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五十九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五十九章

  五九

  镇委书记见开会还早,直接就到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汇报工作。他在这里可以直进直出。县委书记一见面就问:“我叫你办的事还没消息?你不是一向快手?”

  镇委书记笑道:“我不是要等结果全出来了再来汇报吗。我先与外围一些知情的同志谈了话,知道许半夏这个人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今天找她本人谈话,看样子是个懂事的人,见面也没有喊冤,跟我摆事实讲道理,有话说话。总体而言,这个人做生意应该是比较规范的,一般企业没事是不会自己找事找人审计的,她就是直接拿了审计报告来给我看。我来之前去税务局转了一下,主要是想把许半夏跟我说的事从税务局那里对一下号,看来她没胡说。”接着便把许半夏饭局中说的那些经历与县委书记说了一遍。

  县委书记听了后,笑道:“多大年纪了?看来还是个能人嘛。去年既然做得那么好,利税是多少?”

  镇委书记道:“书记一问就问到点子上了,我去税务了解时候调了她公司的记录出来,去年她可以说是我们镇第一纳税大户了。书记,如果没什么大事,我想冲您求个情,我们财政还要指着她呢。”

   子 # 午 # 书 # 屋 ziwu shu wu^ c o m. 🌂

  县委书记笑道:“我还不是为你?你刚下去,我只怕这种财主不把你这个年轻的镇委书记放眼里。你上去先给她一顿杀威棒,然后再给她点好处,以后她见你就服服帖帖了。我这儿没什么,求我的是以前的老上级,现在也就是政协里面混退休的,只是他的一些私人恩怨,没什么要紧。我只是看着他提供的这个材料有用,让你用一下。”

  镇委书记感激不已,忙道:“今天就见效了,许半夏把一个村五保老人的养老都包了去。不过这人一直挺爽气,以前亏得都当车子了,还出钱请村里春节看戏,是个可以发掘的人。我不知怎么谢谢书记。”

  县委书记点头,道:“我知道你的能力的,这事放手交给你,知道你一定能办好。对许半夏,你回去以后还是要以扶持为主。你那个镇跟其他镇相比,总是落后一点,做得好,成绩很容易看出来。类似许半夏这种企业,拿出去好看,用起来实用,看起来潜力还很可发掘,每年对你的GDP贡献就不是个小数目。你以后多拉拢,让他们的企业更上台阶,有什么优惠政策需要出手的,找我来批。最好让她带动你们镇的经济,形成一个产业带。你一定要给我长脸,拿出政绩来。”古董局中局

  镇委书记听着这么贴心的话,激动得没话可说,只是看着县委书记眼圈发红,只差一点说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书记”这类的话了。两人都没有再去提什么废油污染海滩的事,那本来就只是手段。政经大局才是最要紧。

  许半夏哪里知道自己的事在别人谈笑间做了棋子,心里只是翻来覆去地想着副镇长的话,很是不能理解,究竟哪里得罪了县委书记。这会儿,什么休息卧车底自杀之类的事都不去想了,那只是小事。

  叫来曹樱和胡工交代了资助贫困老人事项后,心神不属地也没怎么理会胡工开心的表情,等她们出去就关上门,拉掉电话,关上手机,一个人细细地推沙盘。究竟是谁说动县委书记对她发难?看今天情况,镇委书记的问话完全是空穴来风,看来他们手头没有掌握着证据,所以自己此刻如果动作过于频繁,可能反而会招致怀疑。本来第一念头就想去搬出高跃进这个救兵的,只是这一下不是等于在告诉县委书记,她心虚吗?许半夏非常相信,污油事件他们是不会掌握到什么的,但他们既然会利用这件事,说明他们中有人对她许半夏非常了解。这才是最可怕的。

