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小说
不得往生小说

首页 ›› 阿耐小说 ›› 不得往生 ›› 第五十七章

阿耐 不得往生

第五十七章

  五七

  从香港出来,直接跟着上了北京,那里,许半夏早就吩咐了财务经理拿着前几月的财务报表和工商登记、税务登记等资料送上门备查。报表白纸黑字,又有每月税务那里敲来的章,巨大的现金流量和销售数额一目了然。再加有老宋公司老总的推荐,北京的老总谨慎地拿出第一笔钱开始与许半夏的生意。万事开头难,只要迈出第一步,许半夏就不愁他不接着上。

  因为新工厂筹建,自有资金紧张,许半夏早有从流动资金中抽取的打算。原来融资渠道为银行与老宋的公司,只要她把还款时间协调得好,也可以瞒得过去,再说相对于巨大的流动资金而言,她抽取的用于固定资产投入的钱毕竟是有限。只是担心银行这一块,因为公司流动资金的进出银行最清楚,万一要找茬的话,仔细审查,还是可以看出她挪用流动资金,所以这原来一直都是许半夏的心病。如今加入了北京公司,三家资金一起流转,许半夏充分体会到了左右逢源的乐趣。曾少年小说

  财务经理很是感到骄傲,当年他在赵垒手下做的时候,虽然是家不小的外资企业,说出去名声很不错,但如今看来,资金流量是不如许半夏多了,他进公司后,是眼看着许半夏的生意蒸蒸日上。本来他很是担心许半夏会不会如暴发户般假大虚空,一味只最求着规模大面子足,而不知亏空越来越大,以致以后的日子不得不挖东墙补西墙。很快在合作中他看出,许半夏的算盘非常之精,即使十一月这个寻常来说最大的淡季时候,她除非不做,做了也是在扣除各项费用后只赚不赔的,所以他相信是没有问题了。他尤其对于许半夏精准的数字记忆佩服不已,因为佩服,再加许半夏给他的收入不低,所以他早就给收了心。

  即使最近因为大量筹建项目上马,资金紧张,他也不担心,就凭他都可以知道哪里可以挪用一点钱,不用说许半夏一定是更清楚,他一点不急。只是奇怪赵垒怎么会问起他们公司资金紧张不紧张的事。与许半夏办完手续,没在北京留宿,连夜飞机赶回。送机的人离开后,财务经理忍不住问:“许总,江湖上是不是传言我们公司资金紧张?这事如果传出去,不是很好听啊。”

  许半夏本来是想问审计做完没有,见问得蹊跷,不由疑惑道:“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话,你是听谁说的?我了解一下渠道,还是堵一下的好,传到银行耳朵里总是不美。”

  财务经理不疑有他,但也有点顾虑,所以小心地道:“与赵总聊天时候赵总提起一句过,说的大概是筹建阶段各家资金情况都是捉襟见肘,问我们公司最近是不是也紧张。我说我们公司好得很,从来没有出现过资金火烧屁股的情况。”眼看许半夏闻言脸色一凝,连忙道:“不过我没多说什么,多解释了反而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给我转了话题,说我们最近忙得很,又是年底,又是审计公证的,恨不得不睡觉。”

  许半夏听前面的时候觉得奇怪,赵垒怎么去问财务经理她的资金紧张状况,每天电话在打,有什么不可以直接问?什么意思呢?公司内部的资金情况这是很隐私的问题,许半夏不是不愿意让赵垒知道,只是觉得这种问题多说没什么意思,两人每次通话都是时间很少,说不完的话题,哪里回去想到什么枯燥的数据,而且许半夏也觉得,总是提资金紧张,倒好像是看中他口袋里的几百万钞票了。而且她好强,不想在赵垒面前总是哭天喊地的。但总觉得赵垒绕过她去问财务经理,这事她很难接受。所以忍不住地就皱起眉头。

