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六十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六十章

  六十

  许半夏回去桌边的时候,见高跃进身边站着个人。高跃进坐着,那人站着,所以显得很突兀,不协调得很。高跃进也没有因那人是站着而去仰头适应他,反而是那人因为高跃进坐着,而弯腰屈就。所以一看即知,两者之间地位差距较大。看见许半夏过来,那人忙又匆匆说几句,然后低头哈腰地离开,走前还不忘与许半夏也打个招呼。

  许半夏疑惑地看着那人背影,道:“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但是他有必要对你如此低三下四的吗?或者是我认错?”

  高跃进看上去有点烦恼,起身道:“胖子,去我家吧,这儿没包厢吃饭,到处都是认识的人,烦。”自顾自地走出几步,看许半夏没走,又回来道:“怎么不走?”

  许半夏笑道:“我即使不付钱,也得签单吧?你要不先下去等我,我立刻就下去。”

  高跃进没走,站在桌子旁边非等许半夏签了单,才一起出去,走到门口,见左右没人,才道:“你没认错那人,自从他拿了我的钱后,他一直就那腔调。说起来,比那些拿了钱还要在我面前充长官的人要有良心得多了。胖子,修姐全说了,她还求我杀了你,嘿嘿,许半夏,你这下罪过比前还要大了。”

  许半夏笑了一笑,心说,这回要不要对修姨斩草除根?否则她一出院不是又没完没了了吗?也没犹豫,对高跃进直说。“高胖子,这事我正要与你说。你以前跟我说过,修姨以后再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这下好,你说你该负什么责任?我这回不想再不了了之了。”

  高跃进对着光可鉴人的电梯门,得意地一笑,笑还未到嘴角,电梯叮咚一响,到站,光可鉴人的电梯门轻快弹开。所以许半夏没有来得及看到高跃进费了点心机的表演,高跃进颇为泄气。

  高跃进上的是他保镖开的车,许半夏开他的车在后面跟上。忽然想到,今天一天都没接到赵垒的电话。忍不住拨了一个过去,没想到是关机。这是个很大的例外。赵垒这人一向做事细致,如果他要非正常关机的话,一般都是提前会给个通知的,免得许半夏想歪。今天这是怎么了?

  凡事都有个主次,考虑问题也都有个主次,可赵垒的电话没开机,搞得许半夏没了考虑任何问题的兴致,脑袋一下空白,即使连赵垒为什么不开机都没去考虑。只是机械性地跟着前面的车子,屡屡出现险情。终于在到别墅大门时候,人家前车一个拐弯进去,许半夏则是“呼”一下开过了头。过头后还想了想怎么前面的车没了,这才又在心中隐隐冒出一个映象,好像前面的车转弯了。停路边需好好想了想,这才回头进去别墅。

  高跃进看着低头进门的许半夏,心里奇怪,一会儿不见,这人情绪怎么就似乎进了低谷。心说这小年青就是小年青,情绪化这么厉害。他管自己吩咐保姆煮吃的,许半夏则是坐下喝保姆端来的茶,很不意外地被烫了一下,茶杯落地。随着杯子在厚厚的地毯上打了个滚,画出一块地图,她的脑子这才有点清醒过来,抬起头来,见高跃进与保姆都看着她。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自嘲地道:“我今天心事很重。”

  高跃进道:“我心事也很重,但胖子你不至于那样冒傻气吧,是不是心理素质太差了点?”

  许半夏不理他的揶揄,直接道:“修姨说什么了?说出幕后指使的没有?”

  高跃进道:“那当然,我们两大高手都出马了,她还能不招。你走了后阿骑来了,他旁听了一阵,完了后还扔下一句狠话,把修姐吓个半死。”

  许半夏见高跃进这回没有卫护着修姐的意思,好奇,但懒得多考虑,道:“别卖关子,直说吧,我出去后,你都问出些什么,我只要知道答案,你的语录就免了。”

  高跃进笑笑,不理许半夏,走去餐桌用餐。难得许半夏有心浮气躁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捉弄她更待何时?许半夏没跟去,又下意识地拨了一下赵垒的电话,还是关机。于是给他留了个短信。然后才冲着饭桌上的高跃进道:“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你以为我不会去问阿骑吗?我郑重奉劝你,不要自毁戴罪立功的机会。”

