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五十八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五十八章

  五八

  所有上过三班倒的人,你问他夜班什么时候最困,几乎会无一例外地告诉你,临晨三四点,而不是零点。对于如今夜生活丰富的城市而言,零点已不是临界,零点的时候上街,你依然可以看见霓虹灯热情地招引着夜游的灵魂。只有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寂静,保安在岗亭里打瞌睡,早起的清洁工还没有上班,城市一片寂静。

  即便是产房,这个时段也要比其他时候闲得多,大楼里只偶尔传出几声新生婴儿夜醒的哭闹,但很快就都归于平静。大楼外就更安静,只有夜风吹着经冬不凋的树叶,发出懒懒的沙沙声。

  一个黑影佝偻着从寒风中走来,他没有进去大楼,只是在门口探望一下,随即便消失在浓密的绿篱里。夜风中传来几声低微的金属碰击声,如果不注意,压根儿不会听见。很快就又是万籁俱寂。

  虽然野猫有如此大名鼎鼎的父亲,可产房紧张,医院还是要求顺产的人经一夜观察正常后,第二天就出院。以便腾出房间给下一个产妇。也难怪,即使是大冷天的,虽然有暖气,走廊上还是冷。可你看,有几个产妇却是挺着大肚子躺在架在走廊上的床上,一夜环境恶劣,又是人来人往,真不知怎么熬过来的。野猫无奈,只得出院。阿骑紧张地陪了一个晚上,铁打的汉子此刻也两眼血红。许半夏自告奋勇要求开车。她总归是睡了几个小时了的。

  妇儿医院地处闹事,从这儿到童骁骑的家,有一段众所周知的交通瓶颈,没事谁都绕着走,所以许半夏一出去,就右拐去稍远的环城路绕道。难得的不是周末,路上车不多,所以都速度很快。快要绕上车速飞快的环城路时,恰好绿灯转红灯,许半夏毫不犹豫地就踩了刹车。

  可是怎么回事,刹车怎么不灵?旁边坐着童骁骑经验丰富,立刻扳上手刹,可还是不行,车子照着原来的速度向前冲去。许半夏全身的冷汗一下都冒出来了,额角亮晶晶的闪烁出一滴一滴的晶亮,顺着发丝沿着脖子往下,消失于衣领。她急速操纵方向盘,于千钧一发之际,堪堪擦着一辆迎面飞速驰来的集卡而过,耳边还满是集卡隆隆的闷响,眼前是集卡仰起的万丈灰尘。 遮天小说

  惊魂未定,又见尘烟中一辆装满渣土的翻斗车呼啸而至。这个城市开车的谁都知道渣土车是路上最横行霸道的车子,遇见它也别管红绿等,远远避开才是唯一安全之策。而此刻,许半夏再打方向盘,车子也不可能在最短时间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手忙脚乱之间,眼看着翻斗车头呼啸接近,面目狰狞。

  除非此刻翻斗车紧急刹车,还可以把灾难降到最低,可是自己的车上现在有最软弱的才出生一天不到的婴儿,还有一个疲惫的产妇,刹了车的翻斗车即使轻轻撞一下,也都可以要了他们的性命。何况翻斗车根本没有刹车的意思,依然全速撞来。尘嚣中,许半夏忽然看见,那个司机的脸是那么熟悉,他两眼圆瞪,嘴角狞笑,睥睨地俯视着这一车上的老老小小。车里面有他深仇大恨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曾经联手剥夺了他一生的快乐,如今是他讨还这一切的时候了。

  太监!许半夏看见是太监的时候,便知道了天命。再避,翻斗车还是会追着撞上来,如此机会,太监怎么放过。许半夏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四个字清清楚楚于空白间浮现,“不得往生”!四个字随着翻斗车头一齐撞来,滚滚闷雷似的声音中,夹杂着野猫的尖叫和婴儿的啼哭。许半夏闭上眼睛,满心绝望…

  可是为什么没有痛楚?许半夏拼力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不很熟悉的环境:天花板、顶灯、柔软的床。原来是黄粱一梦。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许半夏还是有点不放心,拿起手机准备给童骁骑一个电话,可几天出差下来,手机电池告罄,只得起床洗漱,去办公室打电话。

  路经会议室,从小窗见工业副镇长坐在里面,曹樱陪着他说话,许半夏当没看见,从关闭的会议室门前经过,直取自己的办公室。进门就拿起电话给童骁骑拨打,“阿骑,我对我那辆车总是心惊肉跳的,你最好注意着一点,检查后再开。”