  但等财务经理后面的话说出来,前面的些许不快早被许半夏抛到脑后,原来还有更严重的。什么,被赵垒知道了她在资产审计和资产公证?依赵垒的精明,这不是等于明摆着告诉他,她许半夏是在做什么打算吗?她不是没有想过与赵垒商量这方面的事,但是考虑到赵垒以前提起伍建设在杭州销售会议上说的话时候很敏感的样子,她当时在赵垒重提的时候装傻作忘记状,可由此看出赵垒还是很在意的,所以不敢跟他提起。而此刻许半夏则是后悔没有跟赵垒提起,自己说明起码也是一条好汉,而背后又是审计又是公证的作准备,则有点对不起赵垒了。不知赵垒现在在想些什么。不过她自然不会拿这些事与财务经理说,只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问道:“那这应该是最近的事了?你告诉我时间,我回头好好了解一下,这个缺钱的名声不能传出去。”

  财务经理不知就里,还觉得自己做得满对的,忙道:“是上周五晚上的事。”

  上周五?许半夏立刻回忆起来,然后想起周六的种种,忽然想到,她一早给赵垒短信,赵垒很晚才回电,那时她已经从机场接了一箱子“礼物”出来;而且那晚因为门铃鬼叫和修姨失踪的事忙个四脚朝天,她忘了给赵垒电话,也没有收到赵垒的例行电话,原本他们从来是晚上怎么都要通话说几句的,如果有事,那会提前招呼,难道周六晚上赵垒是有意的?许半夏此时希望赵垒不要那么含蓄,要生气的话还是吵出来骂出来的好,自周日开始赵垒还是一天一个电话的,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许半夏怀疑,这其中已经有些不一样了。赵垒很骄傲,骄傲的人不能伤及自尊。

  许半夏提心吊胆,忐忑不安,恨不得立刻打电话过去向赵垒解释,但是怎么解释?说什么呢?她忽然感觉自己也有口舌不灵的时候。这时催着上飞机,她只得关了手机。飞机上,接着与财务经理说话,分散对那事的注意力。事已至此,只有想着怎么善后了。赵垒不可能没感觉,这一点许半夏确信无疑。

  下了飞机就开手机,这可能是很多人的习惯,许半夏也黑灯黑火地先掏出手机开了。一下进来几个短信,一个是高跃进的,说有没有办法说几句话,很要紧。一个是赵垒的,叫她开机了就打电话给他。看见赵垒的短信,许半夏第一次心虚地不敢打电话给他,还是给高跃进先说。“高总,我刚下飞机。找我什么事?”

  高跃进道:“你很忙啊,我秘书说每天约不到你,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许半夏笑道:“我可以把机票给你检查,看看我是不是在外面没法跟你见面。要不现在才九点,你有空的话说个地方,我立刻带着行李赶过去?”

  高跃进想了想,道:“来我别墅吧,大冷天的,我不想出门。你元旦那时候来过的。”

  许半夏笑道:“你给我准备点宵夜好吗?首都机场死贵,我晚饭都没吃饱。对了,修姨找到了没?”

  高跃进道:“你来了就知道。快点,别去别的地方转悠。”

  许半夏答应了,让财务经理自己打的回去,她找了辆车去高跃进那里。上了出租,磨磨蹭蹭地摸一摸头发,抓一抓痒,挪一挪位置,真想不出干什么了,才鼓足勇气给赵垒电话。“不好意思,让你等好久,我刚从飞机下来呢。”

  赵垒笑道:“该不会是刚跟着你说的那个新联络的公司老总到北京吧?我正好也今天给总公司召到北京,怎么样?过来我这边?方便吗?”

  要在以前,许半夏听了这话只会欢呼雀跃,然后表示遗憾,可是今天听了却别有一种滋味在心,似乎一下把心中的委屈都勾了出来,但又把一路上担着的心事放下一半。要是赵垒心里真是很不舒服的话,保持风度通话还有可能,可是自己找上门要见面就不会了。不知怎的,心里一酸,眼角也就润了起来。忍了很久才道:“我刚下的是从北京回家的飞机,臭帅哥,你不会早点来个电话通知,我起码可以在北京宿一夜。”

  赵垒在电话那头连连叹息,“说实话,我也是刚刚下飞机,今天是总部紧急给我通知,说叫我到北京见一下总部来的人。所以来不及通知你,真可惜,太可惜了,否则我还以为可以给你惊喜。我们总公司的大中华区分部在北京,刚从香港搬来。以后我可能跑北京机会比较多。”

  许半夏心里有鬼,但见赵垒没有追究的意思,还一如既往,当然心里感激放松内疚,什么滋味都有,可千百种滋味涌上声带,化作声音,却是嘟嘟哝哝的几个字:“我想你了。”

  赵垒其实也是在那一头叹气,记性太好,想忘记心里的那个疙瘩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听见许半夏难得的声音里居然带了点哽咽,心里也是什么滋味都有。傻了半天,才柔声道:“傻瓜,我们不是很快就要见面了吗?要不我从北京回来,先到你那儿转一下?”