  如今的她家大业大,别的不用,只要封帐查她个几天,她就会翘辫子,因为她现在的活路都在资金飞快流转上。如果是个熟知她的人下手搞她,而且正捏准她这处七寸的话,她就惨了。会是谁呢?关键问题是,熟知她的生意圈内的人,谁能搬动县委书记?许半夏把高跃进也算了进去,现在与童骁骑分了家,不排除他无所顾忌,想进一步霸占她这块好地的可能。伍建设那是最大可能,她现在为配合苏总,彻底不让鑫盛翻身,所以对伍建设的供货要求阳奉阴违,再说她向省钢投钱的事行内早就传开,伍建设不会不想到什么。裘毕正也有可能,他这个人路数粗,但他现在有一些钱压在她手里,可能他得有所忌惮。而冯遇就不大可能,冯太太与她现在一周算一次帐,关系好得很。再说冯家还有大笔的钱在她手里,这才是关键。其他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没有那么深的交往,对她也不是很知根知底,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来。

  这世界,哪里都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只要大致确定幕后黑手的范围,从这几个人入手,目标明确,范围便可缩小许多。许半夏便飞车出去直奔县府,找熟悉的原常务副县长、现在的县长了解情况。早就听闻他与县委书记有矛盾,只是没有激化而已。

  与县长关门谈了半个小时出来,许半夏出来时满脸冷笑。县长分析得很对,能支使县委书记的,不可能是商界的这几个人,而政界的人许半夏几乎没有得罪,最后许半夏想到了赵垒前女友的父亲。把他的名字一说,立刻得到肯定。

  赵垒前女友的父亲怎么可能知道她的滩涂污染之事,他还能从哪里知道此事?目标直指同在政协的裘毕正这个傻冒。记得在裘毕正儿子的结婚仪式上见过那人。

  要换了以前的脾气,许半夏早飞车过去找裘毕正,一拳头揍上他的鼻子。但现在她“温和”了很多,只是以年终算帐为名,约裘毕正出来喝茶。裘毕正正没事做,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所以飞快来了。他还是派头十足,可许半夏看着只是觉得好笑。

  不等裘毕正坐下,许半夏便开门见山地道:“裘总,你现在公司开不起来,伍建设也管不了你,暂时又没下家收你的公司,你说,你何苦为难放在我这儿吃利息的两百万?你为什么这么想不明白?”

  裘毕正吓了一跳,道:“小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可以解释。不要说得那么严重。”要换作以前,裘毕正早对骂回去,可现在硬不起来。

  许半夏冷笑道:“裘总,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机会我是给你了,你自己不说,到时也不要怨我。”说完便起身离开。

  裘毕正惊出一身冷汗,忙跳起来一把拉住许半夏,非常诚恳地道:“小许,你有话不要说半边,我是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的。你想想,我现在救命钱都放在你那里,我能对你怎么样?我烧香念佛保佑你长命百岁,公司兴旺发达都来不及呢。”

  许半夏听他这话说得也是在理,确实,他再傻冒也不至于傻冒到那地步,他说得出这话来,说明他很有认识。难道是自己推测错误了?便又坐下,取出从县长那里拿来的赵垒前女友父亲的名片,拿给裘毕正看。“这人你最近接触了没有?你在他面前怎么说我了?”

  裘毕正一看,忙道:“这人我刚与他吃过饭,小许你怎么知道了?我没与他说什么啊,当时伍总也在场的,不信你问他。还是伍总要求我引见他的。你也知道,伍建设这家伙现在赖着半年承包费就是不给我,说他这后半年郭启东进去后又没用过我的工厂。我懒得跟他打官司,想跟他好好沟通,即使拿回一点也好,所以只好比较顺着他啦。他说有事要找这位领导,我当然只有帮忙啦。我真的没有说什么。”

  许半夏看着裘毕正,不由想起当初赵垒想从伍建设手里拿回钱时候的狼狈,心里软了一下,转了口气道:“然后呢?”

  裘毕正见许半夏口气缓和,舒了口气,忙道:“后来听说他们挺要好的,我去伍建设厂里的时候见过领导一次。”

  许半夏这下需要时间消化这个信息了。如果只是裘毕正出手,她还不怎么担心,而如今是伍建设与赵垒前女友的父亲联手,这两人…那就没有个底了。她懒得再与裘毕正周旋,淡淡地道:“裘总,这儿我可以记帐。我现走一步。”便拎起包离开。

  看来伍建设还是最终有所觉悟了,他要是从赵垒前女友的父亲口中知道了她与赵垒的关系,那么他会把鑫盛的帐也算到她许半夏头上来。这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那就只有深仇大恨可以形容了。伍建设这个人什么都做得出,对他,许半夏早有准备,但没想到他会棋高一着,找上赵垒前女友的父亲。这说明,伍建设很快就会借力打上她许半夏的七寸。怎么办?

