笑道:“我人缘好。”拿起一看,是阿骑,这才想起今晚的行动,忙问:“怎么样?”

  童骁骑道:“你听见的其中几声最响的爆竹肯定是我们弟兄放的。弟兄们踢开他们家院门进去房间,太监已经吓得脸色煞白,答应天亮立刻离开。刀子都不用留给他。”

  许半夏听了不由笑道:“这爆竹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真应该好好奖赏他。干得好。叫两个兄弟盯住,务必看他上火车。太监也太不中用。”

  童骁骑道:“你是不是正与野猫爸爸谈话?野猫说,不用跟他太客气,这人一向是客气当福气的人。”

  许半夏听了失笑,道:“你早点睡,我有数。”收了电话。兄弟与兄弟老婆都支持她,她还有什么话说,当然是高歌猛进,继续猛敲高跃进的竹杠,为童骁骑的事业良性发展引进活水,也不忘自己刮点好处,因为用样一块地,高跃进去批比她许半夏去批,进程要快得多。

  高跃进在一边听着不是味道,追着就问:“又干什么好事了?你们能不能手脚干净点,与那些混混撇清关系。”

  许半夏道:“我本来就是女混混,你还是先与我撇清关系。太监就是被阿骑阉了的人,这种定时炸弹一样的人怎么能留他在身边呆着?赶他走还是客气。”才说完,手机又响,一看显示,吓了一跳,立刻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跟高跃进说了声“更大的混混”,才必恭必敬地道:“您好,新年快乐。”

  那边居然声音和蔼,带着笑意地道:“我的人回来了,你那边比一个海岛也强不到哪里去了,呵呵,真是世外桃源。新年快乐。”

  高跃进看得大惑不解,什么人,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惫懒货许半夏这么恭敬。

  许半夏笑道:“看来我明年厂房落成时候,得在周围种上桃树。有件事想麻烦您行不?”许半夏忽然灵机一动,趁那人高兴提出,在得到对方首肯后,道:“我身边有个被我阉了的太监,留在身边总是颗定时炸弹,想远远地送到您那里修理,不知行是不行。”

  那人听了大笑,道:“真是你阉的?难怪,我说我怎么与你那么对味,办事一拍即合。行,你流放他过来我这儿,我会替你看住他。还有什么事吗?”

  许半夏心想,明明是你电话过来,怎么问起我有什么事来了,但随即心里一激灵,难道他知道什么了?当下便决定丢卒保车,道:“明天我叫一个押解的兄弟带一件礼物给您。我想,您一定会喜欢。”

  那人笑嘻嘻地道:“许小姐,我倒是希望你自己过来,我带你去小兴安岭打猎。”

  许半夏忙道:“好啊,好啊,这是我最向往的。”放下电话,才知一场虚惊,原来经此一事,那人已当她许半夏是朋友。而刚才,许半夏还以为他已知屠虹的策划,试探于她,这才说准备带礼物上去,礼物正是屠虹电邮给她的文章草稿。那么,既然是虚惊一场,还要不要换个礼物?许半夏在心中默默推起了沙盘,帮谁,对她更有利。

  高跃进早就不耐烦,见许半夏打完电话还神游太虚,忍不住大喝一声:“胖子,干什么?又想什么损招?”

  许半夏正想得出神,被高跃进一喝,也没怎么还魂,只是恍惚地冲他一笑,自言自语地道:“什么都不如保存自己的实力要紧。身家,性命…”说到这儿,才似是忽然元神归位,眼睛一亮,道:“怎么了?你叫我什么事?”

  高跃进道:“什么事,你还问我,你这不是把太监往火坑里推吗?这事还是瞒住你赵帅哥,否则看谁还敢要你。”

  许半夏微笑着想,一个太监,如果走进小兴安岭岭区,死了活着都没人知道。但自己反正是不操这个心了,那人会妥善安置。如此的话,加上不想军工厂复活,以致胡工他们蠢蠢欲动想回,即便是有赵垒的劝解也没用,那就更离不开那人了。恶人既然已做,那就做到底吧。救那人一把,借此更加拉紧关系。屠虹嘛,那就对不起了,出来混,总得预备着可能翻船。何况他也没安着什么好心,各为其利而已。

  想明白之后,才对捧着滚烫小馄饨出来的保姆阳光灿烂地一笑,还送上“新年快乐”,高跃进一直看着许半夏,直觉里知道这人打的一定是坏主意。把个太监送到连她自己都敬畏的大混混那里去,还能有个什么好?一时收起了原本对许半夏的一些轻忽。不过还是被许半夏无数的电话搞得不耐烦地道:“胖子,说说修姐的事。说完各自睡觉,不早了。”