  许半夏耳朵里只回想着“我们不是很快就要见面了吗”这一句,真是很想追着问赵垒,真的能见面吗。可是也知道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只得忍了忍,道:“这会儿你也是最忙,别过来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对了,我家保姆先回老家过春节了,这几天我住厂里,你别打我家里电话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又说了好一会儿话,本事都摆在那儿,即使各自心怀鬼胎,可话还是说得叫对方一点听不出端倪来,都想着有什么事春节见面时候可以好好地说,有的是时间,到时候关上门吵架都可,起码可以互相看着对方的脸色眼神。

   🐸 子 # 午 # 书 # 屋w ww…ziwu shuwu…co m

  放下电话,许半夏心里想,其实自己做的事要说起来也是没错的,现代社会大家结婚前把条件什么的摆上桌面都谈清楚,甚至签个协议,这事儿很多人在做,尤其是对有家有口的人。赵垒见多识广,怎么会不清楚这点?所以自己这么担心是多余了吧。不过如果赵垒真的很生气的话,那是不是太小心眼了点?这事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可是想是这么想,要许半夏放下对赵垒那一头的担心,她还是放不下。一路怔忡,直到下了出租车,被冷风一吹才清醒过来。

  高跃进在温暖的家里只穿着一件深蓝的毛衣,一见许半夏提着行李箱由保姆迎进来,他难得地起身迎接了一下,走过去几步,看着许半夏道:“你还真是直接从机场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得去家里拐一下。”

  许半夏笑了笑,脱了大衣交给保姆,道:“我家里的保姆给修姨闹得老神在在的,睡觉都不敢一个人睡,我让她提前回家过年去了,所以你说我回家去干吗?打扫房间去?”

  高跃进闻言笑道:“修姐看来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胖子啊,你怎么瘦了那么多?那天晚上到你家楼下找你,可能灯光不好还看不清楚,怎么回事?为帅哥减肥?至于吗?”

  许半夏禁不住笑道:“什么话,高胖子你现在怎么婆婆妈妈的,连我胖瘦都管起来了?换你一下飞机就给召唤过来谈话你能不瘦?累死我了。野猫不是明天的预产期吗?我主要为这个赶回来。今天他住进医院去了没有?”

  高跃进笑道:“住进去了,还是单人房间。你说辛夷都那么大可以生孩子了,我怎么还可能不老到婆婆妈妈?没想到她平时霸王似的一个人,遇到生孩子了怕成那样,抓着阿骑一点不让他走一步,老爹在她旁边她都不要了。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许半夏笑,原来如此,还说最近高跃进怎么这么良善,“快做外公的感觉好不好?阿骑都等不及了,跟我说事情都断断续续象是有什么追着似的。好了,高胖子,我们不说废话,我还要赶回海边工厂去住,不想搞得太晚,你叫我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高跃进笑笑,把一叠打印纸交给许半夏,却是道:“急什么,太累的话在我这儿客房住一下,或者我亲自开车送你去厂里。不要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跟我说几句话就那么让你犯困吗?”

  许半夏不理他,接过打印纸只粗粗一看,心中便已了然,也不多看,往桌上一放,道:“修姨的电话记录?有什么疑点吗?”也是,放着电话这么个明显疑点在,高跃进怎么可能不查?

  高跃进道:“有,但还是不能确定其人。那些打进来的电话都是公用电话,打出去的除了我这个号码,还有一个小灵通号码,但是我们调查了一下,这个号码是用假身份证登记的,如今打过去也是关机。看来修姐这次失踪与上次不同,这次是有预谋的,而且还有同谋。我很担心一件事,这个时间正好是辛夷生产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

  许半夏道:“修姨与野猫一直关系很僵,她失踪的时间那么巧,不能不让人怀疑她有那打算。但是阿骑不是说已经在产房周围布置了人轮流值班了吗?你不会把你的保镖也派两个过去?毕竟修姨是不会对你这个大兄弟怎么样的。”

  高跃进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派人过去。我只是想问你,你对这个用假身份证登记的名字有没有印象。”边说边递过另一张纸。

  许半夏看了一眼,没印象,但又忍不住道:“修姨最恨的应该是我,她对阿骑还是不错的,所以蓄谋了那么久,可能最终要对付的只是我,不是野猫。对了,修姨的电话里面有没有东北的长途?”