  许半夏坐在车里彻底无力,根本没心思去发动汽车,只是直着眼睛发傻。虽然她现在实力强大,但民不与官斗,县委书记要是来招强的,她虽然以后可以来个什么行政诉讼,可那时她的损失早就造成,还有何挽回余地?无论如何,必须预作防备。

  很想和赵垒商量,可是事关他前女友,会不会让他很尴尬?如果他为了她而不得不找上前女友,那会不会因此割地赔款,许以什么好处给前女友?许半夏不会不知道那会是什么好处,她当然不会答应。许半夏不得不有所顾忌。

  本来还想找高跃进了解修姨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高跃进没电话来找,她也懒得多管闲事,傻坐了很久,才蔫蔫地开车回自己公司去。

  半路高跃进的电话追过来:“胖子,修姐醒了,公安局的人问不出话来,想叫我配合,你来不来?帮我一起出主意,这事与你最有关系”

  许半夏有气没力地道:“修姨一向看见我就做缩头乌龟,还是你自己问吧,问出来再告诉我详细情况,拜托。”

  高跃进听着不是味道,忙问:“胖子,你怎么今天阴阳怪气的,出什么事情了?”

  许半夏长叹一口气,道:“唉,我出事了,我被县委书记瞄上了。”

  高跃进奇道:“县委书记没事找你什么麻烦?吃饱了撑的了吗?你赶紧过来,帮我把修姐的事解决了,你那事我给你摆平,小菜一碟。”

  许半夏顿时眼睛一亮,但随即又叹起气来:“不止是县委书记一个人,还有市政协的领导。我去年已经吃足政府的苦头,要不是野猫问你借钱赎我出来,我春节还得在里面过,今年年前我怎么还是那么倒霉啊。”

  高跃进奇道:“你怎么得罪人家了?过来好好跟我说说,再不行我带你上门找他们去。你一定得给我过来解决修姐的问题,我得跟你好好讨论了怎么套修姐的话。她这人连走路都会迷路,怎么可能做出那么离奇的事情来。一定后面有指使的人。不好好问出来,以后你我两家都得提心吊胆地做人。”

  许半夏听着也有道理,可是她现在又没心思去管那事,不由冲着电话大叫道:“我烦死啦,我烦死啦,你不要再烦我啦,我脑袋快爆炸啦。”一顿子大叫下来,顿时觉得有点儿痛快,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烦死啦”状态。

  倒是把高跃进吓了一跳,把手机好好拿开一尺距离才避免了魔音穿耳,但他随即失笑,难得看见许半夏狂叫出声,还是第一次。不由心想,终究还是个小姑娘,还他就不会那么叫出来。不过也可见她现在是真有难处了。等许半夏叫嚣结束,这才尽量克制笑意,尽量装出温和地道:“胖子,有事情过来,我帮你解决,没什么大不了。快点,我的事情早点解决,我请你吃饭解决你的事情。”

  许半夏现在暂时无计可施,也就高跃进一根稻草可抓,即使目前再抓狂,也无法拒绝这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扭转车头回去市区。

  高跃进等在野猫的产房里,许半夏总不能空手进去,但又不知道要买什么给孕妇好,只得路边停一下,买了一束花过去。进去野猫房间一看,里面早就团花簇锦,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花蓝花束,还有不少人围着高辛夷说长道短。可见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话是千真万确。

  也插不进去,高家与童家的亲戚把接近高辛夷的道路围得水泼不进。许半夏与高辛夷远远地无奈地打个招呼,这才与高跃进出去说话。高跃进看着许半夏就想着她喊“我烦死啦”的时候该是什么模样,总觉得非常滑稽。许半夏则是郁闷地懒得开口,双手插在裤袋里跟着高跃进走。医院到处都是人,两人最后只有找到停车场,钻进车子里说话。

  “胖子,阿骑怀疑是太监把修姐塞进车底,他说也就那个胆子又小又非常想报复的人才想得出这种招数来。这事可能比较针对的是你和阿骑,你想想会是谁?”