  高跃进一笑,道:“这话说得才有人气,刚才整一个傻冒。胖子,过来,我们喝点酒,边喝边聊。你也别问阿骑去了,阿骑只知道个表面,这家伙少点深入分析的能力。过来。”

  许半夏背着手过去坐下,懒懒地道:“高胖子,我今天很累,你别与我绕圈子,还是直说吧,否则我没耐心奉陪。或者我的事先说,说实话,相比之下,修姨这件小事我还没怎么放在心上。“

  高跃进笑道:“好吧,还是我先说,否则你的事一说,就没兴趣听我的了。你走后,我进去,修姐看见我就像看见救星…”

  许半夏唧唧哼哼地插了一句:“不,是救命稻草,而且是割下来遭了几场雨、有点霉答答的稻草。”

  高跃进不以为然地笑道:“许胖子,也不用这么踩我吧,老老实实听我说下去。”边说,边取了保姆拿来的芝华士,给许半夏倒了一点。许半夏投桃报李,给高跃进夹了一块冰。“她让我去找一个人,说是那人害她的。这个名字说出来我觉得无比熟悉,再一想,想起来了,是那个与修姐保持密切通讯联络的人,可是那个名字已被证明是假身份证,我把情况去修姐说了。修姐说,她与那人是在你家楼下认识的,当时她去你家楼下寻晦气,那人也是,一来二去两人给认识了,攀谈起来,发觉两人有一个共同的仇人,那就是你。”

  许半夏抿了口酒,冰凉刺激地入喉,带来一丝清醒。“叫她形容一下那人的长相了没有?我的仇人阿骑应该都认识。”

  高跃进笑道:“看来我想卖关子都不行,许半夏你就不会傻冒傻到底?刚才你傻愣愣的才好玩。”

  许半夏有点哭笑不得,道:“好吧,你继续,我就装傻,看着你自鸣得意地一付傻样不说。”

  高跃进听了也笑,道:“行,那你就继续装傻,我说下去。当时阿骑刚进来,听了修姐的描述,他说那是太监。许胖子,说起来这也是你自己作的孽。两人商量了很多对付你的办法,包括你前几天门铃里面有人装鬼叫就是太监做的。他们还想炸你的车,可是技术不过关,又找不到好的爆炸物,怕没炸坏你的车,自己先遭殃。再说太监最想对付的是阿骑,可是又最怕阿骑,他怕伤你太厉害了,阿骑会找出他,往死里揍他,所以太监的意思是先集中精力对付阿骑了后,再对付你。”

  许半夏听了没什么太意外,反而觉得滑稽得很,两个人凑一起谋害她,结果会弄出这么个苦肉计来,真是没劲得很。“还记得元旦那天我在这儿的一个电话吗?我本来是准备把太监扔给一个东北大流氓去的,可是后来心软,没收拾他,放他一马。你还说我出什么损招。你看,要是我当初心狠到底的话,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所以你说,做好人好还是做恶人好?”

  高跃进笑道:“许半夏你又不是小孩子,还问什么好人坏人的,这种事你自己回家考虑去。不过你阉人命根子就是过分,遭点报复还是应该的,可是那人太没种了点,怎么胆子那么小,可能生理变化了后心理也会有变化吧。还用我说下去吗?”

  许半夏道:“不用了,你说得太罗嗦,还不如我来说。修姨耐不得电话线指挥商谈,约了太监接应后逃离监管。太监从修姨嘴里得知野猫预产期和生产的医院,认为这是报复阿骑的好机会,所以也就放弃在我那里捣乱,再说我家那时也没人,他就一门心思埋伏到妇儿医院里去,等着阿骑到来。然后麻翻了不予配合的修姨,塞进阿骑的车子底下,想让阿骑恶心一翻,心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他与修姨非亲非故,再说生理变化后可能心理变化挺大,所以对修姨的性命没什么重视。这会儿他恐怕已经逃出本市,亡命天涯了。是不是这样?”