  没想到童骁骑在电话那头无奈地道:“已经闯祸了,胖子,我刚从派出所出来,给问了好半天。”

  许半夏的心提到嗓子眼上,转了转,又落回去,听童骁骑的说话声音,应该是问题不大。“怎么回事?车子给人做了手脚?没伤到谁吧。”

  童骁骑道:“你那车子底盘高,不知谁给塞了个给药迷昏了的修老太进去,头钻在车底,脚藏在绿化带里,屁股正好对着车轮。藏得很好,正好不让我看见。我换班出来想回家睡觉,启动时候觉着不对劲,拗手,下去一看,果然有问题。我也看不出她受伤了没有,不便搬动,保护现场,先给110打电话。警察一来,先把人送进急症,修老太给压碎一点骨盆,没伤内脏。那么痛,但她竟然还是没醒。所以警察怀疑了,说可能是给人灌了迷药,正化验着。我先给放出来,可是车子扣他们那里了,这事要等修老太醒过来才可能弄得清楚。”

  许半夏听着连说“什么”,很是不能置信,“阿骑,你说修姨这么做究竟是主动的,还是被人陷害的?她跟我们又没有血海深仇,值得这么那性命来换吗?这还幸亏是你,要换作是我的话,我手感没那么好,碾过去也就一条命了。哎哟,这以后做人可就背着血债了。阿骑,你跟高总说了没有?”

  童骁骑道:“说了,我出事后先打报警电话,然后给你电话,你关机。野猫爸的手机也关着,好歹他住家里,保姆叫醒了他,现在他正与公安局的周旋,否则我也没那么容易出来。我们都怀疑修老太要对付的其实是你,可是最近找不到你,她又知道野猫预产期和平时检查的医院,所以直接到医院来守着,没别的,她自己没好日子过了,所以她也不打算活了,死前怎么也得做出点事情来恶心死你。”

  许半夏听了直傻眼,“有那么深仇大恨吗?至于吗?难道是她怕害我的意志不坚定,所以自己吞了安眠药还是啥的?至于吗?至于吗?她又不是活不下去,她过得比很多人已经好多了。如果真这样的话,还真只有精神病三个字给她了。阿骑,你回家睡觉,回头我找高总了解去。”许半夏总觉得难以相信,修姨不会是给别人麻翻了再塞车子底下的吧。否则又没血海深仇的,再说修姨又活得下去,何必要做出如此决绝的招数?

  没有答案,暂时也不想找高跃进,还是去办公室找工业副镇长说话吧。人家过来总是有事,无事不登三宝殿。春节临近,肯定是化缘来了。

  进去会议室一看,才知一起来的还有许半夏很认识的村主任老丁和村书记老曹。寒暄过后,副镇长笑道:“许总,现在规模不一样了啊,这儿几乎是一天一变,我们这些老当地的都快要不认识了。”

  许半夏听着笑,道:“镇长这是放手让我们自己大干快上呢,知道我们是守法懂规矩的好人。呵呵。”

  三人互视了一下,最后还是副镇长道:“老曹,怎么样,还是你说说?”

  许半夏心生疑惑,什么事这么要紧,难道不是来化缘?难道今年春节又要象去年春节那样诸事不顺,甚至要进去住一晚?不过想归想,脸上却还是笑呵呵地道:“什么事这么为难的,不妨直说,是不是村里要修什么的却钱用?还是要我买一些焰火春节放着大家热闹?”

  老曹为难地看了看副镇长,见他还是那眼神叫他说话,只得咳了声,道:“胖子,我们多年朋友了,你在这里也都快十年了吧,你是什么人,我们清楚得很。但是新来的镇委书记就不知道了,他原来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刚刚下来锻炼,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风言风语,想叫你上去查问,还是我们镇长给拦住了,说我们先过来问清楚怎么回事。我们都是多年朋友,你的为人我们怎么会不清楚,你这人最是仗义的。那个…后面有什么你听着不爽快的,尽管跟我们生气,我们自家兄弟,没什么的,说完了给我们个答复,我们也可以向书记交差去,大家都好,你说行不行?不过是走个过场,你也别太当真。”