  许半夏道:“本来我准备把太监流放道东北去的,硬是心一软,让阿骑放过他了,也没赶他离开本市。我也怀疑是他。修姐如果是单独行动的话,她的头应该是在绿化带里,方便喝水吞麻药。”

  高跃进道:“这事公安局已经有结论了,他们说修姐中的麻药反应快,程度深,哎,是不是这么说啊?呵呵,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按当时的情况看,周围没有喝水的容器,修姐又要把脚在绿化带里隐藏好,如果是从别处吃了药过来的话,时间上很不可能,所以可以推断,要么是有同谋,要么是她被陷害。我没别的目的,我只想知道她是主动要那么做,还是被动。可是她醒来后警察问话,她只是不开口。我想由我出面试试。可是我不敢保证说出来的话能让她开口。”

  许半夏想了想,又道:“其实我现在最怀疑修姨的同伙是伍建设,而不是太监。最新怀疑,唉。高总,修姐先让我试探试探吧,这人的性子,说起来还是我最早看穿揭露的,让我先唱红脸刺激她一下,然后你再唱白脸吧。”

  高跃进想了想,道:“她看见你就装死,没用。再说她现在都已经豁出去了,你再与她拗着来,只有逼她走向极端。”

  许半夏道:“不,比如说一间房子,你如果嫌光线黯淡,想在墙上开个窗,肯定有人反对。但你如果火大说干脆把房子拆了,而且开始动手,反对的人又觉得还是开窗容易接受,一致同意开窗了。我现在上去就拆房子,你后面进去给她开窗的建议,你看她会不会接受。人都是那么妥协下来的。”

  高跃进有点开始欣赏许半夏的脑子了,原以为今天可以看好戏,看看会烦得狂叫出声的许半夏此刻是不是蔫头耷脑,两眼发直,语无伦次,没想到她还是能够说出有见地的话来,而且最难得的是,她没有因为自己的烦心事而回避,还是与以前一样勇于挑担子。高跃进认为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以前还只是觉得许半夏孺子可教,而且又活泼机灵,难得的是又不怕他,所以挺喜欢惹许半夏说话生气,此刻才真正拿正眼瞧她了。

  “胖子,你还挺有手段的嘛。好吧,你上去打头阵,我接着跟上。我先跟负责这案子的打个招呼,你等等。”一边找号码,一边摇头叹气道:“他们都笑话我了,前一阵刚好全民出动找修姐,这一次又闹出更大的响动,我这下人情欠得可就大喽,头痛。”

  许半夏懒得说别的,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脑子不由自主又想到伍建设头上去。伍建设是不是知道了她和赵垒的关系,所以认为鑫盛是她和赵垒联手设套让他钻进去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是他自己决策失误导致,即使承认了,也得迁怒。那么,即使他现在不爆发,或者是还没意识到她在其中的作用,等她与苏总联手吃下鑫盛的时候,他怎么也得爆发了。所以看来还得想办法打落水狗才好,一劳永逸。太监那儿就是因为没有痛打落水狗,才导致现在总提心吊胆他会做出什么来。

  许半夏也不知道高跃进在电话里与人说了什么,反正是高跃进通完电话,直到按了一下喇叭,才把许半夏惊回魂来。高跃进不由皱着眉头道:“胖子,你这状态能行吗?”

  许半夏道:“做善人或许有点难度,做恶人我轻车熟路。高总,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你做恶人了。”

  高跃进笑道:“不要那么说嘛,我们是朋友,朋友就要你帮我我帮你嘛。”

  许半夏白他一眼,道:“你?哼。我警告你哦,你要是答应了又不帮我,赶明儿我也钻你车底下去。”

  高跃进听了半是玩笑地道:“许半夏,你怎么会做出这种没出息的事情来,你要做也是做那种炸车子的大动作。否则怎么做你的大姐头。上去吧,我不会赖你,看着你这么可怜我都会帮你。”

  许半夏听得出高跃进话里浓浓的揶揄,很想飞起一脚踢到他胖肚子上,可说实话,还是懒得做。她要至此才真正体会到,做事太霸道,树敌太多,最后终会遭到反噬。人不可能睡觉都睁着眼,时时提防,更不可能金刚不坏,总有软肋可以被人抓。如果有深仇大恨的人处心积虑躲在暗处寻找时机,总有一天会被他找到空门。这种人,靠一味地强压是压制不了的,只要是个人,都会反弹,连修姨都会。