  高跃进摇头道:“说对一半。 你错估修姐了,修姐到现场看了那是你的车后,还以为是你开着那辆宝马,心里很同意太监的计划,不过她想恶心的是你。她怕自己胆小,到时候临阵脱逃,所以让太监麻翻了她。说起来,她是想寻死在你面前。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办法真是非常无聊,很消极。”

  许半夏想了一会儿,才道:“在常人看来,修姨的想法或许很奇怪,她可能还觉得自己是大义凛然呢。不过她死过这一遭,从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这下好像很热爱生命了吧?否则怎么会接受我的威胁?又或者对于她来说,钱比命大?”

  高跃进还是摇头,但斩钉截铁地道:“修姐这人精神有问题,她不应该一根筋地仇视你,毕竟你对她又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本来我还以为只是小事,没想到她连自杀这种事都会做出来,等她稍微恢复一点,我请个精神病方面的医生给她看一下,如果不行,该强制就强制。文疯子随时都会变成武疯子,这种后果我担不起。至于她究竟是什么考虑,我懒得分析,没必要。”

  许半夏从高跃进的话中听出决绝,再大的恩情也经不起一再折腾,修姨笨就笨在以为可以一再挑战高跃进对野猫的亲情。可是,她怎么可以在野猫生孩子的时候发难?人家父女间即使再有矛盾,那也是内部矛盾,时间过去就完,毕竟血浓于水,再说正常的父母一向都是前世欠儿女的。她修姨还真高估了自己在高跃进心中的地位。高跃进要是那么个婆婆妈妈没有决断的人,他还能走得到今天?

  高跃进见许半夏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明白许半夏一定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了,笑道:“胖子,又心软了?”

   子 # 午 # 书 # 屋 w ww· ziwushu wu· C om ·

  许半夏摇头,道:“她是你的人,我管你呢。这事没劲,跟不是对手的人过招,中拳了也当它挠痒痒,没劲,我替他们设想的那些报复套路都要比他们做出来的还复杂一点。开始说我的事吧。”

  高跃进点头道:“我还以为有多么轰轰烈烈,一问下来才知道整件事情愚不可及。她要有种去你公司门口自杀,无论以何种方式,那才会对你造成伤害。躺你车底下?这下好,自己搞得不死不活。胖子,事情差不多已经真相大白,目前公安没有要把修姐收编的意思,可是我又厌烦了养她,你说怎么办才好?”

  许半夏抬眉看看高跃进,不知他这话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只得也敷衍地道:“你要是把她丢回家里,你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这么大一个富翁,一个救命恩人都不肯养,说出去多难听。”

  高跃进喝下一口酒,连着一块冰也喝进嘴里,当糖似地嚼着,闷了半天才道:“我倒是不在乎那些钱,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当她比老娘还好地供着,她却是拿我当瘟生耍弄。要不是为套出幕后,我今天都懒得与她说话,看着她那副赖定我的样子就烦。要是换作是我什么部下,我早该骂的骂,该开的开,偏是对她使不出力气。胖子,帮我想个办法。”都挺好小说

  许半夏笑道:“我再不帮你出损招了,免得你又拿我作挡箭牌,你自己躲得好好的,砖头石块都往我身上招呼,当我冤大头吗?再说了,你也别装傻,你能没招?你要是都没招,我还能有招?老实点自己说出来吧,不足的地方我不会取笑你,只会大方地给你指出不足。”

  高跃进被许半夏说中心思,只得掩饰地笑了一笑,道:“这事你说还需要我出面吗?我以后就叫后勤的把这事揽了去,我是再不耐烦操这个心了。好心不得好报不说,差点我身边的亲人都一个个给她离间掉。真是叫人心寒。”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你身边只有一只野猫,和一只还没知觉的小野猫是亲人,其他的你才不会放在心里,对阿骑的好也只是顺风球。好了,不说你那个神经兮兮的修姐了,说我的事。我们县委书记不是找我麻烦吗?我后来调查了,原来是市政协一个退下来的领导找上的他。我不怕商业竞争,但我真担心被不明不白地拿审查调查之类的政府行为搞垮。有说县官不如现管,现在县官现管都齐,我感觉很不妙。”说到这儿的时候,许半夏一脸严肃,再没有一点不正经。