  许半夏更是疑惑,什么重大事件需要新上任的镇委书记跟抓典型似的先来抓她?忙笑道:“我们还有什么说不清的,我还得先谢谢你们帮我先顶着,否则镇书记要真跟我公事公办,那味道就差了。你们说吧,别为难,有什么说什么,我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曹又是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有传说,说这个滩涂污染是你做的好事,方便你下手便宜买下它。小许,你别激动,传说,传说而已,可是说的人多了,影响总归不好,你还是想办法消除一下影响,镇委书记也是为你着想。”

   子 # 午 # 书 # 屋 🐙 w ww # zi wu shu wu # co m

  许半夏一听,“哈”地一声笑出来,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情,这事我也有耳闻,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起过,没想到会传到书记耳朵里。看把你们为难的,没这种事。其实很容易说清楚,镇长,正好中饭时间,不如你跟书记约一下,我们一起吃个便饭,我把我最近发家经历跟他说一下,这事一说就明白的,我带上今年来的报表,一目了然就说明问题。”许半夏满脸不在乎,可心里却是在乎得很,不知道镇委书记究竟知道了多少,才会派出三员大将上门问话。

  副镇长一听,也松了口气,他与许半夏交好,尤其是在当初卖地给许半夏的时候,很吃了她一些好处,她若有事,他也不会好过。忙拿起电话给镇委书记。因他出面邀请,那边很快就同意,二十分钟后,镇委书记与许半夏一行四人汇聚在一个包厢。

  镇委书记看上去文质彬彬,也很客气,与许半夏握手时候微笑道:“久闻大名了,没想到你那么年轻。我们今天不喝酒,随便吃点,主要是聊天,交个朋友。来,这儿坐。”

  许半夏与村主任等客气了一下,这才坐到镇委书记左首。坐下就很诚恳地道:“刚刚曹书记跟我说了那个传言,我想我也拿不出不在场证据,还是跟书记说说我这几年的资金实力,其实很清楚的,书记你一看就会清楚这事是不是我干的。你瞧,这儿正好有我刚刚请会计师事务所做的历年资产审计,本来只是为了跟阿骑分家做公证用的,纯是内部机密,不过这下正好拿来做证明了。”边说,边拿出包装精美的一本审计报告给镇委书记。

  镇委书记哪里看得懂这种企业的报表了,不过还是拿来仔细翻了翻,然后摊在桌上,道:“这最好,拿事实说话,比什么都强。”

  许半夏笑道:“是啊,书记你看这儿,这是我前年公历年的资产,也就是有只船翻了污染海涂那一年的资产。才四百万多一点。那年是这么一回事。我原来一直做废钢收购,因为比较脏,被赶来赶去的,最后赶到海涂边歇脚。大前年初的时候,国家清理三角债,钢厂资金一下紧张了,不能再拿钱换废钢,所以就强制用成品钢换废钢。我原来一直就只做收购废钢道钢厂换钱的生意,一下给我那么多成品钢,我都不知道卖给谁,一下亏了我很多钱。大前年亏了我很多钱。你看这一页,利润是负数。”

  看着镇委书记仔细看数据,副镇长笑道:“那时我还是公办主任吧,这事我知道,许总每天焦头烂额的,到我们这儿要我们帮着找门路。”

  许半夏笑道:“是啊,是啊,我当时是什么办法都想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直到前年夏天时候吧,我才做顺了,算是结束亏损。那时候,正好海涂给污染了。书记请看,比较前年与大前年的资产,几乎没什么增长。前年最后赚的差不多也就是把大前年的亏空补上了。”

  书记前后一翻,果然不错。心里一下想到,她那儿两百多亩地,查下来价格要近两千万,即使是分期付款,那也要有点勇气才买下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便道:“自古英雄多磨难,许总你那时开始苦尽甘来了吧。”

  许半夏笑道:“还没完呢,前年是我过得最凄惶的一年,最后连车子都当了,否则没法过年。你说我前年活得那么苦,怎么可能象传言中说的那样先知先觉地把海涂污染了,等我去年有钱了来买?除非我是神仙了。我那时候只求活命,发展这事连想都不敢想。”说着便把自己做第一票俄罗斯废钢生意怎么遇上市场崩盘;怎么为了维护信誉四处借钱硬挺;怎么交不出税务的十七万税款,在过年前夕被抓进去住一晚上;出来后怎么地两手空空只好当了汽车为过年。因为真实,一席话说得听者动容,连旁边的女服务员都听傻了,好听啊,哪里听那么精彩的故事去?站着都忘了做事。最后许半夏指着前年的四百万资产道:“其实到去年过年的时候,这四百多万只是估价,其实是缩水的,我虽然没穷得破产,但也差不多了。这事你们只要查一下就清楚了。我是不是个关进去住了一晚,问问县国税稽查科的都知道,他们现在见了我的面还在跟我笑话呢。”