  高跃进见许半夏居然在他的揶揄下没有反抗,心说这小胖子看来还真有大事了。开始担心许半夏在修姐面前的发挥了。到了修姐病房门前的时候,又不敢出声,怕里面听见,只好快一步拦住许半夏,拿手指指自己脑袋,想提醒许半夏集中精力,没想到好心没好报,换回一个白眼。许半夏心里才觉得冤呢,这事本来都与她不相干的,现在倒好,她才成了最大的报复对象了。

  进去病房,见修姨听到声音转过眼睛来看,可能是一见是许半夏这个恶棍,立刻闭上眼睛装睡。许半夏只要确认她没睡着就行,正要说话,手机却响。来电的是老苏。“老苏,难得你主动给我电话啊。有事吗?”

  老苏自从许半夏跟他说了与赵垒的关系后,很是郁闷了几天,但他是个爽朗的人,并不因此就对许半夏不理不睬,这次弟弟寒假过来找工作,他想到了许半夏,“胖子,我弟弟今年过来找工作,他已经有几家意向单位,我想请你帮我拿个主意,我弟弟主意大,我的意见他怎么也不肯听。”

  许半夏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你弟弟是不是学统计的?这个工作不好找吧。老苏,这样吧,你到我家小区对面的那家四星级宾馆等我,我跟人谈个话,很快就过去,一起吃饭,边吃边谈,好不好?”

  老苏同意,只是没想到会那么顺利。挂机后,许半夏便舒舒服服地坐下,浑身调整至最舒适状态,这才盯着修姨的脸部,清晰有力地道:“你也听见了,我等下有事,所以我们长话短说。我知道你恨我,想着法子折腾我。恐吓电话是你跑去公用电话打的吧?你很笨,这种小动作一查就查得出来。你还去我家探路了吧?想做什么?你也胆子太大了点,要不是高总拦着我,你一早就应该躺到医院里来了。”

  这时,屋里的公安人员拿手戳戳许半夏,许半夏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嫌她说的话太过分,无视了他这执法人员的存在?不过许半夏没有改腔的打算,既然说好了唱红脸,就得做到底。好汉做事好汉当,除非他们把她强架出去。

  “这回你终于还是害着人了,不过你害的是阿骑,而不是我。高总,也就是阿骑的丈人,知道此事后很生气,以后他不会再养着你了。你这次骨盆碎了吧?得动手术连起来,否则你就别想走路了。你要知道,现在的医药费真的很贵,没有高总养你的话,你的积蓄都得扔看病上面了。可你要是不做手术,你那些积蓄也不够你花多少日子,很快你就得爬着上街讨饭了。但是还没完。阿骑因为受了惊吓,我已经让他找律师跟你打官司,别的没有,先把你送进牢里坐上几天…”

  说到这儿,后面的公安人员又戳了她一下,许半夏还是当不知道,不过这下终于清楚,他是不让她说违法的话呢。“然后要求精神损失赔偿,我们会按照你最近几年在高总这儿拿的月钱总数定数额的。正好拿光你的积蓄,不要多,要多了卖了你也不值几两银子。如果你想逃避,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有精神病。可以,我会送你去检查,如果是的话,我也不与你打官司了,直接就把你五花大绑到精神病医院的铁架子床上,这下你可就享福了,以后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啦,可是别的精神病人怎么对你我就管不着了。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只有两个结局,一是坐几年牢,给人打个半死,出来后讨饭;二的日子好过一点,不过是住精神病院,生生死死就由不得你了。你就死心等着吧,再好好享受几天,我不会放过你。你看着究竟是谁不得往生。你害怕了?你嘴唇没血色了,眼皮抖得厉害,你应该是害怕了。但我告诉你,现在害怕已经都迟了,想害我许半夏,你就得有不得往生的心理准备。你等着爬着讨饭或者绑在铁架子床上吧,这一天很快就…” 还没等许半夏说完,修姨忽然张开眼睛,勉力挣扎起来,抓起床头的杯子就冲许半夏扔过来。许半夏哪里能让她扔中了,一闪避开,哈哈大笑着离开。走到门外,对高跃进轻轻地道:“我打中她的痛处了,她很有反应,这下你上场就可以发挥了,她等着你去救她呢。快进去,迟了就没那么激动了,出来给我电话,我先走一步。”