  高跃进奇道:“政协那个领导跟你有什么过节了?许半夏你以前还不至于厉害到得罪稍微高层的领导吧?说说是谁,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许半夏闻言有丝为难,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道:“是赵垒前女友的父亲。最关键的是,他现在与我的生意对手勾搭上了,就是刚刚在酒店里与我冲突的那个,所以很了解了我的底细。所以才会打蛇打七寸,我哪儿痛他们往哪儿打。”

  高跃进“哈”地笑出声来,一脸嘲弄,一只手旋转着杯子,看着许半夏笑道:“你自找的,不过那个政协的领导也够恶心,这种儿女事情也值得他大张旗鼓地做,太闲了,让人看不起。胖子,你不用太担心,县委书记能做到这一步,绝不会是无聊的人,他要是知道政协那人的用心,以后即使那人再有很好的整你的借口,县委书记也未必会帮他了,那种争风吃醋的事传出去影响太差。何况即使是老领导,可是进了政协养老的人还能有什么能量?县委书记即使帮忙,也不会太用力了,人都是势利眼。县委书记还得考虑他自己县的财政收入呢。胖子你只要好好干自己的,老实缴税就是。”

  许半夏见高跃进没怎么嘲笑她,心里倒是觉得自己以前一直嘲笑他有点不厚道了。而高跃进的话她自己也考虑到过,更是已经与县长有了一点沟通,而且已经得到明确支持,所以没觉得他高跃进有什么高明处,她忧心的是其他。赵垒至此还没有覆电。想到这个,许半夏有点坐不住,起身走到落地大窗前,惊讶地发现,外面居然下雨了。许半夏虽然一向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可此刻看着雨滴打在玻璃上,晕开一层一层的涟漪,竟然似是看不够似的,傻傻地对着。

  高跃进见许半夏这样,越发好奇,也没离桌,只是扬声道:“胖子,不会连这点小事都想不开吧,那我以前还真是高看了你。这事很简单,想法设法侧面让县委书记了解事实,千万不要与县委书记翻脸。你那个对手你该怎么打压就怎么打压,打压不了就拉拢,反正就那么回事,有什么可以愁眉苦脸的?”

  许半夏叹道:“怎会不知道怎么做,可是我不知怎么解释我与政协那个领导交恶的原因。说那个领导无中生有的吧,别人怎会相信?可要说真有那么回事的话,如果有个万一,我的脸将往哪儿搁?主要是我自己不看好,所以我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

  高跃进闻言差点把嘴里的酒呛出来,这是许半夏这个蛮婆说得出来的话吗?要不是看着她说,如果是别人传达的话,他铁定不信。一个这么坚强霸道的人,遇见赵垒了,还是露出女人家的本性,知道患得患失了。不知道她以前对太监是怎样的,估计当时是青春期的冲动,要换作赵垒有什么对不起许半夏举动的话,看那样子,许半夏似乎只会自怨自怜,而不会有什么扬眉剑出鞘的举动的。还真是看不出。“胖子,那么说,你今天腻腻歪歪搞了半天,都只是因为赵大帅哥?”

  许半夏点头,一边走回餐桌,举起酒杯,又放下,道:“县委书记那里的事,我找了县长后,心里基本有了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没什么大不了。再说刚才你也说了道理,可见大家一般都是那么想的,基本不会出错。只有…唉,算了,不说了。”

  高跃进好笑地看着许半夏,心里真是畅快,原来这家伙也有这么一天。“胖子,你跟帅哥之间的关系是一厢情愿?我早跟你说过了嘛,这种太出色的帅哥不要惹,你抓不住他的。这下你瞧,被动了吧?”