  高跃进抬眼看着许半夏:“怎么,你东北得罪人了?里面没东北电话。”

  许半夏心里一阵轻松,只要不是与东北那儿挂钩的就好。这时保姆送上一盘虾饺,只只小巧玲珑,透明晶莹,看着都不舍得吃。许半夏这个人牛嚼牡丹,来不及欣赏,风卷残叶般就三个一起下了肚子。嘴巴还没清空,筷子上又夹上了两个。高跃进看着只会摇头,怎么这种样子,也不知道在赵帅哥前面还会不会那样粗鲁。正想揶揄几句,电话进来,他才听了几句,立刻跳起来道:“知道知道,我立刻过去。”放下电话就对许半夏道:“我上去穿几件衣服,你快点吃,辛夷好像要生了。”

  许半夏连忙到厨房叫保姆把饺子放塑料盒子里,自觉地披上大衣,等高跃进下来。许半夏开车,高跃进坐旁边替她拿着食盒,方便许半夏随时拎一个吃了。因为高跃进说他激动,不便这个时候开车。毕竟是血肉连心,许半夏与野猫阿骑虽好,但还不至于激动得连车子都不便开。

  很快就到医院,许半夏却是被一个电话阻在车上,高跃进不理她,把食盒往椅子上一方,自己先上去。要是换了别人的电话,许半夏早就跟上去边走边听了,可这是屠虹的电话,而且还不是手机打来。这时候屠虹已经不敢叫许半夏为胖子了。“许,我屠虹,听得出来吗?”

  许半夏也不客气,实实在在地道:“屠虹,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等于是给我惹麻烦。”

  屠虹的声音没了以前的意气飞扬,变得消沉低落,语速都慢了一拍,“我知道,所以我用的是公用电话,半夜才来电话亭用IP卡打。我们没法出国了,那人不答应。“

  许半夏忍不住问:“那你现在还在云南?”

  屠虹闷了一会儿才道:“是。很讽刺的是,那人准备投一笔钱到这个穷困县支持当地建设,说是让我们几个对口负责,其实差不多是软禁吧。许,今天是难得的进城机会,他允许我们买一点生活用品回去,他的人其实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今天以后,那个小地方不通网络,电话又不便跟你打,以后可能很少有机会联络了。我想提前跟你说声新春快乐。以前有很多事对不起你,请你大人大量。原来是我太年少轻狂,误判形势了。”

  许半夏本来对屠虹已经没什么好感,此刻听了这些,也不由唏嘘,想像得出他现在身处异乡的街头,一个人拖着孤零零的黑影,而身后不知多少距离外,或许有一双监视的眼睛,要多凄惶有多凄惶。不由叹气道:“以前的事到此为止吧,别提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许半夏既不敢说有什么需要来电说一声,也不敢说这种情况不会太久,东北那人气焰如此嚣张,不会善终。因为屠虹不会没有亲戚朋友,不用她冒险送上门去给东北那人猜疑。而猜度东北那人结局的话,自己知道就是,谁知道屠虹会不会出卖她。她虽然可以说往事不要再提,可是心里对屠虹是再也信任不起来了。

  屠虹叹息,很久才又说了句:“那我挂机了。再见。”感觉中,这声“再见”,或许是此生再不会遇见许半夏了。他总觉得如果他要翻身,可能许半夏是最好的指望,所以想感动她一下。可是今天电话看来,许半夏已经不愿再与他多说,说的话也是大而且泛,往哪儿搁都行,于是这一个希望也破灭。看来他得在这种穷乡僻壤做“善事”了,讽刺的是,还是给那人做。

  许半夏心中其实很有揭竿而起,拿下东北那人的念头,不用说屠虹,自己也都给那人压得惨了,以前从来就没那么窝囊过。但她再想怎么行动,此刻也不会与屠虹通气,以后即使行动拿出来了也不会跟屠虹说。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不是一条心的人,不是能掌控的人,还是不要捆在一起的好。