  高跃进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心说这些话他也想得出来,只是面对着修姐说不出来,到底人家是救过他命的人。恐怕也就她能说,阿骑和辛夷都没那么冷酷冷静。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胖胖的身子走进病房,心说这人也是够有良心的,要换别人的话,这时候早就气得甩手不理了。到现在,看得出修姨得的还是很好的治疗待遇,这病房,寻常人哪住得起?可能人跟人是有缘分的,去年小陈住院时候,自己不也是倾力救治吗?

  许半夏到达宾馆的时候,正好看见老苏带着一个大男孩进宾馆的门。停好车跟进去,见他们两个人就那么老老实实站在大堂等,也没想到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一下。见到许半夏,老苏先大步迎过来,“胖子,这是我弟弟,比我还高呢。”说的时候看着小苏,眼神中都是骄傲。

  许半夏看着笑道:“看着你那么高大的弟弟,我都不好意思叫他小苏。走,上去二楼,我们边吃边说。”

  不想小苏在后面跟着,冷不丁地说了句:“许小姐,你并不胖啊,怎么我哥叫你胖子?”

  许半夏回头笑道:“没办法,我遇见你哥哥时候正为减肥早跑,胖子的称呼是那时落下的。现在发现要减肥其实很容易,把自己忙得七孔冒烟,想胖都不肯能了。”想了想,又含笑补充一句:“你还挺会说话的,勤工俭学在做什么?”

  小苏腼腆地道:“给人编程序。”

  许半夏想到自己读书时候程序还是什么C语言之类的东西,真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坐下点菜,许半夏很客气地把菜单交给小苏,让他找自己喜欢的点。她自己就跟老苏说话,“老苏,看看我气色,没病吧?”

  老苏早就留意了,见问,才道:“但也不好,睡眠不足的样子。”

  许半夏道:“那也没办法,昨晚野猫生孩子,阿骑的孩子,一直折腾到今早三点,我只睡了一上午就工作了。老苏,我本来今天很郁闷的,刚刚出了一点点恶气,现在稍微好一点。”说话之间,错眼见伍建设走进一个包厢。还看见他冲着她这一桌看了一眼。不知他那包厢里有谁,许半夏很想知道,所以把椅子移了下,正好对着那只包厢门。可这一来,就变成与老苏很亲近了。老苏不知所措,只得悄悄移开去一点。可饶是如此,还是变成了他与许半夏亲亲秘密坐一起,而小苏一个人坐在圆桌另一端的局面。

  老苏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地问:“那个赵总,他最近不在?”

  许半夏微微一笑,道:“他现在另一个城市工作,不过比原来的位置还要出息了。”忽然感觉到与老苏的距离太接近,只得稍微把椅子又拖回一点。“老苏,你有没有破格升主任医师?”

  老苏笑道:“据说在讨论了,医院叫我好好干。”

  许半夏笑道:“这种话是诱饵,你不用太相信他们。小苏,别客气,找喜欢的点。”

  小苏点了个大名鼎鼎的东坡肉,然后就把菜单交给许半夏,笑道:“这不是川菜馆,我都不知道怎么点。”

  许半夏看看老苏,笑道:“老苏,还是我来吧?”老苏点头,他本就不擅长点菜这种事。许半夏也不看菜单,噼里啪啦点了几个,还要说下去,忽然听小苏道:“许小姐,够多了,已经三百二十三块了。”

  许半夏一听吃惊,忍不住问:“你这么看几眼就把菜单上的价格都记下来了?”

  老苏得意地道:“我弟弟一向对数字有天才,过目不忘,圆周率可以背到我想像不出的数字。”

  许半夏挥挥手让小姐上菜,对老苏道:“你们两兄弟都是天才,老苏你也不错。那小苏你不觉得放弃深造很可惜吗?”