  许半夏点头,“可是已经惹上了,甩不脱了,跟你的修姐不一样。好了,高胖子,你没事的话,我走了,我得好好睡觉休息。”

  高跃进笑道:“慢着,你这笨女人,我的事还没完。你想过没有,太监现在脱逃。他现在身上背了谋杀修姐的罪名,很可能会因此横下一副胆子,再次找上你或阿骑。你嘛,你光棍一条,自己保护自己绰绰有余,我担心我家辛夷。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许半夏起身,想了想,才道:“太监脑子还是不错的,所以我最先才特别担心他。不过高胖子,我今天脑子有点乱,想不出什么东西来,等我睡一觉回头再跟你讨论吧。我还是早点回家睡觉去。”

  高跃进说实话是很有点幸灾乐祸的,很想好好挖苦许半夏几句,可是见许半夏没有招架的意思,觉得没劲了,只得起身告别,看着许半夏蔫头耷脑地出去。然后自己随便再吃一点,便给助手电话,“修姐的事以后交给你去办了,不用再汇报我。手术后把她送回老家,交给她丈夫。你告诉她丈夫,务必管住修姐这个人,不许虐待。如果人给跑了,每月的家用也就不给他了。如果有虐待现象,扣钱。你以后每月去看一次。”

  他其实早就有主意,可是不便说给许半夏听,因为许半夏一听就会知道,他这招极损。他总是大着许半夏一辈,不想在她面前太暴露。

  许半夏没有回去海边工厂宿舍,只是在自己窝里草草睡觉。才躺下朦胧间,手机响。本来她一向是关着手机睡觉的,可今天若有所待,所以开机。看见屏上显示的帅哥两个字,许半夏的心差点跳到嗓子眼,人则是一蹦出了被窝。天可怜见,赵垒终于来电了,这下可以放心了。可临了还是把担心之类的话缩回嘴里不说。只是简单地问一句,“你很忙?”

  赵垒在电话那头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这才嗓音沙哑地道:“妞,我快累昏了。总公司除了老板以外的头都来了,研讨明年大中国区的发展计划。本来我只是一方诸侯,旁听为未来的执行做准备就是,可我听着就是难受,提了自己的见解出来,所以本来下午结束的会议一直持续到现在。相信吗?诸葛亮当年舌战群儒的场景也不过如此。”

  许半夏一颗心才真正归位,原来是在开重要会议呢,怪不得不能开机,听赵垒的声音,还真是用嗓过度的样子,许半夏心疼,想尽早结束电话让他休息,可又不舍得放下电话,鬼差神使地又道:“是不是大中国区负责人不认同你的观点?可要是总部负责人也不认同的话,舌战也进行不下去了,说明你并不是单打独斗啊。”遥想赵垒舌战群儒的风采,一定不逊当初杭州会议时候的光彩。很是神往。

  赵垒闻言笑了,什么都瞒不过许半夏,“是,本来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的,但才说出来,就被分管销售的副总裁抓住,要我出去单独考虑半小时再回来,让说得具体一点全面一点。这一下我骑虎难下了,只有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大致完整的方案出来。回来会议室一说,被批太冒进。妞,这下我得罪大中国区总裁是得罪定了,很可能他在怀疑我想取而代之,以后可能会给我小鞋穿了。所以这叫祸从口出。”

  许半夏听了疑惑地问:“可是你语气里嘻嘻哈哈的,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是不是很有信心你的意见被采纳?不过我相信你的方案,你这人一向保守,连你的意见都会被批作冒进的话,基本上原本的计划是很不可取的了。做市场的怎么可以没有一点冒险精神。”

  赵垒听了笑道:“妞,相比于你,我是绝对的保守。但是相对于我们这个大企业来说,我又是激进的了,大企业一般就是按部就班做事的,很少激情。我满不在乎的原因是,现在大中国区的人还不至于会把我怎么样,我管理的公司还处于千头万绪的筹建阶段,没人可以替代我。至于以后,以前最困难的时候我都过来了,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怕的。所以我不会再把这个位置看得太重,更不会再坐等着被动挨打。”

  许半夏的脑子转了半天,道:“那么说,你还是有可能有风险的?”许半夏心里担心,赵垒要是失去现在这个位置的话,会不会严重挫伤他的自尊?

  赵垒把自己扔到床上,微笑道:“很可能是他们接受了我的意见,但否认了我这个人,这是最坏结果。但要否认我这个人不是太容易,起码得等到筹建结束。来日方长。妞,你那里有什么事?”