  大家听了都是面面相觑,村书记老曹道:“这事我听说过,人家都传说是胖子偷税漏税给抓进去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许半夏忙接住话头道:“瞧瞧,瞧瞧,这话我要找国税稽查科付科说话去,我好好一个人,被他那么一搞,都成偷税漏税做犯法勾当的了,这人言可畏啊。”随即对着服务员道:“小姐,我们书记不让喝酒,你茶总要给我们倒吧,别光站着啊。”

  镇委书记这时候早被许半夏这段近乎传奇的经历震住了,心里把前后一想,她做得那么艰难,还真是不可能先知先觉污染了沙滩等以后下手。那时候她能保住产业就差不多了。当下微笑道:“我们外人看热闹都听得心惊肉跳的,难为许总那一年就那么过来了。这拿事实说话最管用,你这一说,还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有时候传言也是空穴来风得很哪。”

  许半夏忙道:“也算不得空穴来风,我要是还是只做着破烂生意,买不起那块地的话,也就没人猜疑。现在是别人不知道我还有那么一段曲折,只看见我表面风光了,所以想岔了也是有的。书记你给了我一个机会说清楚,我很感谢你。否则我其实已经听到有关传闻,可是又不便到处拉着人解释,傻得就跟祥林嫂似的,所以只有闷在肚子里等来日方长。这下好,说清楚了,我也没负担了。”这话许半夏不得不放下身段委委屈屈地讲,否则书记下不了台,要是书记错了,那不等于是说他水平不好,听着风就是雨吗?

  镇委书记笑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别人只看见你车进车出地风光得很,哪里会知道你还有那么一段心酸。许总,恕我冒昧,我很想知道你后来怎么做得那么大。”

  许半夏此刻心里也放松了下来,忙道:“这还真是应了古人一句老话:祸兮福之所依。因为我赔了老本凑足资金提前还了那家国营公司的钱,那家公司看中我的信用,后来大胆借钱给我周转。他们多大的规模啊,拔一根汗毛都比我腰粗,我这才借鸡生蛋,把前面的亏损掏了回来,又赚了点小钱。后来因为进出的货多了,总是拿别人家的码头卸货不合算,那是很大一笔费用,自己在海边那么好的资源不能放着不用,这才想到要买下海滩的地,造个码头,弄个堆场,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到现在还是借鸡生蛋,不过现在的鸡已经不是一家,而是三家了。”许半夏侧面借着老宋公司的信任表明自己在商场上的信誉,听的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她自身的信誉,自然又会对传言否定几分。

  镇委书记听了很客气地笑道:“这事我们听着就跟听传奇一样,现在中央不是一直在提倡诚信吗?许总,你可以做诚信的典范了。回头我们叫人宣传一下,我们镇也是难得出现这么个典型。”

  许半夏一听傻眼了,她这个三差生还从来没想过做典型,做坏典型倒也罢了,做诚信典型的话,知情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愣了一下才道:“谢谢书记,谢谢书记,这个我不敢当。说真话,我只想老老实实做生意,不想求名,因为你也知道,树大招风,然后变成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年轻,我家里老人一直追着叮嘱我不要没自知之明,被胜利冲昏头脑。到时候若得意忘形,飞得太高,变成断线风筝了都有可能。我不是不想宣传,实在是我怕我这人小船不可重载,一点出名就忘乎所以,所以只好压抑再压抑了,我是对自己的自我控制能力没信心。所以请书记体谅我。”

  镇委书记见许半夏态度低调,可又不是寻常乡镇企业主见了他时的低三下四,自嘲的言语诚恳却不失风趣,心里对她有了一点好感。再因为他是个从事文字工作出身的人,自从下基层后,每天遇见的都是没有文采的粗话,如今许半夏的话虽然不是文才斐然,却也有几个运用得体的成语,他听着很是顺耳。人都是有点情绪化的,这一来,看许半夏就顺眼了许多。

  这时村主任老丁才敢插话,笑嘻嘻对许半夏道:“胖子,去年你那么苦也还是请戏班子给村里唱了几场戏,今年我可要敲你竹杠了,你就狮子大开口一下吧,啊?怎么样?”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去年我不行,所以只有打肿脸充胖子,今年我不用充胖子了,所以…”不说下去,只是冲着老丁笑。