  老苏也道:“是啊,弟弟,你再考虑考虑,你研究生时候有工资,我还可以资助你,你再赚点外快,应该可以过得很好了。”

  小苏断然道:“不,我要赚钱,我不要小富即安,更不能再拿你的资助。哥,你今年也三十一了,你的钱还是存下来,你也该好好找个对象结婚了。”许半夏听着有理,再说这是他们苏家的事,自己不便插嘴。所以两眼转来转去地旁观,也一点没放过对面那个包厢里面的动静。

  老苏却不打算放过许半夏,他本来就想搬许半夏这个救兵的,“胖子,你帮我说说,我在这儿过得是不是还算可以的?我弟弟是不是有点好高骛远了?凡事都一步一步来,心急不得的。”

  许半夏看着老苏笑道:“老苏,你拿这话来问我,不是问错人了吗?我比你弟弟还走远了一步,高中开始就赚钱了呀。你弟弟目标明确,又有行动来证明,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说实话,什么都是出路,未必只考研一条。退一步说,你弟弟有赚钱欲望,还是让他出来闯一下的好,如果他撞墙了,还是可以回去考研的嘛,那时候不是更安心读书了吗?老苏,我理解你弟弟的心情,我当初也是不肯读大学的。”

  小苏这下开心了,看来他赚钱的迫切心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跟她许半夏比起来,那真是差很多了。她认准了赚钱,那是牛拉不回的。即使进了大学,也可以身在曹营心在汉。而小苏总是还顾忌这亲人的感受。不过这也是环境决定,她许半夏当年如果有温暖的家庭,充足的零用,只怕贼心也不会那么盛了。不过小苏没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老苏,很狡猾的样子。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只有老苏这个老好人才会拿到她面前来展示。菜上来,苏家两兄弟都是好胃口的人,许半夏也不差,两兄弟最先有点顾忌似的,但见许半夏一点不客气,两人也就放开了。宾馆菜蔬的容量哪里经得住这三个人的洗礼,几乎是上一盘清一盘。老苏百忙当中给许半夏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单位的名称,“胖子,帮我看看,这几个单位好不好?”

  许半夏看了下,问:“要稳定还是要钱?为什么不就地在北京找工作?”随即自己就笑嘻嘻接上一句,“废话,这还用问吗?老苏肯定是稳定压倒一切,小苏肯定是钱不嫌多。来这儿工作小苏想替老苏出头。”

  小苏再也客气不起来,大笑出来,老苏则是有点气愤,都被许半夏猜中,但许半夏太不给面子。小苏笑后对许半夏道:“许小姐,我哥说你做得很大,我可以跟你做吗?”

  许半夏挺喜欢小苏的,他那数字记忆力和对钱赤裸裸的追求,都与她许半夏差不多。不过这种才出来的社会新鲜人不知天高地厚,训练起来费事得很,许半夏不想强人所难,免得到时与老苏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只是笑嘻嘻地道:“这样吧,最近几天你反正是寒假,每天跟着我上班吧,看着喜欢的话,你跟着我做,不喜欢的话,我不会阻你前途。这张单子上面的单位都不是可以挣钱的地方,你有空还是再找找。”

  正说着,伍建设那个包厢里走出一个人来,许半夏不认识。不过趁此机会,她拨个电话给伍建设,“伍总,看见你在请客啊,要不要我进来敬一杯酒?”干脆自己找上去,如果伍建设此刻有鬼,一定不敢让许半夏与那一屋的人见面。

  伍建设一听,道:“哎呀,胖子你也在啊,干脆我来敬酒吧,现在哪里敢劳驾你许大总经理大驾啊。”边说,边就走了出来。许半夏看着心里冷笑,看来伍建设今天请的人是不想给她许半夏看见了。

  等他过来,许半夏起身相迎,她反正小辈当惯了,此刻也不会与伍建设争什么大哥大姐的。

  伍建设见面就道:“胖子,上回跟你说的给我押货做的事,你怎么一点不再提起?春节前也就算了,我准备早早把工人放掉,回家休息。你春节后准备怎么安排我的货?”