  许半夏道:“好,我听着,究竟她为什么这么变态,要是有合理的理由,我放过她。”

  高跃进此刻非常相信,许半夏嘴里的“放过她”功效类似于“放她一条小命”,太监都还没做什么,就已经被她充军发配三千里,修姐对她做得那么多,弄得她今天火冒三丈,修姐还要不要活。高跃进都觉得自己也该收敛着一点了。

  “修姐只说她逃出大山后,在上海做保姆,我想上海那么大,她一个没户口人的底子怎么查得出来,就托人到她户籍所在地去查,这一查,才查到她坐过牢。”

  许半夏一惊,“怪不得她抱头蹲下的姿势那么熟悉,原来是有来由的。呵呵,该不会也是阉了一个男人吧。”

  高跃进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道:“别打岔,听我讲下去。坐牢原因有记录,原来她给一户人家做保姆,那个男主人见她长得好,他妈的也不看看她都多少年纪了,寻机会强奸了她。这是她有生第二次被强奸。”

  许半夏忍不住惊道:“我的合理化推断是,修姨因为无处可去,又不知道报案,或者接收了什么威胁,只得忍受强奸,于是有一而有再,一而再,再而三,终于有一天她爆发,找机会阉了那男人,是不是?那一定不会算作正当防卫,但会轻判。”

  高跃进瞥了许半夏一眼,道:“你说的还是轻松,这种非人生活,她过了两年,期间还得挨女主人打。她坐牢那年是一九八零年。两年后出来,九五年时候才找上我,可能那时候我已经小有名气。八二年到九五年,这期间她做了些什么,靠什么养活,没人知道,她不说,我也查不出来,只知道她没再坐牢。这些是你杭州跟我说了后我查到的,本来不准备告诉你,毕竟不是有面子的事。”

  那十三年修姨靠什么而活,一个百无一用的那么大年纪的女人还能做什么,许半夏几乎可以替她一一列举,高跃进也不是善类,相信他也早想到过。怪不得她要处心积虑攀住高跃进,也就只有这条活路了。她许半夏当着她的面揭露她,她当然怀恨,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许半夏觉得,此人变态是一定的了。

  高跃进见许半夏转着眼珠子深思,等了一会儿道:“也是我上周没有安排好,自己出国,忘了给修姐家用,她可能正好联想到是你那晚说的话害得她以后又得衣食无着,这才找你报复。我怀疑逃不出这个原因,她只有我这一条救命稻草,轻忽不得,必须牢牢抓住。”

  许半夏还是有疑问:“我的事情可以解释了,那么怎么解释她离间你和野猫?还有野猫说她对你前妻也不好。是不是她想造成你只有她一个亲人的局面?”

  高跃进揉揉眼睛,疲惫地道:“可能吧,她非要做保姆,可能是以退为进,换取我怜惜内疚,否则虽然她是我救命恩人,我也不会那么重视她,如你所说,比对我老娘还慷慨。因为她温柔懂事,所以我有什么心事时候,总是住到湖边别墅去散心,即使不说话也是好的,她把我伺候得很好。我也很喜欢过去,当她是亲人。没想到她那么有心机,叫人心寒。那次出走她本来可以获得很完美的结果,我本来会因此迁怒辛夷,造成以后真的就只修姐一个亲人的局面,我会乖乖为她养老送终。可是被你破坏,你太敏锐,观察太仔细,她那晚听了你的话,不恨死你才怪。”

  许半夏只会嘿嘿而笑,还是真的,自己其实那晚在湖边别墅也很有挑拨的味道,把修姨往死里整,还真没想到,这都是事实,不,事实比她的猜想还变态。但此刻只觉得这个女人算是吃足苦头的人,虽然心思歹毒,但胜之不武,与这种人斗没意思。便对高跃进道:“算了,只要她不再来烦我,我也不会再去搭理她,胜之不武。”一边起身,一边道:“高胖子,这会儿我倒是开始可怜你了。”

  高跃进只会苦笑,也起身道:“你说我怎么办?那么多年也是有亲情的,虽然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听见你去为难她我还是不肯答应的。你就多替我担待一点吧。你回去早点睡觉吧。”

  许半夏笑道:“你只要一声令下,我可以帮你送她到小兴安岭去。这下看她还敢不敢穿真丝绣花。高总,你还是比我儿女情长啊,哈哈,对野猫没办法,对修姐又没办法。”说完就往外走。“不过管住她,最近野猫怀孩子是最关键的时候,经不起一点惊吓折腾,难说这个变态女人见我不好欺负,找上野猫这条大家的软肋。”

  高跃进只会点头,懊恼得说不出话来,他觉得他还真是有点儿女情长。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