  老丁笑道:“你想赖?这可不行,大家都已经听了你几年的戏,你怎么可以说赖就赖的。今年就一直唱到元宵吧。”大家玩笑惯了,所以老丁也没拿许半夏的话认真。

  许半夏笑道:“今天书记镇长都在,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还是请书记镇长指导吧。”一边说,一边踢了身边的老丁一脚。

  老丁虽然不知道许半夏是什么意思,但也是心领神会,不再说话,看着书记。镇委书记只得微笑道:“岂敢岂敢,我们怎么可能指导什么,许总客气了。不过过年过节的,政府正集中精力搞送温暖活动,让贫困人家可以安心过年,希望许总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持我们一把。”

  许半夏忙道:“书记的话我领会了。丁主任啊,要不我们今年别搞花架子,我也不充胖子,我们听书记的,做点实事。等下我回去叫我们公司人员跟你一起统计一下村里的老人,从今年开始,我们公司把村里无依无靠的老人养起来,每月分一部分零花,一部分粮油,一直养老送终。我今年春节的礼物就是每人一份承诺书,你看怎么样?具体多少数目我也不跟你敲定了,反正统计出来是多少我就出多少。可以吧?”

  老丁听着当然开心,本来还以为许半夏叫书记说话,那意思是肥水想要流给镇里,攀镇委书记的高枝,这一说才放心下来。那还有什么不好?他不知可以轻松多少。

  镇委书记听了也高兴,举起杯子以茶代酒敬了许半夏一杯,意思非常明确了,“许总,你是个干实事的,我敬你。以后有空到镇里来,一定要来找我。”

  许半夏连忙恭敬地与之碰了杯,心里在想,这一下不知要花掉多少钱,有点心疼。只能糊弄自己似地想着,一算是积德,二是换新来的书记一个好儿,省得他总是对废机油事件疑心,三嘛算是跟村里搞好关系,少点麻烦,四嘛,也可以把胡工合理地抽出来,省得她插手太多,拖后进程。已经是一举四得,不错了。许半夏自嘲地想着。

  按照书记的指示,中饭吃得比较简单,没有喝酒,饭吃得很快。饭吃好时候,差不多话也刚好讲完。书记要去县里开会,与许半夏握手道别。副镇长一个眼色留下许半夏,又回到原来的包厢说话。没了旁人,副镇长说话就没了架子,随意很多,称呼上也换作了“胖子”。“胖子,你好好想一下,是不是得罪了什么要紧人物?为什么书记才下来几天,都没见上几个人,怎么就瞄上你了?他能听人说过几句话,怎么说得出你的什么事情来?你得当心暗手啊。”

  许半夏本来心里也有点模模糊糊的感觉,此刻被一点醒,吓了一跳,道:“大哥,你别吓我,虽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要是老是这么给调查,我还是得给吓出毛病来的。你帮我分析分析,会是怎么回事?”

  副镇长本来想着老书记升官,或许镇长就升了书记,他顺推升镇长,没想到空降一个大有背景白面书生,一下希望落空,心里很是不服。所以免不了背后话就多了几句,“胖子,他既然一下来就调查你,说明他是带任务下来的。他是县委书记的人,你说还有谁能给他任务?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得罪县委书记了。”

  许半夏吓了一大跳,得罪县委书记?主管副县长倒是常见,交情也好得很,县委书记连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得罪?想了半天,就是没有一点头绪。半晌才颓丧地道:“大哥,我们这种做企业的人,要是认真抓起辫子来,一抓一大把。我不知道怎么着县委书记了,要是他想怎么样的话,我可怎么办?”

  副镇长看着心里有点解气,许半夏近来飞黄腾达,虽然对他还是客客气气,可他看着总是嫉妒,见她现在吓成这样,心理总算平衡一点。不过他与许半夏无仇,高兴过了,也就实实在在给她指条出路:“小许,擒贼先擒王,你象今天那样讨好镇委书记是没用的,还是找关系与县委书记好好套套近乎吧,只要县委书记点头,镇委书记很能放个屁?”

  许半夏早就想到,只是还想听取副镇长意见。现在听他说出的与自己的合拍,忙点头道:“大哥,我明白了。谢谢你,非常谢谢你,我这就去找人。”

  把副镇长送到镇政府了才回公司,一路思考,就是想不出与县委书记究竟有了什么瓜葛。再加本来就睡眠不足,出差后又身体疲倦,一时心浮气躁,火气十足。众人都退避三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