  许半夏直截了当地道:“伍总你背后给我下绊子,搞得我这几天鸡飞狗跳,你那件事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伍建设没想到许半夏会这么说,不由愣了一下,却随即一拍桌子道:“许半夏你爱做不做,老子不少你这点货色。你跟赵垒给我下的圈套,总有一天我会叫你一五一十吐出来。”

  许半夏也一点不客气,一拍桌子回过去:“谁给你下圈套你找谁去,你给我下的圈套我也一笔不漏会问你要还。你不少我这点货色,我更不希罕你这点生意。以前别人下手我看戏,今天开始我自己动手。不过非不得已,我许半夏懒得动用拳头,伍总你好自为之,请回。”

  伍建设哪里受过那么大的气,一下两只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一抓袖子道:“好啊,许半夏你想动手是不是?老实说我早就想揍你,我的鑫盛还不是坏在你手里?滚出来,要打就打,老子今天给你点颜色。”

  许半夏一拍桌子,道:“老苏,你看着我的包,我一会儿就回来。什么玩意儿,想跟我打架,也不打听打听我以前是混什么的。走!当初我先看上鑫盛,硬是被你抢了去,我也没说什么,你自己把鑫盛整死,倒是赖上我了?我他妈这下非要争口气把烂鑫盛吃下来玩给你看。我许半夏就是比你强。”

  伍建设这才忽然想到,妈呀,这个许半夏以前是混什么的,他怎么敢与这人单打独斗,人家连男朋友都敢阉的人,跟她打架能占得了什么便宜?而且这一动手,本来贴的伪善面具还不都撕了?以后要是许半夏指挥着小流氓每天找他空门,他还怎么过日子?

  老苏知道许半夏打架水平一流,所以虽然担心,但也没有插嘴,听许半夏叫他管住包,他就下意识地拿过许半夏的包放自己怀里。小苏则是吓了一跳,见哥哥不出头,还以为是一向好脾气,他可是坐不住了,伍建设那样子那么凶,他怕许半夏不是对手。忙起身道:“男人打女人算什么好汉,

  有种跟我打。”这时几个餐厅男服务员也走了过来。

  伍建设见此忙就坡下驴,大声道:“你们人多算什么好汉,想车轮大战吗?来啊。许半夏,我今天好男不跟女斗,放你一马,你走着瞧。”

  许半夏冷笑道:“少来,你不是我对手。伍建设我奉劝你,你冲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你再敢冲我下手,你摸摸你头颈上有几颗脑袋。”

  伍建设嚷道:“走着瞧,许半夏你走着瞧。”但气势已经大不如前,可还是大刀阔斧地回去自己包厢。

  许半夏“哼”了一声,才坐下,身后高跃进笑嘻嘻地道:“许胖子,很牛啊,幸亏赵帅哥没看着,否则还有谁敢娶你吗?”

  许半夏回头一看,只得又站起来,没好气地道:“就是这个伍建设,害得我今天很狼狈,居然请出我们县委书记来搞我。要是在外面遇见,我非好好揍他一顿不可。你吃了没?”

  高跃进看着满桌只有一只见底的布满汁水的空盘子,不由奇道:“你们才开始吃?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快吃完了。”

  许半夏道:“错,我们把菜都吃完了,等着你来结帐。你们说了那么长时间,修姨说出背后主使是谁了吗?”

  小苏比较活络,见此立刻道:“许小姐,你们谈事要不要紧?要不我和我哥回避?”

  许半夏这才欣赏起小苏来,会做人是能做事的前提,难得他不像他哥哥。她也很干脆地直说:“老苏,小苏,我也不留你们,我与高总确实有很要紧的事要说。小苏,明天早上我到你哥哥住处接你,就这么定,可以吗?”

  小苏道:“许小姐,你给我一个地址,我自己找上去就行。”

  许半夏想了一想,道:“也行,你就问你哥哥要,到了我公司就来找我。”边说,边起身把他们兄弟俩送到餐厅门口,“老苏,今天很抱歉,我事情很多,这顿饭吃得不痛快,改天我安排好时间,专门补请你们兄弟。”

  老苏连许半夏累得面无人色的时候都见过,所以很能理解,笑道:“胖子,你跟我客气什么,你要不是当我们是朋友,怎么可能见缝插针安排时间出来跟我们吃饭?谢谢你。你回去吧,人家还在等着你。你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等许半夏一回头,小苏立刻非常好奇地连珠炮似地提出很多问题,他对许半夏充满好奇,也充满好感。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