  许半夏把修姨的事情与赵垒说了一下,也不得不提到太监。知道赵垒清楚有太监这么个人存在,她不想隐瞒。“小时候作的孽,现在讨上门来要债了。看来今后进出要小心着点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与你说,牵涉到你前女友的父亲,非常无聊。”许半夏主要是不想为难赵垒就太监这一事做出评价,所以干脆先声夺人,牵出他前女友父亲的事,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上面去。

  果然赵垒只是匆匆地道:“妞,你以后进出小心着点,带着漂染以防万一,不行的话,找个保镖。嗯,她父亲怎么了?难道是他们知道我和你的事了?”

  许半夏道:“可能是伍建设告诉了他们一点捕风捉影的消息,又不知在后面说了一些什么撺掇的话,让她父亲撕破脸皮帮女儿争风吃醋,我怀疑他政协的工作太闲了,闲得失去常态。他竟然拜托以前的老部下,我们这儿的县委书记对我不利。第一波已经被我挡了回去,但是我怀疑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许半夏点到为止,说得太多,赵垒脸上需不好看。

  赵垒怎会不知道许半夏的压抑?知道许半夏做事是个大开大合的人,哪里肯受这等委屈,还不是为了顾全他的感受?否则,只怕前女友父亲眼看着就会身败名裂。他想了一会儿,道:“妞,这事我要是插手的话,只会给你添更多麻烦,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至于我跟你的关系,我这回春节到你那里去干脆明确了,我们光明正大,没什么可以遮遮掩掩。至于因此有可能带来的后果,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商量着对付就是。没什么大不了。”

  许半夏听了呆住,赵垒知道公开后的结果吗?他应该很清楚。那么说,他是不计较她背后又是审计又是公证那件事了?“对了,你还是不插手最好,我最怕你自告奋勇说你去做他们思想工作,然后象苦情戏里做的那样,为了我在那边忍气吞声割地赔款。”说完,犹豫了一下,又接着道:“你不在意我公证我的财产?”许半夏横下心来了,今天的运气要坏也已经坏到底了,干脆把窗户纸捅破了,赵垒要杀要剐看着办吧,大家说清楚,省得她总是提心吊胆,做人不自在。

  赵垒没想到许半夏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但又一想,这才是许半夏的泼辣风格,说出来,不藏着,或许对大家都有好处。但他先不由自主地道歉:“妞,对不起,我不该私自打听你公司的财务状况,至于原因,我是感觉出你现在自有资金应该比较紧张,想先问问清楚,再把自己的积蓄提出来春节时候带过去给你先用着。不过你的财务经理嘴巴很坚实,我没套出什么,这是可喜的事。你公证财产的事,我说实话,知道的时候心里很不舒服,但回头一想,我们都不是少年男女,理智地安排自己的财产是很必然的事。我也实话实说,我心里还有疙瘩,回头春节见面时候你得加倍对我好,知道吗?”

  许半夏听完,分明地听见自己嘴里“嘘”地吹出一声长气,整个人顿时瘫软下来,放心了,就怕赵垒掖在肚子里什么都不说,他这么说出来,虽说他心里有疙瘩,许半夏却是相信,两人之间不会有事。但是又想到赵垒打听她财务状况的目的是为支援她的资金,心里很是惭愧,怎么自己的私心就这么重呢?她软软地趴在床上好久,才又道:“我放心了,赵垒,你不知道,我这两天为此都快发疯了,偏最近事情又层出不穷。所以我死马当活马医了,说出来跟你做个了断,好就好,不好我也认了。还好。你春节早点过来吧,无论如何,能来早一天就一天。”说着,不知不觉觉得眼角湿润,咦,怎么又不争气了?

  赵垒听许半夏如此说来,心中的疙瘩也就稍稍消退,“傻瓜,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一个小误会就会酿成大风波,你太不放心我。妞,我不能在你身边帮你做什么,好在你一直都是坚强能干的人,你自己做的也一向很好。我这儿只要时间允许,会第一时间飞到你身边的。”

  放下电话,许半夏心里豁然开朗,忍不住跳出被窝伸展了一下手脚,拳打脚踢一番,满心都是思路。忍不住地想半夜办公,吵醒所有人,可最后还是有点良心,没做出手,终于开心地睡去。明天一定神清气爽,一扫北京回来后的阴霾。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