  这一次吃得已经够重,如今小命还是给人捏着。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现在自己正新鲜火辣地被那人盯着,等那人放松警惕了,她许半夏即使没法当主角扳倒那人,也起码得做个落井下石的人。

  想了一会儿才走出车子,高跃进自然是早没了影子。习惯性地环视左右,见自己那辆宝马高头大马地停在附近一从枝繁叶茂的绿篱边,这是阿骑问她拿去的,说她的车子高,方便高辛夷钻进钻出。车子挤得好几枝树枝都歪了方向,许半夏看着心里好笑,这家伙,停得急了点吧,关心老婆也不是这样的,怎么能急得把车往树丛里钻了。手头也没带着备用钥匙,否则倒是可以给他纠正一下位置。

  深夜的产房还忙碌得很,沿墙一拍椅子居然给占得全满,童骁骑还是站着的。高跃进与童骁骑的母亲坐一起,这个高胖子害得童骁骑的母亲不得不侧着身坐才避开他。童骁骑一见许半夏,就全身口袋掏摸,半天才从掏过两次的口袋里摸出钥匙,交给许半夏,可见他也紧张了。“胖子,这下车子可以还给你了。”

  许半夏没接,举着高跃进的车钥匙道:“急什么,你拿着吧,还得接野猫回家呢,到时候她弯腰什么的还不会很方便,再说还得抱着个孩子。我就霸占你丈人老头的车了,嘻嘻。”觉得叫高跃进是老头,还真有点冤了他。当下就被高跃进横了一眼,不过他也没反对车子被许半夏霸占。

  一时众人都无话,频频扭头看着产房大门,只要有个响动,众人扭脖子的速度简直比军训时候听见向左看齐向右看齐还管用。许半夏想说话,但见大家都那么老神在在的样子,不得不闭嘴,可又困得很,最近那么辛苦的,所以只好东逛逛,西逛逛,看墙壁上贴的那些育儿知识。

  野猫为人爽气,生孩子却是一点不爽气,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筋疲力尽地被推出来,嘴唇煞白。那么小的床上躺着红皮老鼠似的一个婴儿,是个小阿骑。大家都乱了方寸,只知道围着产妇说东道西,所以后面的事都是许半夏在奔跑。天微微亮时候才完事,这时留下阿骑和一个保姆看着,其他人睡眼惺忪地回家。许半夏还得把人都一个个送回家了,自己才开着高跃进的车子回公司。

  年前的码头已经没那么忙碌,所以厂区一片宁静。只有漂染和它的两个兄弟见了许半夏窜得铁链子当当响。本来是想叫保姆把漂染带去她家养着的,可后来想着那多不方便,不如送到厂里,还可以日日想见。漂染也开心,一起玩的同伴都有。

  许半夏终究是偏心,松了漂染的链子,带它去宿舍一起睡觉。不放心,又在门口贴了张纸条,叫人中午前别吵醒她。

  高辛夷顺利生产,中间没出现任何风波,许半夏不知怎的,好好地松了一口气。顺产应该是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到家里,应不会再有什么事。许半夏最担心的事终于没有发生。也是,怎么可能发生,当时走廊里就有高跃进的两个保镖,阿骑的两个兄弟。即使现在也已经换班了几个新的人上来,高辛夷的那个房间又是单人房,除了医生护士,谁进去都得被问几句,要出事才怪了呢。

  不过想是这么想,心里终究觉得轻松一把,所以很快就睡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不得往生小说  大唐女法医小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  时光与你都很甜  天宝伏妖录  慕南枝小说  怪盗鬼手S  终身最爱小说  皓衣行小说  身为一个胖子小说  枕边有你  成化十四年  号手就位小说  摩天大楼小说  滇娇传  日头日头照着我  纽约单身日记  伪装学渣  美人温雅  巫蛊笔记  原来我很爱你  时光行者的你  蓬莱阁小说  虐渣指导手册  淑女漂漂拳  淑女漂漂拳  锦衣之下  你给我的喜欢  大明风华  庆余年小说  夜旅人小说  剑王朝小说  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大泼猴  燕云台  两世欢  太古神王  北大差生  灵域  当她恋爱时  橘生淮南·暗恋


不得往生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 道德经